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三十四章 比翼齐飞今方信(一)

第三十四章 比翼齐飞今方信(一)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辽南平原,建州军浩浩荡荡,向西行军。

    两千人一个军阵,前后相隔百步,整整五个大阵,如同巨大的蜈蚣,黑压压一片,带起滚滚的尘土。每个军阵成长方形“回”字,一层持盾,二层持弓,随时警惕,戒备森严。

    八音又从女真奴隶和科尔沁部,仔细挑选了忠诚、武勇的一千五百人,恢复并增加到六千骑兵的规模。五百骑一组,一人双骑,前后左右中一共十组,将蒙古属军护得严严实实。

    哈季兰亲领一千骑兵,五里外散出十个百人队,牢牢遮蔽了战场。而像必可塔这般经验丰富、骁勇善战的白甲,十人一组,一人三骑,向南北十里、二十里分派出去,搜寻定边军的下落。

    这是八音没有办法的办法。沈重忽然消失于北方,而南方定边军的铁骑,已经轮番偷袭骚扰了两次,虽然未能得逞,可是八音不敢追也不敢动。

    定边军每次都是千骑上下,呼啸而来,驱散零散的哨探后,便快速突进,见自己守卫森严便又呼啸而去,消失在茫茫密林中。八音知道南方的定边军约有四五千骑,追兵少了,是肉包子打狗,追兵多了,定边军就会趁机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咬蒙古军一口。

    八音无奈长叹,本应是自己的两万铁骑无所顾忌地肆虐辽南,可被早有准备的沈重,硬是用种种诡计和决绝,反而让自己举步维艰,成为猎人眼里可怜的猎物。

    提前一个月撤光了辽右百姓,提前半年修造了铁山至须弥岛、皮岛的铁壁防线,抽身而出的定边军铁骑,反而成了悬在自己头上的利剑,随时等着给予自己必杀的一击。只是沈重,你一向怕死,预留退路,这一次忽然从北方消失,难道你真得准备放手一搏,死战沈阳么?

    建州军东北部,李晟冷笑着看着一边四散奔逃,一边吹响号角的鞑子哨探,大手一挥,在空中不断炸开的礼花中,率领麾下铁骑向鞑子恶狠狠地扑了过去。

    示警的号角远远传来,大军立即止住了脚步。蒙古军紧缩列阵,从外到内的盾牌依次竖立、斜举、平举,护佑着里面准备直射、漫射、抛射的弓箭手。铁骑在军阵的间隔中不停穿梭,一边保持着马速,一边准备随时防守反击,给无耻的定边军以猛烈的回击。

    南方尘烟滚滚,定边军千骑如一条长龙而来。哈季兰一声大喝,带着两组骑兵直冲而上,瞬间接近三里。八音冷笑,不过又是骚扰一下,然后掉头逃跑,定边军的手段也不过如此。挥手下令,格图肯的千骑从军阵前方向定边军的西侧包抄过去。

    果然不出所料,一至一里,定边军忽然变向,南向北的长蛇变成东向西。哈季兰和格图肯心中一惊,知道定边军又要发动直线连发火箭攻击,便唿哨下令,麾下铁骑立即成扇形大幅度散开,纷纷提起骑盾,准备迎接定边军的火雨。

    八音暗暗点头赞许部下的机变,忽听背后的示警号角连续响起,八音脸色一怒,想不到定边军终于耐不住性子,发动了两面围攻,而身后当是定边军真正的杀机。

    八音回头一看,三里外又是千骑长蛇,急速袭来。八音不敢调回哈季兰和格图肯,谁知道南面的定边军会不会化虚为实,趁机咬上一口。将指挥权交给了瑚图里,八音率领四组铁骑堵了上去。中央阻截,两路包抄,八音银牙一咬,就要给定边军一个惨痛的教训。

    南面的定边军刚刚完成转向,东面的定边军也开始转向,八音脸色就是一变,而此时东北方向的示警号角又响了起来。

    号角连续急促,哨探骑兵随之冲出一片密林,而密林外侧一角忽然千骑奔来,直冲蒙古大军。哈季兰、格图肯、八音都不敢动,仍然直接向两面的定边军冲杀,瑚图里神色变幻,挥手下令,领着三组骑兵前去阻截。

    南面的定边军一箭未发,完成掉头后便加速逃遁。东面的定边军在八音一里外将要完成方向调整,也将逃遁。李晟部和瑚图里的骑兵已经相距两里,定边军居然提速,似乎要血战厮杀。

    瑚图里冷笑一声,定边军不过是火器犀利,若论骑战的功夫,连建州孩子都不如。回头大声下令,一千五百骑兵三路散开,一手高举骑盾,一手拿出骑弓,准备顶住定边军的火雨,拼着伤亡让定边军领教一下八旗的骑射,以及铁骑冲阵的功夫。

    一里,瑚图里忽然大震,只见前方定边军铁骑,前左右三方皆是骑兵,而中间竟然只有空马。未等瑚图里反应,李晟长笑一声,定边军也开始变向,准备逃遁。

    北面的示警号角终于也吹响了,一千定边军铁骑如同蛟龙,决然冲杀而来,一往无前,而蒙古军周围已经没有了骑兵护卫。数十骑鞑子哨探组成攻击阵型,向着定边军决死冲锋,要用生命拦阻定边军的速度,只要能让他们慢下了,哪怕只有一刻。可是十组火箭连绵喷发,豪勇不惜一死的女真勇士,连人带马被射程刺猬,倒在血泊中,遗恨而亡。

