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33章

第133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永恒圣王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三个人在赌场转了大半圈,正要往斗蟋蟀的人群那里走,就被人拦住了。

    宣谋手上钱袋已经从一个变成了两个,身价也从进赌场时的三十两银子变成了将近五百两,他心情不错,所以只微眯着眼睛问:“有何贵干?”

    拦住他们的领头之人穿一身绸面棉袍,圆团脸上满是和气,还抱拳拱手客客气气的说:“三位客官请了,敝姓朱,是赌坊掌柜。”

    夏小乔被他手指上硕大的金戒指吸引了目光,并没听清他说什么,也就没理会,倒是宣谋因为赢钱心情好,重复了一遍:“有何贵干?”

    “三位客官是远道来的吧?看着面生,想必也不知道咱们赌坊楼上另有洞天,这里嘈杂不堪,不是贵客呆的地方,是以小人特意请三位楼上雅间里就座喝茶。”

    宣谋掂掂右手上鼓鼓囊囊的钱袋,问:“喝完茶玩什么?”

    朱掌柜会心一笑:“客官喜欢玩的,咱们都有,随您心意。”

    他们三人来这里就是玩的,又都艺高人胆大,什么都不怕,当下就答应了,让那朱掌柜带路,绕到后面一个阴暗楼梯处上了楼。

    一上到二楼,果然与楼下的混乱嘈杂有天壤之别,走廊里点着纱罩灯,还有两位红粉佳人等在灯下,看见他们上来,先一齐迎上来行了个深蹲福礼,将齐胸裙半遮半掩的雪白胸脯尽情展露在来客眼底。

    夏小乔扶额侧头,心说好玩的不会是指青楼女子吧?

    那位送他们上来的朱掌柜等两个女子盈盈站起,嘱咐了一句“好好招待贵客”就走了,两个女子则一先一后自报姓名,一个说叫红拂,一个说叫绿珠。

    夏小乔实在没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宣谋和师无言一起看向她,都面带不解之色,夏小乔诧异:“你们不觉得这两个名字耳熟么?”

    两人一起摇头,师无言还问:“你认得她们?”

    夏小乔无奈摇头:“……算了,进去再说。”

    红拂、绿珠就一个在前带路,一个靠到了师无言身边,轻声细语的问:“贵客从哪里来?怎么称呼?”

    这会儿师无言又不傻了,敷衍道:“我姓吴。从许州来做生意。”

    绿珠就侧头娇笑着又问:“这两位贵客呢?怎么称呼?奴还是第一次见到带夫人一同进赌坊的呢!”

    这次轮到师无言扑哧笑出了声,还一脸看好戏的表情看向夏小乔和宣谋。

    “你看他这一脸倒霉样,像是能娶得到夫人的样子么?”夏小乔无语的指着宣谋反问。

    宣谋张了张嘴,想想自己赌运确实不怎么样,就哼了一声,没有反驳。

    这时前面带路的红拂已经姿态婀娜的打开了一间雅室的门,并笑盈盈说:“这么说,两位并非夫妻?那可是我们冒失了,姑娘勿怪。”

    这两个女子虽然脂粉味很重,风尘气也挥之不去,但一直语笑嫣然、殷勤周到,夏小乔自然不会责怪她们,就笑道:“我们都是吴公子的朋友,陪他一起来做生意的。”

    “吴公子”师无言瞪了瞪眼睛,又无法争辩,索性就在主位上坐了下来,问:“都有什么好玩的?你们的庄家呢?”

    绿珠自动自发跪坐到他身边,伸出纤纤素手给师无言执壶倒茶,红拂则在确认了夏小乔与宣谋并非夫妻之后,坐到了宣谋旁边,并从矮几上拿了一个柑橘剥开,将剥干净的橘瓣送到宣谋嘴边。

    宣谋把钱袋往面前一丢,不咸不淡的说:“要是想玩女人,我们就直接去青楼了。少来这套,有好玩的就快点,没有我们就走了。”

    红拂吓了一跳,赶忙把橘子放到一边,躬身道:“公子息怒,奴这就去安排。”她说完看了绿珠一眼,起身离开了雅室。

    绿珠也小心翼翼道歉:“真是对不住,奴家姐妹俩本以为三位在楼下已经玩的有些累了,想请三位先歇一歇再伺候几位继续的。公子千万不要生气,是奴家姐妹不懂事。”说着恭恭敬敬给宣谋和夏小乔各倒了杯茶送到面前。

