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带血的文明 > 2 未来世界(二)

2 未来世界(二)

推荐阅读:我在异界有座城快穿之花式逆袭男神方案快穿女配:反派BOSS有毒快穿系统:男神攻略手册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快穿系统:反派BOSS来袭!快穿女配:男神,撩上瘾反派BOSS有毒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雷鸣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那独特难闻的药水味游离在他的鼻间,让他不禁微微皱眉。他环视着四周,没有发现任何自然人,只有那医疗设备的规律运作声。

    从病房的摆设来看,这里不像是他的祖国。一名十七岁的少年,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敌国的病房中,这的确是一件让人感到心惊的事情。

    紧闭的反光窗户让他判断不出此刻的时间,但他发现这个只有三十平米的病房显得异常诡异,仿佛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他,这种异常强烈的感觉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就在他思索自己为何会在这里的时候,一群人粗鲁地闯入了病房。这群人中只有三个人穿着白大褂,其余人则穿着墨绿色的军装,他们的军帽上都有着一枚雕刻着白鸽的徽章,在那栩栩如生的白鸽下方刻有一行艾伯坦语——和平国

    一名医生走上前仔细端详着雷鸣,雷鸣也在思索着这群人的来路。

    医生用手按捏着雷鸣的脑袋,随后他便依次抬起雷鸣的四肢,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检查雷鸣的活动能力是否恢复正常,在确认一切正常后,他对雷鸣说道:“你感觉好点了吗?”

    “我。我觉得有点呕吐感。”躺在床上的雷鸣捂着自己的胸口难受地说道。

    “有呕吐感是正常的,这是麻醉药的副作用。”医生说。

    “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没有人回答雷鸣的提问,他缓慢地起身并背靠着床头坐在病床上,他把双手举在眼前凝神观看,狐疑的目光透过指缝看到一名剑眉星目的军人朝他走来。

    “这里交给我,有事我会呼叫你们。”那名朝他走来的军人挥了挥手示意其余人离开,很快病房中就只剩下他和雷鸣。随后他从胸袋中抽出伪装成钢笔的录音器,在摁下开关键后他对着雷鸣微微笑道:“你好,我叫严之,国安局十一区总长。”

    雷鸣无言地望着严之那犀利的眼神,他断定这个三十岁出头的男人一定有着多年的军旅生涯,因为他拥有着和自己的指挥官一样的气质,那就是威严肃穆。

    “你不需要提防着我,我对你并无恶意。”严之试图缓解雷鸣对他的警惕心。

    雷鸣看着严之那友善的神情,他知道这只是审问的一种手段而已。雷鸣从小就被作为特工培养,他的命运和其他特工候选人一样,在适当的时机被派去和平国制造社会暴乱。

    “他们竟然能教会你说出一口流利的艾伯坦语,这的确让我感到惊讶。”严之仔细地端详着雷鸣,就像在看一件稀世珍宝。“你会说多少种上古语言?”

    “我们学的就只有你们的主流语言。”雷鸣回答了他。

    “那你清楚艾伯坦语的来历吗?”严之盯着雷鸣的眼神让他感到异常不舒服,就像一位魔术师试图表演读心术,而被施术的就是雷鸣。

    “艾伯坦语的前身叫做中文,这种语言出自上古时期的一个繁荣国度。在距今四百多年前,康钠率领着艾伯坦帝国的百万雄狮统一了欧亚非大陆上的三十六个国家,他一手缔造了和平国,而艾伯坦语也自然的成为和平国的官方语言。”

    “看来他们并没有隐瞒上古时期的历史真相。”

    “隐瞒历史真相的是你们!”雷鸣瞪着严之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严之诧异地反问道。

    “你很清楚,康钠为了统一欧亚非大陆制造了多少起惨无人道的大屠杀!”

