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审讯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2010年公历5月13号,来马营市公安局审讯室:

    “姓名”

    “我没名”

    “老实点!实话告诉你,这案子证据链完整的很!你硬扛着不认罪是一点儿用也没有!法院照样能判你!”

    “那就让它判啊!老子等着呢!问问问,问个球!早判早了(liao),不就一枪子儿的事儿吗?怕吃枪子儿老子......”说到这儿他突地噎了一下,他本来是想说,’老子姓倒过来写!’但是猛地想到,他亲爹到底姓啥他自己也不知道,至于养爹,呸!那老东西也配让他叫爹!?他揉了揉鼻子,声音低了下去,“怕吃枪子儿老子当初就不会下手了。”

    “哟,照这话说,你还是盼着这颗枪子儿赶紧打下来哪。”

    “对!早就不想活了。反正我这种人,你也看见了——活着也是浪费国家粮食。”

    “好!既然你这么想,那也省事了。好好配合我们走好程序。早些弄好审讯材料,法院也好早些判。”

    “行,你问吧。你们那些审犯人的手段也不用用到我身上,用了也是白费你们的力气。到这份儿上了,我这儿一句假话没有。”

    “姓名”

    “我先头没说瞎话。我确实没名没姓。小时候2岁多,哦,也可能是3岁多。那时候小,记不住。反正最后是被拐子卖到了山南省的山沟沟里,那家人不是东西,先几年待我还算不错,能吃饱,也不挨打。后头那家女人生了个男孩,我这好日子就到头儿了,不给吃饱饭,三天两头挨打。到12岁多点儿,我给他们打的受不了,偷了200多块钱逃出来了。”他咬紧了牙,额角青筋隐现,“在火车上睡着了,一睁眼,又被卖了,卖到河西省一个黑煤窑里,”说到这儿,“啪”的一声脆响,他甩手给自己了一耳光,恨道,“不长脑子!”

    “然后呢?逃出来了吗?”老警察旁边拿着个笔记本记笔记的小女警忍不住问道,她去年刚从警校毕业,这回来听审主要是学习,跟着师傅学学办案子的经验。

    “当然逃出来了!”罪犯笑了两声,调侃道,“没逃出来,那坐在这儿跟你说话的是谁?”

    “严肃点儿!”老警察咳了一声,小徒弟年纪小好奇心重,这情形也不好出声教育她,只好狠狠瞪了她一眼。接受到师傅的无声责备,小女警把伸长的脖子收了回来,低下头捏住笔开始‘认真记录’。

    “前年,也就是三四月份吧,我,还有在那个窑里被管着挖煤的几个人一起逃出来了。”说完原因,罪犯回归正题了,“你看,我的确是没名没姓。亲爹妈不说了,没记住。原先买我那家,连个户口也没给我上,而且我也不愿意跟那老赖货的姓儿。窑主那就更别说了。所以我没名没姓没户口,三无人员。”他嗤笑,“没想到我这都快死了,还是个黑户!”

    “说说你养父,就是山南省买你那家儿,给你取的名字,还有家里的地址。黑煤窑那里的人怎么称呼你,煤窑地址,都详细说一下。”老警察顿了一下,又补了一句,“我们会联系河西省公安局,调查黑煤窑老板的罪行。”

    “山南省临贵县杨林乡王家沟村,买我那家人,男的叫王青山,女的不记得姓啥了,村里人都叫她大春。他们给我起了个名叫王大洋。我到了那家的时候,他们生的两个闺女已经挺大了。就是想买个男孩儿续香火。那边人都这样,觉得家里没儿子就是断了根,老了没人养活。没儿子的人家,也不管怎么弄,偷也好,买也好,抢也好,只要弄来个男孩当儿子就行。还有个外号,同学朋友们叫着玩儿,哪知道煤窑里头的人也这么叫。”也不知想起了什么,他抿抿嘴唇轻轻地笑了,“他们都叫我大头。小时候吃不好,腔子上的脑袋长得老大,就是个子不长,弄得头大身子小,遭人笑话。”

    “黑煤窑的地址?”

    “别费心了。逃出来的人,带我一共三个。都不知道那煤窑到底是在哪个山疙瘩里的。火车上睡着,再睁开眼就在窑里头了。一天到晚除了吃饭就是挖煤,相互不叫多说话,看守的人也根本也不理你。从哪儿知道那是哪个县哪个乡?逃出来之后,我们三个不停的跑,不敢回头,更不敢往有人的地方去。万一那是老板认识的人呢?好容易才逃出来,再被抓回去肯定就活不成了。我们基本上见林子就钻,见山就翻,渴了河水溪水臭水沟里的水都喝,饿了就捋一把树叶吃。跑了有七八天,估摸着离得远了,才敢去有人的地方讨点饭吃。再然后就是边讨饭边跑了。”

    “为什么要杀被害人?”

    “啊?”

