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 第6章 林家草堂 (1)

第6章 林家草堂 (1)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黑灯瞎火被陌生人这么一吆喝,傻子才不跑呢。我胡八一自认为手脑健全,自然不会被他轻易叫停。转念一想,这也未尝不是从天而降的转机。甭管来者何人,他是单枪匹马不是,我们这三个大老爷们,“借”车还不跟方便一样方便。这样一想,我冲胖子挥了挥拳头说:“甭管什么人,撂倒再说。”

    胖子哎哟了一声开始夸我说:“老胡你脾气见长啊,不分青红皂白就打算付诸武力。好样的,不枉费本司令对你一片厚望。”

    那辆驴嗓子大卡车很快就开到了我们面前,仔细一看,是辆改装过的解放。车灯一闪一闪,晃得人眼前一片昏眩。车上那人噌一下跳了出来,看那身板,像是一条练过的汉子。不过他逆着光迎上来,整个人隐在黑暗之中,实在看不清庐山真面目。不等那人近身,胖子一脚踩在车灯上,倍儿痞气地“哼”了一声。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叫先声夺人,在气势上压倒对方。

    对方窃笑了一声,走到我面前。我这才看清,开车的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面目可憎,笑容猥琐。穿着一件流里流气的黑皮衣,包着毛边领。怎么看怎么像伪军的特务头子。头子都算不上,充其量也就是个狗头军师。

    我皱眉,问他有何贵干。那人窃笑道:“失敬失敬,不知方才的鹤唳可是出自各位之手?在下姓松,林家草堂的伙计。我家掌柜的差我来问一声,看各位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吩咐。”这人眼睛一直盯着我手中的鹤纹荷包,看来的确是闻音寻迹而来。他见胖子头上有伤,立刻从车里翻出一个小包:“罪过罪过,这是我们草堂的刀伤药,止血有奇效。快给这位兄弟先抹上,待会到了咱们草堂里头,再叫坐堂大夫瞧瞧。”林家草堂一听就是药材铺的名字,想来与鹤年堂少不了生意上的往来。只是凭空冒出来这么一个獐头鼠目的援兵,实在有些唐突,心理上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不过人家好心好意来一趟,连膏药都送了,再怀疑下去反而显得我们量小疑人。

    胖子和四眼都没料到此人居然是闻鹤来援的救兵,特别是胖子,老早就端起了对付土匪恶霸的革命态度。他拉着我嘀咕说此人瓜皮生得猥琐,一看就不是什么好鸟,咱们行事需谨慎,别着了人家的道。

    我分析说不像诈和,人家既然知道鹤唳,就算不是自己人,起码也给足了鹤年堂面子。我们现在只求进城过夜,再这么磨叽下去黄花菜都凉了,大老爷们哪那么多顾忌,咱们先上车再说,到时候万一情况不对,大不了给他一顿胖揍,跑路就是。Shirley杨批评我说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胖子立马看风使舵,跟着说:“我也是这么个意思,老胡同志还是太年轻了,不懂得透过现象看本质。平时我怎么教育你来着,以貌取人要不得啊。”四眼倒是爽快,直接将背包甩在解放车上,学着老电影里的桥段,朝这位阿松哥一抱拳,二话没说爬上了车。

    胖子还打算废话,直接被我和Shirley杨架上了大卡车。

    我给阿松哥递了一支烟,他看都没看就接了过去,凑在鼻子底下一嗅,咧嘴笑道:“洋货,好东西。这位兄弟怎么称呼,要是不方便,我直接叫你鹤大哥也一样。”

    我见此人还算上道,知道有些事情问不得,就顺着他的口气编了下去:“实不相瞒,小弟和朋友是到南京办货的。半路出了点意外,实在没办法才想到了老祖宗留下的法子……”

    阿松连连摆手:“这是哪的话,鹤大哥太见外。我们掌柜的一看见铜鹤振翅就知道是鹤唳风声故人远到,不瞒您说,我出来的时候赶得急,嘻嘻嘻,贴身的裤衩都没来得及套全乎。各位多担待点,一切事情等到了草堂再说。”我虽然不知道他说的“铜鹤”是什么玩意儿,但估计跟Shirley杨口中的探测装置差不离儿。因为不熟悉,眼下我们对彼此都存着三分恭维四分距离,话不宜多,说的也尽是些场面话。

    原本只是打算让他载我们一程,送进城就算了。没想到林家草堂规矩颇大,非要请我们几个过门喝茶。我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也不知道鹤家与林家近几年是不是还有来往,万一露了馅儿,叫人家看出来我们是冒牌货那可怎么使得。

    我让Shirley杨和四眼坐在后排照顾受伤的胖子,自己攀上了副驾驶的位置。一来是方便观察沿途的情况,二来也是提防阿松耍心眼儿。老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们这趟回国之旅实在算不上顺心,眼下要是再被人下个绊子,那以后回去也就真没脸说了。

