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 > 第83章 #jin.jiang严禁#

第83章 #jin.jiang严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5000字加更的防盗flag已立,码得完也得码,码不完也得码qaq

    应该23点见,万一手速渣的云朵晚了,那明天小天使睡醒了也能看到。

    毕竟某天我曾经苦逼的码到凌晨两三点也没睡,你们放心~么一个

    ****

    自从廖环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自己的搭档纪晏年,暗恋的日子就过得超级苦逼。

    因为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纪晏年似乎天天都在勾搭人。

    纪晏年揽着廖环的肩,欢喜道:“哇,你看这个小男生生得白皙水润、身娇体软,看起来就很可口很好压啊!”

    廖环瞥了一眼搭在自己手上的肩,脸红了红道:“……你、你这样不太好。”

    纪晏年毫不在意地耸了耸肩。

    第二天,纪晏年在餐桌上咬着筷子,又道:“你看你看,这个青年又妖又艳,在床上肯定浪得有一拼啊!”

    廖环放下筷子,连胃口都没了,不开心道:“你怎么一天喜欢一个啊……”

    纪晏年正在看美人,没空搭理他。

    某天,纪晏年正跟廖环在房间里玩潜伏,他看着窗下走过去的汉子道:“这个好这个好,外形男子汉英武威猛,内心却像一个纯情少男,攻下来肯定很有趣!诶,这个类型到跟你挺像的。”

    廖环只听进去了后半句,红着脸看他,绊绊磕磕道:“那、那你也喜欢?”

    纪晏年头都没回,大大咧咧道:“喜欢喜欢!我通吃的,什么都喜欢!诶诶诶诶……你干嘛你干嘛!别动手!干嘛扯我衣服?”

    廖环羞涩道:“你别说了,太羞人……”

    纪晏年道:“羞人你还,唔唔唔唔……你出去啊!喂!”

    ……

    事后。

    纪晏年痛到打滚:“你这个事做的太不地道了!做就做,我又不是不肯,当然我还是更希望在上面的。你这技术啊啧啧……”

    廖环惭愧道:“很痛吗?对不起对不起……技术那个我可以学,但你在上面不行。”

    纪晏年困惑:“为什么啊?”

    廖环羞涩:“你、你做攻……太渣!”

    纪晏年无言以对:“……”

    欢脱流氓受vs清纯少男攻

    这是一个受君总是暗搓搓想出轨(不成功),然后被拽回家调.教的故事……_(:3ゝ∠)_

    ****

    认识乔羽的人说他有两大特点。

    第一,他太迷糊,总是傻傻笨笨地搞不清楚事情状况;第二,他是个音乐方面的天才,十八般才艺样样精通。

    所有认识乔羽的人都在为他担心,这个迷糊的孩子是会凭借着才华一飞冲天,还是会在吃人的音乐圈里被啃干净……

    直到末世来了,乔羽迷迷糊糊地就抱着乐谱死掉了。

    可乔羽死掉之后却发现自己穿越到了一个新世界,这个世界不但没有末世,而且他还渐渐发现自己其实带着末世人常有的异能。

    不过……

    乔羽想了好久,自言自语道:“咦,原来我和大家是不一样的啊?那我刚刚是不是暴露了……?”

    被异能震惊的众人:“……好呆的小怪兽!”

    ****

    周小舟第一次见到秦瑜的时候是个下雨天。

    那天起初是阴天,周小舟下班以后很饿,突然想吃拐角小巷里的那家小店的生煎包。他看了看天,想趁着没下雨的时候去想要买点回家吃,可没想到小店人很多,排队排到了下雨的时候。

    周小舟看不少人淋成了落汤鸡,总觉得有些庆幸他还是带了伞出来的。

    他长舒一口气,打开自己的黑色雨伞,缓慢而悠闲地走在回家的路上。

    雨越下越大,路上也没什么人。小店偏,离着大路远,绕来绕去的都是小巷。周小舟听闻这段路出过事,此刻就有点后悔出来了,加快步子往前走,想着快点回去。

    然而此刻,打斗声音在不远处骤然响起——人的惨叫声,还有玻璃的破碎声。

    周小舟脚步一顿,皱着眉头向前方看了看,紧接着便换了一条路绕开了走。

    “踏踏踏踏踏——”

    然而很不幸,那些人好巧不巧地正往他这边匆匆跑来,踏着一地的雨,溅起混着泥土的水花。

    看到前方向他冲过来的青年们,周小舟便慌忙躲进旁边的角落里避让,那一群人光着膀子,纹身与疤痕交相映衬,看着令小舟有些害怕。

    那帮混混们跑过去的时候,还往周小舟这边看了一眼。周小舟清瘦白皙,在他们眼里就是一副弱鸡的样子,顿时起了捉摸的心思。

    一个青年恶狠狠地剜了他一眼,撩起拳头比划了一下,似乎要揍他。周小舟吓得倒退了一大步,“咚”踢到了身后高大铁桶。

    “哈哈哈哈哈哈——”

