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95章

第95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要这么说,家贼也可以多偷些东西啊!”

    李澄秋吃完一碗饭,又盛了半碗酸笋汤,慢条斯理的边喝边说:“一套白玉杯不过九只,成年男子怀里一兜,也就差不多了,若再贪心多拿别的,只怕不好带出去,易被人察觉。且刺史府中的密室,除了府中人,谁能知晓?他能悄然无声开启,没破坏室内任何东西,可见早就熟悉于心。”

    边上一直默默吃饭的刘石宏忽然插嘴:“如果是这样,东西一丢,难道益州刺史不会先在府中搜寻?”

    “那得看刺史是什么时候发现东西丢了的,就算他即时发觉,只怕也不会首先想到搜查自家人。”

    刘石宏终于完全睁开了他那常日半闭着的眼睛,目光炯炯望向李澄秋:“你是说,偷白玉杯的,不是下人,而是刺史的家人。”

    李澄秋抬眸回视,见他瞳仁微带褐色,却明亮无比,眼睛形状也堪称漂亮,不由微微叹道:“你就不能修整一下你的胡子,把头发好好梳起来么?”

    边上徐二娘附和:“就是,我每次看着你吃饭,都担心你胡子头发先一步吃到!”

    刘石宏立刻垂下眼皮,恢复平日那副风雨不动安如山的模样,“都吃完了?”

    “不用你洗碗!”李澄秋立刻阻止他动手收拾残羹,“这套碗盘我很喜欢,你要敢砸碎一个,一个月没有酒喝。”

    刘石宏懒洋洋起身往外走,不甚在乎的回道:“你的酒从八分酒两分水,已经兑到了九分水一分酒,喝不喝又能怎样?”

    徐二娘扑哧笑出来:“这是掌柜的体恤你,给你特制的好酒呢!”

    说笑一场,谁都没把千里之外的益州发生的盗窃案往心里去,却想不到忙忙碌碌过了几日,云南王王府大办喜事之后,至宝九龙九凤冠竟然就在云南王的新婚之夜从新房内不翼而飞了!

    李澄秋少有的瞪大眼睛,向站在面前的巡检司捕快梁伯元确认道:“你说九龙九凤冠就在老王爷的新房内丢了?”

    梁伯元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五官端正,身姿挺拔,穿一身黑色公服,看着英气勃勃。

    不过他现在的神情却颇有几分苦恼:“是啊!你说新房之内,王爷和王妃还在呢,门窗都是闩好的,居然就有人能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的盗走凤冠,这不是奇事么?”

    密室盗宝,李澄秋很感兴趣:“那总捕头可查出什么线索没有?”

    “这时候自然是还没有,只发下公文来,叫各处留意可疑人等,以及可有人将宝物出手。”梁伯元轻叹,“别处也还罢了,你说咱们昆仑镇,哪一日要不来几十个生人那才是怪事!各处珍宝交易更是数不胜数,我们一共就四个捕快,哪里看的过来?判官大人虽然也嘱咐了巡街的兄弟们多多留意,可总怕有看不到的地方,我这就来请老街坊们帮忙留神了。”

    偷到如此宝物,贼人自然会想办法尽快出手卖出去,总比带在身上四处招摇为好。而昆仑镇是边贸开放之地,距离王府所在的大理城又不远,若从此地将宝物卖给胡人,倒是一个好打算。

    李澄秋爽快答应下来,梁伯元又嘱咐:“这事儿李掌柜先别声张,心里有数就好,虽然消息早晚要传出去,但有些内情,还是不要泄露为好。”

    “你放心,我必定守口如瓶。”

    他们二人此时就站在后院石榴树下单独交谈,往来的徐二娘等人虽然好奇的瞟过来几眼,却并没人听见详情。

    梁伯元说完此事,便向李澄秋告辞,又去其余几家本地老招牌的店铺,找掌柜们寻求帮助去了。

    李澄秋送他出去,到店中却被徐二娘拦了下来,“我说小梁,你忙活什么呢?这时候了还走?吃了饭再去吧!”

