第53章 #.严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依然是23点见!

    《要不要捡我回家》这篇文不坑,就是更得慢一点……两三天一更吧

    ======

    深夜,秦瑜在一家私人茶馆见到了父亲的律师隋鹤喻。

    那人即使实在私下会面,依旧是一套干净整洁的西装。他托了托金丝边眼镜,一本严肃交代了些常规事宜,然后话锋一转聊到了秦家企业上去了。

    秦瑜听着听着,忽然扬眉道:“你为何会选择帮我?”

    刚刚的谈话中,隋鹤喻隐隐约约透露出一些很有用的消息,这些□□无论是秦家谁掌握了,都会是家族争斗的一大助力。

    隋鹤喻听到这话笑了起来,像是有些满意,脸上刻板的线条也随着笑容有些缓和。带着金丝边眼镜的律师双手扣着放在桌子上,盯着秦瑜严肃而认真道:“秦少,我想跟你做笔生意。”

    秦瑜顿了一下,皱了皱眉头。他大概猜得到是什么内容,可他不明白隋鹤喻为何会选择自己。

    无权,无势,无依仗。

    在秦家家族内斗中,他是最差的一位棋手。

    隋鹤喻抿了一口茶,像是看出了他的困惑,解释道:“自古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而我听闻,越是在人落魄之时出手相助,将来得到的报酬也就越多。”

    秦瑜皱着眉转着面前的瓷杯,心里并不相信隋鹤喻的话,且不论这么一个看不着边的报酬会是什么,光是隋鹤喻说得这些话得罪的人就够他受的了。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就算哪个秦家人在这次斗争中失败了,也是一个他小小律师不可得罪的人物。

    不过,秦瑜此刻并不在意隋鹤喻抱着怎样的目的,毕竟他也没什么别的选择。就算输了,最差也不过现在这般了。

    秦瑜沉思片刻道:“好,这个人情我秦瑜一定记得。”

    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眸中暗涌流动。隋鹤喻求了一个不清不楚的报酬,秦瑜也给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承诺,至于到了最后会怎样,只怕现在的两人都不怎么在意。

    隋鹤喻只说了一点——如果想要在秦家仍有一席之地,找一个靠山是最快也是最好的选择。

    秦瑜看了他一眼,面无表情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尽快找一个女朋友吗?”

    隋鹤喻看着秦瑜笑,半真半假道:“男朋友也行。”

    秦瑜冷冷看着他不说话,隋鹤喻既然说了这话,那一定是已经有了人选了。

    果不其然,隋鹤喻拿出了一个文件夹递给他,浅笑道:“秦少,您会在令尊葬礼上见到这位小姐的。”

    秦瑜抽出资料来看了一下,他心中一顿,忽然觉得也许这才是隋鹤喻的真实目的。

    这个姑娘姓顾,顾家父母是近些年从外省迁过来的,虽说底蕴和财产丰厚,在本城也算有些人脉和声望,但到底不如秦家这种土生土长的家族。秦瑜将他们当靠山,顾家也会凭借秦瑜打开本市豪门的大门。

    秦瑜松了口气,当知道别人所求为何之时,总比突如其来的好意要强。毕竟他知道,这个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

    周小舟直到上班的那天早上也没等到秦瑜回来,他走之前转头看了看收拾地干干净净的家,深深叹了口气。

    周小舟在一个婚丧礼仪公司上班,公司不大,活也不算累,更重要的是老板和同事人都很好,整个公司就跟家一样,周小舟很知足。

    唯一不好的事情,大概就是葬礼业务在平常的人眼里是不吉利的,可周小舟一贯独来独往,他也感觉不到有什么这个坏处。

    今天周小舟一上班就听见同事在办公室里面庆祝,欢呼雀跃的。他有些惊奇,临走前淡淡的失落仿佛也被他们冲散一空。他笑着问道:“这怎么了?”

    “老板刚刚接到一个大单子!足够咱们吃一年的了!”同事笑得开心,这事办好了大家都有分成。“也不知道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咱们这么小个公司能接到这么大个单子!”

    周小舟接过单子来看了看,要求很简单。亡者姓秦,生前是个富商,委托人要求葬礼体面大气即可,只是时间有些急。

    等差不多时候了,老板就过来止住这帮兴奋地员工们,笑容满面道:“成了!这么大个单子可得好好办,时间不多,大家开始干活吧。”

    周小舟在此刻的时候还并未把这个秦字和秦瑜的姓氏联系在一起,只是同样满心欢喜地做着自己的事。

    ***

    追悼会那天,周小舟早早地过去布置场地,他仔细地检查麦克灯光等设施,防止出现尴尬的意外。之后他转回到后台休息,等时间到了再去门口迎接络绎不绝的来客,将他们一一引入座位。

