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十四章 凤落青台虚实间(中)

第十四章 凤落青台虚实间(中)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镶黄旗训练有素,大营刚刚遭到袭击,便以牛录为单位迅速集结上马,三个牛录护住八音,四个牛录四面弹压,十个牛录在瑚图里的率领下阵列而待,准备随时突击明军的偷袭。

    哈季兰一连砍杀了十余个蒙古乱兵,明军的攻击又不见发动,建州大营才逐渐恢复了秩序。一万蒙古属军营外集结,剩余的数千人在各级将领的带领下救治死伤,扑灭大火。

    八音望着营外黑暗的旷野,寂静无声,仿佛定边军正深藏其间,张着血盆大口,冷笑着看着狼狈的大营,欲要啮噬而出。

    建州将领完成了兵力部署,纷纷聚集到八音身边等候命令。八音冷笑道:“哈季兰,从现在开始,你亲自负责警戒,哨探四面散出二十里,尤其是西面和北面重点侦查,若让明军再次偷袭得逞,或是从我大军眼皮子底下北上西进,影响了大汗的辽沈大局,自己用命赎罪吧。”

    哈季兰领命自去布置,瑚图里上前问道:“格格,奴才以为,定边军一路骚扰,不外四种可能,一是偷袭建州,二是西援辽沈,三是死守辽南,四是疲惫我军欲要待机而攻。奴才拙见,北上西进,路途遥远,而且以定边军的五千骑兵,根本动摇不了大局。至于意图歼灭我二万铁骑,更是痴心妄想,唯有辽南乃是定边军的根本。沈重布局辽南,退守海岛之心如此明显,我大军一举压上,他定然不敢置之不理,放任后路崩溃。因此骚扰偷袭,皆是为迟滞我军攻击速度,定边军主力必在辽南。”

    八音摇头说道:“沈重非常人,当初他敢置沈阳于不顾,趁虚以孤弱骑兵入建州肆虐。看似围魏救赵,又不敢攻我老寨,只能在外放火掘河出气。可如今方知其狠毒,其意不在赫赫战功,而在摧毁建州日后的民生,致使建州至今仍不能恢复。且定边军善守,三万未经训练的弱旅凭借工事火器,竟然顶住父汗十万大军近二个月的攻击,前后相加我军消耗,抚顺、开原、铁岭所获已是得不偿失。”

    八音看向西北,对瑚图里说道:“定边军辽阳之战后,想来铁军成型,战力更强。我就怕定边军以步卒死守辽南牵制我军,而沈重的五千骑兵在关键的时候打在西、北的关键点,影响父汗辽沈会战的大局。”

    瑚图里点头说道:“若果如格格所料,我军行止如何?”

    八音决然说道:“可以确定的是,半月前沈重两千骑兵从沈阳离开,那么其大约位置就在瑷阳。我大军先于父汗突然发动,沈重猝不及防之下,必然无法提前布置,恐怕此时就在瑷阳附近权衡,正在安排你说得四种可能。”

    瑚图里点头同意,八音下令:“瑚图里,以沿路空虚的村子来看,辽南此时必然人荒马乱,正在忙着撤离百姓。你带着大军立即猛扑瑷阳,追着明国南逃的百姓猛攻,打出定边军的底细。我自领五千铁骑拉开距离随后跟进,定边军在南就一举压上,若是沈重骑兵有用兵西北的打算,我自领军前往追击阻截,你再收兵助我围歼。没了沈重和定边军的骑兵,辽南可不战而下,不妨就先暂时放过,以沈重为攻击重点。”

    瑚图里佩服至极,哈哈一笑,说道:“格格所见极高,奴才给哈季兰留下三千骑兵,用以哨探联络,保证格格的主力齐整机动,奴才自领大军,不惜死伤,一力向南,必然打得定边军手忙脚乱,露了原形。”

    第二日,在镶黄旗和哈季兰保护下,修整了一夜的蒙古大军,被瑚图里强逼着,直奔瑷阳,欲要在辽南掀起无边的风雨。

    瑷阳以北三十里外的一处山谷,沈重与麾下三千骑兵,已经修整了整整一天一夜,一个个龙精虎猛,豪气冲天。

    沈重立于山顶,遥望瑷阳,眉头紧皱。

    吴天武笑道:“大人既然决心置身辽沈之外,八音无论如何用兵,我定边军都已立于不败之地,大人何必还要忧心忡忡?”

    沈重回望沈阳,想着历史上浑河两岸光耀千古的悲壮,长叹一声说道:“我欲有为于沈阳,挽救大明朝最后一抹余晖,当不使英雄遗恨也。时间,我最需要的就是时间,可是八音能给我时间么?”

    吴天武自是听不懂,还要再问,就见杜小山飞奔上山,近前急道:“大人,胡大柱急报,其部昨日一路伏击骚扰鞑子,依靠刘大江的工匠营,杀伤蒙古鞑子一千余人。今日一早,鞑子大军一分为二,大将瑚图里领军一万五千杀向瑷阳,八音五千八旗铁骑岿然不动。”

    沈重一扬眉,问道:“胡大柱所部现在哪里?”