    八音、瑚图里、哈季兰、格图肯不敢回救,他们不敢将自己的后背留给火器犀利的定边军骑兵,唯有各自抽调一组铁骑,回身救援陷入危机的蒙古步卒大军。

    全速飞奔的战马迅疾如风,雷驰电掣,二里、一里,定边军铁骑竟然没有变阵。三百步、二百步,定边军左右两排,直线向蒙古军队尾杀来。一百步,定边军忽然转向,第一排两骑交错,火箭飞舞而出,紧接着第二排交错的两骑,也发出了雷鸣闪电般的怒火,连续地喷发迅速形成连绵的火雨,将两个军阵的蒙古步卒笼罩在内。

    蒙古军南面的盾牌瞬间穿透无数箭矢,然后盾牌碎裂露出了其后的肉身,然后火箭呼啸,无情透阵而入,一层层剥开血肉,收割生命。一万支火箭大半儿落入两个军阵中,瞬间剥开了三四层,留下一片狼藉和哀嚎。

    定边军骑兵的速度太快,竟然越过了第三个军阵,在鞑子北侧平行而驰,杀机向第二、第一个蒙古军阵释放。只是这一次不是火箭,而是大号的火铳,定边军称之为小火炮。

    连绵不绝的一千响,核桃大的弹雨如注,瞬间砸开盾牌,呼啸着一连钻入五六层才不甘心停下,收起了狰狞的冷血。一半儿的蒙古步卒倒在血海中,到处是飞舞的肉块儿,到处是被打碎的肢体,到处是切断的内脏,到处是喷溅的血泉,到处是哀嚎挣扎着死去的勇士,这里不是人间而是地狱。

    万千变化,只有一瞬。就在短短时间内,定边军完成了两次火力打击,从蒙古大军的队尾一直肆虐到队首,而此时女真回援的铁骑还在一里外疾驰。

    幸存的蒙古鞑子刚刚松了口气,等着定边军逃遁后,救治苦命的同袍。果然,平行的定边军阵型随着蛇头右转,开始变阵。蒙古鞑子忽然骇然而叫,只见变向后的定边军没有逃遁,而是从头开始错位变阵,前面绕大圈,中间绕中圈,后面绕小圈,最后形成从北向南、十骑一排的阵型,高速向蒙古大军再次袭来。

    火箭如雨开路,将试图用弓箭阻击的鞑子杀得打乱,马蹄腾空,洪流涌动,从北向南,绝杀而攻。蒙古鞑子崩溃了,前面的步卒惶恐大嚎,转身就跑,眼见同袍挡路,便叫骂着,拥挤着,翻爬着,自相残杀着,然后彻底崩溃,全军溃散,此时女真铁骑追至百步。

    定边军的铁骑蜂拥而入,透阵而出,马刀嚯嚯,尸横一片。替代胡大柱的刘大栓,刷领麾下骑兵就在第一个冲击波次。望着前面惊慌逃跑的蒙古溃兵,刘大栓冷笑着,学着老兵将锋利坚硬的马刀虚力而握,刀刃斜着向外,对着一个鞑子的脖子就是一划,带起一蓬血雨,鞑子的头颅也翻滚着高高飞起,无头的尸身轰然而倒。飞身而过的刘大栓只觉得手中一紧,隐隐有些疼痛。

    骑兵营老兵更是熟练,只要命不要头,这样更加省力。刀刃迅速划破鞑子的脖子,便收刀而过,轻松地杀人,轻松地再杀,效率比刘大栓这样得新兵,更加高效省力。

    杀透而过的定边军直接向南,追着哈季兰的背影而去。哈季兰刚刚收拢了五百骑兵的阵型,会同格图肯的五百骑兵,急追南方佯攻的定边军,而他的身后,又有上千定边军尾随杀来。

    哈季兰派出回援的五百铁骑就要和定边军迎头碰上,而他们的前方已是一片火雨。定边军人数占优,却丝毫没有冲阵的意思,一排火箭射完,便提速左右包抄,紧接着就是第二排火箭呼啸而出。

    四轮火箭将女真的锋线横扫一空,急促迅猛的火力限制了鞑子左右分散,只得聚拢用前面的死伤换来后面的突击机会。定边军从鞑子左右十步外擦身而过,手雷如雨点般砸落在两侧鞑子的头上,再一次削薄了鞑子的阵型。

    鞑子散乱的利箭纷纷扎在定边军盔甲上,不时有定边军惨叫一声,却仍然带着一身的箭矢,飞奔而去。血战,弹指间开始,弹指间结束,中间是伤亡惨重的鞑子残余,两边是定边军铁骑,双方一战而过,再无交汇。

    鞑子一地死伤,他们熟练的紧密冲阵队形,挡住了同袍的视线,手雷炸开飞舞的铁片又干扰了善射的女真,漫射的箭矢即使穿透了定边军的铁甲,也未能留下一骑。

    李晟向东北逃遁,八音对面的定边军向东逃遁,北向南的定边军决绝冲向哈季兰和格图肯,而他们前面的定边军队尾,火箭又蓄势待发。哈季兰和格图肯不敢面对前后夹击,只得东西逃遁,任由定边军从中间一大段空隙中涌过,滚滚而去。

    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