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六十五回:群星陨落后的干净天空

第一百六十五回:群星陨落后的干净天空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迷宫】

    魂力再一次出现异变!

    这一次,特蕾娅非常清楚地捕捉到了三个人的魂力变化。

    这一瞬间,她彻底明白了寒霜似的天赋,她突然慌乱起来,她想要立刻跑过去告诉幽冥,或者说,她必须立刻告诉幽冥:这是一场永远无法胜利的战斗!

    他们只能逃,不能战!

    寒霜似并不是仅仅只能捕捉对手的视线,他能够捕获对手的魂力。在经过几次的观察之后,特蕾娅发现,每一次寒霜似和幽冥的视线接触之后,他们俩的魂力都瞬间被平均化了。然后,他再将视线和呪夜连接,把自己和呪夜的魂力再一次一分为二,将自己和呪夜的魂力再一次均分,只要他处于比对手魂力低的状态,他就能不断掠夺对手的魂力,这才是他的天赋被称为捕魂之眼的真正意义。他根本不需要计算魂力的精准使用,根本无需担忧魂力的总量是否会短期耗尽,所有关于快速致胜还是打持久战拖延后期的艰难抉择,在他面前都没有意义。他可以肆无忌惮地狂暴消耗魂力将自己的战斗力在短时间内激发到巅峰,同时带来他所期望的魂力值的飞速下跌,这样造成的他和幽冥之间的魂力总值差距越大,经过捕魂之眼强制敌我平均分配之后,他能够掠夺得到的魂力就越多。在这个过程里,幽冥稍微有一次失误,就会被收割性命。

    那呪夜在他旁边的作用,应该就是扮演一个类似储存魂力的蓄水池一样的功能,寒霜似将每一次掠夺而来的魂力,都留下一半,存放在呪夜那里。他必定可以随时取用。

    只是还有一个疑问特蕾娅没有想清楚,那就是寒霜似可以通过剧烈战斗消耗掉大量的魂力,让自己的魂力值始终处于可以掠夺幽冥魂力的低位,那么,呪夜是通过什么来大幅消耗自己的魂力呢?虽然他此刻正在远程控制鬼山莲泉,会消耗掉一些魂力,但是,他从寒霜似那里得到的魂力远不止这些,那剩下的魂力去哪儿了呢?

    然而,万千杂乱的思绪中,一道雪白的闪光突然划过她的脑海,就像是狰狞的闪电突然撕裂漆黑的夜空。

    一种本能的死亡预警,瞬间刺进她的感知。

    她急切地回过头,女神的裙摆不知道何时已经破损出一个巨大的缺口,还没来得及补救,闪烁着寒光的锁链像是快速袭来的毒蛇,瞬间缠紧了她的脖子。

    锁链的力道越来越强,锋利的边缘深深地嵌进特蕾娅脖子的肌肤,鲜血顺着脖子流下锁骨。特蕾娅的双手用力地拉着锁链,骨节已经发白。

    特蕾娅的呼吸越来越急促,越来越混浊,她白雾弥漫的双眸,剧烈地抖动着。

    慢慢地,她的眼睛恢复了正常,清澈的眸子像是温润的宝石,但她的瞳孔,却渐渐放大。

    最终,她眼里的光芒熄灭了,像是一颗明亮的星辰从夜空中无声地隐去。

    她不再挣扎,不再呼吸,停止了心跳。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鲜血祭坛】

    幽冥渐渐平息下内心的恐惧,虽然他被一开始完全预料之外的状况打乱了节奏,然而,这么多年以来,他经历的杀戮、战斗、生死相搏,远远超过眼前这两个看起来乳臭未干的小孩。他意识到自己的失利其实一开始就是源于对敌人的轻视,只要重视起来,将他们视为能够威胁到自己生命的存在,就像当初在凝腥洞穴里那些魂力卓绝的人一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他的心跳渐渐平稳,脸上慌乱的表情,重新恢复为杀戮王爵所拥有的无情的残忍和戏谑。

    虽然没有特蕾娅的精准的魂力感知,但是,通过近在咫尺的战斗,他也非常明白眼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他也明白了寒霜似在每一次看向自己眸子的时候,都在掠夺自己的魂力。

    幽冥开始渐渐放缓进攻的速度,小心翼翼守护着自己魂力的消耗,同时尽可能回避寒霜似企图贴身近战时捕获魂力的动作。

    作为身经百战的杀戮王爵,他冷静下来之后,就明白了自己如果想要在这场看似绝无可能获胜的战斗中赢得胜利,就必须隐忍,必须零差错地抵抗对方狂风暴雨般的进攻,然后在这进攻中,捕捉到对方的一次漏洞,然后进行致命的一击。