    “有事忙,先不吃了。”梁伯元打了招呼就走。

    李澄秋替他拦住徐二娘:“他真有事,你忙你的去吧。”

    “什么事呀?”徐二娘眨眨多情凤眼,“你们两个刚刚嘀咕什么呢?”

    “没什么,叫我留意生人,近日又要捉拿什么盗匪,你们也留心看着,有没有不同寻常的交易。”

    徐二娘却异想天开:“不是那益州大盗来了吧?”

    她无心之语,李澄秋听了却不由心中一动,觉得两件事前后脚发生,又有内在关联,似乎并不只是巧合。她一贯遇事不动声色,心里虽然一直在思索,面上却似浑不在意,还交代徐二娘:“别寻思这些了,叫王励去取洗好的衣物。”

    照雪客栈伙计有限,但客房里的铺盖之物却少不得定期要清洗。李澄秋一贯好心肠,便把这活计托给了后街柳寡妇,让她联合了几个无依无靠的孤苦女子,专门给照雪客栈做些缝补浆洗的活计,既省了自己力气,也好让她们有个生计。

    王励为人憨厚,力气又大,取这些东西正合适他去,顺便还能帮着人家劈劈柴、做些粗活。

    “还是我跟他一块去吧,正好这会儿店里人不多,没得又让人说闲话。”

    李澄秋挑眉:“什么闲话?”

    “还能有什么闲话?寡妇门前是非多呗。”

    李澄秋皱眉,她最不爱听这话,便说:“难道王励不去,他们就不说柳大嫂了?不过是看她样貌好,故意糟践。”

    “你说得对,所以我更要跟着去,好好教训一下那些长舌妇!”徐二娘扬着下巴说道。

    李澄秋失笑,敢情她是闲着无事,想去找人吵架了,便也不拦着,只说:“快去快回。”

    徐二娘和王励出去了,李澄秋就去了柜台里坐镇,萧若从外面回来,看见她便打招呼,“李掌柜今日清闲。”

    “是啊,听说萧公子的货物都出手了?这一趟收获不错吧?”

    萧若走过去隔着柜台与她说话:“还好,我第一次来,也不敢带太多货物,还没多谢李掌柜提供货仓呢。”

    “萧公子太客气了,我们就是做这个生意的,您付了钱,还道什么谢?”

    “花钱也得有人提供这个便利才成。我还想问问李掌柜,您在这里开店,见识也多,您说我带些什么货物回去卖好?”

    李澄秋笑道:“这我可真不知了。只看着往来客商,多是贩些香料宝石,也有毛皮药材的。不知萧公子要贩货去哪里?”

    “自是回京城长安。我看中的东西太多,身边却没有那么多银子,只能酌情择选,一时还真拿不定主意。”

    萧若满口生意经,与李澄秋说起京中景象,举凡衣食住行、玩乐消遣,竟都说的头头是道,倒真像个京中长大的富家公子。

    两人聊得兴起,李澄秋便从柜台后面出来,请她到桌边坐下,又叫胡小三儿送了壶茶来。

    “我到此地之前,从未喝过白茶,没想到竟另有一番滋味。”

    李澄秋道:“白茶平淡隽永,与我们西南的气候相得益彰,难得萧公子会喜欢。”

    萧若频频点头:“李掌柜说的是,我到此地后,也觉此处果真四季如春,不湿不燥,当真极适人居,等我老了,也来昆仑镇养老。对了,李掌柜是本地土生土长之人么?”

    “并不是,我四岁时随父母迁来此地,这间客栈是我父母的产业。”

    “哦?那令尊令堂现在不在镇上么?”

    “对,他们出门云游去了,只留我在家看店。”

    其实萧若早就听同行客商说过,客栈老李掌柜几年前就与妻子出门了,将偌大一间店丢给了年纪轻轻的女儿,也不给女儿招个女婿一同经营,实在是奇哉怪也。

    她虽有心探问,却见李澄秋温和诚恳,似乎并无什么不可告人之处,便转而说道:“原来如此。李掌柜独自支撑经营,可真是不容易。我还有些好奇,此地明明四季如春,常年不下雪,怎地客栈却叫做‘照雪’?”

