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调教武安 > 第一章 徐家有子徐子彦

第一章 徐家有子徐子彦

推荐阅读:魅王宠妻:鬼医纨绔妃绝世炼丹师:纨绔九小姐魔帝缠身:神医九小姐寒门枭士鬼帝狂妻:纨绔大小姐拒嫁魔帝:诱宠呆萌妃天唐锦绣绝色毒医:腹黑蛇王溺宠妻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幽幽醒转过来,脑子有些昏昏沉沉,徐原掀开被子,撑着身子然后坐在床榻。被子是新做的,料子摸上去自是十分舒适,红色为主,绣着鸳鸯,凤凰之类的吉祥物,勾勒得栩栩如生。

    床的雕饰十分精美,房间里摆放着瓷器,木雕,整一个古色古香的好房间。

    徐原不免有些疑惑,未曾想一颗子弹没能了结自己的生命,反而来了这奇异的地处,莫非是影视城不成?不知是谁救下自己,左右也想不明白,不如出房间看看情况。

    只是,徐原无意瞥见铜镜中自己的模样,头发披散下来,脸色病怏怏的,消瘦而无力,一股子病弱书生的味道。最关键的是,镜中的人并不是自己,但客观事实告诉自己,眼前这个人,的的确确就是自己。把手伸出放在眼前,这只纤长的手年轻光洁,手指节上有老茧,是常年握笔留下的痕迹。

    推开房门,院子里有一个老妇人拿着扫帚麻利的清扫院落,见徐原推开房门,她连忙上前问候。眼前这位徐原虽说有些才气,但对之乎者也未免太过痴傻了些,可怜了苦命的小姐,嫁给他享不了福不说,还不知道要受多少罪。

    “老爷,您醒了,我去叫夫人。”老妇放下扫把,说道。

    “不必,不必,我四处走走就好,不用去惊扰夫人。”徐原面色如常,看不出半点异样。他摸不清这个原主人对下人的态度,说话只能紧着小心说。

    “您可要小心着点,有什么吩咐随时叫我。”妇人退下,复拿起扫把清扫着院落。

    徐原心里有些嘟囔,但也未表现出什么,仍旧穿着他那白色分体衣裤,刚出门顺手披了房里挂的一件衣服,此刻显得有些不伦不类。

    他四处转悠,这并非什么十分富贵的人家,反而有几分破败的感觉,屋檐十分陈旧,院里摆着的水缸缺了个口,盖子盖在上面像漏了门牙的嘴。这些情景倒是和房内的精美有些差距,使他不由对妇人口中的夫人有了几分猜测。

    他这个做丈夫的卧病在床,夫人却不在家陪候,老妇见他醒来也没有慌忙地要请夫人过来,反而一脸平静,甚至有些敷衍。这说明他这个老爷在家里地位不高,起码在下人的眼中地位不高。

    其实这副身体原先的主人十分有趣,是个嗜书如命的书呆子,整天摇头晃脑地念着他的四书五经,但是身上却只有个秀才的名号,还是个“穷酸秀才”。夫人是从小就与他定下婚约的姑娘,娘家是城里有名的商家,如今这穷酸秀才的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只能仰仗着她嫁过来带来的嫁妆过活。家里有三个仆役,这个负责做饭的老妇,还有一个管家和夫人的丫鬟,三人都是夫人陪嫁带过来的。

    这书生家里原也是有些家底的,可奈何父母去得早,没有什么亲人帮衬,加之书生本人只会死命地读书,考取功名花费银两,家里的吃穿用度加起来慢慢地耗着,令家里是越来越穷。

    都说穷学文富学武,可实际上这个时代学文可也一点不省钱。

    要说书生能考上个一官半名的还好,可是他为人不通那人情练达之法,学的东西科举时难以灵活应用,屡屡落榜。

    这个世界并非他所熟知的古代,而是类似于平行世界的存在。大致的历史轨迹与原来的古代相似,民生状况处于宋明这个阶段。商品经济抬头,贸易繁荣,然则高祖立下重文轻武的规矩,虽空有昌盛帝国,却常遭北方少数民族的轻辱,令人扼腕。

