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十二章 清风明月入沟渠

第十二章 清风明月入沟渠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温子怡该离开了,由鲜儿和环儿陪伴着下了竹楼,一路沿着缓缓溪流,穿行水榭雨廊,转过喷泉假山、花草鱼塘,走出了青竹隔断的园林门外,却是越走越慢,一步三顾,满园景秀竟是再难波动心弦。

    温子怡带着一身高门贵第的从容而来,却要带着满满的遗憾牵绊着离去,这遗憾半点没有留给红颜薄命的沈芸娘,而是全给了那个惊才绝艳的温家遗珠、自己的侄子沈重。

    温家这样的门第,如何会将沈芸娘那样的女子放在心上,就是温老太太从汤博辰那里知道了沈重的存在和经历,也并没有十分挂心,毕竟温家已经有了嫡亲孙子,而沈重的出身和当年旧事,又是温家的心结,对内对外都难以交代,因此三年来竟无半点回复。只是温家近年来子孙艰难,温老太太孙女一大堆,这孙子却是长子次子各只生了一个,次孙去年冬天又病亡了。这才惦记起了沈重,便想着派人查看,若是可造之才就赐他归宗,为温家血脉做个补充。思忖着儿子媳妇皆不合适,便派了长女子怡的差事。温子怡原不耐烦这事儿,怕因此遭恨和嫂子们生分,只是母命难为,只得应付着走了这一遭儿,想来那孩子若是得知被温家认可,必是感恩戴德地随了自己回去,到时候由着母亲做主,省的自己难做。谁知这一路打听到沈重十四年的点滴经历,已是让人怜爱;待见了沈重那随了芸娘绝代风华的容颜里隐隐透出的温家影像,又是生了骨肉亲情;再感受到沈重那一身儒雅温润、清华脱俗、才华横溢的气派,更是惊叹这天地间的灵气竟似都集中在这个少年身上,包括温家在内所识得的世家子弟没有一人能与之比肩。温子怡便改了初衷,一心要把沈重带回温家去,谁知这孩子一身傲骨,又是心结难解,竟是瞧不上温家,终难如愿。原想着将带来的银两给他留下,他领了情日后也好从容化解,可就是沈重身边这两个丫头,虽是衣着朴素,却也和主子一样,带着通身傲气,竟是不许。

    温子怡心情沉重地站在船头,久久难下决心开船,遥望这漫山青翠、激流飞瀑,想着沈重方才从容谦和中透出的决绝刚烈,目中满是不舍。无奈之下正要离去,却突然看见,在那青山绿水之间,在那层叠断石岩上,在那水汽沸腾、雨雾迷蒙的瀑布飞桥,沈重一袭青衫,负手而立。温子怡目光迷离,在心中品味着沈重十四年寄人篱下的从容,三年独自挣扎求生的坚强,纵有千古憾、化作江水流的豁达,一片晴天一道彩虹的脱俗,又瞧着那落日余晖,那碧水蓝天,那秀丽山色,那乱石飞桥,那白水激流,那茫茫水雾,那急缓山风,那若隐若现、傲然而立的少年,在这一刻,竟是如此光彩夺目。温子怡看着那山水越来越远,越来越小,长叹一声,温家还能找回他吗。

    见温子怡的船渐渐远去,再不能看见,沈重立即连喊带叫、张牙舞爪、恶形恶状地跑了出来,浑身湿透,冷得直打哆嗦,张口对翠儿埋怨道:“这温大姑奶奶怎么如此不爽利,难不成还是个多愁善感的性子,瞧了这么久也不走,可冻死我了。你爹也是个粗心的,这区域是他分管的,就不能在这瀑布飞桥中间再盖个顶子,难不成以后看这瀑布还连带着洗澡?哎,你们俩傻了不成,快拿衣服给我换。”却见对沈重知之甚详的翠儿,仰头看天,咬牙切齿,浑身憋得发抖;而小芝竟是目瞪口呆地看着沈重由宝玉瞬间变成瓦砾的猥琐样子,一动不动陷入偶像崩塌的困惑中,随后猛地蹲下,捂着脸痛苦地笑着,一刻也停不下来。

