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郭爸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或许这世界总是乐于看到人们焦急糟心的模样。

    比如一件物品,当你用不着它的时候,它天天在你眼皮下晃荡,可当你有一天需要用到它了,反而遍寻不着。

    又比如乘车去某个地点,当你越是急着赶时间,就越会碰上堵车和红灯。

    郭长源今天就体会了一把这种糟心的感受。

    从海淀分局到市局也就十来公里的车程,放在平时顶多也就40多分钟就绝对能到了。但这次40分钟之后他却被堵在了路中央,进进不动,退退不了,只能随着车流慢慢挪。

    这既不是周末又不是上下班高峰期的,按理说不该堵车。但事实上郭长源的车刚过万寿寺就堵上了,一路堵到公主坟。好不容易不堵了吧,剩下的路上过一个路口就遇上一个红灯。恨得郭长源真想学路怒症晚期的老司机们来一段经典国骂,tmd这运气简直了!

    于是等2个多小时郭长源进了市局大门的时候,郭煜已经做好了笔录并采集了dna血样,被安排进离市局不远的公安局招待所去住去了。

    “郭主任,杨组长他们出现场去了,吩咐我在这儿等你,”刑警小刘迎上来解释,“一直没等到你,我们就先把那个小孩安排进招待所了。”

    “别这么客气,跟着他们叫我老郭吧,我比你大,叫郭哥也行”郭长源道,又疑惑,“怎么去招待所了?”

    “行,郭哥。”小刘答应道,又笑着解释,“嗨,这不没办法么?总不能让个小孩子一直在公安局里待着吧?真叫他在这儿待着那咱还得分出人来照看他不是?这要是个成年人,不用麻烦,一句‘回去等消息吧’也就行了。但这俩还都不满14岁,其中一个还是逃出来的被拐儿童,放到外面去让他们自生自灭那是肯定不行的。就只好先安排到招待所住着。”

    “这倒也是,不过老住在招待所也不是个办法。”

    “是啊。也不会住太久。我们已经按着90年前后的失踪人口档案,把符合条件的家庭都筛选出来通知辖区派出所了。估摸着明天下午之前,那些符合条件的父母就能收到通知。最多一个月,鉴定中心的亲子鉴定也就做的差不多了。要是找到了他亲生父母,那自然不用说了。要是找不到,可能就会送到孤儿院去。其实我觉得吧,父母找孩子不好找,孩子回来找父母还是比较容易的,只要他没记错......”

    “好,”郭长源打断了他的滔滔不绝,问道,“我能先去见见这孩子吗?”

    被打断了话,小刘才猛然意识到对面这个不仅是分局的同事,还是前来认亲的“符合条件的父母”之一。他有点尴尬,试图挽回,“不然郭哥你先去采集下血样?早点采集了送去鉴定也好早点知道结果。”

    “不用,”郭长源说,“鉴定中心有我的血样。等下我打个电话就行。先去看看小孩吧。”

    “那好吧。”

    小刘带着郭长源到了招待所的二楼201房间门前,“就在这个房间里”他边说着边上前准备抬手敲门,却被郭长源上前一步抢了先,“哒哒哒”的敲门声响起,小刘只好收回手摸了摸头。

    门内脚步声由远及近,然后传来悉索的拧动反锁拴的声音。

    这孩子怎么安全意识这么低,都不知道先问问是谁是来干什么的就给开门,万一是坏人呢?郭长源在心里暗暗皱眉。

    门先开了一条缝,一个半大的孩子从缝里往外看了看,可能是看到了他们身上穿的警服,吱扭一声就把门全部拉开了,她好像有些紧张,微微鞠了个躬,然后一笑露出一嘴小白牙,“两位警察叔叔好,你们先进来坐吧。”她说着侧身让开路,示意来访者往里面走。

    是个女孩子。

    郭长源的失望溢于言表,他问,“是个女孩子?”

    “不是,是个男孩儿。这女孩儿是陪他来的。”小刘解释道。

    徐娇娇也急着解释,她一急就忘了说普通话这回事儿了,“不是我!他搁里头洗澡呢。”一句话说完意识到自己说了方言,脸一红,怕人家听不清,又换成普通话,“他在里面洗澡。你们先坐吧,我现在去叫他,马上就出来了。”说着就去拍浴室的门去了。

    “他们俩就给开了一间屋子?”看小姑娘去叫人,郭长源跟小刘说,“虽然还是孩子,但是一男一女也不方便,再说也不小了。”

    “怎么会呢?再省也不会省到这份上啊?”小刘笑说,“本来是给开了两件小单间的,谁知道那男孩儿死活不愿意跟这小姑娘分来住,说人生地不熟的一个人住害怕。没办法,就换成了双人间。”

    “哦,原来是这样,”郭长源明白了,他叹了一口气,“唉,也不怪孩子。不是在养家受了太多罪,他也不至于拼命逃出来,然后千里迢迢上京来找亲人。估计一路上过的也不好,被吓住了。”

