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叩仙门 > 第177章

第177章

推荐阅读:永恒圣王一念永恒道君我是至尊斗战狂潮战神狂飙永恒国度爆萌小仙:扑倒冰山冷上神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跟范、闻两位谈过之后,夏小乔又躲在自己房里思索了几日,才溜达出结界去找曲文轩。

    这时她在寨子里已经憋了七八天了,所以一出来就发现外面又有变化。粉墙黛瓦大院落南面多了两座庐帐,一座是紫绛色篷布,一座浅草绿,帐门上还别了一把野花,夏小乔正打量那花,帐门一掀,里面走出一个娉婷袅娜的美人来。

    那美人一身娇嫩黄裙,外面罩了件樱桃红薄纱质地的披风,隐隐透出里衫上的绮丽花纹,看起来非常美丽夺目。

    夏小乔不由得多看两眼,正与美人看过来的目光撞个正着,她有点不好意思,就笑了笑表示友善之意。那美人见她笑了,反而露出惊诧之色,迟疑片刻后,向她这里走了过来。

    “你就是,那位夏姑娘?”美人走到距离夏小乔一丈远之外,驻足问道。

    什么叫“那位夏姑娘”?夏小乔听着很别扭,便抽抽嘴角,说:“我是夏小乔,请问,曲文轩住哪里?”

    曲魔头自从那日接风宴之后就没进过结界,夏小乔也没出来过,外面屋子这么多,她真不知道这魔头住在哪里。

    那美人听她直呼魔尊大名,皱了皱眉,说:“我带你去吧。”她前面带路,一直走到湖上吊楼那里,上了楼梯,冲里面的人说,“夏姑娘求见尊主。”

    里面有人应了一声,片刻之后,才出来一个陌生男子请夏小乔上去。

    夏小乔见到曲文轩之后,忍不住讽刺了他一句:“曲魔尊好大的排场,现在想求见您,都得过好几道关卡了。”

    曲文轩今日总算没再穿他那件幽蓝袍子,而是换了一身玄青暗纹袍,款式是一样的宽宽大大飘逸潇洒,他歪在窗边榻上,手搭着膝盖,袖子都几乎垂到了地上。

    “不是你自己找不到路么?”曲文轩伸手指指窗外,“以为我没看见?”

    夏小乔走过去看了一眼,果然他那扇窗子正对着她刚刚出来的地方,“你看见了,你不招呼我一声?”

    “我怎么知道你是出来找我?”

    真是……每次跟他说不了两句话就要吵,夏小乔想着自己是有正事来问他的,便暂且忍耐下来,自己到墙边椅子上坐下,刚要提起来意,刚刚那个引她上楼来见曲文轩的男魔修就送了茶过来。

    她随意打量了两眼,却发觉那魔修一直躲着她的目光,似乎有意回避与自己对视,可是看这魔修的样貌,她又确实不认识,等等,难道?

    “你……你是不是那个……”夏小乔等魔修把茶放下,立刻指着他问。

    那魔修比她想的还心虚,二话不说就跪下了,“夏姑娘勿恼,我真不是有意陷害姑娘,当日实在是迫于无奈,想不到别的办法,才把蛟珠暂时寄放在姑娘那里的!”

    夏小乔惊诧的瞪大眼,又转头去看曲文轩,却见那魔头正以手扶额,似乎对这位有点蠢的属下不忍直视。

    “原来是你!”夏小乔这下子终于确认了,“你就是那个假装受伤客商、跟我讨水喝的魔修!这所有一切事端的罪魁祸首!我还以为你是那个把我从四极宫外掳走的家伙呢!”

    跪在地上跟夏小乔道歉的魔修,正是当日在西陵国王庭做厨子、顺手就把人家公主给拐带走的王路。当然,王路并非他的真名,他本叫路高至,早先就是曲文轩的贴身侍从,冯未宇发难之前,他正好被曲文轩派出去办事,因而幸免于难。

    但是冯未宇虽然登上魔尊之位,却没人亲眼见到曲文轩被杀,所以对曲文轩忠心不二的那些魔修就一直认为曲文轩还活着,尤其是路高至。他知道魔尊所居玉晶宫中有暗门直通海底龙宫,尊主迟迟没有露面,很大可能是正在龙宫中养伤,路高至就花了力气,辗转探听到西陵国藏有可从外面开启龙宫的蛟珠,遂化名王路,到西陵王庭做了御厨,并成功将蛟珠弄到了手。

    夏小乔听路高至简单讲了事情经过,忍不住插嘴问:“那时候你既然拿到了蛟珠,为什么不立刻跑掉,自己想办法去找龙宫,反而送给我了?”

