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53章

第153章

推荐阅读:一念永恒我是至尊战神狂飙斗战狂潮永恒圣王永恒国度道君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泛着紫光的闪电虽一瞬就过,却灿亮的灼人双目,随之而来的道道惊雷更是似有劈山斩海之势,震得整座城的居民都觉惊心动魄,胆小的孩子更是吓得哇哇大哭。

    处于雷霆霹雳中心的夏小乔更是震得头皮发麻、心中战栗,好在这不是她第一次经历雷劫,且下界的雷劫与修真界那专跟慕元廷过不去的雷劫相比,实在弱了许多,她试着用灵力撑起结界,竟然也能撑过九道天雷。

    九道天雷过去,暴雨随即倾泻而下,雷电也同时远去,夏小乔松了口气,收起结界,却发现这殿宇年久失修,已经开始漏雨,赶忙从青囊里拿了把伞出来撑住,低头去看那终于挣脱蛋壳的雏鸟。

    说是雏鸟,因为蛋大,刚出生就差不多有一只长成的鸭子大,正浑身湿漉漉的倒在夏小乔铺的衣服上,偶尔还发出两声细细的鸣叫,似乎刚刚破壳而出,已是用尽了它全部力气。

    夏小乔一边打量雏鸟,一边低声嘀咕:“你说你就一只丑小鸭,怎么出个壳还有雷劫?我也是尽遭无妄之灾,总替别人、还有别鸟挡雷劫,这样居然还说是我运气好,也真是……”

    那雏鸟似乎听懂了她的话,抬起头来,冲着她叫了一声,又像撒娇又像不悦,夏小乔就笑了一声:“怎么?你还不叫说了?”

    她说完从青囊里取出一个纸包,拆开时,里面正是她之前买好的鲜肉,雏鸟闻见味道,立刻摇摇晃晃的挣扎着站起来,一双黑豆子似的眼睛渴望的盯住那块鲜肉。

    夏小乔却不紧不慢的拿出匕首,问:“想吃吗?”

    雏鸟立刻叫了一声,往她跟前走了两步,夏小乔就割了食指长的一条肉扔过去,雏鸟长长尖尖的嘴一伸就把肉叼住了。

    夏小乔看着它飞快把肉吃掉,然后又往自己跟前凑近了两步,并讨好的叫了两声,却并不再给它割肉,而是问:“你现在能听懂我说的话吗?听懂了就叫一声,没听懂就叫两声。”说完她就觉得自己好笑,没听懂它还不是爱怎么叫怎么叫?

    那雏鸟却很乖的飞快叫了一声,夏小乔满意,就又给了它一条肉,然后用这些肉给它订了些规矩。比如,它要暂且住在夏小乔的青囊里,但是不许在里面排泄,如果它要排泄,得先用心念通知夏小乔——既是结的血契,这点还是能做到的,一人一鸟还试了一回。

    再比如,晚上夏小乔可以把炎鸱鸟放出来放风,它如果想试着去捕食也可以,但是不许伤人,也尽量不要伤及别人家畜养的家畜家禽。这一点她反复跟那雏鸟说了许久,雏鸟就歪着头望着她,偶尔鸣叫两声,也说不准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夏小乔最后只得说:“现在是在城中,多有不便,你要是闯出祸来,我可救不得你,被别人捉住了,你就只能给别人杀了做下酒菜了。”

    谁知那雏鸟居然不怕,很不屑的叫了两声后,还冲着旁边喷了一小簇火焰出来。

    它还敢示威,夏小乔立刻瞪起眼:“你吓唬谁呢?”接着就把系霞纱拿出来往雏鸟身上一缠,然后整个把它提到眼前来,“我告诉你,你真敢给我惹祸,不用等别人,我先把你煮了喝汤!”

    雏鸟挣扎不开,本身对夏小乔也是又亲近又惧怕,就可怜兮兮的叫了两声求饶。夏小乔又教训了它几句,才收回系霞纱,把剩下的肉收起来,让雏鸟自己在这破败的三清殿里溜达,它虽是有灵性的修真界猛禽,到底刚出壳,还得多活动活动才好。

    奇怪的是,雏鸟被放开后,摇摇晃晃走了几步,就一副疲惫模样的趴下了,还扭头冲夏小乔叫了几声。夏小乔不解其意,回想一下自己读过的《修真界禽兽图录》,也没提到炎鸱雏鸟刚出壳会这么虚弱啊?倒是说雏鸟羽翼未丰,须得于灵气充裕之地成长……啊!原来如此!

    是这里灵气太稀薄了,所以这只小雏鸟才会有气无力!夏小乔想到这里,忙从青囊里取了七八颗灵石出来放到雏鸟身旁,还说:“是要这个么?”

