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爵迹 > 第一百二十五回:我(永远)相信你

第一百二十五回:我(永远)相信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飞剑问道大主宰元尊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圣墟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附近残留的黄金魂雾已经非常稀薄了,宽恕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大幅觉醒。¤頂點小說,x.只要你们不再贸然进攻的话,那战局应该会短暂地僵持胶着一会儿。趁现在,我就先去‘那边’找她了,如果那只丑陋的怪物重新返回的话,特蕾娅就有危险了。漆拉,这里先交给你了。”幽冥按着自己的肋骨,微微皱着眉头,仿佛在聆听一种非常遥远的声音。

    他身上刚刚被撕裂的肌肉,此刻正在慢慢地愈合,包括胸口上那几个被红色血舌挖出的巨大血洞,也已经被新生的粉红色血肉填满,上面的肌肤正在愈合成最初丝缎般的光滑。看来他预留下来的魂力依然非常丰沛。

    漆拉不动声色地转过身,走向一个残破的树桩。他伸出手,树桩上一个金色的印记浮现出来。幽冥走过来,抬起手,准备触碰棋子之前,突然停下来,转头看着漆拉,欲言又止,最后,他低沉着声音,淡淡地说了一句:“我知道你想做什么。但是,我劝你,不要犯傻。”

    幽冥的身影消失在一阵透明的涟漪里。

    漆拉抬起头,望着地平线上的宽恕,他的面容如同山顶万古凝固的寂寞雪线一样,他的目光里有什么东西翻涌着、挣扎着,但最后还是不甘地熄灭下去。

    他望着吉尔伽美什消失的方向,眼眶里有些湿漉漉的光芒,仿佛春日阳光照射下,森林里积雪刚刚融化出的溪涧。

    大雪被剪掉翅膀就会融化成雨。

    灵魂被收割后我才遇到你。

    你自由原始吐纳无邪气息,而我苍老衰败一身戒律。

    你我皆心有愧疚但静默无言。

    悲哀的战歌唱着唱着就过去几年。

    【四年前】

    【西之亚斯蓝帝国·雾隐绿岛】

    黑夜已经到了尽头,破晓的曙光从浓厚的云朵背后刺破而出,清澈的光束均匀地抚摸着雾隐绿岛上终年不散的绿色水汽,光线驱赶着黑暗和冰冷,它带来勃勃生机。

    仿佛温玉般连绵不断的绿色树荫,衬托着沉睡翡翠般的湖光,整个死寂的天地再次开始缓慢呼吸起来。

    幽冥的脚步很轻,他像一个惧怕阳光的地狱鬼魂,浑身裹在黑色长袍里,只露出一双狭长深邃的眼睛,他一步一步走进这个亚斯蓝领域上,被所有人视为禁区而不敢轻越雷池的圣地。因为他知道,这个地方的主人,包括随从,在这个黎明之后,都将不复存在,或者说,此刻,笼罩这里的传说就已经不复存在。

    他清楚特蕾娅的实力。

    草坪上的露水将幽冥的靴子浸湿。他一路走过来,享受着笼罩整个群岛的庞大寂静和薄凉水汽,如同地狱的亡魂享受黑暗与死寂。他嘴角那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仿佛一道性感的疤痕,装点在他英俊而邪肆的面容上。

    他的笑容渐渐消失了。

    战况远比他想象的还要惨烈。

    空旷的草坪上,是无数条仿佛被巨刃劈开的沟壑,黑色土壤像是被砍开的血肉一样翻出一条条裂缝,远处的草坪上清晰地残留着两块黑色烧焦的痕迹,空气里依然弥漫着燃烧后留下的焦灼气味。

    特蕾娅半躺着靠在一块石头上,脸色苍白得仿佛一块冰,她的瞳孔里是难以压抑的痛苦。花瓣般娇嫩的嘴唇,此刻微微张开着,忍不住大口大口地**。她身上雪白的纱裙已经被半凝固的血浆染红,大腿上被划出了深深浅浅的刀口,大部分正在缓慢而艰难地愈合着,还有一小部分依然保留着最初的创痕深度,每一刀都能看见血肉深处森然的白骨。

    幽冥感应着周围的黄金魂雾,非常稀薄。

    “他暗化成饕餮的时候,掠夺走了这里大部分黄金魂雾吧?”幽冥走到特蕾娅身边蹲下来,伸手握起特蕾娅的右手,将她雪白而纤细的手掌,轻轻地放到自己**而结实的胸膛上,“别客气。”