    宣谋冷着脸不作声,端起杯子到鼻端闻了闻,又放了回去,说:“这茶不好,给我换祁红。”

    “是。”

    绿珠应声端着茶壶出去,师无言看向宣谋,张口要说话,宣谋抬起手止住他,等听见外面脚步声真的远了之后,才说:“他们倒打得如意算盘,只许进不许出。”

    师无言笑道:“要不怎么叫销金窟呢?赢了钱也带不走,总有法子叫你吐出来。我看他们没什么名堂了,咱们不如换个地方去玩。”说着话,他不怀好意的看向夏小乔,“去青楼怎么样?宣夫人?”

    夏小乔抬手抓了个橘子砸过去,师无言一把接住,剥开来几口吃掉,就站起了身,“走吧?还等什么?”

    宣谋也觉得扫兴,拿起钱袋站起身推门而出,见走廊尽头有个男子站着,看见有人出来就往这边走,还扬声问:“贵客有何吩咐?”

    宣谋不理他,四下打量过,径自往前走到转弯处,推开那里一扇通气小窗,就纵身跳了下去。

    男子吓了一跳,疾奔过来,却被随后出来的师无言拦住,“你们这里太闷了,咱们出去透透气,别嚷。”说着点住男子穴道,跟在夏小乔后面,也从小窗跃了出去。

    落脚之地正是赌坊后院,三人脚步都很轻,也没什么人察觉,到墙边翻墙而出,很快就到了大路上。

    “分钱。”夏小乔把手往宣谋面前一伸,“说好了一人一半的。”

    宣谋手里还拎着钱袋,闻言拉紧袋口的细绳甩了甩,说:“分是要分的,但你得请我们喝酒。”

    “凭什么?”

    “因为出力的是我和小师……”

    师无言本来在看热闹,听了宣谋的称呼立刻变脸打断他:“你管谁叫小师?”

    “你啊!”宣谋理所当然的说,“你是不是姓师?师门里是不是排行最末?不叫你小师,难道叫大师?”

    这次轮到夏小乔笑个不停:“大师……那得先去剃发受戒。”

    师无言大怒,抬手就拍向宣谋肩膀,掌风之猛烈,连旁边的夏小乔都不由得向后退了几步,并诧异道:“开个玩笑,你不至于来真格的吧?”

    宣谋也飞身后退,同时把钱袋往怀里一塞,说道:“好啊,来就来,正想活动一下筋骨!”他说着飞身踏上旁边屋顶,一路往西南方飞纵,并远远传声过来,“找个清净地方,小师敢不敢来?”

    师无言本来打他一掌就是想引他跟自己比斗,这会儿自是求之不得,立刻飞身而起追了上去。

    这两人一言不合就要比试,夏小乔无奈之余,也对宣谋的功夫很有兴趣,便提气追了上去,很快就与师无言并肩而行,还问他:“你觉得你能打得过他吗?”

    师无言被她轻易追上已是又惊又恼,又听她运转真气的同时还能开口讲话,俨然已经到了师父那种先天高手才能到达的境界,更是骇异得整张脸都扭曲了。

    “怎么?你怕了?怕就别和他打了嘛。”夏小乔意会错了,还笑嘻嘻的逗他。

    师无言瞪了她一眼,干脆不理会,闷头一气追着宣谋到了汉水边。

    此时西边天际正挂着一弯峨眉月,浅淡月光经河水反射,倒把水边照得比别处亮堂。夏小乔游目四顾,找了一艘岸边搁浅的船,跳到船篷上坐下,看宣谋和师无言切磋。

    师无言对着宣谋摆了个姿势,问:“先比划拳脚?”

