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 > 第9章 坟头村 (2)

第9章 坟头村 (2)

推荐阅读:地府微信群:我的老公是冥王活人禁忌阴阳鬼探影视世界游记摸金传人太古剑尊不能说的秘密阴阳鬼探之鬼符经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秦四眼对相猫之术一窍不通,听我说起很是好奇,想抓林魁那只虎皮来验证一下。可惜那只大花猫实在机敏,根本不将大律师放在眼中,长尾一甩,居然踩着四眼的鼻梁一下子跃上了瓦檐儿。林魁说:“猫以纯色为贵,身形要如狐狸,面容要像老虎,毛软齿利,胡须硬挺,上腭多棱。这才是绝顶的好猫。至于我这只……”

    “照你这么一说,这虎皮是有点胖,身形不似狐狸细长。估计是平时吃得太好了,”我安慰他说,“饿几顿就是了。”

    才一说完,那虎皮居然像能听懂人话一般,弓起腰身朝我扑了下来。我低头一避,脸颊处却被那条又长又粗的猫尾扫得生疼,心中大骇,普通的家猫哪来这等气力。再看它那两颗铜铃大眼瞪得好似灯泡一般,立刻问道:“这是什么品种?如此剽悍。”

    “这是山狸子串出来的虎种。才半个月大,奶水都没断呢。”林老太太穿着一身青衣,不知从何处拐了出来。我们刚才只顾着讨论虎皮猫,也没留神周围。

    我一听这虎皮来历非凡,瞥了林魁一眼,这小子明知道其中蹊跷还要逗我的老底,真不厚道。

    老太太抖抖了水袖:“你们几个娃儿,去将东西收一收,阿松在后门候着呢。”

    我一听就懵了,这是哪儿到哪儿?刚来没一会儿,怎么就要赶我们走,不是说有大金牙的消息嘛?林魁将花猫抱到怀中:“刚才忘记告诉你们了,那位金兄,人在阳山。想找他,得先进坟头村。”

    我到南京有一阵子了,阳山碑材自然不陌生。那是明成祖时期半途而废的国家项目,为了纪念明太祖朱元璋所建。劳命伤财不说,关键是后来连朱棣自己都跑北京去了,只剩下这么一座尚未完工的天下第一碑。这座为了祭奠明太祖朱元璋而开凿的碑料,分为碑身、碑座、碑额三部分,重达上万吨,总高七十余米。当初了为了建造此碑,累死、病死的工匠不计其数。据说在采石场外围坑埋的工匠足有一个农庄大小,所以阳山南麓的采石场又有坟头村之称,不过早在八百年前就废弃了。初闻大金牙躲进了那个鬼地方,胖子恨得牙都痒痒。我说南京城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他躲进阳山,可能也是无奈之举,保命的招。怎么说都是自己人,我当初要是没把铺子托给他,人家也不至于受这种罪。咱们废话不多说,找人要紧。

    林老太太拍掌道:“我就喜欢你这脾气。今后要是有谁敢说胡八一为了钱,私贩国器。那我是第一个不信。外边那些风言风语,你别怕。我叫阿松送你们上山,开车过去也就个把小时的事,来去快得很,寻了人,还上我这来住着,偏不信有谁敢上林家拿人!”

    我嘴上谢过了林老太的好意,心底里却有别的盘算。盘踞林家不是长久之计,脑袋上挂着官司,任谁都睡不踏实。我早就想好了,先找大金牙把事情理个清楚,能给政府一个交代最好,要是实在撇不清楚,那也就不折腾了,一条道黑下来,先把云南的事情了结再回来翻案也不迟。搞不好日后真跟桑老爷子当初似的,只能远走他乡,当一辈子潜逃犯。想想那光景,我眼泪都快愁出来了。想到此处,我看了Shirley杨一眼,觉得实在拖累她了,花一样的姑娘,成天跟我混在一块儿,也没干多少正经事,弄不好以后连户口本都混不上,只能当黑户。我长叹一声,她自然不知道我心里的包袱,满脸嗔怪地给了我一拳,说我又犯浑。

    我懒得解释,将胖子他们召集到一处开会。

    “分道扬镳!老胡你疯了吧?”胖子大腿一晃,一脚架在板凳上,“这还没作出什么成就呢,就琢磨散伙的事了?”

    我说胖爷息怒,我是有准备、有计划的。Shirley杨也不明白我的意思,拧着眉头问:“在美国的时候,是你口口声声说,要回来找人。

    眼下刚有点眉目,怎么就反悔了?”

