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明末微官 > 第二十七章 便起风雨去无情(八)

第二十七章 便起风雨去无情(八)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恰似寒光遇骄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秒记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三人相互对视,若有所悟地点点头,至此终于明了了沈重的歹毒之心。

    原以为沈重决绝反击,大手笔弄了个辽东全景堪舆,又是会战讲解,又是演武练兵,又是三战大剧,搅动了京师人心,掀翻天下怒潮,此时携万民之怒赴三司受审,不过是图穷匕见,以大势威逼三司丢脸,从而一举翻盘,震慑朝堂。

    而此时看来,沈重的用心比他们料想得还要恶毒,竟是置之死地而后生,主动认罪逼三司将其下狱,从而激起万千百姓之民怨沸腾,其矛头竟然直指内阁六部,滚滚东林,已是决战死战的态势。

    按照内阁的指示,若是沈重当堂辩驳,欲洗刷不白,无论其是嚣张跋扈,还是冷嘲热讽,只要三人隐忍不发,听凭其肆虐猖狂,最后以其身份尊贵,所言亦有其理,延后再审放其自由,自可从容拖延徐徐化解,可是沈重竟然毫不反抗,一意认罪伏法,难不成真要将其下狱么?

    将沈重下狱,论以重罪,逼天子制裁,哪怕天子信宠开脱其罪,至少也是罢官夺权,不影响东林大局。可是沈重已然掀起了反攻倒算的浪潮,又在万众瞩目中含冤受审,若是真的决然将其入狱论罪,自己三人还如何出得了刑部大门?真当已然处于爆发边缘的万民和定边军,是可以轻易无视的么?

    可是沈重居然认罪了,没有丝毫犹豫爽快至极的愿意伏法,难不成奉旨审案的三司成了笑话,堂堂刑部尚书、左都御史、大理寺卿,圣人子弟,忠正贤良,将已经低头认罪的国之要犯,不要脸面地放任离开,那自己三人日后还如何立足。

    周应秋看着洋洋得意的沈重,拍案扬声喝道:“沈东海,你意欲何为?”

    沈重没好气道:“周大人此问毫无道理。你们奉旨会审,罪臣奉旨受审,此时一不用三位大人浪费精力,二不用三位大人用刑拷问。罪臣直接认罪,听凭处置,难不成还做错了?”

    邹元标怒道:“沈东海,此乃刑部重地,堂堂三司主审大堂。尔亦敢放肆?”

    沈重漫不在乎笑道:“罪臣知罪,请下牢狱!”

    王纪冷笑道:“威海伯,你以为搅动民意,老夫就不敢将你入狱么?”

    沈重摇头叹道:“我说你们有完没完,简直是浪费时间,还不干干脆脆将我这个罪臣下狱,然后合议定罪了事!”

    王纪勃然大怒,正要说话,却见衙役慌慌张张跑了进来,对三位大人拱手惊呼道:“诸位大人。外面百姓骚动,已然弹压不住,就要怒闯刑部了!”

    王纪急忙要派人阻挡,周应秋连忙一把拉住,冷笑着看着沈重说道:“煽动民意闹事,冲撞刑部搅乱三司会审,威海伯,这可是大罪,你若此时醒悟,还来得及拦阻!”

    沈重闭目养神。丝毫不理他们。

    三人怒目而视,周应秋冷声说道:“即是如此,拼着不要体统脸面,哪怕受些伤损。正好以此论罪!”

    周应秋话还未说完,便听见外面整齐的山呼海啸,正是定边军。

    “父老听我言,世上只有冤死的沈东海,绝无反叛的定边军。京师只有义士,绝无乱民。请父老勿要骚动,威海伯和定边军可以不要命,却不可留下污名!”

    在定边军连续齐声阻拦下,外面的骚动逐渐静止,接着传来一片谩骂之声,却是沸腾而不过激,似乎局面全然扭转,即将爆发的民怨终于被定边军安抚了下来。

    看着滚刀肉一般的沈重,三人正在束手之际,却见外面衙役又来通报,说是成国公世子朱纯臣求见。

    三人相互对视一眼,邹元标点头说道:“那就请世子进来!”