    “那些野史的真实性并不可靠,康钠大帝是和平女神派遣的和平使者,是他浇灭了燃烧在欧亚大陆上的熊熊战火。”严之的眼中散发着明亮的光芒,雷鸣只在牧师的眼中才看过这种眼神。这是一种在虔诚信徒的眼中才能看到的眼神,他们有着自己的信仰,并为之付出一切。

    “你们信仰的和平女神是虚无捏造的,那是当权者用来统治你们的精神世界的手段。”雷鸣打心里不承认严之拥有正确的信仰。

    “那么你们信仰的那个叫卡顿的大地之子就是真实存在的?”严之略带讽刺地说道。

    “当然”,雷鸣毋庸置疑地说:“神与我们共存,他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

    “我们不聊这个,你能告诉我你在耀光帝国生活的经历吗?”严之含笑说道,仿佛在哄小孩一般。

    雷鸣却陷入了沉默,他并不想告诉严之自己在耀光帝国的生活经历。尽管他的年龄只有十七岁,但他的心性却比大多数成年人还要成熟。

    作为耀光帝国的特工,他本应该按照计划潜入和平国的第一区,等待合适的时机炸毁该区的水利发电站。可笑的是,照现在的情况看来,他已经被和平国给俘获了。

    “你们要怎么处置我?”在陷入短暂的沉默后,他决定询问自己将会被如何处置。

    严之不知道自由军是怎么妖魔化和平国的,但他能感受到雷鸣眼中的那一丝惊恐。“孩子,你回家了,这里才是你的归属。对了,你在耀光帝国有什么家人吗?”

    “我是孤儿。”雷鸣的声音中夹杂着悲伤,亲情对他来说是一个可望不可即的东西。

    严之愣了一下,他把那带着怜悯的目光转向窗户,在缓缓地叹了口气后,他走到窗户面前。在推开窗户的同时,他说:“我们会给你一个全新的身份。”

    就在窗户被打开的那一刻,雷鸣目瞪口呆地看着窗外的景色。

    朦胧的夜色降临大地,一座座雄伟的巨型建筑犹如擎天之柱般拔地而起,天空中穿梭着各种奇形怪状的飞行器,地面上磁浮车呼啸着从磁浮高速架上一闪而过,那些磁浮高速架密密麻麻地穿插在街道上,连绵延伸至地平线之外…

    “这是和平国!?”雷鸣不可思议地喊道,他起身走向窗台。望着超时代的城市面容,他不敢想象这就是指挥官说的独裁、落后、动荡的和平国。

    这分明就是一个比耀光帝国还要发达的国度!

    严之把雷鸣的神情尽收眼里,他望着一脸震惊的雷鸣说道:“看来他们还真的把和平国抹黑渲染成地狱了,不然你们这些被解救的人怎么会露出这样的神情。不管怎么样,雷鸣,从今天起你将融入一个全新的世界,和平国欢迎你的到来。”

    雷鸣咽了咽口水说道:“这是和平国的第一区吗?”

    “不,这是第十一区。”严之很疑惑雷鸣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

    “和平国的每一个区都是这么繁荣的吗?”

    “这个问题你还是通过自己的眼睛去寻找答案吧”,严之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气后说道:“尽管你出生在耀光帝国,但我们还是希望你能在和平国度过美好的一生。我已经帮你审批了一切生活必须证件,当然,大多数都是伪造的,比方说你在和平国的出生证。”他张开双手做着欢迎的动作,“不过你的名字我们可没有帮你改掉,雷鸣,欢迎来到和平国。”

    “你们要我成为和平国的公民?”雷鸣惊讶地问道,他还一度担心自己会被吊起来严刑拷问呢。

    “当然,莫非你想回到那个地狱般的自由军?”

    病房陷入了尴尬的沉默。。严之看着雷鸣的眼神非常的复杂,他知道雷鸣今后的一生都将活在国安局的监控之下,因为他的经历实在是太敏感了。

    雷鸣的眼中则闪现着痛苦的眼神,他想起了一名特工前辈,想起了他在开枪自杀前说的那句话:“我们的历史有多少是真实的!我的生命要为谁付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啊!”

    那殷红的鲜血连同这句话一直深埋在他的脑海里,他不禁怀疑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被和平国策反,他们不是都有着坚定的信念吗?是什么让他们做出背叛帝国的决定?