    杜小山答道:“正退往新奠途中,避开鞑子大军,欲中途设伏,打他的哨探游骑。”

    沈重低头沉思,忽然抬头说道:“令胡大柱放开南下的大路,于东南凤凰城、青台塔方向设伏,遮蔽战场。令李晟部派一冲骑兵,遮蔽鞑子瑷阳至连山关的耳目。杜小山,你带着一冲骑兵,遮蔽瑷阳至清河一带。记住,亮出咱们骑兵营的字号,无论伏击还是偷袭,都要做到短平快,预设退路,不可被鞑子黏上。”

    瞧着杜小山急匆匆下山的背影,吴天武疑惑道:“大人,这是为何?”

    沈重笑道:“我也不知道,敌不变我变,敌变我也变。八音大军在奴酋辽沈大战前突然发动,目的十分清楚,就是为对付我定边军而来,至少也是压制牵制我军不能驰援辽沈战场。如今八音找不到我军位置,一路南下却到处都是荒芜的村落和空空如也的城池,又闻听东南、西北三处方向出现了定边军骑兵,数量又不多。你若是八音,当作何想?”

    吴天武拍着脑袋想了想,说道:“若是末将领军,自然认为定边军早有准备,才能将一路百姓撤得如此干净。而南方不见敌踪,北方、西方、西南方向的少量骑兵,根本不足以遮蔽战场,乃是为诱导我此处有大军埋伏,意欲侧击的假象。而其主力必在南方,就在新奠东南,大奠、宽奠、永奠、长奠之间的群山峻岭,那里不利于骑兵作战,必为定边军预设圈套埋伏的主战场。我当绕行青台塔、凤凰城,直扑镇江,逼定边军回援。大人,末将猜测部署可对?”

    沈重笑道:“我不知道,我若是八音,既然哪一种可能都有,一路南下毫无所获,粮草辎重不得补充,越往南越心慌,要么驻兵瑷阳不动,分兵攻取青台塔、凤凰城,哨探四出,堵死我北上西进的道路。要么干脆从凤凰城直接攻击镇江,逼出定边军的踪迹。当然,新奠东南的群山峻岭是不肯去的。”

    吴天武笑道:“原来大人心里也没有底,那我军接下来如何部署?”

    沈重笑道:“八音若想得太少,直接合兵攻击镇江,我立即挥师沈阳,任由八音于铁山头破血流后望洋兴叹。八音若是想得太多,分兵凤凰城和青台塔,我就看看是否有机可乘,打掉她的八旗铁骑,余者自可不战而溃。再兵出鞍山,北上沈阳,只是时间难以掌握,尽人事听天命吧。”

    吴天武摇头道:“大人,您还是心有牵挂,才行此得陇望蜀的两难之招啊。辽沈大局已是无能为力,何不趁鞑子主力皆在辽沈,就此从容灭掉八音,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不是大人素日常说的么?”

    沈重敲敲自己的脑袋,痛苦地叹道:“因为熊廷弼的四句诗,因为浑河的一万男儿,因为辽东的万千百姓。我如今开始有心,却人心不足蛇吞象,在这大厦将倾之时,想试试能否撑住一脚,经受辽东日后的风雨。”

    吴天武迷惑地挠着头,只觉今日沈大人有些神经不正常,毫无风险占尽便宜的事情不做,非要吃力不讨好去牵挂辽东全局,明明人在辽南,心却在沈阳,一派辽东经略的气度,真是吃饱撑得没事儿干,自寻烦恼。

    沈重冷冷瞥了一眼吴天武,问道:“刘大江、王老蔫他们在青台塔和凤凰城的手段可快好了?”

    吴天武笑道:“自得大人传令,工匠营立即北上,马总兵更是组织了辽南上万劳力日夜施工。即是刘大江能和胡大柱配合,袭击了鞑子大营,想来定是已经完工,否则刘大江那个囊货,哪里有那个闲情逸致去试验武器。”

    沈重笑着点点头,说道:“传令李晟,鞑子一下新奠,立即潜行,奔赴青台塔南二十里与我回合,看看八音给不给咱们机会。”

    辽南青台塔,王老蔫和工匠营最后一次查看了火药和引线,以及几十处地道口,然后指挥着部分百姓掩盖了痕迹,从地道撤出。

    马成笑道:“王老蔫,首尾可收拾干净了,可别坏了大人的事。”

    王老蔫坏笑道:“反正比刘大江在凤凰城的活漂亮,多余的高爆火药运回去也麻烦,自然全都用了,给鞑子一个惊喜。但愿如重哥所料,否则这精心准备的大餐,就白瞎了。马总兵城外的布置如何,我工匠营的手艺还入得了您的法眼吧?”

    马成一竖大拇指,使劲赞道:“高,真他娘的高!那大个火箭弹的威力如何不得见,可就凭装了这么多的火药,就知道必定犀利。尤其是你们带来的连发火箭和燧发手雷、小炮,我亲自试了试,厉害,太不是东西了,这玩意你们也忍心研制,都还有人性么?”

    王老蔫坏笑道:“那都是重哥的想法,回头老头子帮你去质问他,反正他是我良乡村的便宜女婿,老头子不怕他报复,只是马大人小心,重哥的心胸可不大。”

    马成连忙搂住王老蔫,讨好的将丑陋的大脸贴在王老蔫脸上,嘻嘻笑着小声说道:“大人赏了我几个朝鲜女子,分你一个如何,别跟我客气,咱哥俩谁跟谁,手足兄弟,那衣服还不是随便穿。”

    王老蔫闻之大喜,哈喇子如慈芸苑的人工雨,随着笑声喷了马成一脸。

    而瑚图里的大军,此时轻松进入瑷阳,瞧着一片狼藉没有人烟的空旷城池,有如进了鬼蜮。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