    “因为,因为当时公主被他们抓了回去,蛟珠非同小可,我怕公主因此被处死,就……”路高至讲起这些的时候,面上竟还露出羞涩之色,“我当时没有别的选择,知道姑娘你是四极宫的弟子,有名有姓,就,就把蛟珠先寄放在你那里……”

    他说的理所当然,夏小乔却听的大怒:“什么寄放?你这叫寄放吗?我根本不知道你给我的是什么,却因此接连遭遇横祸,要不是你,我今天会有如此下场吗?”

    路高至讷讷不能言,曲文轩却不高兴了,插嘴反问:“你有什么下场?四肢健全、中气十足的在我这里骂我的人,你这叫‘接连遭遇横祸’?”

    夏小乔立刻怒瞪回去,曲文轩见她这样,不高兴直接演化成了生气,干脆坐直了戳她伤疤:“你且得感激这些‘横祸’呢,要不是有这些横祸,你现在还在四极宫里给你那个倒霉蛋师兄做护身符!你连人都不是!”

    这话当面砸过来,夏小乔本来只有七分怒气也成了十分了,当下站起身回道:“这么说来,我还得感谢你曲魔尊让我有机会做人了?哈哈,滑天下之大稽,你以为你与慕白羽有什么不同吗?”她双眼泛红,却用力瞪着,不甘示弱,“没有!你们都是一样的!”

    咬牙切齿说完,她掉头就走,脚步重重的下了楼,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结界。

    进寨子时,师无言正跟范明野在门边切磋,看她红着眼气呼呼的回来,都吃了一惊,师无言更是追上来问:“怎么了这是?”

    夏小乔不理他,师无言就自己猜:“又跟老宣吵架了?他这人……”话没说完,夏小乔已经快步进了房间,把门板用力摔上了。

    师无言摸摸自己险些被门板拍中的鼻子,转身去找周霜,把这事跟她说了,自己又溜出寨子去找曲文轩。

    周霜有意等了小半个时辰才去敲门,里面却没人应声,她有点担心,又叫夏小乔的名字:“小乔,有什么话说出来好不好?”

    等了好一会儿,里面才应:“姐姐回去吧,我不想谈。”

    周霜无奈,只能先回去,刚走到外面院中,师无言回来了,忙问他:“怎么回事?”

    师无言摇摇头:“不知道,老宣黑着脸不说话,我探头看了一眼,就被他属下劝出来了。小夏呢?”

    “不肯见我。”周霜也摇头,“应该不会有什么大事吧?”

    师无言却从没看见过夏小乔那么生气的样子,只是不想周霜担心,就也忍了没说。

    夏小乔把自己关在房里,到晚上也没出来。她和衣躺倒在床上,眼睛盯着帐顶发呆,跟曲文轩吵完回来,最开始的怒气散去后,她心里就只剩了空茫的悲哀,一种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悲哀,这种悲哀不会让人想哭,却让人觉得像是沉浸在幽暗的湖水之中,冰冷刺骨。

    外面天一点一点的黑了,直至伸手不见五指,又从漆黑之中,一点一点隐约露出亮色来。日升月落,月落日升,似乎亘古不变,在日月的眼里,大概没有什么是过不去大不了的事吧?

    夏小乔叹了口气,坐起身来,随便找了套衣服换上,轻手轻脚的出了门,进内寨去了老爷爷们居住的大院。

    此时朝阳初升,起来活动的人不多,但路上总会遇见几个,夏小乔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大家都认识了她,见面还会客客气气叫一声:“夏姑娘。”

    她不好不回话,就也报以一笑,这么一路笑过去,到大院门口时,她竟觉着心里松快多了,笑容也真诚了,还对着院子里正抚琴的琴痴打了声招呼:“琴爷爷早啊!这么早就起来练琴啊!”

    她一边说一边走进去,琴痴自顾抚琴不答话,葛中却从小楼里走出来,不耐烦的说:“他是一大早就扰人清梦!你这丫头,这么早跑这里来做什么?”