    那些青年好像很得意,看着周小舟狼狈懦弱地样子,大笑而过。

    看着他们跑过去没回头,周小舟松了一口气,他脚被磕得生疼,此刻一边弯腰揉着伤处,一边回头看刚刚自己踢到的东西。

    背后是一连串的高大铁桶,堆放在这边不知道做什么用,密密麻麻的挡人视线。周小舟有些好奇地跳了一下想要看看里面是什么,却被铁桶与铁桶间的一缕白烟吸引住了全部视线。

    周小舟吓了一跳,还以为要着火了便慌忙跑过去看。他怕铁桶里是什么易燃易爆物品,万一点着了可就完蛋了。

    而他跑过去看到的却是是一个黑衣男人。男人肩宽腿长,肌肉结实而紧绷,他倚靠在墙边,一条腿随意伸着,另一条蜷着,他手里夹了根烟,白烟正是从他手指尖冒出。

    男人整个人被雨水淋透,低着头,脸被湿漉漉的头发模糊的看不清楚。他坐在地上,因而整个裤子沾了不少泥泞,而上衣也不知什么原因有些破碎,露出他蜜色的肤色来。

    周小舟不用仔细看就知道这人肯定不是普通的流浪汉,看起来倒像是刚刚过去那帮人的目标。

    明哲保身吧。周小舟想。他打算当没看见一样撤退了。

    然而就在那一瞬间,那个男人却像是察觉到了有人过来,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

    而周小舟也就停住了脚步。

    那人棱角分明,轮廓硬朗,高挺的鼻梁和眉骨让他充满着阳刚之气,可他眼眸中确是无助和迷茫,有点像是无家可归的小动物。

    周小舟在那一瞬间心被揪了一下,觉得那个男人可怜兮兮的,而自己应该帮助他。

    而在后来,周小舟回想起来那个瞬间,总觉得是自己眼花看错,秦瑜那种高傲到不可一世,从不低头的家伙怎么会有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呢……

    可这时候,周小舟像受到诱惑一样,脑子里明明在说“快走快走”,然而脚步却往前了一步,站到了秦瑜面前。

    周小舟弯下腰,连雨伞都全给了他,小声问道:“先生,你需要帮助吗?”

    秦瑜似乎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他,面前的人柔弱到他一拳就能打倒,却想要给他帮助。可他周身的温和气息,又似乎令人感到十分安全,想要人依赖。

    秦瑜有些迷惘,思考了几秒钟,他神色变换到了周小舟在以后常见的那种骄傲和不屑。

    他睨了一眼下巴扬了扬,还抽了口烟,道:“你要不要捡我回家?”

    语气如同施舍一样。

    可秦瑜牢牢盯着周小舟的眼睛,好像周小舟如果有一丝犹豫,秦瑜便会提前推翻自己的话,拒绝他。

    然而周小舟只是愣了一下,便点头说:“好。”

    其实周小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有在街上捡人的习惯,更何况还是这种身份不明,一看就很危险的人。

    周小舟理智上也觉得自己有点不可理喻,他想,自己一定是被秦瑜的那个眼神蛊惑了,而且它的效力竟然异常的绵长,后来好多次周小舟想跟秦瑜生气,都会想起这天他无助又迷惘的样子,便容忍了他。

    *****

    秦瑜跟着周小舟回家,探头进去看了一眼,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家这么小,怎么住两个人啊?”

    周小舟是租的单身公寓,小小的套一格局:进门是厨房,再往里便是一张床,床旁放置着书桌,书桌正对着窗户和阳台,侧面则是卫生间。这就是家里全部的地方了。

    周小舟有些窘色,他自己也觉得家里确实小了些,自己住还好,两个成年人在这里住就太挤了。他低头站在门口揪了一下衣角,道:“那、那怎么办?要不……我给你找个旅馆吧。”

    两个人冒雨回来,秦瑜早就湿透了,可周小舟偏偏要两个人打一把伞,弄得他自己衣服也淋了大半。秦瑜看了周小舟一眼,见他额发还滴着水便随手抽了一张纸在他头上揉了一把。

    周小舟因为突如其来的力道矮了矮身子,懵懂地看着秦瑜。而秦瑜却挑了挑眉毛,原来纸巾没把头发擦干,反而因为浸了水变得破碎不堪,白色的碎屑粘在周小舟的头发上分外搞笑。

    秦瑜显然不想承认自己的失误,便装作没事人一般把湿纸一扔,率先脱鞋走进了房间道:“算了,凑合着住吧。”

    周小舟呆了一会,秦瑜把黏糊糊的外套脱下来,见他还没动作,不由看他道:“你干嘛呢?”

