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02章

第102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乡试是要去省城江宁应考的,如今已到七月底,严景安想让严仁达早点出发,到江宁熟悉一下环境,严仁宽就自告奋勇要陪弟弟一起去。

    “哪里还要大哥再陪我去!”严仁达推辞,“我也不是第一次应考,自己去就行了,再说还有书院的学子们同路,大哥不必担心。”

    严仁宽坚持要陪他:“有我在,你心里总能安定一些,有什么事我也能给你跑跑腿。”

    “如今天正热呢,大哥你这些日子读书也很辛苦,何必还要你跟我奔波一趟?江宁又不甚远,李家两位世兄还要回去湖州考呢,也没要人陪着。我也不是小孩子了。”

    严仁宽一听这话反而点头:“正是呢,李家也是两兄弟一起回去,我陪着你不是正好?”

    严仁达无奈,转头看向父亲。严景安一直不说话,就看着两个儿子你来我往的说话,这时见小儿子招架不住,转头求援,就笑道:“让你哥哥陪你去吧。他这几年都没怎么出门,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去拜访一下省城的故交旧友,多往来往来,兴许能得些进益。”

    于是严仁达也只得答应了,和严仁宽两个收拾了简单的行装,八月初二那日从平江出发,去省城应考去了。这两兄弟一走,严景安陡然觉得轻松了起来,七月里已经考过童生试,李俊繁和严谦两个都没考中,因此此时都是考后的休整阶段,功课都并不吃紧,严景安终于恢复了课外活动时间。

    这日午后的课早早结束,严景安闲来无事忽然想去寻曲老道下棋,就叫家里备车,要带着孩子们一起去。说来他也有许多日子不曾出城了,为着几个孩子的功课,他这段时间实在是劳心劳力,如今有了空闲,自然想出去散散心。

    这一说要出去玩,常跟着他出去的黄悫、严诚几个还好,曲默然、常顾等都立刻瞪大了眼睛望着他,孩子们清亮的眼睛里盛满了期待,严景安不由失笑。他如何不明白这些孩子的心思呢?于是大手一挥,除了刚开蒙的几个小不点和女学生之外,其余的全带着一同去了。

    但去之前是一定要先嘱咐的:“不许乱跑乱闹,更不许自己偷溜,要听话,不然下次可不带你们去了,都记住了没有?”

    一二三四五六七,七个男孩子异口同声:“记住了!”严景安还不放心,安排了一对一的看管:“俊繁,你看着常顾,谦哥儿好好照顾着默然……”

    正在这时,旁边的丰姐儿委屈的叫了一声:“祖父。”

    严景安一回头,发现孙女撅着嘴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他咳了一声:“你怎么还没回去?”

    “祖父说下次带我去的!”丰姐儿快哭了,祖父每次带着哥哥们去玄真观都不带着她,每每都说下次,每到下次还是说下次,这次眼看着连曲表哥和常家小子都带上了,居然还是不肯带自己,她真的委屈的要哭了。

    严谦一看妹妹要哭,也帮着求情:“祖父,咱们悄悄的带着妹妹去吧,祖母不会知道的。”黄悫和王秉忠也立刻跟着帮腔,严诚就悄悄拉了拉常顾,在他耳边低声说:“瞧见了么,这才是唯一能制住她的机会,可惜……”

    严诚没说可惜什么,可常顾也明白了。那个平常总是笑嘻嘻的胖丫头,圆圆的眼睛里含着点泪光,一脸可怜相的看着严老先生,让人觉得这时候落井下石似乎十分不厚道,万一她真哭了那可如何是好?

    而严景安一听严谦说“祖母不会知道的”,不由有些羞恼,这些个孩子怎么都知道自己怕老妻了?可是:“你当你祖母像你一样不动脑子呢?我一叫人备车,她还有不知道的?你妹妹这时候不回去,等晚上咱们回来,可不知还有没有饭吃!”常顾闻言忍不住扑哧一笑,看大伙都看他,又赶紧捂住了嘴。

    严谦却不怕这个:“祖父不用担心,回来以后让妹妹去跟祖母撒个娇,祖母再不会生气的!”

    严景安不由瞟了严谦两眼,这小子鬼心眼倒多!再看看可怜兮兮的丰姐儿,自己也心软了,走过去抱起了她:“不怕,咱们现在去跟你祖母说,准保能说通她让你去,好不好?”

    丰姐儿立刻抱住严景安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祖父最好了!”边上的男孩子们齐刷刷的抖了抖,女孩子们真是太爱撒娇、太可耻了!

    回到严家正房,刘氏理所当然的不同意:“不行!你带着一帮小子去,单单夹个丰姐儿算怎么回事?”

    “她还小呢,换件男装谁知道她是个小丫头?”严景安给丰姐儿求情,“再说孩子们也很久不得出门了,在家都憋坏了。”

    边上的丰姐儿撅着嘴、眼泪汪汪的看着刘氏:“祖母,让我去吧,就去这一次。”

    刘氏揽她在怀里:“丰姐儿听话,祖母一会做桂花糕给你吃,让你带着谊哥儿去后院玩,好不好?”

    丰姐儿含着眼泪扭头看祖父,严景安叹气:“你瞧瞧,孩子都说了,只去这一次,你就别固执了。曲老道不比寻常人,我叫他给咱们丰姐儿看看,不是挺好么!”

