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厂公 > 第二百九十三章 烈火

第二百九十三章 烈火

作者:一语破春风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历史如江水涛涛而过,水上泛舟虽身在其中,但到底能看见的、知道的,通常只能是自己身边的。在通往北方新州的道路上,慵懒带着寒意的阳光铺砌山麓,发黄的树叶堆积在道路旁,车辕碾过去,已经是十月初了。

    “….要打了吗?”

    马车上,白宁坐镇北方以来,在消息不灵通的情况下,几乎是将手中的番子全部扩散出去,充作斥候来用,安插在东西两路军中,关于军中每个细节他都要把守住,虽然这样看上去他的手伸的有点远了,可现下的情况,越来越急迫,谁也不清楚女真人到底是现在来,还是要过了今年越过这个冬天再动手。

    他不敢冒这个险。

    这一天里,去往新州的路上行了一阵,辛兴宗打的小报告就送到了白宁的手上,大致上说的是梁元垂和索超二人不遵将令,私自行动与友军结怨云云。

    指尖轻轻触摸着文书,在字间上游移,随后扔出了车外。随着车辕的起伏,白宁闭着眼睛,深吸了一口气,白雾从他口中吐出,指尖有节奏的在矮几上敲击,“这帮看不清事实的家伙,友军….女真人看不看得起你们都难说,真到了对方打到家门口,杀人放火,抢东西的时候,谁来管?”

    他心里蕴育着忿怒,东厂权利大是没错,真要找个理由杀了辛兴宗也不是不行,可白宁知道一点,杀了对方,也是无济于事,只要南方京城的皇帝还存有幻想,还在做梦,就永远都是束手束脚的。

    不多时,道路那头的前队缓了缓,有几人骑马朝这边过来,穿着厚厚的便服,眼神锐利,腰间系着绣春刀,靠近这边的队伍,连忙停下,这边队伍里连忙有番子迎上去,对了号子,便是将纸条取过来。

    白宁里开纸条看了看,冷漠的表情变的更加的冷了。

    “督主?”车帘外,曹少卿奉命随行,似乎察觉到里面人的心情不好,开口询问了一句。

    “….过来两个消息。梁元垂他俩和金人干上了。”

    曹少卿对于军事上的事,也知道一点的,“早该打了,东厂每月拨给他们的银子,不是白花的。”

    “本督也是盼着这场仗打起来,金人是强是弱,东厂养的新军能不能打,现在咱家心里便是有底了。”

    “那….胜负如何?”

    “领兵的是完颜宗翰,很强的一个人,文武双全呐!副将叫完颜银可术,一员老将。梁元垂他们打了一轮就撤了,毕竟只有两三千人,也算败的不窝囊。”

    “如果是辛兴宗配合过去,且不是能打赢?”

    白宁在马车里忽然冷笑一声,“本督可不敢这么想,他们过去,只会拖后退而已,一旦十万人被打败,会连带梁元垂他们的军心也会被牵连受影响,不过这次本督倒是心里有了一些希望了。”

    不过另一件事,倒是让白宁心里感慨了一番,事情便是关于辽国太后萧普贤女的,这个女人在女真来之前的夜里,带着宗室连夜向西北逃去,硬是躲过了女真人的斥候出古北口,在一个四部族的地方找到了耶律延禧。

    而这个女人的下场却是颇有凄惨。

    “前前后后,这个女人不是在守住一个国那么简单了,她是在守住一个家。”想到字间上的那些内容,白宁的语气有些沉重和钦佩,但表情依旧很冷漠。

    “一个女人家破人亡都能做到如此,而南边那些人却还抱着取燕云,与虎谋皮的美梦,也不想想整个辽国基本都是女真人打下来的,武朝那时还在干什么?别人凭什么与一个弱者分享好东西?”

    “那接下来,咱们该做些什么?”曹少卿问道。

    “做什么?”

    白宁脸色阴沉露出一丝冷笑,“当然是去西路军,把辛兴宗给杀了!与女真人硬打硬的来一仗。”

    *******************************************************************

    临近十月,四部族。

    瑟瑟的北风已经吹起来,在过后的几天里,温度冷的渗人。隐蔽的山麓中,高耸的篝火在燃烧着,有辽人还在往上面添加柴火,期间有小孩穿着厚厚的衣装跑过来,疑惑的看着那堆巨大的篝火上面为什么没有羊呢?

    但,随后就被自己的母亲带走,惊恐和悲哀在那为年轻的母亲眸子里闪动,看向侧面一处简陋漏风的帐篷。

    里面一个妇人轻轻梳理着凌乱的头发,然后盘好。几日间,她的发丝上已经多了许多斑白,脸上涂抹着粉黛也难以掩盖陡然的苍老,身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华贵,只有简单的几张兽皮缝制的袄子。

    简陋的帐篷没有帘子,外面由辽卒把守着,风灌进来时,妇人便是冷的发抖,赤露的脚红肿着互相折叠在一起蹭了蹭。

    或许是时辰到了,外面守卫的辽人进来,一把将她拖在地上往外走。妇人也没有挣扎,只是瞪着眸子看着帐顶,之后就是阴沉沉的夜空。

    “太后…得罪了。”旁边一名士卒低声的说着,他旁边的另一个同伴赶紧扯了下他,示意别乱说话。

    营地中,皇帐里,一身厚厚皮裘的耶律延禧双目通红的背着手来到妇人并肩的位置,看着燃起的巨大火柱,声音嘶哑深沉的说:“朕才是大辽的皇帝,你一介妇人居然伙同外人行废立之举,朕现在回想那日接到消息之时,心中是多么的痛。你是朕的皇婶啊,是亲人!你知道被自己亲人背叛是怎样的感觉吗?后来你还立了朕的五子为帝……”

    萧普贤女被绑在木桩上,侧过头看向那边的皇帝,有些激动、发颤,但之后还是没有将过重的语气说出来,缓缓的开口:“….耶律定在哪儿,定儿在哪里,让他来见我,我想看看他。”

    “….朕杀了他。”皇帝语气生硬的说着,“你知道亲手杀死自己儿子是什么感觉吗?”

    明晃晃的火光从那边照射过来,星火在空气中随着热浪浮动,那边的萧普贤女先是缄默,然后疯狂的挣扎向外扭动,“啊啊——你这个畜生啊,我要杀了你!”

    “你知不知道,害死朕儿子的,其实是你啊!”耶律延禧像是有些神经质的将脸贴过去一个鼻尖的距离,通红的眸子里带着疯狂的笑意,“一个军队里,怎么可能有两个皇帝,那些将领心里会有什么心思,你知道吗?一个妇人…..乱玩朕的江山社稷。”

    “把她给朕丢进火里,烧死!”皇帝后退一步,挥了挥手。

    木桩被拔了起来,妇人捆在上面并没有惊慌,在被抛进去的那一刻,她望着升腾而起的火星在天空浮动,一首用契丹语唱出的歌声缓缓的在夜空下打开。

    “久居天宫的天女….踩云而来,乘着青牛的车,在那林间行走。一位神人,骑乘白马与她相遇……..”

    木桩高高的抬起,投入了大火中,歌声依旧在传出,断断续续,仿佛在火焰里有一道人影在旋转,摆起双臂,跳起了舞蹈。

    周围,辽人的军士,举起了兵器欢呼着,耶律延禧失去了之前的兴奋,脸色黯了下来。在之后的不久,他被女真斥候发现了踪迹,完颜娄室将他俘虏后杀死。

    PS:辽国的事,基本交代完了。这卷剩下的就是女真与武朝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厂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一语破春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一语破春风并收藏厂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