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二十回:再见

第一百二十回:再见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无声无息的寂静。↑頂點小說,..

    没有任何响动,没有任何影子,没有任何气味。

    只有不知道来处的、看不见、摸不着的,清晰骇人的森然恐怖感扑面而来。

    银尘和格兰仕的脸色变得渐渐苍白起来,本能的第六感让他们觉察到前方潜伏在黑暗里的致死威胁。

    东赫激荡起魂力,身后的湖面仿佛煮沸一般汹涌起来,东赫十指翻动,瞬间从湖面蹿起无数的水柱,它们在空气里哗啦啦地凝固为边缘刀锋般锐利的冰箭剑,疾速射向前方荆棘树丛中浓厚的黑暗。一道阵模迷糊的白光在树丛中如同游鱼般窜动了几下,所有的冰箭就仿佛石沉大海般,被吞噬了所有声响。黑暗里如同蛰伏着一个无形的怪兽,轻易就将攻击彻底吞没。

    “呵呵。”

    一阵轻轻的笑声幽幽地从前方黑暗里飘来,仿佛幽灵贴近耳边的呼吸。

    而且还是一个女幽灵。

    一团模糊幽暗的白光,从黑暗里隐隐地浮动出来,白光渐渐清晰,一双修长而白皙的大腿,从黑暗中迈步而出,一步,一步,一步……婀娜的脚步踩在草地上悄无声息其,仿佛野猫行走在暗夜的屋脊。

    一个穿着雾气般浮动的洁白纱裙的妖艳女人,缓慢地朝银尘他们三个走来。

    银尘迅速地抬起手朝她飞快地投掷出几支冰箭,冰箭的轨迹并不是完全的直线,而是诡谲的曲线,仿佛大海中有生命的银色游鱼,在空中划出难以预测的攻击路径,这是极其难以防御的攻击方式。

    然而,缓慢走来的女人毫不畏惧,她的脸上带着性感媚惑的微笑,嘴唇像抹了鲜血一样性感而饱满,她抬起手掩住了嘴角,这个动作被她做得充满了娇媚和诱惑,随着她一抬手,她洁白的衣袖轻飘飘地在她的脸面前飞扬,仿佛薄雾般的面纱,银尘投出的冰箭,在击中面纱的瞬间,就被吞噬了。仿佛雨滴落进湖泊,除了激荡出几圈涟漪,就再也无法寻找。

    东赫将银尘和格兰仕朝身后一推,然后双膝用力,朝着不断走来的女人飞快掠去,随着他身形展动的同时,他的双手朝身后用力伸展,仿佛羽翼,身后的湖面随着他的动作突然爆炸出巨响,几股双臂环抱粗细的水柱突然破空而出,仿佛咆哮的冰龙一般刺向那个女人,与此同时,站在银尘身边的格兰仕双手朝地上一按,无数从地表“唰唰唰刷刷刷”刺穿土壤的坚硬石刃,从格兰仕的手下,一路朝那个女人疯狂地刺去。

    然而,所有的攻击在接触到包裹着那个女人的白色纱裙的瞬间,都消失不见了,那些如同雾气般翻飞的白色长裙像是能够吞噬一切进攻。

    她脸上始终弥漫着诡异而妖艳的笑容,她赤着双脚踩在草地上,一步一步轻盈地朝他们靠近,年轻诱惑的女性香味,在夜色里像是黏粘稠的糖浆般蔓延。

    “这……这不可能……”东赫内心的恐惧像是疯狂生长的藤蔓般将他的心脏紧紧缠绕,像要窒息。他抬起头,那个白色长裙笼罩下的女子,此刻已经站到了自己的面前。

    “我还以为,天底下所有的使徒,都像我家的那位一样厉害呢。,”她轻轻地抬起白皙的手,掩住嘴角,妩媚而诡异地笑着,“没想到,一度王爵的使徒,竟然这么弱啊……”她似乎毫不防范地贴近自己,东赫甚至能够闻到她吐气如兰的媚惑气息。

    东赫感觉到一阵眩晕,像是在大海上航行时的那种感觉,他的身体开始摇晃起来,有种失去平衡的感觉。但是却并不难受,更像是喝下一大杯红酒后的那种舒服的醉意。

    等东赫意识到的时候,那个女人的一只手已经放到了自己尾椎爵印的位置,东赫还没来得及张口,突然一阵锐利到难以忍受的刺痛贯穿了自己的爵印,他两眼一黑,仿佛一块石头般,轰然倒下了。

