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七十八章 两处茫茫皆不见(三)

第七十八章 两处茫茫皆不见(三)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朱由校昂首挺胸、气定神闲地立于皇城城头,神色淡然不见波动,表情肃穆不见喜怒,傲视天下高高在上,龙威霸气勃然喷发。一派秦皇汉武、唐宗宋祖般的千古明君气象,突显于瞠目结舌的朝中众臣之间,肃立于惊慌失措的京营大军之上,面对着岿然不动杀气腾腾的定边军铁骑,竟是如此醒目耀眼,光芒万丈。

    等朝中众臣肃静,朱由校龙吟之声威严而下,对始终跪伏于地的沈重问道:“平身!京城防御如何,卿可当众奏来。”

    沈重叩头高呼:“臣领旨!”

    沈重昂然起身,对朱由校及群臣傲然道:“十月十二,千骑先行出发,千里潜行,藏于乡野。臣十月十五乘船,横渡大海,扮作商贾于北塘登岸。十月二十五,臣与麾下会合,百人一批,北上香河,偷越通州,今日到京,聚于广渠门外。一路无惊无险,所经州县文武,无一察觉。”

    沈重说罢,也不理群臣嗡嗡议论,指着身后的铁骑冷笑道:“臣不仅瞒过朝廷地方,就连麾下也不知此行目的。广渠门外,突然下令闯城,将校临时布置,千骑轰然而动,于广渠门外一里,忽然发力偷袭京城。”

    沈重嘿嘿一笑,摇头叹道:“千骑突至,广渠门内外百姓四散奔逃,广渠门守军猝不及防,铁骑不战而入外城,军民惊慌溃逃,唯余一片狼藉。入正阳门大街,阵列而向正阳门,一路军旗招展,秋毫无犯,百姓安心,围观尾随,两旁商铺,人头攒动,哗然呼喝,惊动半城,竟仍不见半个官员衙役、京营厂卫,上前拦阻查问。”

    沈重看着黑着脸的众臣哈哈一笑,骄狂而喝:“至正阳门,终有数百军卒,阵列防御。臣军令之下,定边军佯攻而上,未曾丝毫抵抗,守军瞬间崩溃,逃之夭夭,正阳门一战而下,铁骑奔流而入,安然杀进京都内城。”

    沈重指着京营和厂卫大军耻笑道:“定边军过东江米巷,沿途浏览诸部府司衙门,至长安街方再见皇城守卫,个个喏喏不敢上前。臣与千骑阵列于此,将近一个时辰,厂卫才姗姗来迟,战战兢兢护住了承天门。随后京营数千守军杂乱而来,惊慌恐惧不敢逼近,远远围堵作壁上观。”

    沈重仰头长叹,对朱由校躬身奏道:“直至兵部尚书张大人到了,与臣应答之间不动兵戈,京营守军才敢靠近重重围困。陛下,幸亏臣无歹意,否则皇城已下,中枢失守,大明危矣。臣此次演习于京城,观朝中衮衮诸公皆是无能之辈,为吾皇及内阁六部重臣之万全,臣恳请陛下迁都于威海卫,由定边军区区万人护卫,也比在京城束手待毙为好。”

    耳光,响亮的耳光,正大光明的耳光,无所顾忌、置之死地的耳光,狠狠抽在魏忠贤和重臣的脸上,一个个咬牙切齿却无话可说。

    魏忠贤心中流泪,追悔莫及。定边军诡异入京,东厂番子和锦衣卫的急递早已报知,自己故意坐视不理,也不奏报天子,就等着让天子看到,沈重和定边军是何等猖狂跋扈,目中无君。只是想不到人家早得了天子暗许,京中守军又无能若此,让定边军入城神速,厂卫竟未能及时反应,方让沈重当众打脸,想来在天子心中,一个无能的评价是少不了的。

    沈重,沈东海,反击来得好快,好狠,好绝,宁肯与天下官员和司礼监内宦为敌,宁肯置身之于万劫不复,也要当众狠狠扇下这一巴掌。

    魏忠贤愤恨之余,心中却更加恐惧忌惮。他不怕位高权重的东林党,他不怕人多势众的文官士子,他不怕世代豪门和公侯勋贵,这些人都不好惹,但也不谈不上多可怕。唯有沈重,圣眷正隆,才华横溢,行事却无所顾忌、不按常理、敢置身于死地反击的疯子,才更让人恐惧。

    张鹤鸣气得浑身发抖,指着沈重向朱由校怒道:“陛下,若非沈重乃是天子近臣,若非定边军乃是天子亲军,臣等对其不加防备,未敢轻易攻击,岂可任由其来去自如?沈重得了便宜还卖乖,实乃卑鄙小人,欲离间君臣,以邀功献媚于天子也!”

    沈重忽然哈哈大笑,笑得弯腰捶胸,一手指着张鹤鸣说不出话来,恶形恶状极是可憎。

    张鹤鸣怒道:“吾之言有何可笑?若非尔是天子钦命的监军,若非打着钦赐定边军的旌旗,岂有让你浑水摸鱼的机会?”

    沈重摇头笑道:“吾若真有谋逆之心呢?”