    他只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困难,他深吸了一口空气后低吼道:“简直满口胡话,你们这些独裁者统治着和平国,我们解放全人类的意志是不可能被消灭的。终有一天,在阿特菲尔德的淫威之下被奴役的人类都将得到自由之身,而那一天就是你们的审判日!”

    “说起独裁者,坐在耀光皇座上的那个家伙不就是独裁者吗?”严之讽刺道。

    “不,陛下是神派遣的领导者,而你们只是无尽欲望创造出来的产物。”雷鸣愤怒地反辩着严之,就连他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的情绪非常的激动。

    “人终究是会被环境改变的”,严之叹息道,“雷鸣。也许我该给你说说一些关于自由军的真实历史。”他的眼神逐渐变得苍感,“冬元一三四七六年,也就是距今四百八十五年前。艾伯坦帝国诞生了一位有着雄才伟略的伟大人物,他就是康钠大帝。在他半生的戎马生涯中,他亲眼见证了战争的残酷与无情,他一生为之追求的目标就是统一互相残杀的人类。在当时,遥远的美洲大陆雄踞着一个强大帝国,那就是耀光帝国。作为欧亚非大陆各国的世纪死敌,耀光帝国无时无刻都想着攻占欧亚非大陆,彻底的统一整个世界!直到有一天,被耀光帝国奴役的各国战俘开始起义造反,他们终于意识到远东有一头庞然大物正在觉醒,那就是康钠大帝在冬元一三五一七年统一各国后组建的和平国!耀光帝国成功的镇压了境内的战俘起义,随后他们便大肆修改历史文献,隐瞒曾经奴役各国人民的历史真相。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大势已去,各国的俘虏不再是任由他们随意摆布的贱民。所以他们给了所有俘虏一个新的身份,那就是成为耀光帝国的公民。而这些曾经都是俘虏的公民如今都生活在耀光帝国的黄岩州,这个地方也是自由军的兵源之地。也就是说,你们都是四百多年前被耀光帝国奴役的各国人民的后代!”

    “你撒谎,他们并没有奴役我们,我们和他们一样,世世代代都生活在美洲大陆,是我们一起建立了伟大的耀光帝国。”

    “你说的没错,是你们一起建立了耀光帝国,因为那里的每一块砖瓦都长眠着一名欧亚非人。”严之不禁在心里感叹着耀光帝国的愚民政策。

    雷鸣瞪大着眼睛听着严之说出这段骇人的历史真相,在耀光帝国,政府彻底的控制着新闻媒体,国民从小就被灌输着解放和平国人民的观念。

    他依稀记得,五年前帝国发生了一场举国震惊的恐怖袭击。数千名被和平国独裁者策反的国民高举着独立的旗帜攻入帝国皇宫,但那场恐怖袭击失败了。所有参与者都被砍下头颅,在事发后的一个月内,数万名和恐怖袭击相关的人被收押监牢,有的被判处无期徒刑,有的并未通过司法程序便被执行死刑。那场恐怖袭击的阴霾一直笼罩在帝国的上空,随时都会有士兵踢开公民的家门进行审问,人们终日活在惶恐之中。直到现在,人们也不愿过多提及当年的那场血腥政变。

    “很多年前,在耀光帝国有一个组织发起过独立运动,那个组织的名字叫真知者,其成员大多数都来自黄岩州。帝国为了歼灭他们,甚至专门设立了一个特务组织,那个特务组织便是格古泽尔。我想知道,真知者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们黄岩人的祖先都是来自欧亚非大陆吗?我们真的一直都生活在谎言中吗?”雷鸣说这段话的时候表情显得异常痛苦,他几乎是一口气把这段话说了出来。

    严之望着雷鸣的双眼说道,“真知者说的都是真的,为了歼灭他们,耀光帝国不仅出动格古泽尔,还有隐匿者和自由军的情报部。”

    雷鸣听说过隐匿者,它与格古泽尔和自由军的情报部一起被誉称为耀光之剑。这三大特务组织中属隐匿者的实力最为强悍,其历史渊源可追溯至四个世纪前的战国时代。而现今这支黑暗之军的最高指挥官就是耀光帝国的现任皇帝:克莱门廷。