    那衙役急忙出外,很快便领着朱纯臣走了进来。朱纯臣扫了一眼跪伏于地的沈重,急忙快走几步,对三位大臣躬身施礼。

    三人回礼后,邹元标冷声问道:“世子此来,可是为威海伯之事?须知此乃国法,吾等乃是奉旨审案,世子最好不要插手。”

    那朱纯臣连忙笑道:“不敢,我只是受百姓所托,进来一问究竟罢了。威海伯一案乃是重案,非是小子可以过问的,只是这三司结果如何,不知三位大人可能相告,小子也好出去给百姓一个交代。”

    王纪指着沈重冷笑道:“那就正好麻烦世子了,威海伯已然低头认罪,三司指控一概领受,甘愿接受律法制裁。”

    朱纯臣愕然,似乎根本不信。

    周应秋眼睛一转,连忙笑道:“世子若是不信,尽可当面问问威海伯。”

    朱纯臣对跪在地上的沈重施礼笑道:“威海伯,三位大人之言可实?”

    沈重无限悲愤呼道:“此言不假,三司有何罪名,吾一概认之。大丈夫宁死不辱,即是如此,便请下狱,由尔论罪,唯求速死,以全气节。”

    王纪勃然大怒,指着沈重高喝道:“沈东海,恁地无耻!你…”

    王纪“你”了半天,却是再也说不下去,沈重的确是实话实说,可是实话有这么阴阳怪气说的么?

    朱纯臣感叹几声,拱手对三人苦笑道:“即是如此,就请三位大人秉公办理吧。只是威海伯好歹亦是百战名将,还请大人们法外开恩,勿要辱其英名,小子告辞了。”

    看着朱纯臣黯然离去,显然是被沈重感动得一塌糊涂,三人不由浑身无力,再无良策,这沈重的无耻已然超过了他们的承受能力。

    邹元标苦笑道:“二位大人,事已至此,当如何办理?”

    周应秋一咬牙,扬声怒道:“还能怎么办,先将他下狱再说!”

    刑部内是团团乱转的三司大臣,刑部外是七千伏地请愿的定边军,还有数万围观不平的百姓,而威海伯沈重,则施施然随着衙役去了重牢之地。

    上有天子宠信,下有万民相帮,手握定边强军,自己又是个百战名将。以沈重如今的身份地位,刑部公差哪里敢难为威海伯,狗腿子般扶着沈重出了大堂,立即温柔解开沈重自绑的绳索。然后恭恭敬敬服侍着威海伯下了刑部特设的重牢。

    沈重转动着麻木的双手,看也不看身旁的公差,呲牙冷笑道:“王化贞、熊廷弼可在?”

    那公差连忙赔笑道:“回伯爷话,俱在牢内。”

    沈重哈哈笑道:“老子一受不了苦,二耐不住寂寞。给老子挑个上好的单间,然后让那熊廷弼给老子做邻居。”

    那公差为难道:“伯爷,这个恐怕小的做不了主。”

    沈重冷哼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自古阎王好见小鬼难搪,少忽悠本伯,若是为难,老子让定边军晚上去你家详谈。”

    那公差苦着脸点头,领着沈重寻了间干净的号房,然后又和牢房的衙役头目支吾了半天。沈重终于又见到了辽东名臣,熊廷弼。

    熊廷弼一见沈重,便苦笑道:“你小子也进来了,可是也受了老孙的算计?”

    沈重听了一愣,疑惑笑道:“哪个老孙?”

    熊廷弼冷笑道:“堂堂帝师,内阁大学士,孙承宗!”

    沈重笑道:“你熊大胡子举世皆敌,也不能胡乱攀咬,你若说叶向高小子还信,人家孙承宗又挨着你什么事情。”

    熊廷弼冷笑道:“你自予能耐大。可是在朝时日太短,朝堂中的水又多深,你如何能够知道。东林虽然人多势众,可也没本事将老夫和你堂堂威海伯一块儿弄进来等死。”

    沈重惬意地坐在地上。抬头对熊廷弼笑道:“此言怎讲,还请大人指点。”

    熊廷弼苦笑道:“辽西战败,王化贞难逃其罪,可是对于老夫,朝里却是意见不一,更不用说百战百胜。又有天子宠信的沈东海了。东林之中,杨涟、左光斗诸公皆上疏为老夫喊冤,其余的想牵扯老夫与你,为东林的辽西溃败脱罪,可是真正起了决定作用,影响天子首肯的正是孙承宗。”

    沈重笑道:“你这话可是说,堂堂帝师,内阁大学士孙大人乃是奸佞小人么?”