    “你是谁……”格兰仕把银尘拉向自己的身后,忍着通红眼眶里的热泪,咬着牙问。

    妖艳的女人抬起脚,踩在死去的东赫脸上,她勾魂夺魄的双眼,看着面前的银尘和格兰仕,嘴角弥漫着诡谲的笑容,她用一双白色雾气翻滚汹涌的瞳孔,看着他们,笑盈盈地说:“哎呀,你看我,就忙着杀人了,连基本的礼貌都没顾上,真是有些失礼了。告诉你们我的名字啊,你们一定要记得我哦,忘了我的话,我可是会伤心的。我叫特蕾娅,我今天来雾隐绿岛,负责杀死你们。不过你们俩长得这么英俊,杀了你们,真是有点可惜啊……”

    “这个岛上有吉尔伽美什设下的封印,封印范围极大,几乎笼罩整个雾隐湖,一般人根本不可能突破封印进入这里。你怎么可能……”格兰仕看着特蕾娅,冷漠地问道。

    “吉尔伽美什的封印那么厉害,我当然突破不了,不过,你们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种东西,叫棋子吗?呵呵。”特蕾雷娅看着英俊而年轻的格兰仕,轻轻地摇了摇头,忍不住叹息了一下,仿佛对他有一点不舍。

    “漆拉?怎么可能,他和我们王爵是好朋友,他一直都——”

    “好朋友?你真单纯,你比我家那个使徒都还要单纯。你以为这些年,漆拉一直来雾隐绿岛挑战吉尔伽美什是为了什么啊?他那么精明的人,难道不清楚他永远不可能战胜吉尔伽美什吗?漆拉没有去过的地方,他就不能做棋子,这是他天赋里最大的一个限制,然而,愚蠢的你们一直对他敞开大门,这个岛的棋子可多着呢,你以为只有刚刚灌木丛里那一个吗?真是可笑。”特蕾雷娅的目光冷漠而嘲讽,她的嘴唇里吐露的一字一句,都像是冰针扎在银尘和格兰仕的心里。

    “我不相信漆拉会允许你这么做,你肯定是骗他让他用棋子将你传送过来的。”格兰仕看着特蕾雷娅。

    “他有什么理由不让我这么做?你以为你们是他的谁啊?你以为他会关心你们的死活吗?要知道,多年前,我把他自己的使徒杀了的时候,他也没怎么样啊。我想,他应该已经很熟悉这种感觉了吧。说不定,他还很期待呢,毕竟,他不是唯一一个,被杀掉了天地海三使徒的王爵了啊。”

    特蕾雷娅看了看周围,打量着恢宏弘的汉白玉宫殿和四周精心修建的树木,叹息着:,“真可惜啊,从今天之后,这个世外仙境一般的地方,就要变成一个死寂之地了,时间会把这里蒙进尘埃,结上蛛网,湖水渐渐混浑浊,灌木藤蔓肆意生长,很快,就不会有人,再记得这里了吧。”

    “我不会允许你破坏这里的,这是我的家,我死也会守护这里的。”说完,他在身后悄悄地拉过银尘的手。

    银尘抬起头,格兰仕没有回头看自己,这时,银尘突然感觉到格兰仕在自己的手心里写了字。

    天崩地裂的轰然声,银尘脚下突然踩空,大地陷落出一个巨大的坑洞,然后又再次合上。

    银尘持续地下坠,然后重重地摔倒在地。

    一条昏暗的地底隧道出现在银尘面前。在雾隐绿岛上这么久,银尘从来都不知道这条密道的存在。他看着地道中昏暗烛火照耀着的黑暗深处,他揉了揉通红的双眼,手指一片滚烫的湿润。他突然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先学风源魂术,不学地源魂术,他不想走,就算能够活着走出去,又有什么意义呢?他忍不住哭了起来,像是回到了多年前,自己第一次被打扮成女孩子丢进铁笼子里面对凶残猛兽的时候。

    格兰仕,你这个浑混蛋。

    ——“走。”

    ——他修长的手指,在银尘的掌心里写下了这个字。然后,他紧紧地握了握自己的手。他的手掌温暖而有力,他握紧自己的时候,用尽全力的感觉,像是在对自己说:,“再见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