    “真知者。还在吗?。。我想加入他们。”雷鸣缓慢而又沉重地说道,他的内心经历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尽管他不想背叛耀光帝国,但他也不想成为任人摆布的棋子。他决定通过自己的双眼去寻找答案,而现今最好的办法就是加入真知者。

    “在耀光三大特务组织的猛烈打击下,真知者只能苟延残喘的躲在耀光帝国的夜幕中。如果你想验证那段历史的真相,我倒是建议你加入和平国的国安局。”

    “加入国安局!?”

    “是的,加入国安局。当然,前提是你要把自己来和平国执行的任务告诉我们。”严之露出了狡诈的眼神,这是他一直想要得到的答案。

    “你认为我会背叛自己的祖国?”雷鸣盯着严之的双眼说道。

    “其实你不说也没什么关系,在太空中有着我们的监测卫星,耀光帝国只要有大规模的兵员调动都会被我们监测到。根据卫星反馈过来的图像来看,他们并没有在酝酿着一场大战。”看着陷入沉默的雷鸣,他继续说道:“一般像你这种不会引起国安局注意的小孩,接到的任务都是暗杀政府官员或者摧毁某个具有战略意义的能源设施。”他关闭录音笔后便开始朝房门走去,“雷鸣,虽然我们给了你一个全新的身份,但鉴于和平国与耀光帝国的紧张局势。你的背景还是太敏感了,我们希望那段在耀光帝国生活的经历能成为你心中的秘密。”

    “你要去哪儿?”雷鸣望着即将离去的严之说道。

    “我去帮你填写出院手续,你先睡一觉吧,我想明天你就能出院。”

    严之说完后便离开了病房,雷鸣看着窗外的景色,他的内心久久不能平静。命运有时候就是如此作弄人,如果没有被和平国俘获,雷鸣也许会成为********冲突中的牺牲品。

    这一晚他睡的格外香甜,不会再有训练警示声吵醒他,也没有人拿皮鞭抽他,更没有人会要求他三更半夜的起来练习格斗技巧。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明亮,看着病房中熟悉的场景,他甚至怀疑自己在做梦。

    窗户已经被严之遥控关闭,雷鸣想再看看窗外的景色,就在他起身的同时,一名医生走了进来。

    “雷鸣先生,你好点了吗?”医生关切地问道。

    “你是谁?”雷鸣戒备地看着这名陌生的医生。

    “我叫伊夫,你感觉如何?”伊夫用左手捂着雷鸣的额头。

    “我没事”,雷鸣撇开伊夫的手,他离开病床走到窗户边,从他行云流水般的步伐可以看出,麻醉针并未对他造成任何身体机能的伤害。“我可以打开吗?”他望着反光窗户中的自己说道。

    “当然可以。”伊夫说。

    雷鸣打开了窗户,一阵清新的微风顿时朝他迎面扑来。。

    迷人的阳光肆意地挥洒在城市中,雄伟的建筑依旧矗立在大地之上,奇形怪状的飞行器在空中有序地穿梭,磁浮高速架闪过一辆又一辆疾速飞驰的磁浮车。

    “我想出院,可以吗?”他试探性的想要知道自己是否被软禁了,尽管严之说过今天他就能出院,但他却一刻都不想呆在这里。也许他还不相信严之,也许他只是想要更快的接触外面的世界。

    “当然,国安局的人说了,如果你想出院,直接走就行,他们已经帮你办理了出院手续。但我还是建议你在这里多休息两天,有国安局给你报销,你能在这里享受到整个十一区最顶尖的医疗服务。”伊夫似乎很纳闷雷鸣为什么急着要走。

    “古老他们怎么样了?”雷鸣很想知道其余人的处境。

    “古老是谁?还有人和你一起被送进来?”伊夫疑惑地问道,据他了解,只有雷鸣一人被送来这家全区最好的医院。国安局的人还特意告诉他,雷鸣是在反恐行动中受伤的。

    雷鸣静静地看着伊夫,他能判断出伊夫没有说谎。“我想问你,和平国共有多少个区?”