    “只因家父家母本是北地人,虽到了此处定居,却常常怀念北方的大雪,便取了‘照雪’之名,以示心中仍怀恋故地。”

    萧若笑道:“这个名字取得甚妙,比之什么‘高升’、‘平安’、‘悦来’等等雅致许多。不过本地虽无雪,掌柜的倒可以买一幅踏雪寻梅图挂起来应景。”

    李澄秋道:“多谢萧公子建言,我会留意,若真有这样好的画,必买回来挂着。”

    两人从生意说到客栈布置,萧若只觉非常愉快,就算并没探听到什么有价值的消息,也不由对这位年轻女掌柜好感倍增。

    李澄秋并不是一个看起来热情备至的人,但面上总有恰到好处的温和笑意,说话不远不近,语速不快不慢,如同清浅流过的小溪,让人不知不觉便卸下防备,也不会因她是个女子就生轻视欺侮之心。难怪往来客商都对她和这间客栈赞不绝口。

    “我也就能在这点上提提想法了,李掌柜经营有方,便是寻常男子也难以企及,真让在下佩服。”萧若诚心诚意的称赞,又把话题转到几个伙计身上去,“就连用人都这么不拘一格,厨子做的一手好菜;两个跑堂伙计,一个八面玲珑、能招揽住客人,一个机灵细致、处处周到;还有那么一个高手压阵,让人不敢来捣乱。”

    李澄秋面对盛赞,神色始终如常:“不过是我运气好,遇上了这么几个能人罢了。”

    萧若却道:“那也得李掌柜有容人雅量,别个不说,似那位刘大哥那样的,别处可未必肯用。”她在客栈住了一段日子,总算见到那位刘石宏的真容,第一次还真被他头发胡子连在一起的样子吓了一跳。

    李澄秋发觉萧若对刘石宏格外感兴趣,但她既不知刘石宏来历,也不愿探询,便简单回道:“高人总有些特立独行。”

    话说到这里,又有远道客人上门,李澄秋说了失陪,便起身去接待。萧若若有所思,特意出后门去到后院石榴树下站定,往房顶上四处扫视,果然发现北面小楼屋顶上躺着一个人。

    她细细留心了好几天,才终于发现,这位“高人”果然很高,没什么事要他忙的时候,多半都是在房顶上呆着。

    萧若真的很好奇,他是在晒太阳睡觉呢?还是在高处看风景。只可惜她不好也飞身上去与这位高人聊一聊,只能先这样观察了。

    等到徐二娘和王励带着洗好的物品回来时,正遇见从后院回来的萧若,她便抽空去与李澄秋嘀咕:“这位萧公子爱好很特别呀!红石榴那样的,他居然兴致勃勃的跟着偷窥,我这样的美人,他居然理都不理!”

    李澄秋有些惊讶的望向徐二娘:“你不会现在还没看出来吧?”

    “看出什么?他有断袖之癖?”

    “……她是个女子!”

    徐二娘先是断然道:“不可能!他身上没有脂粉味,个子不矮,行动也挺胸阔步——胸还是平的!”

    李澄秋道:“胸可以缠。她虽然说话行动都不似一般女子,但她没有喉结,面庞光滑细致,手掌纤巧白嫩,而且细腰丰臀。”

    徐二娘立刻往后一躲,满脸警惕道:“你也看得太仔细了吧?她穿那样宽松的袍子,你都能看出她细腰丰臀?”

    “走动起来就能看出了,这还要特别仔细看么?我瞟一眼就看到了。”

    “谁像你似的,什么到你这里都无所遁形!”徐二娘虽然仍觉着意外,却一贯相信李澄秋的观察判断,末了道,“怪不得她远着我,这是嫉妒我长得美呢!不过红石榴又不是俊俏后生,她盯着他干嘛?”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