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二十三回:铂金送葬

第一百二十三回:铂金送葬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巨大的冰刃像是土壤里破土而出的怪兽,张大着森然獠牙的血盆大口,咔嚓咔嚓地朝银尘和格兰仕撕咬过去,沿路掀翻的泥土散发着剧烈的腥气,就在那些疯狂蹿出的冰刀快要到达银尘和格兰仕的位置时,突然,两团巨大的火焰从银尘和格兰仕脚下的泥土里蹿动升起,无数的火光仿佛蟒蛇,卷裹缠绕,瞬间将冰刃融化成水,火光游动着,如同温柔的守护神一样,缓慢环绕着银尘和格兰仕。

    “没想到你们……”特蕾娅的脸色苍白一片,“这么快就能使用‘火’的元素了……你们更该死了啊……”

    银尘慢慢地站起来,走到格兰仕身边,他扶起格兰仕,把他的手绕过自己的脖子,搭在自己的肩膀上。他的血沾染了银尘白色的长袍,像是银尘胸襟处开出了一朵小小的木棉花。两人并肩站立着,面对着此刻杀意四起的特蕾娅。

    “没想到,你们对【四象极限】这种传说中的天赋,熟练程度已经如此之高了。”特蕾娅看着他们,眼里是仇恨的怒火,她咬牙切齿地说,“……好,真好……怪不得白银祭司要杀你们……”

    “因为你们确实该死!”一瞬间,特蕾娅的面容扭曲狰狞,她全身仿佛爆炸开无数的气浪,巨大的白色纱裙膨胀翻滚,仿佛遇风则生一样,瞬间变得巨大无比,铺天盖地的白色云浪,将周围的空间遮蔽包裹。

    特蕾娅突然仰起头,太阳穴上的血管像是快要从皮肤下破裂而出。空气里突然充斥着一种完全听不见,但是却将人折磨得痛不欲生的声音。那种声音像是无数密集的冰冷肉虫爬进了自己的脑海,爬进了自己的食道,胃里的酸液朝着喉咙翻涌而上,脑海中的平衡被瞬间打破,格兰仕和银尘跌倒在草地上,痛苦地抱紧头,身体不由自主地开始颤抖。

    银尘的视线突然一晃,卷裹而来的白色丝绸就如同蚕茧般瞬间裹紧了他的全身。仿佛千斤巨石压身,白色丝绸犹如一条条巨蟒般勒紧了自己的身体,胸膛上巨大的压力让银尘气血翻涌,一口鲜血喷洒而出,在白色的丝绸上晕染开来,银尘清晰地听见了自己的肋骨一根根断裂的声音。

    他的视线被那种震耳欲聋的诡异声响撕成碎片,所有的理智和判断,都被震碎。

    四处翻涌的气流,空气里不时发出雷鸣般的爆炸声,泥土在暴风里旋转飞舞,遮天蔽日,银尘的意识在不断勒紧的白色绸缎里,渐渐消失,特蕾娅看着面前两个被全身包裹着无法呼吸、不停挣扎的一度使徒,脸上是狰狞的笑容:“你们就带着你们身上本就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天赋,一起去死吧!”

    “咔嚓──”

    “咔嚓──”

    一枚薄薄的刀刃从丝绸的卷裹里刺了出来,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连续不断的刀刃哗啦啦地将层层丝绸划开,仿佛白色的蚕茧里,有什么怪物正在迅速地膨胀、挣扎、呼之欲出……

    特蕾娅的心仿佛被一根钢丝勒紧。

    “这是……这……”她看着不断疯狂地从丝绸里刺出来的巨大刀刃,突然明白了,她忍不住诡异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你竟然使用了黑暗状态,一个小小的使徒,竟然敢不自量力地使用哪怕是高位王爵都不敢轻易触碰的禁忌魂术,哈哈……太好了,我不杀你了,你这么努力地要活下去,我怎么舍得杀你呢……我要看着你自己变成一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畜生,哈哈哈哈……”

    特蕾娅白色的瞳孔里放射着兴奋到扭曲的光芒:“我今天就要好好看着你,怎么一步一步变成肮脏的饕餮!”