    雷鸣刚说完,伊夫就用看白痴的目光望着他。

    “和平国共分为三十七个区”,尽管觉得这是个白痴都知道答案的问题,但他还是很有礼貌地回答了雷鸣。“不过我听说政府正打算撤销三十七区,那个区的人将会被分散到其余各区。”

    对于和平国有三十七个区这件事,伊夫和指挥官的说辞都一致。

    冬元一三五一七年,康钠大帝彻底统一欧亚非大陆上的所有人类国家。同年,他把艾伯坦帝国的国名改成了和平国,并把帝国划分为三十七个区。他还废除了帝袭制,让国民一人一票选举出和平国的最高领导人。

    “为什么?”雷鸣想尽可能的多了解和平国。

    “还能为什么,人口下降这么严重,很多福利设施都空置着,那可是一笔巨大的浪费啊。撤销三十七区也是迫不得已的,毕竟只有这样才能更好地利用社会资源。”伊夫说。“也不知道现在的年轻人是怎么想的,整天叫嚣着什么不婚主义啊,自由夫妻的。现在满大街都是丁克家庭,我想再过不久,政府就要颁布克隆人合法的法案。要是真到那个地步,以后人类可就都是俊男美女了。

    他在脑海中意淫着自己摆脱了家里的母夜叉,娶到一名美丽得完美无瑕的克隆女人,他和她乘坐着最原始的升天工具——热气球,浪漫的在高空中沐浴着阳光。。

    雷鸣不合时宜地打断他的美好意淫,“我想出院。”他走到门口后又说道:“我应该怎么下去?”

    伊夫略显玩味地看着雷鸣,“出门直走一百米,那里有磁浮梯。”

    雷鸣没有看到伊夫眼中的戏虐,他漫步走在医院的走廊中,一路上他都在观察着周围的人和事物。他发现这里的医生少的可怜,走廊两旁的病房内充斥着各种机器人。有护工机器人、清洁工机器人、轮椅机器人。。

    他还发现每一个病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头顶的全息影像正在播放着一段公益广告:

    医生对病人说:“手术费需要三十万信用点。”

    病人略显无奈:“我没有这么多信用点。。”

    医生说:“那么就给你打半折,十五万。”

    病人带着哭腔说:“我也没有十五万信用点。。”

    医生诧异地看着欲哭的病人,“你在哭什么,我们做手术吧。”

    病人一脸的诚惶诚恐:“我付不起十五万信用点的手续费。”

    医生爽朗地对他说,“尽管安心的做手术吧,事后我们会找政府索取补贴的。”

    画面变成了一名袍服笔挺地中年男人,他目露善光地说道:“不要让病魔扼杀你那美好的生命,政府为困难人群提供一切免费的医疗服务。当你有能力时,希望你也能为旁人伸出援手。”

    雷鸣震撼地看着那段公益广告,在耀光帝国,免费医疗一直是一个伟大的目标,但却一直未能实现。他见证过无数的家庭因病致贫,许多被病魔缠身的人因为无力支付昂贵的医药费,只能被无情地赶出医院。

    而这个在耀光帝国公民眼中的独裁和落后的和平国竟然实现了这一伟大目标!

    怀着震撼之心,他走进了磁浮梯,透过复合玻璃梯壁,壮观的高空景象一览无余。

    此刻雷鸣身处在医院的第二百八十层,坐在顺势而下的磁浮梯中,他体验了一把君临天下般的气势。很快他就走出医院,来到宽阔的街道上。一辆辆奇形怪状的电动车来回穿梭,漫步的人们仿佛并不赶时间,一路上都在嬉笑打闹着,各种肤色的人都有,大多数人也都穿着长袍服,也有些人穿着战国时期的复古服装。雷鸣抬头看向那仿佛置身于云端的医院顶层,在他的视界中,大多数建筑物的顶层都被朦胧的气雾笼罩着。