    “我想偷点酒去喝,没想到来晚了,你们都起来了。”夏小乔笑嘻嘻的说。

    葛中一指大屋:“贺酩那里有的是,还用得着偷?不过你一大早喝什么酒?”

    “学贺爷爷借酒浇愁啊!”

    “你们小孩子有什么愁的?”

    “小孩子才愁呢,到了您这岁数,也许就不愁了。”

    一老一小两个你来我往的说得热闹,就把梅元化也引了出来,还叫夏小乔进去坐,“大早上就别喝酒了,不是养生之道,花京做饭呢,一会儿喝点杂粮粥,吃点小菜吧。”

    夏小乔笑着应了,问两个爷爷:“上次那些书都看完了吗?”

    “差不多看完了,光看书没什么意思,什么时候能出去看看就好了。”葛中说道。

    夏小乔想了想:“也不是不行,不过得等一等。”

    梅元化就说:“这个不急。你这些天身子养的怎样了?”梅元化早给夏小乔把过脉,却对她的伤说不出所以然,更帮不上忙,只能间或问一问。

    “我没什么感觉。”夏小乔实话实说,“应该好了吧,也差不多一个月了。”

    梅元化问:“宣谋怎么说的?”

    夏小乔不愿意提他,就含含糊糊说:“我没问。他在外面忙着呢。”

    梅元化就与葛中对视一眼,沉吟片刻后,问夏小乔:“看了那些书,我也还是没闹懂这修真界魔与道的分别,不过你是不是一直不高兴宣谋把你变成跟他一样的魔修?”

    夏小乔在老人家面前,不必遮遮掩掩,就撅着嘴承认:“嗯。”理智上她知道曲文轩是救了自己的命,但情感上,她到现在也还难以接受自己已经有了魔功,毕竟她从小在玄门正宗学艺,被师尊师兄耳提面命,从来当魔修阴险邪恶的。

    “那他给你的这功法,会把你变成一个恶人吗?”

    夏小乔一怔,下意识答:“应当不会吧……”就是曲文轩自己,也说不上是个恶人。

    果然梅元化下一句就接:“我觉得也不会,毕竟宣谋自己也不是个恶人。”他没有继续往深了说,反而换了个角度,“你不高兴的,恐怕还有他没问你一句,就给了你这所谓的魔功吧?”

    夏小乔没有否认,梅元化就笑了笑,“我也不是替宣谋说话,那一日,你的情形实在不好,我是束手无策的,便是宣谋,也犹豫了一瞬才叫我们避出去。我当时虽然帮不上忙,却坚持留了下来,他也许真有通天彻地之能,但我亲眼所见,他那时候还是很吃力的,有那么一刻,嘴边还流了鲜血出来。我想,他当时也别无选择,不然也不会一直生闷气。”

    葛中在旁边嘿嘿笑了两声:“活该,他要是肯早出手,何至于此。不瞒你说,我见他脸色不好,还当面刺了他一句。”老爷子说着又得意的笑了几声。

    他那副老小孩儿的样子,把夏小乔也逗笑了,“原来是这样啊。”他生气是觉得得不偿失吧?最有趣的是,周霜居然会误以为宣谋是为了自己几乎死掉才生气,还以为他们两个有什么情意,真是……,夏小乔越想越好笑,到后来也跟着笑出了声。

    梅元化望着这一老一小无奈摇头,院子里已经传来花京的声音:“爷爷们,吃饭啦!”

    夏小乔心情大好的陪着老人们一起吃了顿饭,回去就找周霜:“我决定了,就听姐姐的,暂时接过大当家的重任,以后若是有更合适的人,我再退位让贤。”

    周霜大喜,想不到她昨日生了一次气,今日就想通了,忙召集寨子里仅剩的几个管事的过来,一起拜见新大当家,然后将人一一介绍夏小乔认识,把各人职司也说的清清楚楚,最后还问:“大当家,要不要办个就任典礼?”

    “办什么就任典礼啊?”夏小乔失笑,“跟大家伙打个招呼就行了,大家该做什么还做什么,姐姐以前安排的很是妥当,我没有什么意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华恩仇引天刑纪一念永恒武道宗师道君斗战狂潮龙符逆鳞

叩仙门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岚月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岚月夜并收藏叩仙门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