    说来也巧,周小舟正好错过了与死者家属的碰面,因为他碰到了一个人。那人西装革履从黑色的卡宴中下来,他手持一束淡色菊花,样貌儒雅白皙,像是民国时文质彬彬的教书先生。

    竟是顾显。

    周小舟惊讶万分,不知是吃惊顾显明显隐瞒自己的财富地位,还是吃惊自己会在这里碰到他。周小舟苦涩的笑了一下,学生时代他把顾显当作最好的朋友,什么话都会跟他讲,可人家却连真实的身份都没告诉自己。

    周小舟叹了口气,转头就想走。

    “小舟,等一下!”顾显开口唤他,声音染上了迫切,转头将花交给了司机便匆匆走了过来。

    顾显在那次被拒之门外之后,并不甘心。他后来又去等过几次,却发现周小舟又搬走了。他哪里想得到周小舟竟搬回了原来的地方,还以为再也找不到他了,无奈之下查到了他的公司。

    顾显曾给周小舟带去莫大的伤害,心中原本就内疚,生怕自己一去公司堵人,周小舟会连工作都辞了。他想了想,这才绕了一个大弯,想方设法地给秦家人推荐了周小舟的公司,终于有了今日的“偶遇”。

    顾显望着周小舟心中感情起伏,他抓住了周小舟的胳膊,道:“我们好好谈谈好吗?”

    周小舟无奈看了看周围,两个男人拉拉扯扯地到底会吸引一些人的注目。他到底是对顾显有些阴影的,生怕再如同往日一般,一不小心自己的性向就被闹得众人皆知。

    他有些卑微地妥协道:“学长,我不会跑的了。咱么找个没人的地方说话行吗?”他既然怎么也躲不过顾显,那还不如两个人坦诚的把话说开。

    顾显注意到四周探究的目光,也没打算成全他们的八股心,此刻周小舟同意了,他自然也松了口气。

    周小舟跟同事打了声招呼,带着顾显去了后台的一间小小的储藏室,那里面放着一些备用的器械,只是常年不用,有些落灰了。

    顾显看了看四周,似乎不太想进去却也没办法,只好站在了门边。他道:“小舟,我好不容易才见到你,你现在住哪里?怎么又搬家了?是不是……是不是在躲着我?”

    “没有,你想多了。”周小舟摇了摇头,见储藏室里有椅子就想坐下说话。他拿了两块抹布来,先用湿抹布擦了擦椅子,又用干抹布擦净水珠,这才对顾显道:“你坐吧。”

    顾显看着脏兮兮的抹布皱了皱眉,没动。

    周小舟看他表情不好,又扫过他一身精致的西装,好像懂了什么。他顿了一下,也就没再擦另一把椅子,自己坐了下去。

    周小舟看着站着地高大男子,低声有些歉意道:“我今天六点就起来布置这里了,一直都没坐下过,有些累了,你别介意。”说完,他揉了揉小腿肚子,当真是有些酸痛了。

    顾显忽得道:“小舟,我们回到从前好不好?”

    周小舟吸了口气,也没看他,只是摇了摇头道:“我不是当年的周小舟了,你也不是当年的顾显了,怎么回到过去?”

    周小舟想起学生时代顾显穿着白t恤跟自己下火锅的场景,竟觉得分外遥远了。若不是顾显是自己让着自己,自己见到他应该跟着别人一起称呼一句“顾先生”或者“顾少”。

    顾显心中一痛,当年温和的少年哪里是这般只会拒绝人的样子,周小舟像是封闭了自己的心门,不让任何人接近。

    当初,明明他曾接纳过自己的。

    顾显上前按着周小舟瘦弱的肩膀,执意道:“只要你想,我还会如以前那般对你,不,我会比以前对你更好。”

    周小舟的肩膀被他大力按压弄得有些疼,他抓着顾显的手,有些不明白道:“顾显,我不明白,现在的你应该有很多事情要做,为何会这般在意跟我的关系?我……我也不是跟你一个圈子的人,帮不上你什么忙?”

    为什么?大概是内疚吧……

    顾显当时年级尚小,受到保守思想的影响,对少数人群存在偏见。而这个偏见,一不小心就伤害到了自己最好的朋友,或者说,伤害到了他喜欢的人。

    当初反应如此激烈,闹得天翻地覆,用最刻薄的话语质问周小舟是不是对自己存了难以启齿的心思,不就是因为……其实存了不该有的心思的人,是他吗?

    只是他当时,并没有明白过来。

    顾显攥紧了拳头,他想要去补偿,也想要去爱。

    周小舟正待说什么,忽的“咯噔”一声,是门把转动的声音,只听一个娇媚的女声道:“就这里吧,我们进去再说。”

    没等两人反应过来,一个女子压着一个男子踉踉跄跄地撞了进来,两人衣衫不整,女子的双手揽着男人的脖子,而男人的右手扶着女子的腰。

    两个人像是进来做坏事的。

    只是没过片刻,那一对男女就发现这个偏僻的小屋子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

    四个人目目相觑,而周小舟更是惊讶。

    因为那个男子是失踪了的秦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未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未歇并收藏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