    而且,越是不留余力的狂暴进攻,越是容易暴露致命的弱点:爵印的所在。

    魂术师在战斗的过程中,常规状态下,魂力的流动是平缓的,如同隐藏在地底的暗流,能够清晰地听见水声,但是却无法判断地下河流的方向和脉络。然而,短时间内将战斗力提升到巅峰,势必会让魂力在体内快速流动,在这样的前提下,魂力的流动轨迹就会非常明显——明显到即使并不具有特蕾娅精准的魂力感知的特性,也能够通过分辨魂力流动的汇聚中心,从而判断对方爵印的所在。

    在寒霜似毫无保留的猛烈进攻之下,他的爵印位置也早就暴露在幽冥的面前:右后方蝴蝶骨位置。

    而幽冥所需要做的,则是在狂风暴雨般的进攻之下,尽可能地对寒霜似从后方进行突袭,而近身战,正是幽冥的强项。

    他肌肉精瘦的躯体所拥有的,是力量和敏捷的双重巅峰。一般人,如果苦练力量、追求力量,那么一定会以失去一部分敏捷和灵巧作为代价,而很多精于敏捷灵巧的刺客或者杀手,又会在力量上稍显薄弱,然而,幽冥却在这两者间找到了最佳的平衡。在微弱消耗魂力的前提下,他可以依靠自身的体能,应付寒霜似凶猛袭来的各种角度的诡谲进攻。但比较让人头痛的是,寒霜似的身形展动太过灵巧,而且,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狂暴进攻暴露了爵印的位置,始终在尽量保护自己后背的位置。而且,不知道是不是提前预知幽冥会贴身近战,他此刻手上拿的武器,是短而锋利的双手剑,左手暗金,右手文银,这种短小精悍的双手剑更接近于匕首,在近身防范中,拥有非常大的优势。那两把短剑暂时还看不出什么太特别的作用,不知道是普通的武器,还是来自魂塚的魂器。

    寒霜似朝幽冥飞掠而来,幽冥朝上方跃起,寒霜似的断刃从他的脚底划过,然而,寒霜似的前方不远处,就是一个雕塑,他伸出一只手,朝雕塑上用力一拍,借助反弹的力量,从空中一个灵巧的转身,朝幽冥袭来,此刻幽冥人已经在半空中,正在往下坠落,周围没有任何物体可以让他借力来改变下落的轨迹和速度。这正是寒霜似的预判。

    寒霜似双手剑光漫射,像一只黑色的猎鹰朝幽冥的后背袭来。幽冥心里冷笑一声,就是现在!幽冥突然将身体从空中一沉,加速从高空往下坠落,寒霜似的面容突然一冷。

    谁都不知道幽冥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一切发生得极其突然,幽冥快速下坠的身体已经落地,他屈膝半蹲在地上,寒霜似从他头顶掠过,他已经没有办法在半空借助任何力量改变自己的动势,而幽冥已经处于随时可以如同闪电般跃出袭向他后背的状态。寒霜似毫无防御的肩胛骨,锁紧在幽冥的视线里。

    咝——

    黑暗里突然传来毒蛇吐芯的声音。

    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蛇?

    还没有来得及思考,三条漆黑的毒蛇就已经飞快地向幽冥袭来,幽冥已经无法再去追逐寒霜似,否则,只能迎向已经朝自己蹿过来的毒蛇。

    幽冥反手挥舞冰刃,冰剑打在蛇的身子上,发出一种非常奇怪的声音。不是肉体的钝响,也不是坚硬鳞片的声音,而像是,打在水面的声音……

    三条胳膊般粗细的纯黑色的大蛇,在地面上来回游动,将幽冥包围起来。

    魂兽?不太像。

    眼前的三条黑蛇,通体漆黑,浑身没有鳞片包裹,仿佛是浑圆一体的外形,没有丝毫的裂缝或者隆起,毒蛇的表面反射着清晰的高光,看起来像是黑色的毒液……等等,黑色的毒液……

    幽冥抬起头,目光看向远处的呪夜。

    他似乎已经预料到了幽冥会看向自己,嘴角勾起一个嘲讽的微笑。呪夜抬起右手,那只手上戴着一个尖锐的金属手套,他轻轻地划开自己左手的掌心,然后蹲下身子手背贴到地面,他摊开手掌,黑色的血液从他的掌心涌动而出,化成更多的黑蛇,朝幽冥涌来。

    “你用血液进行战斗?你怎么做到的?”幽冥的瞳孔收紧成一条窄线,“你究竟是什么怪物?”