    这些形状各异的巨型建筑仿佛直通天国,每一座都可以容纳二十万人在其中生活。在太阳的照耀下,庞大的建筑群宛如即将进发深空的舰船。

    在得知世界经历过核灾难后,政府一直对核能实施严格监控,并花费了无数心血研发新能源。历经一个多世纪的发展,安全可控的地热能已经完美取代核能,这些雄伟的人类聚居楼便是利用地热作为能源,核能时代已经成为过去式。

    雷鸣就像大乡里进城一样的东张西望,时而驻足观望街道上来往的行人,时而被一些稀奇古怪的机器吸引步伐。在他走离医院越来越远后,他发现路人都用怪异的眼光望着他。

    他顺着路人的目光看向穿在自己身上的医患服,随后他便暗骂了一句,“去你的。”

    当他回到那个医院楼层的时候,伊夫正站在磁浮梯口一脸讥笑地看着他。。

    “我就知道你会回来。”伊夫把手中的金属箱递给雷鸣。

    “这是什么?”雷鸣接过金属箱,他疑惑地看着伊夫。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国安局给你的,里面是一套四季衣服,还有一个万事通。”伊夫看向不远处的卫生间,他示意雷鸣进去换衣服。

    雷鸣很快便从卫生间中走了出来,他身上穿着的四季衣服可以感应周围环境来调控温度,即使温度达到零下二十摄氏度,他被衣服所包裹的身体部位也不会感觉到任何冷感。

    此刻雷鸣就像一名穿着黑色紧身衣的舞郎,伊夫那欣赏的目光游离在雷鸣的身上。

    “身材还是挺好的,走在大街上可得小心同性党啊,他们的组织成员可是达到上千万人。当然,如果你想加入他们,那我可得小心你了。”他调侃完后便接过雷鸣手中的医患服。

    “你说同性党的成员达到上千万,政府怎会让他们如此猖狂?”尽管依旧在地球上,但雷鸣感觉自己的价值观将会被彻底颠覆。

    “什么意思?”伊夫说。

    “我是说,政府为什么不剿灭同性党?。莫非同性是合法的?”

    雷鸣刚说完,伊夫便再次用看白痴的眼神望着他。

    “公民权力宣言第四十七条,每个人都拥有获得爱情的权力,无论异性恋还是同性恋,政府在公民不违背婚姻法的前提下无权干扰公民的爱情选择。”

    雷鸣被伊夫那看白痴的目光搞的有点不爽,他又不能承认自己从小生活在耀光帝国。在他的记忆中,只要政府发现同性恋者,无论是贵族还是平民都会受到极其残酷的处刑。掌权政府极度的痛恨同性恋者,他们认为这些人会破坏大自然现有的秩序,耀光帝国在他们的统治下不可能有同性党的存在。

    撇了一眼带在手上犹如触屏手机和手表结合体的万事通,他顶着可能再被当成白痴的风险说道:“这个是做什么用的?”

    果不其然,伊夫第三次用看白痴的眼神望着他。“你刚从监狱出来?那也说不通,看你的样子也就十几岁,万事通可是在半个世纪前就有了。”

    雷鸣不再理会伊夫,他把空箱子递给伊夫后便径直朝磁浮梯走去,他已经受够了伊夫的鄙视目光,他决定跑去街上问路人。。

    “你是白痴吗!直接用指纹开锁不就行了。”一名脚踏单轮代步器的七旬老人不耐烦地对雷鸣说道,他穿着一件褐色的夹克,兜里塞满了一大堆数据储存卡,在他匆匆行走中发出一阵怪异的挤压声。“我还要赶去参加会议,你快让开。”