    天地间突然绽放的黑色光芒,将白色的丝绸撕成碎片。轰隆隆的声响,仿佛大地都在颤动,白色的丝绸突然撤回特蕾娅的身体,在她的周围警惕地缠绕浮动着。

    银尘的意识缓慢地恢复过来,当他的视线重新聚拢时,他惊呆了,矗立在自己面前的,是一匹人马一样的巨大怪兽,他的双臂和背部,长满了巨大的仿佛翅膀一样的漆黑剑刃,每一根羽毛,都是锐利坚硬的刀锋,无数刀刃彼此摩擦、旋转,哗啦啦地发出金属的蜂鸣。

    巨大的马身,高高地仰起它的前蹄,它的马尾不是无数的鬃毛,而是一根仿佛鱼骨般一节一节的巨大长鞭,上面长满了锋利的刀片,随着马尾的甩动,无数参天大树轰然倒下。而在马身之上,是格兰仕肌肉健壮的**,他的面容已经狰狞扭曲,胸膛和肩膀都变得无比巨大,他的牙齿变得尖锐,目光含混不清,仿佛阴冷的地狱恶魔般放射着青光。

    他低沉地嘶吼着,巨大的魂力咆哮翻滚,每一声嘶吼都扩散出震碎一切的力量。

    银尘的胸口被这样的嘶吼震得如同千钧重压,腥甜的鲜血涌上喉咙,填满干涩的口腔。

    而远处,特蕾娅的脸色开始渐渐苍白,她浑身的白色纱裙已经肆意翻滚扩张到了极限,但是,却完全抵挡不住【暗化】后的格兰仕一次简单的攻击。

    他的攻击直接而又简洁,没有任何技巧,没有任何元素驾驭,仅仅是单纯的物理性一击,特蕾娅就仿佛一只断线的风筝一样,从空中高高地抛出去,在半空里洒下无数的鲜血。

    银尘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那个攻击太迅速、太强烈,已经超越了人类速度和力量的极限,所以,就算特蕾娅提前预知到了,她也来不及躲开。

    银尘看着面前持续膨胀持续变形的格兰仕,心如刀割,他的眼泪滚滚地漫出眼眶,他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大声地嘶吼着:“格兰仕!你快恢复回来啊!再不恢复过来,你就被【黑暗】吞噬了啊!”

    格兰仕听见银尘的声音,他转过身,两只青灰色的巨大瞳孔放射着恐怖的凶光,他挪动着四条兽腿,缓慢而沉重地朝银尘走来。巨大的铁蹄仿佛千斤巨石一样,一步一步地砸向大地,每一步都踩出一个坍塌的坑洞,他的身躯此刻有一座小山那么高,参天大树在他的身边,仿佛低矮的花丛,他弯下身体,巨大而狰狞的面容靠近躺在地上的银尘。

    银尘看着居高临下俯瞰自己的巨大怪物,泪水流满了他的脸,他哽咽而撕心裂肺地喊着:“格兰仕……你听我说……我是银尘,我是银尘!你不要变成怪物……我不要你变成怪物……你快回来!你快回来啊……我求求你了……”

    格兰仕轻轻扬起那双钢铁剑刃组成的翅膀。

    第一枚钢刀,缓慢地插进了银尘的肩膀。银尘咬着牙,没有发出痛苦的喊叫。他抬起手,抚摸着近在咫尺的格兰仕已经半兽化后巨大的脸庞,那上面依然残留着模糊的格兰仕英俊五官的影子。银尘的眼泪从眼角滑下,他的视线里,并不是一个残忍的野兽,他依然是那个嘴角带着微微笑意的顽皮少年。

    “格兰仕,一年前,我们俩在沙漠里寻找【阿卡时黄气宝石】,突然遇到成群的铁蝎,在干涸的沙漠里,我找不到任何的水源用来战斗……是擅长物理攻击的你挡在我的前面保护我。你的胸膛被巨大的铁蝎划出一道鲜血淋漓的伤口,到现在,都还有一道淡淡的疤痕……”

    第二枚钢刀,刺进了银尘的腹部。血液变得苦涩,涌进银尘的嘴里,银尘的话语开始变得断续。

    “一年半前,在【幽碧峡谷】……我们同时摔下山谷,是你紧紧抓着我,死也不肯放手,你说要死我们一起死,最后……最后……”银尘的呼吸开始越来越困难,“……我们两个人一起摔下了悬崖,后来东赫驾驭着【雪雁】及时飞来救我们……”

    第三枚钢刀,停在银尘的胸口,迟疑着,没有刺下去。

    银尘突然忍不住开始哭起来,他的声音颤抖着,抬起手,抚摸着格兰仕高高隆起的眉骨,像是金属一样的两道骨骼已经从他本来英俊锋利的眉毛下刺破皮肤长了出来。格兰仕狰狞而巨大的瞳孔,颤抖着,不由自主地流下了滚烫的泪水。他的眼泪沿着银尘的手指往下流淌。

    “还有两年前,在【雾女沼泽】,我和你一起被脚下的绿色腐烂沼泽吸住无法脱身时,是你把我举起来,扔出了沼泽的范围,而全然不管因为用力而更加下陷的自己……”银尘抬起手,轻轻地擦掉格兰仕眼角的泪水,“都是你啊……你一定记得啊。你快回来吧……”