    翠儿忍着笑意,上前给沈重换着衣衫,埋怨道:“你也不是个省心的,即是不愿意和他们家打交道,回绝了就是,偏还要装神弄鬼,这下害人害己了不是,若是病了可怎么好。”沈重摇头说道:“妇人之见,我是不回他们家,可没说不和他们家打交道啊。你知道他家老爷子是谁,温体仁,没听说过吧,现在掌着南京翰林院,没准日后能当宰相。咱们小门小户,没个靠山,那还不是任人鱼肉。今日勾了他们的心,日后打着温家血脉的旗号,鱼肉乡里,横行本县,带着良乡村奔向幸福的康庄大道,还了刘老头儿的心愿,才好对你下手。”翠儿气得使劲用毛巾擦着沈重的头,不接他的疯话。小芝指着沈重怒道:“看着你一脸老实,竟没想到你这么……这么……。”沈重洋洋得意地打断她,说道:“厚颜无耻,是吧,没词了就别多嘴。我本来就是个大灰狼,你非认为我是小白兔,是我的错吗。偶像坍塌的滋味不好受吧,那就离我远些,小心哪天吃了你。”

    小芝愤怒地扭头就走,翠儿推着沈重埋怨道:“你一个大男人,她年纪又比你小,总是欺负小芝做什么。”沈重瞅瞅小芝放慢着脚步,故意提高了声音说道:“我虽不是好人,却也没有遗传了温家大公子的虚情假意,去欺骗对自己真情的女子。她要得那么多,我只能给这么少,还是躲得远远的,免得受伤。再说温家害得我们母子忍气吞声这么多年,也该付些代价吧,就是为了我娘,也不能便宜了他们。”小芝听了,却是忽然不再生气,回身走了过来,水汪汪的眼睛对着沈重的脸来回仔细地端详,瞅得沈重心虚地直往翠儿身后躲,热辣辣的目光瞧得沈重狼狈不堪,远远瞧见鲜儿和环儿蹦蹦跳跳地跑来了,赶忙躲开小芝迎了上去。

    “沈大哥!沈大哥!那姓温的女人走了,我和环儿可没有给你丢人,按你教的恭恭敬敬、冷冷淡淡地送了她走。”鲜儿见到沈重,忙着汇报。沈重点点头,说道:“嗯,我在这里都看到了,做得好。”环儿也忙着说道:“要不是你说的,就凭他们家那样无情无义的待你娘和你,我才不会给她好脸色呢。刚刚下了竹楼,还假惺惺地留给你银钱,说是给你补偿。你这些年受的委屈和辛苦,岂是银钱能补回来的。”沈重听到银钱,心里大喜,盖完园子全家上下找不出二两银子,正是一穷二白,温家的银子不要白不要,而且还要得理直气壮,大不了等挣了钱再还给他们,反正现在也追不上温子怡的船。压下心中窃喜,装模作样地训道:“还留了银子,真真是可笑,他们温家当我是什么人,你就应该给她扔出去。”鲜儿拼命点着头,赞同道:“我们就知道沈大哥瞧不上温家的假情假意,环儿硬是不许她留,逼着让她带走了。我还冷冷的刺了她两句,说是银钱虽重,却重不过骨气。沈大哥,我说得好么?”沈重瞧着鲜儿那一脸表功的神情,心里滴着血,痛苦地咬牙切齿道:“好,好得很,你们真是善解人意,回头我好好疼疼你们。”鲜儿高兴得说道:“这温家倒是有钱,瞅着厚厚一沓银票,可惜咱瞧不上。沈大哥,你猜她想给多少银子?”沈重心里哇凉哇凉的,到手的银子轻易就让这两个死丫头片子给弄飞了,多少有什么意义,再往心口插一刀么,忙阻止道:“别跟我说,省的脏了我的耳朵,污了我的气节。”然后也不叫她们,自己转身就走,想找个地方疗伤。刚走没两步,就听见环儿说道:“沈大哥,那些纸就能值两千两银子,是不是骗人?”沈重一下子就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回头冲着鲜儿环儿恨恨地喊道:“你们真行,真是我的姑奶奶,非瞧着我死了才甘心是不?”鲜儿环儿见沈重生气,一时不知所措,想问问翠儿姐姐和小芝到底沈重怎么了,却见小芝和翠儿捂着肚子笑弯了腰,翠儿指着她们俩笑得说不出话来,小芝瞅着沈重笑出了眼泪,这一次的眼泪再也不是牵挂,再也不是心疼,再也不是伤心,只是喜悦。四女一路笑着随沈重下山,不时的对着沈重指指点点,然后一起倒在地上笑得滚来滚去,快乐,除了快乐还是快乐,尤其是小芝。