    一语未了,洗澡间的门开了,一个脸上被热气蒸的红扑扑的男孩儿走了出来,他肤色本来就在山里晒得黑亮,现在这模样是黑红黑红的。

    郭煜穿着黑色牛仔裤和白色卫衣走了出来——这是徐娇娇从她自己的衣服里找出来最不女气的衣服了。他之前买的绒裤和棉t恤刚刚洗了,正在浴室里挂着滴水呢。又没来得及去买新的,只好先穿徐娇娇的凑合一下,反正今天他们又不出门。

    但这会儿有警察来访,郭煜就有些不自在了,他先就把有蕾丝花边的袖口卷起来挽在手肘上,然后才走过来,“你们好,是有我家里人的消息了吗?”

    “暂时没有,”小刘道,“这位是郭警官,他来了解下情况。”

    “好,”郭煜摸摸扔有些滴水的头发,他很想再拿干毛巾擦一擦,但这会儿明显不是擦头发的时候,看两个警察都还站着,他让道,“你们坐吧,坐着说。”

    沙发只有两张,郭煜就坐到了靠近沙发的那边床上。他也不敢坐实了,只半边屁股挨着床,上半身微微前倾,怕头发上滴的水把床弄湿了。他们晚上还要睡呢。

    “我就是过来了解下情况,你别紧张,咱们就是随便聊一聊,不是什么大事儿。”郭长源看他的坐姿,以为孩子紧张,赶忙安慰。

    “嗯,我不紧张,你问吧。”

    “你对你小时候的事情,就是在你亲生父母身边的事情还记得多少?”

    “就记得我家在北京海淀,其他都不记得了。”

    “你再仔细想想,也不一定是人名地名,哪怕是一个玩具,一盆花,只要是你脑子里有记忆的,都可以说给我们听。”郭长源循循善诱,“就算记不清楚也可以说出来。只要你觉得有一点点模糊的印象,都说出来。”

    这时候徐娇娇拿一次性杯子倒了两杯茶过来,两个警官面前的桌子上一人一杯。然后又拿来一条干毛巾,递给郭煜,“先裹到头上,别感冒了。”

    “好,”郭煜听话地接过毛巾裹到头上,裹好后他放松地床里坐了坐,看了这位发问的警官一眼,想了想,道,“家里人经常穿制服,”又补充,“我也不记得是不是家里人了,但是印象里好像是有穿制服的人。”

    这当然是谎话,他完全不记得了,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上辈子齐天乐警官告诉他说他的父母一个在法院工作一个在警局工作。那就肯定是穿制服的了。

    这个警察看他的眼神很和善,而且人姓郭,郭煜心里就有些怀疑这个人就是他父亲郭长源。但是他又觉得,可能只是同一个姓氏罢了,事情哪有这么顺利呢?上午到北京下午就能找到家?!命运会对他这么好?不可能啊。

    郭煜在心里怀疑来怀疑去的,郭长源却是激动地心口砰砰直跳,穿制服!儿子丢的时候他和他老婆都在法院工作,可不就是天天穿制服么!

    他拒绝去想,在小孩子眼里或许会把企业工作服认成制服的这种可能。

    “你身上有没有比较明显的记号?”郭长源有些急切,“比如背上啊或是别的地方,长个痣或者有块胎记什么的。”

    郭煜更怀疑这个郭警官是来认亲的了。他配合道,“不知道,平常自己也没注意过。要不然你们帮我看看吧?”

    “好!”郭长源一听这话就站了起来,“你把上衣脱了,我帮你看看。”

    徐娇娇一听他们说要脱衣服,就躲去卫生间了。

    房间里只剩下郭煜他们三个人,郭煜痛快地撸下卷起的袖子开始脱衣服。这卫衣领口有点小,他拉了半天才把脑袋从衣服里解放出来。

    衣服一脱下来,郭长源和小刘两个就惊了。

    小孩儿身上太瘦了,穿着衣服还不觉得,这衣服一脱下来就明显了,他那两肋肋骨瘦的都凸出来了,条条分明。最主要的是,从肩头到肚子上,这才几巴掌大的地方啊,就青青紫紫不下十条伤痕,明显是棍棒类的东西抽的,有的还肿的发亮。

    郭长源倒吸一口凉气,他大步迈过去,轻轻板着他的肩头把他的身体转过去,去看他后背。他儿子后背脊梁骨中间微微靠上的地方有颗黑痣,当初还有算命先生说有此痣相者是富贵命,前程无限,所以他印象特别深刻。

    这会儿他既十分希望这小孩背上那个位置真的有颗痣,又希望他没有这颗痣。他想找到儿子,但他不想儿子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被人虐待伤害。他一厢情愿的认为孩子会在他养父母家健康幸福的活着。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焚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焚金并收藏重生之被拐儿童寻家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