    雏鸟黑豆子般的眼睛顿时亮闪闪的,并挣扎着站起来,把灵石都扒拉到自己身子下面,跟孵蛋一样趴了上去,最后还满足的叫了几声。

    幸亏她青囊里还有不少灵石,不然这修真界带过来的灵禽还养不了了呢!夏小乔暗叹一声,听外面暴雨还在继续下,也就不急着回去,一边看雏鸟欢快的吸收着灵气,一边说:“我给你取个名字吧,就叫小炎好不好?我以前还养过一只猫,叫小黛,你们都是小字辈。”

    她取名字向来这么随意好记,黑猫就叫小黛,牡丹花精就直接叫花京,炎鸱幼鸟自然就叫小炎了。

    好在小炎也不嫌弃这些,还叫了两声表示回应,夏小乔心中高兴,看它梳理身上羽毛,到羽毛干爽之时,那几块灵石也都已化为灰白石粉。

    这时的小炎看起来就精神多了,也能摇摇摆摆的在殿中来回溜达,偶尔还伸一伸翅膀,尖声鸣叫几回。

    夏小乔带着小灵宠在道观里一直呆到暴雨初歇,才动身回余家。途中她没有将小炎放回青囊,而是将它抱在怀里,一路抱着回去,也想让它认认路,一直到了余家门外,她才把小炎放进了青囊。

    悄无声息的回了客房,夏小乔等了一会儿,夜探丞相府的宣谋才回来。

    “我以为这样天气,你不会去了呢。”夏小乔见了宣谋就说。

    宣谋却说:“这样天气才正合适遮掩行迹。”他点起灯,把谢荣民给的丞相府地形图拿出来,指点着说,“谢荣民的父亲已经换到了花园东边的小院里软禁,这小院里有厨房,不用外面送饭。连厨子带看守,一共五个人,这五个人倒好对付,难的是把人完好无损的带出来。”

    又指指小院北面一处地方,“虽然不能十分确定,但屈政亮应该是在这处楼阁里养病,这里看着很冷清,但里面高手不下四人。倒是正院,看着护卫人多,真正高手却没两个。”

    “他们这样虚虚实实的,难道是还防备着有人行刺?这么久了,他们都没抓到傅一平,他会躲在哪呢?而且单只傅一平一个,也不值得占尽上风的丞相府这样防备吧?”

    宣谋看一眼夏小乔:“也许是防你。”

    “呵呵,你太看得起我了。”夏小乔假笑两声,又皱眉,“我总觉得,傅一平应该还藏在宫里,不然这么长时间,以屈昀和喻格非的本事,不可能始终抓不到他一点踪迹。”

    “他要是在宫里,就更是瓮中之鳖了。屈政亮困也困死他。”

    夏小乔想不出所以然,也就不想了,正色对宣谋说:“你明日当真入宫?”

    宣谋道:“要是顺利,我会想办法进去,三日后再出来。”

    “那我们可得好好商议一下。你也不要再说什么事不关己的话,你要真是漠不关心,又何必甘冒奇险潜入丞相府和皇宫?”

    宣谋夜探丞相府是没有易容的,因此他脸上的讥诮之色,夏小乔看得明明白白,就接着说道:“你不用急着否认,咱们认识也不是一两日了,你心里想的什么,我大概猜得出来。”

    这次宣谋倒诧异了:“你猜得出来?好啊,那你说说,我想什么了。”

    “你早就对大当家向屈政亮投诚一事不屑一顾,认为这样低头送上门去没有好结果……”

    宣谋立刻插嘴:“现在结果如何呢?”

    夏小乔耐心回道:“你听我说完。你心里有这样的看法,也对我对张大哥等人都明白讲过,所以你觉得在这件事上你已经仁至义尽,今日桃园寨因此遭受什么样的后果,都是桃园寨首脑该承当的,你心里觉着恨铁不成钢,所以不肯多管。但是张大哥因此丧命,你与张大哥交情不浅,也欣赏他的为人,绝不能让他白死,所以你肯冒险去传递消息,算是尽朋友之义。”

    宣谋听完,不置可否,脸上神色倒是平静了些。

    “在你心里,觉得能为桃园寨做到这一步,已经仁至义尽,剩下的,就要关慕羽等人自己筹谋了。之后你唯一想做的事,就是杀了那个凶手姚镇山为张大哥报仇,我猜的没错吧?”

    宣谋与她四目相对,眼中有什么一闪而过,好一会儿才说:“难道我做了这些还不够?”

    “以你的性情来说,能为张大哥做到这一步,已经很难得了。”夏小乔笑了笑,“换成是我,你应该只会说一句‘多管闲事果然死得快’就走了吧?”