    夜凉风寒,郊外的小道很不好走,一路颠簸忐忑,我胃里那点隔夜饭差点给折腾出来。解放车一路风驰电掣,沿途的红绿灯全不放在眼下。阿松解释说最近城里搞大建,很多地方连夜施工,到处都是渣土车,他开解放大卡出来有鱼目混珠之效,一般人不敢拦。

    我问阿松草堂具体的位置,他说总店在老城南,现在要去的分店就在傅厚岗附近,当家的是林家大小姐。草堂外铺内宅,占了半条巷子,是五进三出老宅门。他说的那条街我心中有些印象,当初赵蛤蟆带着我满南京城地溜达,还特意领我去了那条颇为怀旧的民国巷看风景。那一片的建筑多是前清年间就竖起来的胡同巷,住房结构有点像北京的大杂院,但又不尽相同,基本上都是单门独院的二层古宅,外头围着一圈青砖乌瓦,绿满了爬山虎,遇上落雨斜阳的时候,颇有些风雅。听说要去的地方是自己熟悉的,我心里头顿时松了半口气,不再像刚上车时那样满心戒备。

    解放车行至城西的时候,果然看见遍地的渣土泥山,不少修路工人挥动着铁锹在路边挥汗如雨,昏黄的路灯一照,整条路上腾起了一层似烟非雾的薄纱,给酷冬的夜晚平添了几丝生气。后排那三个早就累趴下了,我强打着精神跟司机阿松一路大侃,总算在眼皮子打架的时候熬到了目的地——林家草堂。

    胖子等人睡得正香,阿松在草堂门口猛地一刹车,他们纷纷惊醒过来。四眼挣扎着坐起身,到处找他的眼镜:“火车怎么停了,南京到了?”

    我伸手拍了拍他脑袋说:“大律师你这一觉可算睡回去了。快睁开眼睛看看,南京?草堂都到了。”

    他扶正了眼镜,眯起眼朝车外一看,很快清醒过来,调笑说自己睡迷糊了。Shirley杨原本就是闭目养神并没有睡着,车一停,她便推开了车门,与我一同将胖子搀了下来。胖子挥手说:“又不是娘儿们,一点儿小伤你们叽歪个鸟,胖爷我好手好脚的,自己会走。”说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磕在路牙上。

    阿松并未下车,他指着马路对面的老松树说:“门前有两只铜狮子的就是草堂。大卡白天不让进市区,我先绕出去停车,省得天亮了麻烦。门房大爷姓李,各位报鹤年堂的字号自会有人接应。”说完油门一踩带着渐远的噪声消失在黑暗之中。

    午夜时分马路上空无他人,我们四个站在砖墙外,显得十分突兀。我抬头去看草堂的门楣,漆木红匾上“林家草堂”四个篆体粗豪奔放有力,铁黑的大门上头有一个小窗口开在齐额的地方,想来是方便门房通报的小孔。草堂门口歇着两尊铜狮子,均有半人高,腰胖体壮,一个踩球一个叼崽,神态威仪。

    胖子建议说跑,反正城也进了,寻个地方落脚找大金牙查清楚整件事情的原委才是正招。我说来都来了,咱们好歹该过门跟人家道声谢再走,要不然日后传出去,一源斋的人连这点规矩都不懂,还不等于往薛二爷脸上糊泥吗?

    Shirley杨同意我的看法:“老胡现在榜上有名,我们在南京还没有找到固定的地方落脚。不如先借林家的地方休整一下,探探外面的风声再作定夺。”

    我问四眼怎么看,没想到那小子正撅着屁股凑在石狮子面前不知道摆弄些什么。我走上前说:“破石头有什么好看的,咱们一源斋门口的可不比这个差。”

    四眼点头:“我一直没弄明白,这狮子是干吗用的,怎么家门口总爱摆上一尊。”

    胖子嘿嘿了一下:“什么一尊,这就是你没学问了。镇宅的狮子从来都是双的,哪有孤家寡人的道理。就拿咱们面前这两尊来说吧,四眼你分得清公母吗?”

    “嗯?这东西也分公母?”

    “多新鲜啊。这成双成对的东西,总不能搞两只都带把儿的竖在门口吧。快猜快猜,哪只长屌。老胡你可不许提醒他。我得让四眼在实践中寻找真知。”

    我说:“胖子,你怎么成天没事做,老喜欢折腾国际友人。秦四眼哪见过这些,你丫别成心为难人家。”

    Shirley杨也是第一次听说镇宅狮的事情,一下子来了兴致,跟四眼两人蹲在草堂门口研究了半天。最后这两个在美国长大的苦逼孩子信誓旦旦地说:“老胡,我们分析过了,叼崽的是父亲,我见过美洲狮锻炼幼崽的方式,就像这样叼起来,甩下山崖,然后让它们自己爬上来。这种严苛的行为,母兽是不忍心做的。”

    我见这俩义正词严,分析得头头是道,实在不好意思反驳他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霸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霸唱并收藏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