    “你不知道的事情还多着呢,老人家,你落伍了。过了这么些年,你还以为亚斯蓝的战斗方式,依然停留在你们那一代笨拙而愚蠢的肉体搏斗上吗?”

    【西之亚斯蓝帝国·白色地狱内】

    银尘的脚步声回荡在洞穴里,他的脚步声很轻,也很谨慎。

    洞穴内的温度非常地低,整个洞穴的岩壁,泛出一种没有生机的死灰色,这里像是一个沉睡在冰冻湖底的洞穴。洞穴里几乎没有空气的流动,看起来整个洞穴虽然很大,但是并不与外界连通,是一个彻底密闭的空间。

    银尘的心里渐渐升起一种难以名状的怪异感。

    白色的寒气沉在洞穴底部,把地面覆盖起来,没有明显的空气流动,寒气缓慢地变换着形状,没有明显的流动,然而,却不断有冰冷阴森的感觉从洞穴深处吹来,拂在人的脸上,像是死去的鬼魅在冲着人贪婪地舔食。但这并不是那种怪异感的来源,银尘闭上眼睛,四周依然没有任何魂力异动的迹象,但是,偏偏有种无法言喻的恐怖,如影随形。

    肯定有哪里出了问题,但是究竟是什么问题?

    护心镜飘浮在银尘的前方,照亮出一小块区域。

    和之前的尤图尔遗迹一样,整个洞穴依然没有任何光亮,黑暗像是黏稠的液体,四面八方塞满了所有的空间。

    借着护心镜发出的光亮,银尘打量着这个埋藏在山崖深处的洞穴,洞穴不是很高,但是却很深,自己一路走进来,都没有看到尽头,周围的石壁上,蒙着一层看起来非常奇怪的白色粉末,说是粉末,不如说是一颗一颗排列整齐的针尖大小的白色圆点,密密麻麻,非常整齐。

    银尘脚下传来的触感告诉他,他此刻踩的,已经不是坚硬的岩石了。他抬起腿,摆动了几下,长袍的下摆拂开浓稠的寒雾,白汽散去之后,银尘看见,此刻的地面上,长满了无数白色的干草,看起来像是枯萎了的芦苇叶一样,一条一条平铺在地面上,颜色是死气沉沉的灰白。整个洞穴的颜色都是这种让人联想到死者皮肤的灰白色。

    所以,这里才被称为白色地狱吧?银尘低头想着。

    突然,有人从下方的寒气里,用力地抓住了他的脚。

    【西之亚斯蓝帝国·尤图尔遗迹·鲜血祭坛】

    坚硬巨石铺成的地面上,是深深浅浅的砍凿的痕迹,黑色的冰晶四处碎裂,黑色的液体仿佛血浆一样喷洒在四周的雕塑上、墙壁上、地面上。

    这是一个惨烈的战场,胜利者,即将举起他最后的刀刃,砍下敌人的头颅。

    而失败者,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刀刃的落下。

    此刻的幽冥,倒在地上,浑身绽开了无数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血浆已经把他的黑袍浸泡饱满,他的脸上、手上,都是已经干涸的血迹。

    他喘着粗气,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视线模糊一片。

    过了好久,他的视线才重新变得清晰起来,他看见远处倒在血泊里的寒霜似和呪夜,他紧锁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他裂开的嘴唇终于再一次勾起了那个熟悉的弧度,那个性感的、充满力量和神秘感的杀戮王爵的微笑。

    他挣扎着站起来,手中重新凝结好黑色的冰晶,他拖着布满伤口的双腿,沉重地朝已经无力反抗的寒霜似和呪夜走去,他只需要举起胜利者的刀刃,然后就可以结束这一切了。

    这么多年来,他依然站在杀戮的顶端,从未有人可以超越。

    “即使是你们,也不行。”幽冥看着此刻恐惧的寒霜似和呪夜,他的表情没有任何怜悯和同情。但是他没有贸然靠近,即使此刻,寒霜似和呪夜体内已经没有任何魂力残留,奄奄一息。但是,他不会再犯同一个错误,致命的错误。

    他高高地举起黑色冰刃,远远地瞄准寒霜似的心脏。

    这时,他英俊而邪恶的面容突然被金色的光芒照亮,绚烂的金光像是瞬间汹涌而来的金色雾浪。

    闪烁的光门里,漆拉白皙而淡然的面容,从里面走出来。

    他飘逸的长袍依然垂坠柔顺,如同从黑暗的夜空剪裁而下的天幕,他的头发甚至都纹丝不乱,仿佛一切的战乱、厮杀与狼狈都离他很远,他永远都是那个在时间的长河中,淡然地审视和裁决一切的隐者,没有立场、没有感情、没有怜悯、没有恶意,但也并不善意的隐者。然而,当他看见浑身浴血,正举着刀刃,仿佛一个恶魔般的幽冥时,他的面容还是明显地变了。