    巨大而狰狞的怪兽脸上,此刻渐渐出现了格兰仕英俊而野性的轮廓,他的眼眶停止了膨胀,高高隆起的眉骨缓慢地恢复着。他的两枚巨大的青灰色瞳孔慢慢恢复着黑色的光泽。他看着躺在地上渺小的银尘,狰狞的面容安静下来,目光里缓慢地恢复着柔软的凝视。他的瞳孔清晰起来,狰狞的青光散去,凹陷的眼眶里,只剩下柔软的守护和滚烫的泪水。

    银尘看得心都碎了。

    他伸出手,轻轻地抚摩着他巨大而狰狞的脸,他的手抚摩过他尖牙边光滑的鬃毛,低声说道:“求你了,你快变回来……我不要你变成怪物……我知道你听得见……”

    他滚烫的眼泪沿着脸庞流下来,湿润了银尘的整个胳膊,他咧着巨大的嘴,锋利的牙齿颤抖着,像在哭泣。

    一枚又一枚的刀刃不断地缩回他的身体。

    汹涌而狂暴的魂力渐渐安静下来。

    他的翅膀消失了,一双肌肉结实的手臂环绕过来,温柔地抱紧了银尘。

    “银……尘……”他缓慢恢复过来的神识,发出了第一声混浊的呼唤。

    空气里突然一阵蜂鸣。

    像是有什么锐利的东西刺破了夜色。

    银尘的眼睛里突然闪烁过一道铂金色的光芒,随后,铂金色光芒突然朝着格兰仕的后背脊椎刺了进去。

    格兰仕突然发出一阵巨大的哀号。

    刚刚平复的魂力瞬间再次狂暴。

    空气里哗啦啦响动着金属刀刃切割的声音。

    一双巨大的金属翅膀在银尘头顶展开。铂金光芒在它身体周围反复穿梭,一下又一下毫不留情地穿刺进它厚厚的皮甲。它被巨大的痛苦刺激着,狂乱地挥舞着双翅。

    无数锋利的刀刃哗啦啦地转动着,铿锵作响,银尘的喉咙里充满了黏稠的血浆,这使得他发出的痛苦呻吟模糊而又短促,他的躯体在无数刀刃哗啦啦的切割下,渐渐地变成了碎块,每一条血管每一根筋脉,都被疯狂旋转的刀刃,切割寸断。他的血从身体下面流出来,浸染了一整片草地。

    巨大的格兰仕被铂金光芒持续不停地反复穿刺,身上出现一个又一个血流不止的深洞。他扬起的前蹄重重地砸下,其中一只铁蹄,踩在了银尘的胸膛上。

    骨头咔擦咔擦断裂的声音。

    格兰仕前腿无力地跪下,他俯在银尘的上方,伸展着双翅,想要保护他,远离铂金光芒的无情穿刺。

    银尘的意识渐渐消散,他望着离他的脸只有几寸距离的巨大青灰色瞳孔,他看见他滚烫的眼泪仿佛悲痛的大河,滚滚地流淌到自己脸上。

    他充满滚烫鲜血的喉咙里,最后一声模糊的声音是:“……你快走……”

    铂金光芒突然出现在银尘的眼角,然后,他就感觉到一阵冰冷的锐利,抵在他的太阳穴上,然后,尖锐的刺痛缓慢而冷酷地,穿刺进了他的脑海。

    银尘所有的记忆,停留在了这一刻。

    格兰仕突然张开巨大的兽口,咬紧刺进银尘太阳穴的铂金剑,他用力地咬紧上下颚,然而,铂金剑突然高速地震动起来,他锐利的牙齿瞬间变成碎片。

    铂金光芒趁机迅速逃逸,消失在黑色灌木丛里,空气里一阵透明的涟漪波动,铂金光芒瞬间无影无踪。

    怪兽低下头,看着眸子里已经干涸的银尘,他扬起头,发出了一声巨大的悲鸣,低沉的吼声仿佛胸中无法诉说的悲痛。

    如果有人听见这声惨叫,那他一定会觉得,这是世界上他听过的,最悲哀、最痛苦、最撕心裂肺的声音。

    巨大的轰鸣声,一声,一声,仿佛沉重巨大的鼓点一样,随着巨大的铁蹄,消失在森林深处。锋利而巨大的鞭状马尾,所过之处,森林无声地成片倒塌。

    凄冷的月色下,银尘的尸体躺在湖边,鲜血顺着湖岸,流进碧绿的湖泊。

    【纪念我的第一次双更。怎么样,这一次量够足吗?糖够多吗?刀子够甜吗?不用谢,四崽崽就是这么善解人意呢。因为明天我要出差的关系,担心没办法及时更新,所以熬了个大通宵,把两天的量写完了。希望大家喜欢。第二卷马上就要结束啦,连载到现在,有任何意见,欢迎大家在留言里评论,大家的评论我都有看啊,你们的评论一直是我的动力呢。也欢迎大家到贴吧“爵迹吧”来玩儿,我经常在那里和读者们斗智斗勇。后天见!】(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