    熊廷弼苦笑道:“老夫宁愿他是个小人,如此就是死也不枉忠义操守,可惜他偏偏不是。”

    沈重肃容问道:“那孙大学士为何要坚持问罪你我?”

    熊廷弼怒道:“为辽东战略!为了他的一腔抱负!”

    看着不明所以的沈重,熊廷弼冷笑道:“自萨尔浒战败,老夫主辽之时,便谏言主守。你小子虽然不是个东西,可也看清了辽东局势,我大明国事颓废实力不足,攻之不足守之有余,因此也是疾声言守。嘿嘿,可惜偏偏东林志向高远,一意主攻,力图恢复河山,再造奇功。而孙大学士,又是其中最坚定的主战派。”

    沈重笑道:“攻守而已,皆是为了辽东,何至于对你我下手?”

    熊廷弼冷笑道:“东林是为了搅浑池水,孙大学士么,嘿嘿,若是你我无罪,独独降罪化贞,那岂不是说,辽东战略守为上策么?你我若是被朝堂治罪,那攻伐建州,恢复辽东就可以成为朝廷国策。”

    沈重听得直皱眉头,熊廷弼之言大出他的意料,孙承宗后世的名望之高,简直就是明末的擎天巨柱,怎会如熊廷弼所说的如此不堪。

    熊廷弼瞧见沈重不信,长叹一声摇头说道:“否则以杨涟和左光斗在东林的地位,为何救不得老夫?你可知道,老夫入京欲洗刷不白之时,曾和孙承宗彻夜长谈,你知道他的主张么?”

    沈重意识模糊,喃喃自语道:“以辽人守辽土,练兵筑城,层层推进,恢复辽东。”

    熊廷弼瞪大双眼,高声咆哮道:“他也找了你不成?此策何其可笑也,按照他的战略,不等我大明平辽,国力已然耗尽矣。老夫本来无事,就是和他大吵一夜,不久便获罪下狱,成了丧失全辽的千古罪人。”

    沈重摇头说道:“你这都是臆测,孙承宗即便有此意,也不会无耻到对有功之臣下死手。”

    熊廷弼苦笑道:“压制东林救我,欲论我罪的是他,下死手的却另有其人。”

    沈重怒道:“是谁?”

    熊廷弼苦笑道:“东林的汪文言,司礼监的魏忠贤!”

    沈重若有所思点点头,熊廷弼见沈重似乎理解,便恨恨说道:“东林弃了王化贞,又怕老夫脱罪,便让汪文言以老夫名义贿赂魏忠贤四万两黄金。等魏忠贤找老夫索要,老夫哪里有金子给他,便就此得罪了他。而王化贞原本境遇凄惨,可是这些时日忽然待遇甚优,故友告诉老夫,原来是王化贞转投了魏忠贤所致。如此,王化贞不死,老夫若不死,谁为辽西大败负责。”

    沈重苦笑道:“汪文言自予乃是苏秦之流,好心为东林布局,日后定然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只怕魏忠贤会以此牵连你的东林老友。”

    熊廷弼忽然冷笑道:“你小子一向是个趋利避凶,冷心冷肠的性子,只怕虽然下狱也是装装样子,你有天子看顾,想来是死不了吧?”

    看着沈重苦笑点头,熊廷弼怒声喝道:“看来,辽东三人,唯有老夫必死了。”

    沈重无语,熊廷弼深吸口气,扬声说道:“老夫无罪,老夫不服,自当与之抗争到底。只是老夫生死乃是个人之事,沈东海,那孙承宗亦是忠良君子,为攻守战略所见不同,便无视黑白罪责无辜功臣,老夫实是忿恨难平。你若能出,当为老夫辩不白于天子,老夫死则死矣,孙承宗之策万不能用!你也要小心其人,老夫是第一个,你沈东海可别做那第二个。”

    沈重苦笑道:“王在晋马上就是第三个了。”(未完待续。)

    PS:  关于抹黑孙承宗的史料,将发在帖子里,我虽认同,但恐怕很多人不认同,毕竟孙承宗偌大的名声,咱们不吵架,探讨可好?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明末微官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雨天无辰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雨天无辰并收藏明末微官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