    晚饭,老妇人来禀报说夫人回来了。徐原却犯了难,因为他不会穿这古代的衣服,总不能穿着这身内衣过去。无奈,只能将夫人请过来了。

    一只纤美的手推开房门,柔美的面庞,乌黑的头发盘在脑后做少妇打扮,是个极美的人儿,只是这年纪看起来却是有些小了,估摸着也就十七八岁。这小子真是好大的福气。

    她微微一福,算是请了个安。苏珺打量着自己的夫君,还是有些病怏怏的样子,不过倒是比早晨精神了些许。

    此刻画面有些小小的尴尬,夫妻二人相对而立,却显得十分客气疏远。

    “夫人,为夫起来找不到衣服在哪。可否替我拿来”。徐原不慌不忙地睁眼说着瞎话。

    “却是妾身的错,夫君卧病在床,醒来不能看见妾身在旁侍候,妾身失了本分。”说罢,小姑娘泫然欲泣,低声啜泣起来。

    徐原连忙伸出手去擦她的眼泪,苏珺见他这一举动,不由愣住。

    “我这个大男人病怏怏地躺在床上,要夫人去独自面对这些事,该是为夫愧疚才是。”徐原自顾自地说道,没有理会苏珺的惊讶。他也有些心疼这小女孩,看着她眼中的悲伤,这新婚的日子怕是挺让她难过的。

    眼前这徐原说着从来没讲过的体己话,让苏珺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从未嫁时旁人口中的那个读书读到有些痴傻的书生,到前几天新婚之夜仍在捧书夜读的丈夫,睡觉时姿态比自己还要僵硬,此刻却像换了个人似的,竟然开始关心自己。本是旁人口中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从书呆子口中听到却是十分的难得。

    苏珺轻轻拭掉了泪,帮丈夫拿了衣裳,替他穿了起来。

    徐原还是第一次被别人伺候着穿衣,苏珺的指间不自然地蹭到他的身上,总有种异样的感觉。

    这种事情对苏珺而言也是第一次,她做得很慢很细致。

    晚饭,菜不多,但很精致。徐原沉默地吃着饭,偶尔抬头看几眼苏珺,没有过多的言语。夫妻间的沉默在这几日已经成了惯例,不过此刻却与前两日稍有些不同。

    丈夫不再目光空洞,只思考他的圣贤书。他们之间偶尔会有眼神的交流,虽然很短暂,但这客观存在。

    晚饭毕,徐原来到书房看原主人的手稿和书籍。原主人虽另人诟病,但他的字是极好的,桌上放着他所写的字,这令徐原这个后来者也是自愧不如。前世他也是个书法爱好者,不是有钱人的附庸风雅,他是的确很有心地去联系书法,但与原主人比起来还很有差距。

    另桌上所放的书籍中密密麻麻地写着笔记,是个读书到狂热的人啊。这样的人是值得别人去敬佩的,但只收到了嘲讽,他还能在书中可以自得其乐,换个时代没准也是个能流传千古的人。

    可惜他没有遇到对的时代,没有人去帮衬他教导他,徐原不禁有些感慨。这种狂热是与前世自己相似的,他白手起家创立偌大的商业帝国凭的不正是这股子狂热吗?

    如今时也命也,上天又给了他个重来的机会,是对他们这一类人的另眼相看吗?

    他也看到了原主人的名字,在书的扉页上写着,徐子彦,这是字。在手稿中有一幅题了名,会宁徐原。也就是说,这命运的捉弄,徐原徐子彦以后便是他的身份。

    看了好一会《中庸》,徐原熄了蜡烛,推开书房的门。

    星月满天,是个好景,这在后世污染严重的城市是极为难得能看到的。晚风像情人的手,婆娑着人的肌肤,院落仅有的几株竹子慢慢舒展着身子,斑驳的叶影印在地上。

    苏珺还点着灯烛,手里也捏着一本书。见徐原回来,苏珺连忙起身。

    徐原摆了摆手,拿起架子上脸盆里的毛巾,拧巴干了,擦了把脸。

    他躺在床上,面对这个时代,有些迷茫,也有些激动。这个世界他还有些陌生,需要去慢慢揭开它的面纱。

    而躺在他旁边的人,紧绷着身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盛唐风华逆鳞续南明大明1617宰执天下庶子风流偷香江山战图天才小毒妃行行出状元

调教武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明子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明子系并收藏调教武安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