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厂公 >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文人、莽夫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文人、莽夫

作者:一语破春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PS:今天就只有两章啊各位——今天晚上要回老丈人家,所以就更不了第三章了。

    “玲珑——”

    “小心别往大石头上跳,当心掉溪里。”

    哗哗流淌的水声在山涧响起,清澈的水荡着,一双娇嫩的小手捧起清泉正准备喝,忽然几滴带着凉意的水扑过来,淋在少女的脸上,然后,捧在手心的水也照着对面的人浇了过去。

    两道截然不同的女声,在溪边嬉闹,一高一矮两个身影互相追逐,随后跑上索桥,朝另一面山道跑过去。隔得很远,山里,依旧能听到她们传来银铃般的笑声。

    山涧中的水雾渐渐弥漫升起到整座山腰上,就像系上了一条白色的缠带。

    春季的气候原本就是湿润温暖的,阳光升起时,水汽慢慢升腾,此时的山道走上去,也有许多危险。不过对于生长在山里的人来说,就算是闭着眼睛,也能轻松走过山路。那两名少女嬉笑打闹着,穿过薄薄的水雾,在一处岔口拐了一个弯,进入一个山体的大豁口那里。

    从一道扑腾的水帘下方小路上走过,不远的出口处,一座世外桃源般的景色出现在眼前,四道山体环绕着、簇拥着,她们脚下一条泥泞的小路笔直延伸过去,梯田、菜园以及果树,在尽头梯田的上方,是用围栏圈起来的小村,大概也就在十多户人家。

    远远的,便有田里作活的老人冲着两个小姑娘打招呼,“玲珑和幼晴啊,这是干什么去了?家里好像来客人了,虞神医正到处找你们呢,快回去看看。”

    说到这位神医,这里的人都是很尊敬的,那俩姑娘也是非常的自豪,毕竟自家爷爷。回到村里的那栋小楼前,扎着两根辫子,年龄偏小一点的少女将两个药篓交给正在晒药的中年男子,“阿爹,家里谁来了啊,我看到地上有马蹄印。”

    另一个偏大的一点的少女帮忙整理着草药,忽然起身朝木楼那边跑过去,笑嘻嘻道:“一定是方姐姐过来了。”

    “等等我——”

    剩下那名少女连忙将手里刚采来的草药一丢,连忙跟上,回头对身后的男子露出顽皮的笑脸,“阿爹,等会儿我和姐姐再来帮忙。”

    说完,晃着两根小辫子小跑上了木楼。

    一进去,看到里间站着一位十七八岁的女子,一身大红绸衣,肩上一袭褐色披风下摆,腰上卷着一根皮鞭,头上干净利落的盘着发髻,双颊白皙红润,那双眸微有星澜。原本还有些愁眉的女子,见到闯进来的两个少女,不由露出笑容,分别揉了揉她们脑袋。

    语气轻柔,又带着逗趣的味道,说道“半年没见,玲珑和幼晴都长高不少了。来,这里姐姐给你们带许多糕点过来,两个人都有喔,不许争抢知道吗?”

    “嗯嗯。”接过自己那份礼物的虞玲珑连连点头,眼馋的盯着外面的盒子,却舍不得打开。

    年龄稍大一点的虞幼晴懂事许多,把装点心的盒子放在一旁,陪着那红衣女子说着话,没过多久,后屋的布帘揭开,一个老人带着一个青年出来,他看到两丫头回来了,露出慈祥的笑容,随后又坐回到破旧的案桌前,写着药方。

    “虞爷爷,方杰的伤没事吧?”女子上前两步,语态柔和问着,眼神却是凶狠挖了那青年一眼。

    那青年魁梧身高,鹰眉战眸,英俊阳刚,此时被女子看的心虚,不好意思的挠着头发。旁边虞冲之在写着药方,听到女子的问话,才回过神来,失笑道:“老夫年岁大了,有些迟钝,圣女莫要见笑。”

    “什么圣女啊,那些都是糊弄外面那些教众的,您老还是叫她如意吧。”叫方杰的青年,大大咧咧在案桌对面坐下来,随手抓过点心盒子里的糕点,两三下就吃下一块,还想拿时,却看到虞玲珑脆生生站他面前鼓起两颊,眼眶瞬时一红,乏起水雾。他不由愕然,才知道吃了小姑娘的东西,悻悻收回手。