    宣谋冷哼一声,并没回答。

    “其实我一直不太能明白你的为人,你跟我见过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同,你这样的人,按理说跟热心毫不相干,对人也并不亲热,更眼高于顶,能看在眼里的人没两个,用冷漠自私来形容也不为过。但你对张大哥和小飞燕,又极有朋友之义,就算是我,你虽然很嫌弃我多管闲事,总是烦你,在锦城时也还是陪我练了一年刀法,毫不藏私的给予指点……”

    “你怎知我没藏私?”

    夏小乔笑道:“也许于你来说,只是随口指点,但我受益匪浅,还是认为你没有藏私的。”

    宣谋侧身往椅子上坐下,面无表情的说:“你再拍马屁再给我戴什么高帽子都没用,我从不帮蠢货。你要救关慕羽就去救,要传什么口信,我也给你传,但我没那些闲工夫,等杀了姚镇山和主使者,我就离开京城。”

    “你这话说的,关大当家怎么就成蠢货了?谁又能料到丞相府会为了那么一个可笑至极的流言就翻脸?”

    宣谋却说:“没有这个事也有别的事。屈政亮绝没有你们想的那样光风霁月、大义凛然,难道你到现在还以为对桃园寨动手只是他手下人擅作主张?我还是那句话,他是一个权臣,一个第二次做逼宫之事的权臣,他会极为看重自己的生死,认为只有他活着才对大局有利、才能使天下平定,也就是说,在他心里,他一人的生死,要重过整个桃园寨。”

    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双目微眯,凝视仍旧站着的夏小乔,“我以前就问过你,为了所谓的‘大局’,就可以牺牲桃园寨那些我们认得的人吗?你还会迟疑,权臣屈政亮可不会!除了已经死了的老张,还有宫中那几个,还有即将入屈政亮瓮中的梅老头、葛老头,还有琴痴和小师他们……,流血牺牲,这才是开头而已。”

    “既然你已经想了这么多,为什么还这样?”夏小乔更急了,“你什么都想到了,我们就更应该商量出个办法来,把大当家从宫中救出来,然后尽快赶回桃园寨,不让屈政亮有威胁桃园寨的底牌!”

    宣谋摇头:“太晚了。就算我们所有人都毫发无伤的离开京城回到桃园寨,面对的也是屈政亮手下大军,桃园寨再隐蔽坚固,又能比得了颍川、比得了商都吗?在千军万马面前,桃园寨不堪一击。梅老头可以挺身而出,但他也没有神仙手段,能从阎王手中抢人。桃园寨能得一时苟安,但屈政亮如果死在梅老头手上,你觉得他们会不会叫整个桃园寨陪葬?”

    这些夏小乔也不是没有想到,但她一直叫自己别多想,先解决眼前的事情再说以后。此刻宣谋直言不讳的说出来,她却不能再逃避,只觉心下身上都是一寒,怔然半晌后,才说:“所以你干脆不管了,为张大哥报个仇,安抚自己良心后即袖手旁观。”

    宣谋冷笑:“你也不用拿话激我。良心是什么?我从来没有这东西。”

    夏小乔被他噎的沉默片刻,才说:“如果我先去杀了屈政亮呢?”

    “凭你,杀不了人,反会暴露身份,加剧形势变坏。”

    “你跟我一起呢?”夏小乔双目灼灼望向宣谋,“你既然疑心屈政亮是主使者,不正应该杀了他给张大哥报仇吗?”

    宣谋把目光落到地形图上,沉吟片刻才摇头:“就我们两个也是无济于事,那几个高手就能把我们拦在外围,府中再埋伏上一干弓/弩手,我可不想跟你一起死。”

    其实夏小乔也知道希望渺茫,不提别的,她在屈政亮那里亮过相,只要她一出手,很快就有人能认出她来,到时他们把谢子澄、谢荣民父子拉出来威胁她,她难道能对谢家父子的生死置之不理?从个人角度说,谢家对她的恩情可要大多了。

    除非他们在丞相府有内应,能一击即中的杀了屈政亮。

    想到这里,夏小乔突然眼前一亮:“也不是没有机会,花京说他会隐身术。”

    宣谋并没有如夏小乔一样欣喜,只说:“倒是可以试试,等他回来再说吧。我明日先想法进宫去找关慕羽,看他怎么说。”

    “他估计将信将疑。可以让他试着要求出宫,说有事交代属下,屈昀他们肯定不会准许的,酒肆已经没有人,只要一出来就什么都明白了。大当家确信之后就不要再打草惊蛇了,等花京回来,他也可以混进宫去,也许能找到机会把大当家带出来。”

    现在这个时候,别人可以暂且陷在宫里,关慕羽作为大当家却必须得先弄出来,也好回去桃园寨主持大局。

    宣谋却说:“他只要一次试探,就已经打草惊蛇。我冒着风险进去通知,他要是不信我,我们还管他做什么?他虽然是大当家,桃园寨也不是没别人了,你难道看不出,那个从未露面的二当家才是桃园寨的智囊?”