    这位即将迟到的老人不幸的被雷鸣拦住,本来他还满心热情地想要帮助穿着四季内衣满大街跑的雷鸣,谁知道对方竟然问他一个连三岁小孩都知道的白痴问题。。

    雷鸣满脸通红地给老人让路,后者哼了一声便朝前方的空中巴士而去。他才不管雷鸣是在搞恶作剧,还是在拍摄什么路人热心度之类的测试,此刻他只想早点去到和平国教科文中心。

    雷鸣在他离去的背影下开启了万事通,一道二维全息影像瞬间在万事通的上方播放。。

    影像中一名中年男人正慈祥地看着雷鸣,他有着一头棕色的短发,两鬓的发须已经花白,硬朗的脸庞透出一股温文尔雅的味道。虽然他的容貌并不是特别帅气,但那双深邃的眼睛仿佛容纳了世间万物,给人一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的感觉。

    雷鸣从恍惚中回过了神,他大口地喘着气,额头也渗出了许多细小的汗珠。尽管是透过二维全息影像望着男人的双眼,但雷鸣察觉,那双眼中拥有着他为之付出一切的信念。

    “真是巧啊,我看你离开医院这么久都没打开万事通,我刚才就想着强制帮你打开它呢。”男人富有磁性地声音游荡在空中。

    “你是谁?”

    “我是阿特菲尔德。”

    “阿特菲尔德?。阿特。菲尔德!!”雷鸣突然惊讶道:“你是突审!?”

    他从自由军战部指挥官那儿得知,和平国的政权组织形式为突审制。突审是和平国的最高行政长官,和上古时期的总统主席性质一样。为了避免政府滥权,和平国把立法、司法、行政三种权力分别独立。而和平国的突审则是每五年换一届,但自从阿特菲尔德当选突审后,他开始大权独揽的统治着和平国,现今已是他的第十年独裁生涯。在他的血腥统治下,和平国的民众过着水深火热的艰苦生活。而伟大的自由军的使命只有一个,那就是解放在独裁政府统治下的人类,把和平国纳入耀光帝国的版图。

    “是的,我就是和平国的突审,阿特菲尔德。”

    阿特菲尔德的语气就像和邻家小伙子聊天一般,但雷鸣知道,他是世界上最有权势的男人之一,另一个就是耀光帝国的皇帝克莱门廷,他们都是站在金字塔顶端俯瞰世间万物的存在。。

    “你为什么会接见我?”雷鸣略显紧张地说道,他想不清这位大人物为何会联系自己这个小人物。

    “嗯。这样跟你说吧,我们把你从极端组织的魔爪中解救了出来。”阿特菲尔德挥了挥手,示意房间中的幕僚离开,但他的脸庞遮盖了整个屏幕,所以雷鸣不知道他身在何方。

    这时老人也坐上了空中巴士,他的代步器孤零零地游走在回家的路上。雷鸣顺着空中巴士的飞行轨迹望向远处的天幕,空前繁华的景象再次震撼着他的心。

    “你说的极端组织是指自由军?”雷鸣把目光转回到阿特菲尔德身上。

    “是的,除了他们还能有谁,这些疯狂的家伙可是一直都想要把我干掉。”阿特菲尔德依旧平静地说道,仿佛在聊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家常小事。

    “你会怎么处置自由军的人?”雷鸣担忧地问道,他不清楚和平国会如何对待他在自由军中的伙伴。

    “一些做出违背人道主义行为的人都会被押送到和平国最高法院,他们将在那里得到应有的制裁。”

    “你就不能放过他们?如果帝国真的欺骗了我们,那么自由军中的大多数人只不过是被人操纵摆布的棋子而已!”

    “很抱歉,我没有那个权力,而最高法院那群老头也很清楚自己应该做什么,他们会扼杀一切可能阻碍和平国延续的存在。”阿特菲尔德的语气突然变的沧桑无比,就像一名即将仙逝的古稀老人,因为还有未完成的心愿而顽强地与死神抗争。“雷鸣,你在我的眼中看到了什么?”

    再次深望阿特菲尔德的双眼,雷鸣感到一股莫名的心悸,这是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在他正式成为特工的那一天,对着军旗宣誓的那一刻,这种感觉便油然而生。这是一种烙印般的信念,深深的刻印在他的内心。“我。看到了怜悯。还有。。渴望停止杀戮的信念。”

    “你不会觉得这很可笑吗?这就是你们自由军要杀的人,一个渴望和平的人。”

    雷鸣当场愣住,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去相信哪一方的说辞。

    “你不是独裁者?”