    沈重远远看着快乐的小芝,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小芝实在是一个奇怪的女孩儿,两世为人的沈重也只见过这么一个。她像后世女孩一样,爱得热烈、浓郁、直接、霸道,只是她却固执地爱上一个被她自己内心改造过的、理想化的沈重,而且无怨无悔地等待着那个沈重,期待他从梦中走出来,降临到沈重的灵魂里。小芝是那样聪明,看出了自己的无心,却不知道她自己爱错了人,用错了方式。自从那一夜后,小芝看似平静,但眉头郁积的忧伤越来越重,沈重总是小心翼翼地开解她,希望她自己醒悟过来。不过,今天,终于又看到小芝那无忧无虑的笑脸,沈重的负罪感不由减轻了几分。毕竟沈重只是无心,并不是无情,他害怕牵绊,却也害怕伤害身边亲近的人。

    忽然前面传来一阵遭乱,沈重抬头一看,却是刘爷爷等人恭恭敬敬地陪着一位态度倨傲的生人走了进来,沈重不明所以,只好客气着引到茶舍用茶。那人却是毫不客气,一边四处打量着沿路的景致,一边暗暗琢磨着这个俊朗的少年。刘爷爷低三下气地殷勤引路,一边偷偷给沈重使着眼色,沈重自是瞧不懂,只好苦笑刘大师今天智商有点低,没有平日对付自己那么老练。到了茶舍,那人直接在主位坐了,沈重也只好陪在对面坐下,刘爷爷等人却是弯腰站在一旁,老实巴交地不敢言语。

    那人见沈重也是一副糊涂的样子,倒是笑了,随后冲着刘爷爷冷笑道:“你这老儿真是糊涂,几十岁的年纪都活到狗肚子身上了,毛都没有长全,能给你做得什么主,真是笑话。”刘爷爷点头哈腰,小心地回着话:“小老儿不敢,只是人老糊涂,又没甚见识,这沈小哥伶俐懂事,帮着村里老少给您回话,也清楚些不是。”那人听刘爷爷说话谦卑,这才满意地点点头,冲着沈重冷哼道:“你这小哥,倒也有趣,糊弄糊弄他们村把式也就罢了,也敢大模大样地坐在我面前,倒是有些骨气啊”沈重瞧着不像回事,也不生气,谦和地说道:“您是贵客,总要茶水伺候,小子不才,这泡茶倒是有些门道,这才敢在您面前坐下。若是触了贵客的忌讳,小子这就起来。”说完作势欲起,那人听了说道:“这还罢了,即是敢说,想必有几分本事,你就坐着泡泡看,若是不好,可别怪我以客犯主啊。”沈重笑道:“那是自然。”随后一边加着竹炭烧水一边笑道:“不过小子今日实在糊涂,这到底演的是哪一出啊,贵客能否给小子解解惑。”那人瞧着沈重泡茶的方式新颖,也是不急,指着刘爷爷说道:“你既寻他做了靠山,不妨给这小哥说个清楚。”

    刘爷爷不好意思地走上前,对着沈重说道:“重哥,这前几日本县的吴家瞧了咱这园子的样式,很是满意,就想要良乡村也照着给他家修个园子。这本是好事儿,我就应了,只是银钱上谈不妥,吴家只肯给一百两银子。这如何使得,若是接了,不说连村里老少的口粮都不够,还耽误了农活,这马上又是夏收要交朝廷的税,可耽误不起啊。这位贵人是本县的户房主事王老爷,受了吴家的请托,要我接了,否则,除了摊派税赋,还要服徭役。”

    沈重听了笑道:“多大点事儿,刘爷爷也是,还折腾着王老爷不高兴。即是接不了,照章纳税服役即可,也算是帮衬着王老爷差事尽尽心意。”刘爷爷苦笑道:“听王老爷说,朝廷在辽东打了败仗,朝廷今年要加什么辽饷,还要督促着各县出动徭役将夏粮直送南京,这加派的税银和徭役,良乡村实在是承受不起。”

    沈重心里一动,历史上可不正是万历四十六年,**哈赤发了七大恨,袭占了抚顺和清河,明末三饷之一的辽饷出台,记得不错的话,明年当是萨尔浒会战了吧。心里琢磨着,手却没停,给对面的王老爷沏好了清茶。王老爷端起抿了一口,赞道:“这泡茶的方法倒是新颖有趣,这茶虽是淡些,却是胜在天然。你就是沈重,最近在县里也有些名声。我今日见了这老儿,正好无聊,倒是让他给勾出了兴趣,一是瞧瞧让吴家惦记的园子,一是瞧瞧本县后起之秀,一是拜望一下这老儿的靠山,是何等厉害,若是得罪了,日后岂敢在本县安身立命。原来不过如此,到让刘老头儿吓出一身冷汗,哈哈……………”

    沈重听明白了事情经过,瞧着王大老爷嚣张跋扈地大笑,想了想,笑了笑,敛去了脸上的殷勤虚伪,从容平静地看着王老爷,目光冷冰冰的,冷得让人心寒。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