    张鹤鸣一怔,老脸一红,却再无话可说。刚才的几句质问,是何等义正言辞,若非对天子忠心,对皇权尊重,为天子朝廷,相忍为国,何须对天子近臣百般忍让,何须对天子亲军的嚣张跋扈视而不见?怀着对天子宠信奸佞的种种委屈,一句“岂可任由其来去自如”,就将沈重无法辩驳的指责,以及兵部的疏于职守,尽数轻轻化解,还将沈重的卑鄙用心、定边军的骄狂难治,自己的洞彻千里、尽在掌控的才能,表现得淋漓尽致,令人闻之信服。

    可是,沈重偏偏说了这么一句,“吾若真有谋逆之心呢”。你怎么敢说,你怎么敢当众说出这么一句,你知不知道,不管你有没有谋逆之心,这句话都是万万不能说的。有而不说,无以加罪,无却言之,旦使天子疑其心,有司污其行,则罪无可恕,身败名裂,必将死无葬身之地。

    可沈重偏偏说了,吾若真有谋逆之心呢,自己还有何话可讲?沈重日后如何且不说,上至内阁兵部,下至京畿官员,还有勋贵京营,敌军千里潜行入京而不知,敌军千骑攻入都城而无防,敌军肆虐皇城之下而救之不及,又岂是一个昏庸无能、疏于职守可以解释的。沈重和定边军若真有异心,来得若是建奴叛军,大明何在,天子何在?

    沈重看着哑口无言的张鹤鸣,扬声冷笑道:“眼皮子底下的京城,都不能万全,却大言不惭,指点千里外的辽东,真是不自量力又不知耻,吾羞于同你为伍也!”

    魏忠贤叹气后退,内阁大学士纷纷侧目,六部九卿忍怒不言,张鹤鸣无语羞惭,沈重横眉冷对,唯有大明千古明君朱由校,嘴角露出一抹坏笑,宽大龙袍下的衣袖内,对沈重暗暗竖起大拇指,昏君气象一览无余。

    朱由校正在暗自得意,羡慕地看着演技十足的沈重,鄙夷地扫视着丑态百出的朝臣,扶着城墙的手指,如欣赏优美旋律般,有节奏的敲击不停,两腿前后抖动着开始得瑟。忽然,朱由校余光察觉到叶向高探寻的目光,连忙昂首挺胸,收敛得意,又一派明君模样。

    叶向高苦笑着摇摇头,慢慢凑到朱由校身边,轻声说道:“陛下,众目睽睽之下,当注意朝廷体统,此闹剧该收了吧?若有司官员疏于职守,可廷议其罪,可交付有司,切勿失朝廷脸面,以致贻笑天下。”

    朱由校冷笑道:“闹剧?也罢,有罪无罪,皆由内阁,由阁老说了算,朕就当看了场闹剧。”

    叶向高瞥了一眼天子的脸色,方从容退下。瞅着进退失措的张鹤鸣摇了摇头,又俯视着始终阵列不动、杀气腾腾的定边军铁骑,扫了一眼傲然独立、飞扬跋扈的沈重,便又低头垂目,恢复了儒雅的阁臣风范。

    朱由校兴趣已失,又急着与沈重见面,便扬声下旨:“定边军将士征战万里,浴血辽东,数折奴酋,功在社稷!人赐贡酒一坛,白银二十两,绸缎一匹,给假一月,着有司叙功呈报,再议升迁。定边军,去甲!”

    两世为人的沈重,人生经验何等丰富,岂会学那细柳营的周亚夫,还有功高震主的年羹尧。被反复树立忠君思想的定边军,听得天子旨意,看都不看沈重,一齐翻身下马,扔下兵器,解开甲胄,然后千人拜伏于天子面前,齐声欢呼:“谢吾皇天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吴天武连连叩头,泪如雨下,李晟高声哭嚎,以头抢地,骑兵营一千老兵,一个个拿出跟素娥学来的百般本事,或连连谢恩,或热泪横流,或高声称颂,或鬼哭狼嚎,将朱由校感动得无比欣慰,神清气爽。

    慷慨入建州,铁血守辽阳,一出鬼神惊,二战定辽东。烽火行辽沈,尘烟一万里,火烧勇八旗,水淹悍女真。暴雨扫狂风,尸山化血流,四海可纵横,天下第一军。归来拜天子,泪飞顿作雨,大明二百载,九五当为尊。

    朱由校趴伏在城墙上,看着百战归来、嚎啕大哭、忠心耿耿拜服于脚下的铁甲强军,只觉今日方感受到太祖高皇帝横扫天下、驱逐蒙元的恢弘气魄,太宗皇帝逐鹿中原、亲征大漠的铁血豪情,不由热泪盈眶,感动得一塌涂地,对沈重和定边军豪勇,恨不得掏心挖肺、倾其所有而重赏,方可安抚心中热血翻腾、气贯长天的帝王之气。

    朱由校忽然使劲儿拍打着城墙,大声嚎道:“魏忠贤,赏,重赏,狠狠赏!”

    沈重起身肃立,郑重整衣叩拜,定边军千人随之而跪,瞬间山呼海啸传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忠贤连忙领旨,气哼哼看着做作的沈重和定边军,心里悲愤地骂道:“臭不要脸!”(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神澜奇域无双珠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