    红衣女子走过去安慰了一下小玲珑,然后转身,一脚,踹在方杰的腿上,疼的他直呼“疼疼,堂姐别踢。”

    这时,小玲珑才破涕笑出来,见众人见她笑了,脸上顿时一红,板着小脸,跑出门去。老人笑道:“这丫头也开始知道害臊了,让如意见笑。刚刚老夫给方杰查过脉象,没什么大碍,就是这一个月内,忌房事,忌动武,要是经络挫伤受损,就不是吃一两副药就能好的。”

    “看吧,我就说没事的,你们真是小题大作。”

    方如意狠狠盯着他,娇斥一声,“你还说,小心我揍你。”

    “你打不过我!”方杰看似高大威猛,此时表现的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对着比自己大上两三岁的堂姐,顽童的性格暴露无疑。

    过了稍许,已近晌午,两人便留在虞神医家里吃过午饭,看了天色以后,便准备告辞出山。在山谷入口的地方看到过来两骑,一人长须白面,身材修长,弱不禁风的模样,另一个身材雄壮,腰间一柄钢刀,看模样像是护卫。

    虞冲之见来人,先是皱下眉,随即走过去,抱拳道:“原来是沈知府当面,不知此时过来有何事。”

    那人下马,将缰绳交给护卫,便急匆匆过来双手握着虞冲之的手,当下便朝他跪下,哭喊道:“老哥哥,还请救救我。”

    “这——”

    见他痛哭流涕的模样,虞冲之有些发懵,顺手搭了一下他的脉搏,疑惑道:“沈知府脉象四平八稳,不像有疾症啊。”

    刚准备离去的方如意姐弟两人,见到这一幕,到没有急着离开,好奇的想看看那知府会说什么话。虞冲之扶他起来,“知府大人到底有何事啊,一来便哭啼,总要说明缘由。”

    沈寿擦了一把眼泪,见有两年轻人,只把他们当作是江湖游侠过来寻医的,也就没放心上,开口问道:“老哥哥手里是否有一件宝物,叫独阳化玉散的药方?”

    “有...倒是有....乃是前阵子老夫随手写的而已,但要说是宝物那就言重了。”虞冲之摆摆手,谦虚了一下,随后,疑惑道:“难道老夫这药方怎么和知府大人扯上关系了?”

    沈寿附耳过去,小声道:“是这样的,上面一个大人物,不知道从哪儿听到老哥哥这里有一药方,又知道本府与您有些交情,便差我来问问,如是把药方给他们,说是条件随便开,但如果拿不到,本府不仅是乌纱不保,恐怕连性命也要丢了。”

    “唉,为医者,若是能救人一命,一张药方送便送了吧。没了,老夫重写一张便是,知府大人稍待,老夫这就去取来。”

    虞冲之拱手,便折身返回木楼。些许时间,又出来,手里捏着一张药方单子,就要交给对方。不料,方如意插口进来拦下,“虞爷爷莫急。”

    她把那张药方展开看看,便皱起眉头,“很普通的一张的药方。”

    “本就是一张很普通的药方,上面的几味药,虽说有点难找,但药效不过是强健体魄,修复创伤用的。”虞冲之显然是对自己开的药方药性了如指掌。

    “不对——”方如意偏头看向那知府,声音清脆,“若是如此普通,还用的着劳烦你知府大人来一趟?你告诉本姑娘,那大人姓什么名什么,不然皮鞭伺候。”

    “你敢!”

    那知府带来的护卫,拔刀过来护在沈寿身前。

    眼见快要到手的药方被半途拦截,沈寿心里一急,失口道:“小姑娘啊,那可是东厂提督大人点名要的东西,要是不给的话,他说要把这里杀的鸡犬不留。”

    “——那就让他来杀好了!”

    方杰从马上取过一杆方天画戟,寒光一闪,那沈寿当即捂耳惨叫,耳朵顿时掉在了地上,叫道:“还有你这狗官,速速回去,叫那什么东厂的人过来送死。”

    沈寿惨叫着,一边后退,染血的手指指着他们,“你们.....你们....完蛋了....神医啊.....那东厂....唉!”

    随即,他被护卫抽上马,两人极快的奔驰离开。

    太阳西斜,遮挡的阴影慢慢遮盖了半个山谷。

    仿徨间,就像一朵阴云盖了过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厂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语破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语破春风并收藏厂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