    “人当然要找,但不是你们去找。”我拍了拍桌子,早上的报纸还摊在那里,“外面风声紧,你们早走一天,是一天。我的意思是,反正我已经暴露了,留下来找大金牙,是为了翻身。你们呢?跟我一块儿绑在这里,一来招摇,二来浪费。咱们不如分道扬镳,一队人马去云南,把打听蛊虫的事情先着手办起来;一队跟阿松上阳山找大金牙。

    这样两边都不耽搁,省得大家都在一个坑里憋死。”

    Shirley杨和四眼对视了一下,两人沉默了许久。Shirley杨开口说:“这个办法不是不行。但是谁走,谁留下,还需要商议。”

    胖子说这有什么好商量的,你和四眼先走。南京这边有我陪老胡顶着,等找着了大金牙,保准先替大伙抽他一顿大耳刮子。

    “不,还是你们走。我跟掌柜的留下。”四眼之前一直没怎么发话,他这一开口,立刻遭到了其他人排山倒海的反驳。

    胖子当然是第一个投反对票的:“你凑什么热闹,上了山,还不够山狸子啃两口的。”

    “找人只是一方面。关键掌柜的现在吃的是政府官司,我不在这守着,万一栽进去了,你们没一个顶用的。”

    Shirley杨说:“就是怕出事,老胡才不能留下。依我看,还是你们先行一步。大金牙我来找,毕竟有林家几位陪着,应该不成问题。”

    三个人争个没完没了。我对Shirley杨说:“上山这事已经定下来了,谁都拦不住我。至于云南,我还是希望你和胖子能先行一步,当一次急先锋。”

    我见胖子要瞪眼,忙按住他,继续说:“你别急着嚷嚷。云南之行非你们两个不可。四眼他真不行。原因,听我慢慢说……”

    Shirley杨是我们几个里面,唯一一个亲身和毒蛊接触过的人。去云南为的就是鉴定从她身上取出来的蛊物,所以她自然是非去不可。

    至于让四眼留下来,的确是出于我的私心,想找着人之后借林家的东风,以及四眼的专业把走私国宝的罪名给卸了。所以我要留这个大律师在身边,林中之虎固然可怕,可再毒也毒不过披着人皮的狼。有他在,起码闹进堂上也有底气,不至于任人宰割。

    他们几个听了我一席话,不管服不服气,反正是沉声默认了。最后决定,由Shirley杨和胖子,先行一步,去云南会会那位收藏蛊物的大师。而秦四眼和我,就由阿松带路,去阳山坟头村找大金牙。

    临行前,Shirley杨再三叮嘱我,不管南京的事成不成,一找到人,立马去云南与她会合。他们会在昆明等我十天,届时再不见人,大家就去江城会面。胖子偷偷把他那枚摸金符塞进我手里,说是防身。我说哥儿几个进阳山,又不是为了摸金倒斗,要它干吗。胖子说我傻,坟头村什么地方,古时候的填尸场,多少累死冤死的人都搁里头烂着呢。这大几百年的怨气积下来,那还了得。万一有个别不知天高地厚的白毛老僵想造反,你也好威风一下不是。我说这事到你嘴里怎么说这么没谱。可摸金符我还是收下了,做兄弟的一番好意,就算是一泡狗屎我也得接着不是。

    阳山碑材,距离市区有二三十公里的路。我在车上问阿松是如何找到大金牙的。他踩着脚底下的油门说:“本来也是没谱的事,正巧分店有个伙计,去阳山收药材。回来的时候跟我闲扯说到最近坟头村里多了一个生面孔。那鬼地方,终年乌云盖天阴气冲天,平日里周围只有一些居无定所的流浪汉盘踞。到了晚上,更是一个活人都碰不上。

    他见对方不像混迹街巷的三无人员,就上去攀谈。你猜怎么着,一开口,就看见一颗大金牙……”阿松笑道,“我一听就觉得有门儿,天不亮就赶回来了,怕打扰各位休息,在车里窝了半宿,直等听见大小姐练声才进门禀报。”

    我们今天坐的是一辆小货车,一股子药材味。四眼不习惯中药的味道,一个劲地打喷嚏。他随口问道:“那个地方既然如此荒凉,你们跑去收什么药材?”

    阿松脸色先一紧,颇为警惕地看了我们一眼。我心说坏了,看来那地方是长了什么外人不知道的名贵药材。他一时口误把草堂的货源给供出来了,这是在提防我们以后要分草堂的生意。为了避免阿松起疑,我忙说:“我这兄弟不懂规矩。要是不方便,你自当他什么都没问。”

    阿松看了一眼后车镜,低声说道:“其实也没多大秘密。只是……

    二位真不知道我们要去的地方,它盛产什么药料?”

    我哈哈一笑:“瞧你话说的,我们做的是古玩生意,怎么会知道药材行情?”我见他神情严肃,故意开玩笑,反问,“不就是一个采石场嘛?怎么,还能是长生不老的人参果?”

    阿松摇头:“看来你们真不知道其中厉害,不瞒二位说,那地方出老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机之神局贩妖记大漠苍狼:绝地勘探大漠苍狼:绝密飞行阴阳鬼探山海秘闻录我当道士那些年伏藏师阴阳鬼探之鬼符经蔷薇花之夜:封灵师的血色档案

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天下霸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下霸唱并收藏鬼吹灯之抚仙毒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