    “幽冥,这是怎么了?”漆拉从光门里走出来,面对着幽冥。

    “漆拉!幽冥叛变了白银祭司,他想杀了我们,他帮助天束幽花开启了鲜血祭坛的大门,放走了银尘和麒麟!”寒霜似从血泊里挣扎着撑起身子,他看着漆拉,急切地说着。

    漆拉转过身,看着身后两个已经无力反抗的躺在血泊中的年轻王爵,他回过头,面对着幽冥,眼里突然升起锐利的杀意。

    “漆拉,我们被骗了。”幽冥的呼吸非常混浊。

    “你是说,被他们两个?”漆拉问道。

    “不是,是我们被白银祭司骗了。”幽冥抬起碧绿的眸子,看着漆拉,他的脸上没有愤怒,只有一种非常疲惫的绝望,“白银祭司想要更新换代整个亚斯蓝原有的王爵体系,他们的任务不是杀莲泉、银尘,而是杀我、特蕾娅,和你。所有原来的王爵都会被重新替换。”

    漆拉的眸子剧烈地跳动着,他美艳如雪的脸上此刻渐渐笼罩起一种锐利的寒意,他沉默了一会儿,最终选择了转过身面对呪夜和寒霜似,他渐渐后退,他只能后退,退到和幽冥并肩战斗的阵营,因为他此刻已经明显地看见,刚刚还奄奄一息的呪夜和寒霜似,已经从血泊里站起,他们脸上已经升起了明显的邪恶的笑意,充满着嘲讽、同情、怜悯,和最后杀戮前的狂热。

    “你终于明白了吧。”虽然看不到漆拉的表情,但是,幽冥却能够看见漆拉因为愤怒而颤抖的肩膀,幽冥低头笑了笑,充满嘲讽地说,“我们这一代王爵,快要消失在历史里了。”

    漆拉退到幽冥的身边,在快要和他并肩齐平的时候,突然转过身来,他手上金色的魂力汹涌而出,幽冥还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只是本能地朝后空倒跃而去,一道金色的光墙迎面横扫而来,划过自己的身体。

    然后,一切就停顿了。

    空气里的碎石,翻飞的长袍,染血的发丝,在空气里缓慢地画出宁静的弧线。

    时间像是放慢了无数倍。

    幽冥整个人如同被拉进了一条近乎凝滞的时间长河。

    他的视线、听觉、思考,所有的一切都变得极其缓慢、笨重,如同挣扎在黏稠的沼泽里,渐渐下沉,他知道自己悬浮在空中,但是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这么缓慢得如同失重一样,像是在水底挣扎一样。

    周围的视野像是缓慢地被黑暗吞噬着,身体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发出缓慢而尖锐的疼痛。

    他艰难地转动着眼球,让视线朝下方看去,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却仿佛过了整整一分钟才得以完成。

    他的视线里,浑身干净整洁的漆拉,微笑地仰望着此刻凝固在半空中的自己,他的笑容依然那样美艳,超脱了性别的桎梏和时间的枷锁,他的长袍像是一朵盛开的黑色雪莲,巨大的花瓣在空气里,也仿佛凝固着,开出了最绚烂的样子。