    刘氏一听这话有点动心,却没答话,严景安就加了把劲:“你瞧咱们诚哥儿自拜他为师后,可曾吃过亏?现在阿宽和他下棋都是输赢各半了,他常去见曲老道,见识也涨了不少。左右咱们丰姐儿还小呢,正该趁着这时候让她多出去见识见识才好!”

    丰姐儿倚在刘氏怀里频频点头,终于把眼眶里的眼泪点的掉了下来,刘氏看她满含期待的目光,终究心软了,伸手给她擦了眼泪,叫阿环:“去取一套诚哥儿的衣服来。”丰姐儿一听,高兴的立刻抱着刘氏亲了好几口:“祖母最疼我了!”

    严景安摇摇头,一边往外走一边说:“刚才也不知哪个小没良心的说‘祖父最好了’!”等在堂屋里的男孩子们看见严老先生笑眯眯的出来,都觉得八成是准了,王秉忠还自告奋勇:“外祖父,我来带着表妹!”

    几个人在外面等了一会,刘氏就牵着换了装束的丰姐儿出来,几个男孩子立时都凑过去围成一圈看。只见丰姐儿穿着一件青色长衫,还重新梳了头,像男孩子们一样在头顶两边各挽了个髻,冷不丁一看,和寻常小男孩没什么两样。

    丰姐儿自己也觉得很新奇有趣,特意站到严诚旁边去,问大伙:“我们长得像不像?”

    众人打量半晌,最后只有常顾说话:“像,你要是再瘦一些,就更像了。”孩子们都忍不住笑出了声,丰姐儿正兴奋呢,也不理常顾,只张罗着要走。

    严景安就带着孩子们要出门,刘氏牵着严谊跟在后面嘱咐:“早去早回!”严谊也小声的叫:“四姐快些回来!”丰姐儿此时已经顾不上小三弟了,只顾撒着欢的跟着祖父出门,连头都没回过。

    玄真观里丹桂飘香,曲老道眼见着严景安居然带了这么一群小孩子来,一时倒愣住了:“你这是老猴儿带着猴子猴孙来偷桃么?”

    严景安跟他相识多年,一向不理会他言语上的刻薄。几个孩子里,严诚是曲老道收的弟子,严谦和黄悫也都跟老道熟识,知道他爱开玩笑,因此听了都只一笑罢了。王秉忠已经不小了,察言观色,看出老道和自家外祖父是熟不拘礼,因此也没出声。曲默然一向不爱说话,只默默跟在旁边。李俊繁更不用说,是个半句话都要在心里过几个来回的孩子。

    于是反倒是常顾这个外人家的孩子先不乐意了:“你这里都是桂树,哪里有桃子了?再说就算是有,只怕也早被你这老猢狲和你那几个小猢狲都吃光了!”

    曲老道和严景安一愣,接着忍不住都大笑出声,丰姐儿眼尖的看见曲老道身后细竹竿一样的明虚顶着个大脑袋,忍不住也笑起来:“那里当真有个猢狲呢!”

    众人一齐看过去,都忍不住笑起来,只有严诚拉了丰姐儿一把:“不许胡说,那是明虚师兄!”丰姐儿吐了吐舌头,没再出声。

    曲老道看见她活泼可爱,就问严景安:“这是谁家的孩子,倒活泼讨喜。”

    严景安把丰姐儿牵到曲老道身前去:“我们家的呀,你给看看,怎么样?”

    曲老道看了丰姐儿两眼,又看了严景安一眼:“先进来坐下再说。”带着他们进了静室坐,又叫明虚等去泡茶待客。

    坐下以后,曲老道招手叫常顾:“过来我瞧瞧,你小子倒胆大的很,也不怕曲爷爷我把你扔炼丹炉里炼了仙丹?”

    常顾本来已经起身向他走过去,一听他这样说,立刻瞪大了眼睛停住脚步,瞪着曲老道看了好半天,又转头看严景安,发现严老先生似乎忍笑忍得很辛苦,才悻悻的走过去:“那么大的人,还吓唬小孩子玩!”

    曲老道屈指在常顾头上弹了一下:“你这小子,嘴倒硬的很!”又转头问严景安,“你从哪收了这么个混世魔王?不像是你喜欢的孩子呢!”

    “你又知道我喜欢什么样的孩子了?”严景安摇头,还是介绍了:“这是卫所指挥佥事常怀安大人的公子,在我们家塾里读书。”

    曲老道把意图拽自己胡子的常顾的手拉下来:“怪不得,原来是将门虎子。小子,想不想跟爷爷修道?”问常顾。

    常顾飞快的摇头:“不要!”

    “哦,这是为何?修道能长生不老、永葆青春,多好的事!”曲老道诱惑他。

    常顾看了看曲老道菊花一般的脸和花白胡子,问:“你修了多少年道了?”

    “我啊,有五六十年了吧!”曲老道捋了捋胡须,不无得意的答道。

    常顾上下打量了半天:“那你五六十年前就长这样吗?”

    只听旁边噗的一声,严景安把刚喝进口里的茶直接喷了出来,严谦赶忙递了帕子给祖父,自己也笑的不行,王秉忠更是直接抱着肚子笑的歪倒了。就连曲老道身后的几个童儿也个个都忍俊不禁,在后面强忍着不笑出声而已。

    注意:这是防//盗//章//节,会替换掉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