    “随你。”宣谋负手而立,似乎满不在乎。

    师无言受不得激,几步跨过去就是一掌,宣谋轻笑声中旋身躲开,左手也还了一掌。

    两人脚下步法都变幻极快,几招之后,已经化作两条影子在月下纠缠不休,幸好夏小乔目光锐利,仍能看清两人招数。

    师无言的掌法轻灵美妙,一招一式如折柳摘花,透着说不尽的风流写意,却又变化万端、虚实相间,掌影到处虚虚实实,很难分辨。

    宣谋那边接的倒是非常轻松,且每一招一式都简单直接,彼此之间也看不出联系,像是毫无体系章法,只因着对手的招数而随意变化。

    两人斗到三十多招,宣谋突然站定双脚,面对师无言铺天盖地笼罩过来的重重掌影,伸出右手,食指中指并拢,向着师无言左肩疾点而去。

    夏小乔隔得稍微有些远,此时宣谋又是斜斜面向她,是以她并不能看出师无言这一掌是要打向哪里,只从宣谋的气势上判断出胜负大概已分。

    果然,一瞬之后,师无言轻哼一声,右掌落空,左手也无力的垂在身侧。

    宣谋收手退后,笑道:“很不错,我本以为你十成不是小夏对手的,现在看来,你有四成可能赢她。”

    小夏又是什么称呼?夏小乔从船篷上起身,纵身飘了过去,哼道:“你烦不烦?总是装长辈、倚老卖老的。”又问师无言有没有事。

    师无言被宣谋点中时觉得左肩剧痛,整条手臂都失去了知觉,这会儿真气运转过去,却已经完全恢复如常,就说:“没事。”还爽快的承认,“是老宣手下留情了。”

    “不过是为了松散筋骨,我打伤了你,有什么好处?”宣谋嗤了一声,“走吧,小夏该请喝酒了。”

    夏小乔:“……怎么还是我?还有,什么叫小夏?”

    “那要叫你夏姑娘么?”

    夏小乔还没说话,师无言插嘴:“我也觉得叫小夏蛮好。”

    “呵呵,既然如此,就还是小师你请客吧!”

    “为什么?”师无言提高声音问道。

    “因为小夏我不高兴了!”

    夏小乔说完就提气往灯火明亮的城中疾奔,宣谋很快跟了上去,师无言无奈,只得也施展轻功跟着回去,并找了一家酒肆,请那二人喝酒。

    酒肆店面不大,里面却已经有两桌人在喝酒,他们进去点了一只烧鸡、一碟盐水煮豆、一盘糟鱼、一盘醉蟹,又在店家的推荐下,要了他们做得拿手的红烧蹄髈和麻香牛肚丝。

    酒是店家自酿的高粱酒,酒劲儿奇冲,入口又辛辣,喝下去时,感觉一路烫到了胃里,夏小乔喝了一杯就不肯再喝,两个男人倒是喜欢得很。

    “这酒好。快赶上我在凉州喝的酒泉清了。”师无言一口喝干杯中酒,很是满意的说道。

    话音方落,夏小乔和宣谋还没说什么,旁边那桌客人里忽然有人插嘴问:“咦?兄台是凉州人么?”

    三人一齐转头,见插嘴那人是个青年男子,穿一身铁灰棉袍,国字脸,面上颇有正气。

    师无言就回道:“并不是,只是去岁有事,曾在凉州耽搁过几个月。”

    那人笑道:“原来如此。这酒虽然劲头不错,比之酒泉清却还差着点儿回甘。”

    “那倒是真的……”师无言接着他的话茬就品评起了各地的酒,那人和他的同伴显然都是凉州来的,对酒泉清极为推崇,几个人越说越热闹,很快就从酒说到了其他地方特产,接着又到了民风,再然后就到了世道。

    夏小乔听他们讲话倒也不觉无聊,又兼这间店的菜色做的不坏,就一边吃一边听,还低声笑宣谋:“你快暗自记下来,过后好去吃喝。”

    宣谋喝了几杯酒,脸上被酒气激的微微泛红,闻言瞟了她一眼,说:“吃喝有什么不好?你不吃不喝能活么?”

    夏小乔正要跟他争论,那个最先插话的年轻人就接话说:“正是这个道理。其实咱们普通老百姓,想的不就是吃饱穿暖么?旁的事与咱们有什么相干?偏偏没事闲的,闹着要去开什么武林大会,选什么盟主,你们说可不可笑?我一个放马养马的汉子,选上盟主又怎样?谁给钱花吗?给大房子住吗?有享不尽的美酒美人儿吗?”

    这已经是夏小乔第二次在这里听见武林大会这回事了,所以她立即就问:“什么武林大会?”

    “你们不知道吗?”那年轻人也很诧异,“你们不是来参加武林大会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