    雷鸣还未得到答案,一架直径三米的碟状飞行器便突然降落在他的面前,打破了他和阿特菲尔德的谈话。

    这架通体银白色的‘飞碟’给人一种强烈的金属质感,红色的焰流从左右两个推进器喷筒中汹涌而出。

    ‘飞碟’上方的半圆透明舱门盖突然打开,雷鸣看到了坐在驾驶舱中的严之。

    “雷鸣,来国会塔和我面对面的交谈吧。”阿特菲尔德说完后便关闭了二维全息影像。

    严之朝雷鸣招了招手,“上来吧,我带你去见突审。”

    雷鸣坐上了飞行器,在去国会塔的路上,严之跟雷鸣聊了很多关于和平国的事情。大多数时候,雷鸣都是一脸震惊地听着严之说一些他从来都不敢想像的事情,而其中最让雷鸣感到震撼的就是和平国奉行的共荣主义。

    所谓的共荣主义就是指依靠强大的科技生产力,为国民提供一切基本生活物品。从农业、运输业,制造业、服务业、娱乐业等等。机器人完美的代替人类成为创造物资的劳动力,甚至就连手术医生这种对直觉和技术有着极高要求的职业也由机器人来任职。一个小孩从出生到年老死去的那一刻,所有的基本生活物品都由政府提供。小到尿布衣服,大到房子和交通工具等等,国民基本上无须为生存问题而担忧。

    而且在和平国,是消费决定着生产,大多数制造类工厂都是得到了订单,才开始制作产品,这个举措减少了工厂的库存,每年为和平国节省了一大笔资源。有很多和平国的国民以苦行僧的方式生活,他们对物质的要求非常的简单,要是有人富可敌国,他们会认为这个人极度自私和可怕,因为只有被虚荣和物质操纵的人,才会像变态般的不停赚钱。

    而政府也始终致力于对国民提供终身学习的环境,所有学校皆对外开放。并且没有义务教育,公民有权决定自己是否要去上学。

    现今和平国有数千万人从未进过学校读书,但他们都在自己热爱的领域有所成就。这要归功于《基本生存法案》,这项法案规定,政府无条件为公民提供住所和生活必须品。也就是说,每个人都可以抛去生存的压力,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喜欢的事物中。这就导致大量的精英被发掘,这些精英在事业有成后都会不竭余力的回报社会。一个良性的福利循环体制由此支撑而成,这个现象导致了和平国愈加的繁荣昌盛。

    当然,从来就没有十全十美的事物。

    这项法案的缺点就是容易使人丧失斗志,每年都有数千人因为找不到奋斗的目标,或者厌倦了千篇一律的生活而选择自杀。

    人格的形成一直都是最深奥的科学谜题之一,当一个人每天劳累奔波的时候,他就会怨天尤人,感叹自己生活艰辛。当他无须再为生存问题操劳的时候,他又会觉得枯燥无味,了无生意。

    在上古时期有一位名誉全球的作家,他的名字叫做海明威。他在自杀前曾写了一封信给他的好友,信中这样写道:“人生最大的满足,不是对自己的地位、收入、爱情、婚姻、家庭生活的满足,而是对自己的满足。”

    雷鸣也曾想过自杀,那是在一个漆黑恐怖的房子中,他被要求与房子中的狮子搏杀。面对非人道的魔鬼训练,他也想过就此了解自己的一生。但他还有心愿未了,他还未满足自己内心对于和平的追求,他希望自己能够大声的对天呐喊:我退伍了!从此不会再有战争了!

    正是心未满足,他才死死地咬住狮子的喉咙不放。当满身鲜血的他被抬去医院的时候,医生都惊讶于他那强大的生命力。

    让他顽强活下去的从来都不是什么奇迹,而是那渴望减少杀戮的信念!

    ******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未来天王玄界之门五行天巫神纪银狐神级猎杀者贩妖记苗疆蛊事2捉蛊记捉蛊记

带血的文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械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械国并收藏带血的文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