    这个夏小乔还真没看出来,也不知道宣谋从哪里得到的结论,她避过不谈,还是说关慕羽,“那你又何必进宫通知他们?还不如等花京回来,你们一块进去,一次把人弄出来再说。”

    “我进宫也不只是为了这一件事。”

    夏小乔问:“你还想干嘛?”

    宣谋很平常的说:“捎带手杀了皇帝。”

    “啥?你杀皇帝干嘛?”

    “给屈政亮添点乱。然后再把有孕的皇后藏起来。看他们还有没有空算计桃园寨。”

    夏小乔并不觉得这招有用,“现在皇帝也是被软禁着见不到人,不说他周围守卫森严,就算你真能杀了他,又有谁能知道?”

    “我自有办法。”宣谋把桌上的地形图卷起来,吹熄了灯,又说,“其实这时候,倒可以找任继业和那襄州刺史谈一谈。”

    “找他们谈什么?今日之祸事,还不都是任继业那个老阉人惹出来的?”

    “正因如此,任继业估计也不想让梅老头落在屈政亮手里,他们一定也很希望屈政亮早点死,且后继无人,这样襄州刺史的势力才能继续壮大。还有鲁王……”

    夏小乔看宣谋双眼泛光的筹谋起乱臣贼子之事,一时真不知是何心情,好一会儿才泼了一盆冷水过去:“远水解不了近渴。只要大当家在屈政亮手上,再怎么筹谋都是白搭。”

    宣谋却仍是若有所思:“这些就不用你管了,你在这里等着花京回来,有空可以去看看小飞燕。要是三天内花京能回来,你叫他想办法进宫去御膳房找我,要是到了第三天才回来,就不必去了,等我回来。”

    他说完把地形图交给夏小乔:“可以把这个给花京看看,没事的话,我先去睡了。”

    “喂,你别轻举妄动啊!”夏小乔赶忙说了一句,她虽然本来是想劝宣谋跟她同心协力帮桃园寨渡过难关,但并不希望宣谋把事情搞得太大,最后不好收场。

    可惜宣谋也并不听她的,摆摆手就走了,夏小乔非常无奈,收好地形图,把小炎拿出来放到床上,一人一鸟一同睡了。

    第二日一早宣谋就出门了,也不知道他怎么跟余家说的,余九全竟然也没多问,夏小乔干脆也辞了出去,到玉堂镖局落脚。

    她到了玉堂镖局,白日就再不出门了,除了自己打坐练功,就是去跟项飞说几句话,只有到了夜深人静时,才会带着小炎出去遛弯。

    三日很快过去,宣谋没来找她,花京也没回来,倒是小炎长得飞快,已经从一只鸭子大小长到了大鹅那么大,且羽毛都丰茂起来,竟已能离地飞行一段距离。

    夏小乔觉得不对劲,把青囊里存的灵石取出来一看,竟有好些都已经被小炎给吸收干净,只余一堆灰白石粉,怪不得它长得这么快!

    不过她存货很多,给小炎用也不觉得舍不得,只是难免教训小炎一顿,让它以后不可不告而取。她自己倒没想着用灵石来提升修为,而是觉得以下界这种修炼法门反向来修炼,对自己也很有好处。

    教训完了小炎,夏小乔就回去余家等宣谋,宣谋午间方回,还带来一个颇为惊人的消息。

    “让你猜着了,傅一平果然还在宫里躲着。”

    夏小乔大为惊讶:“你怎么知道?你见到他了?”

    宣谋似笑非笑:“见是见到了,但你一定猜不着他躲在哪里?”

    “哎呀,你快别卖关子了!他在哪?”

    “甘,露,殿!”宣谋一字一顿的说。

    “什么?甘露殿?那不是囚禁皇帝的地方吗?”

    宣谋笑了起来:“是啊,谁能想到负伤逃走、怎么也抓不到的傅一平,会摇身一变,变成被软禁了的皇帝呢?”

    夏小乔目瞪口呆:“你,你不是开玩笑吧?”

    宣谋不慌不忙,又抛出另一个耸人听闻的消息:“要不是亲眼见到了皇帝的尸体,我也以为这是谁开的玩笑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永恒剑帝万念成魔都市超级医圣剑道争锋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