    特蕾娅咽了一口嘴里残留的瘀血,闭上双眼,手指尖引动出几丝金色的光芒,接着,仿佛大海般汹涌澎湃的魂力源源不断地从自己的掌心流进身体,全身翻开的伤口,开始快速愈合。

    幽冥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他的胸膛里发出混浊的呼吸声。他看着特蕾娅苍白的面容渐渐地浮现出血色,脸上重新恢复了邪气的笑容。他苍白的面容在清晨的光线下看起来有一种孱弱而病态的美。但谁都知道,他是亚斯蓝的杀戮恶魔,“孱弱”这样的字眼,永远都和他没有关系。他代表的,是对生命的收割和对血腥的歌颂。

    幽冥侧过头,不远处的湖边,躺着一具冰冷僵硬的尸体。整个尸体在寒冷的清晨露水里,已经硬得像一块石头,尸体四分五裂,甚至面容上,也已经被无数条刀痕弄得面目全非。血肉模糊的尸块,错乱地堆在湖边。

    “那是哪个使徒?”幽冥皱着眉头,低沉的声音问道。

    “天之使徒,银尘。”

    “死得这么恶心,你下手挺狠的嘛。”幽冥的嘴角又露出那种仿佛对世间一切都不屑一顾的笑容,轻蔑却又充满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是我,是地之使徒格兰仕。”特蕾娅淡淡地说着,一边说,一边抓过幽冥的手,在幽冥的手心飞快地写下一行字,“不是格兰仕。”

    “哦?内战了?有意思啊。”幽冥呵呵地笑着,一边说,一边在特蕾娅的手心里写道,“那是谁?”

    “我不知道。”特蕾娅在幽冥手心里飞快地写着,“看不见。”

    幽冥微微皱着眉头,不再说话。

    特蕾娅放下手指,轻轻地站起来,经过了一晚上的愈合,再加上刚刚幽冥传递过来的巨大魂力,她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她身上的魂器女神的裙摆如同雾气般翻涌旋转着,然后化成光缕,窸窣几声,回到她的身体里。她又恢复了一身黑色袍子的性感模样。

    她和幽冥站在银尘的尸体旁边,她说:“格兰仕在和我战斗的时候,不惜使用了黑暗状态,但你也知道,就连对魂力有着精准感知和应用的我,都没办法百分百保证可以熟练地驾驭这种禁忌魂术,他一个小小的使徒,才多大年纪,就这么自不量力……真令人费解。”她的面容艳丽但是冷峻,没有了平时看起来的轻佻和媚态。

    她继续在幽冥的掌心写字:“他能够控制,他恢复了。”

    幽冥看着远处,目光不知道落在哪里,他磁性的声音在雾气里有一种异样的性感:“作为一度王爵的使徒,他们的实力早就等于低位的王爵了吧,他们身上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秘密了,正因为如此,他才敢去碰黑暗状态吧。不过他们也太低估这个禁忌魂术的力量和代价了。”幽冥把目光收回来,看着银尘的尸体。他在特蕾娅的手心写道:“漆拉可能暴露了。”

    特蕾娅深呼吸了一口气,突然,她的面容变得柔媚起来,声音像是化开的糖浆:“我这一身血,臭死了,我要洗一洗。”特蕾娅把视线往湖泊转过去,目光暗示着幽冥,“你要和我一起吗?”

    “你是在诱惑我吗?”幽冥笑着,把特蕾娅抱起来,缓缓走进湖泊。

    特蕾娅和幽冥彼此面对面安静地站在湖泊里,湖水淹没到他们脖子的位置,他们的表情带着冷雾般的肃杀。

    湖底一片静谧,只有暗暗的水流涌动声。几乎完全听不见湖面上特蕾娅和幽冥彼此的低声交谈。

    阳光越升越高,雾隐绿岛的浓雾渐渐散去。

    “你有把握吗?”幽冥低声地问。

    “我有把握,相信我。”特蕾娅的呼吸像是最轻薄的面纱。

    “我相信你。”幽冥从水里慢慢朝特蕾娅走过去,他刀锋般性感的嘴唇,轻轻吻上特蕾娅花瓣般娇嫩的嘴唇,他脱去自己的长袍,露出被湖水浸泡后,闪闪发光的肌肉。

    特蕾娅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未完待续。)</dd>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爵迹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郭敬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郭敬明并收藏爵迹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