    周小舟“啊”了一声,才忙进去。他打开热水器,然后跟秦瑜道:“你淋了雨,身上难受吧?先去洗澡好了。”

    周小舟自己身上也很难受,但他还是先忍着给秦瑜找出来一套临时的洗漱用品。

    秦瑜瞅了瞅他紧贴在身上的衣服,又看了看他沾着纸屑的头发,道:“你先去。”

    周小舟张了张口似乎想劝,可秦瑜看了他一眼态度很强硬道:“我说了,你先去!”

    周小舟见他如此,忙道:“哦,那你先歇着吧,我给你倒杯水?”说完就要往厨房烧水去。

    秦瑜不耐,直接站起身来把周小舟提进卫生间,然后抬脚把门勾上,道:“哪里那么多废话,快点洗!”

    然后他转身,看了看宽大柔软的床和铺着棉垫的椅子,想了想还是坐到了地板上。他拽了拽黏在身上湿漉漉的衣服,感觉十分不舒服。

    周小舟被扔到了卫生间,又愣了一小下。可终究没再坚持着要出去。想着外面那人的态度,周小舟觉得,自己不洗完恐怕是别想出去了。

    周小舟琢磨了一下,想着自己快些洗便是,就安然脱了衣服享受热水的温暖。他打开水龙头,温热的水从高处留下来,冲洗了他一身的疲惫,周小舟不禁舒服地□□了一声。

    “咚!”

    周小舟吓了一跳,听到外面一声重响,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掉到了地板上。

    周小舟把水关上,问了一句:“怎么了啊?”

    外面好一会儿才听到秦瑜说了一句:“没事。”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刚刚站起来的时候耳朵里恰巧钻进了周小舟的那声□□,让他一下子分了心。脚下沾了水,地下滑不溜秋地,竟让他直接摔了个趔趄。

    秦瑜有些尴尬,他不明白自己怎么了,可又偏偏还在想着刚刚的那个诱人声音。

    周小舟顿了顿便又开了水流,只是比刚刚冲洗的速度更快了些。可等出来的时候,他有些傻眼,因为自己是被秦瑜扔进来的,替换的衣服都没拿进来。

    周小舟提起原先的衣服一个角,拿衣服都湿得往下滴水。

    这穿上可够难受的。

    周小舟叹了口气,在门里喊道:“喂,那个……那个谁,帮我拿件衣服进来,就橱子里左边。”说起来,他还不知道捡回来的这个男人叫什么名字呢。

    “你直接出来自己找不行吗?”秦瑜在外面喊,他身上不舒服,十分不想动。

    周小舟脸红了一下,他是个gay,喜欢男人,并不能很自然的在陌生同性面前□□身体。

    周小舟开了道小缝,只露出半个脸来,他看着秦瑜小声道:“你还是帮我找一下吧,拜托了。”

    秦瑜抬头,那双湿漉漉的眼睛便撞进来,他心口一震,盯着周小舟被热气蒸的粉红的脸,无声地吞咽了一下。顿了顿,他抱怨了一声,他簌簌地走路,然后开柜子门给他找衣服。

    秦瑜从周小舟开得一条小门缝里塞进去衣服,头却扭着不去看他。

    周小舟松了口气,可看到自己拿到的是什么东西,又有些郁闷——那是一条单纯的大裤衩,没有上衣,也没有内裤。

    周小舟脸红着道:“上衣没给我啊……”

    秦瑜也不是怎么心里有些躁动烦闷,他以为是身上黏糊的事,便想快些洗澡,就道:“都是男人,穿什么上衣,你快点出来就行了!”

    周小舟站在纯直男的角度想了想,便觉得自己这样确实太矫情了。毕竟秦瑜还等着用浴室,周小舟就忍了忍出来了,想着一会儿秦瑜进来洗澡的时候,他再换一下就好。

    因而等周小舟出来,秦瑜就看到的这样一幅场景——身材略显单薄瘦弱的青年□□的上身泛着水意,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滑落,顺着他清秀的面容,落到他白皙的脖颈,再到他胸前意外诱人的两点粉红色。他长腿笔直,臀部挺翘,即使肥大的裤子也掩盖不住他的诱人身材。

    周小舟脸色通红,不知道是热得还是羞得,他小声道:“你快进去洗澡吧。”

    周小舟不敢看秦瑜,自然也没看到他如狼似虎的眼神。说完他便赤着脚匆匆跑到衣柜前,背对着秦瑜,看上去像是要找衣服。

    秦瑜眼神来扫过他光洁的背,默不作声地进了卫生间。

    秦瑜看了看镜子人赤红的眼睛,对自己的状况有些不明所以,毕竟他实在没想到自己这种境地还能升起*来,而且还是对一个男人。

    秦瑜脱了衣服,犹豫了一下先开了冷水,在冷水哗哗流动的声音下,他深深地吸了好几口气冷静了下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云未歇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云未歇并收藏渣男总是深情弯(快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