    寒霜似和呪夜,并列站在漆拉的一左一右,他们三个人的笑容,是那么地一致,那才是真正胜利者,最终的笑容。

    那个笑容,像是在对自己说,你现在,终于明白了吧。

    好像没有空气可以再供自己呼吸了,眼睛也已经转动不了。

    这就是自己最后所能看见的画面吧。

    ——真恶心啊,这三张笑脸。

    ——真想把他们都杀掉啊。

    ——肮脏的背叛者,为什么我最后看见的画面,会是你们。这真让人恶心啊。

    ——我想要看见特蕾娅。

    ——我死前最后的画面想要看见她的脸啊!哪怕她把我杀掉,我也能微笑吧。

    ——特蕾娅,你快逃吧,不管用什么办法,你一定要逃出去啊。你那么聪明,你一定可以活下来,然后帮我杀了这些肮脏的杂碎吧。一定要杀了他们。

    ——……可是,以后我不能保护你啦。

    ——特蕾娅。

    【西之亚斯蓝帝国·雷恩城】

    黑暗的夜空,挂着孤零零的几颗星星,天边有一些乌云,正在沉甸甸地朝天幕中心涌去。

    渔港停泊的渔船,随着海浪剧烈地起伏着,海潮拍打在岸边的木桩上,碎裂成无数水花。

    街道上的酒肆、驿站、摊贩,陆陆续续结束了营业,连最晚的宵夜食肆,也吹灭了挂在火炉木架上的那盏灯笼。

    寒冷的碎雪从天空里飘落下来,将整个海港城市,笼罩进一片孤独的寒冷。

    一个老太太牵着一个小女孩,颤巍巍地打开了居民区的一扇年久失修的木门。

    房间里非常黑暗,扑面而来的,是多年没有住人的尘埃味道。

    “奶奶,我们为什么要从郡王府搬出来啊?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回去啊?”

    “小核桃啊,我们以后就住在这里啦。这里啊,其实才是我们的家。郡王府已经没有人了啊,以后也不会再有人了哦。”

    “那郡王府的人还会再回来吗?我有一个布娃娃还在那里没有拿回来呢。”

    “我想他们应该回不来啦……你打开窗户干吗,冬天很冷的。快关上,睡觉啦。”

    “我刚刚看见天空上有一颗星星好像掉下来了,是掉进海里了吗?”

    “瞎说,星星怎么会掉进海里啊。”

    “真的,奶奶,你看你看,刚刚又有一颗掉下来了,划过一道亮光,就没了。”

    “小核桃啊,你快进被子里。奶奶给你讲故事,你一边听,一边就睡了哦。你知道吗,天上的星星看起来非常多非常亮,人们总是抬起头仰望它们,它们多灿烂啊,又漂亮,又发光。但是,其实它们都很冷啊,因为啊,它们都太高啦。你想啊,站在山顶都那么冷啦,它们在天上,不就更冷了吗?而且,它们看起来好像一直一直都闪烁在夜空上面,但实际上呢,我们都没有注意到,它们其实一直都在悄悄变换着哪。我们以为千百年不变的夜空,其实每一天也许都和前一天的夜空不一样了啊,也许已经有一些星星,悄悄地不见了。但是我们只是没有注意而已啊。你说怎么会不注意啊?那是因为总有新的星星代替那些原来的已经老得不能再发光发亮的星星啊,夜空里的星星总是会那么多的,所以就没人会在乎今天是不是少了几个,后天会不会又少几个啊。”

    “可是,我会在乎啊。”

    “傻孩子,你为什么会在乎啊,天上的星星那么多,还有更亮的,更漂亮的,更闪耀的出现呢。”

    “我在郡王府的时候,我们都住在仆人们住的地下室,我的房间就只有一个圆洞的小窗户啊,奶奶你记得吗?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从窗户看出去,就会看见两颗特别漂亮、一直闪啊闪的星星。虽然天上的星星很多,但是我的世界暂时只开了这扇窗户,所以我只能看见它们两颗。对我来说,它们就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独一无二的星星,如果有一天,它们消失了,我肯定会很难过的,因为我晚上睡觉的时候,就再也没有星星陪我了。漆黑的夜空,看起来真可怕,真孤独啊。”

    “其实星星更孤独呢。”

    “为什么?我窗户外面那两颗,它们每天晚上都挨得好近呢,一闪一闪的,一直互相说话。我觉得其中那颗大的亮的,肯定喜欢小的那颗,那颗大的一直都想保护小的那颗,不被鸟叼走。它们才不寂寞呢。”

    “小核桃啊,其实它们在天空上啊,是隔得很远很远的,彼此说话也都是听不见的,只能靠猜测,去想,今天它开不开心啊,它刚刚闪了两下,是不是在对我说话啦……它们在夜空里,其实特别孤独啊……”

    “奶奶,天空里是不是很冷?”

    “很冷啊,又很寂寞。所以你想,他们一直孤独地发着光,闪耀着,在那个冰冷而又无情的黑暗夜空里,坚持了那么久,很不容易啊。所以,如果消失了,就说明他们累了,要睡觉了哦。就像你现在一样,要睡觉了。”

    “那如果刚刚不见了的那两颗星星,正好就是我窗户外面的那两颗怎么办呢?”

    “不会的,就算是的话,你以后长大了,就会有更大的窗户,能看见更广的天空啦,那个时候,就会有更多的星星陪着你,你就不会记得那两颗啦。”

    ——不,我会记得的。因为陪着我长大的,就是那两颗星星啊。我的夜空里,只有那两颗最最漂亮的小星星啊。

    小女孩侧过身,身子缩进温暖的被子里,她把脸埋进枕头里,轻轻擦掉眼角的眼泪,心里难受极了。(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