    “就是死者刘永年,说说你当街杀人的原因。”老警察声音仍是不紧不慢不高不低的。

    旁边的小女警好像一下子意识到,眼前这个,不仅是个可怜的被多次拐卖的小年轻,还是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想想那当街被菜刀砍死的刘永年,再想想被害人尸体被剁了几十刀血肉模糊七零八落的样子,还有那把砍卷了刃的凶器菜刀。小女警皱皱眉,觉得有点反胃。她那如洪水般即将泛滥成灾的同情心一下子收回来了大半。

    “报仇”

    “报仇?什么仇?怎么结的仇?”

    “他害了我的......”他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形容他的姑娘,说是妹妹?也搭不上啊。说是同学朋友?显得关系太远太平淡。说是恋人?算了吧,她一辈子活着清清白白,走了也是干干净净的走。这么说白污了她的好名声。更何况,他们也没明白定过亲。其实更贴切的说,应该是他暗恋的人。但是他不能说出口,他这些年活的太脏了,最后还是这么个死法,太脏了,说不出口。“恩人,”他最后这样说,“是一个心很好的小姑娘,我以前总吃不饱饭饿的头晕,她老从自己家揣馒头出来带给我吃。”

    “哦?刘永年害了你恩人?”

    “对!02年!她走得时候才13岁,你们要不信,可以去查查‘黑山苯中毒事件’,当年闹得很大。黑心老板,贪便宜用的胶水不好,里头苯太多。你知道苯吧?我也是听她村里人说的。苯中毒导致血癌,那一年病了三四十个,死了七八个,里面一大半都是我们县的人,都是十几二十岁的姑娘小伙子。没法子,大家出去打工的地方不多,都靠一个介绍一个这么来,所以爱扎堆。她是里头最小的一个。黑山镇十来个箱包作坊的老板都被抓进监狱里去了。就是判的太轻!害了人,难道不该一命抵一命吗!?这才七八年,就出来了。”

    “惩治罪犯是公安局、法院,是法律的事!这不是搞个人英雄主义的年代!杀人报恩?!你把你自己一辈子也搭进去了知不知道!?你今年多大?听你这么说不超过20岁吧?要是没干这事儿,在外面干点儿什么不能重新开始?”

    “我不是为了报恩!我杀人跟我恩人没关系!我就是想弄死他!这就是我一个人的事儿!”罪犯很愤怒,他从椅子上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又被看守着他的两个武警捺着肩膀按回了原位,“你根本不懂!我也不怕死!我早不想活了!那个人渣!弄死他我痛快的很!”

    “你先别激动。”老警察安抚他道,难得遇上一个交代犯罪过程这么配合的罪犯,他也想顺顺利利赶紧问完,“先说说作案过程吧,你怎么知道的这事儿?你回过河西?”

    “嗯,我两个月前回去的。逃出来这两年,我在工地上打了不少零工,攒了点儿钱。我本来想着她肯定早就结婚了,那儿的人结婚都早。说不定她孩子都有了。我想着,回去看看,万一她过的不好呢?那我手里还有俩钱,能帮帮她。要是她过得好,那我远远看上一眼就算了。”说到这儿,他声音低了下来,“谁知道回去一打听,小一辈的都不记得她了。老一辈的人跟我说,人都死了七八年了,埋在她们村东边的山上。”

    小女警抬头看了罪犯一眼,这会儿她又不太觉得这犯人真的穷凶极恶无可救药了。虽然他说起话来很平静,但她总觉得他像是快要哭了,“你去山上找她了?”她问。

    老警察看了小徒弟一眼,罕见的没有出声制止。

    “嗯,我去了。我在山上转了两天。”他长吸了一口气,两只眼睛睁着,里面的眼泪河一样淌出来,转瞬就流了一脸,“我......我找不到她的坟。”他用带着手铐的双手捂住脸,泪水从指缝里溢出来,濡湿了手背。

    审讯室里一片静寂,没有人出声说话。小女警深深低着头,脸都要压在手里的笔记本上了。她觉得眼睛酸涩的厉害,一只手拧住大腿使劲儿用力,生怕自己也忍不住哭出来。

    过了会儿罪犯缓过来了,拿手背在脸上呼噜了一把,也不等问,接着交代,“后来下山问了,才知道那边没结婚的孩子去了,往土里埋的时候是不能留坟堆的。我白找了。后来我就坐大巴去了山北省,到了黑山镇下车,在车站门口的超市里买了把菜刀别在腰上。又在超市旁边的馆子里吃饱了,觉得身上有劲儿了,就去找姓刘的了。后来敲门,出来个女的可能是他老婆,说他不在家,上街了。我就去街上问,打听到了他,还专门当面问清楚了他就是刘永年,我就下手了。”

    “只凭个名字?你就不怕杀错了人?”

    “不怕,我提前打听好了,这个镇子上就他一个叫刘永年的。”

    “你怎么知道他家的地址?也是打听出来的?”

    “不是,我恩人以前在他的作坊里打工的时候,给我寄过一封信,寄信的地址我一直没忘,写的就是‘山北省来马营市黑山镇刘永年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