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

    阮婉觉得自己也真是【哔——】了狗了,怎么才发现乔毅这家伙也是蔫坏蔫坏的呢。

    她眯了眯眼,盯着乔毅,乔毅一脸正气地回盯着她(他没撒谎),两人对视完,发现刚才还“霸气侧漏”的女子悄无声息地走了。

    阮婉原本还猜测这女的会拉上人回来找茬,结果发现对方比她想的还要怂,就这样,她的路途恢复了平静。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火车到站。

    即使距离泽水镇还有相当一段路途,阮婉却是精神一震。不出门,是永远无法理解故乡在心中的特殊意义的。虽说华国的特色就是夏季全国普遍高温,然而也不知是不是心理因素,阮婉深吸了口气清晨的气息时,总觉得自己嗅到了满满的水气——养人呐!

    “先吃点早饭再坐车吧。”乔毅提议说。他这次的确是特意送阮婉回来没错,但同时也接受了老爷子的嘱托——替他拜访苏静姝。

    苏静姝就是外婆。

    “也行。”阮婉点头。

    其实她比较想饿着肚子直接坐车回家,这样可以快一点见到外婆。不过,行车时间如果只要一个小时也就算了,可它最快都要三个小时,她也不好拖着乔毅饿这么久肚子。

    “……你饿么?”乔毅沉默了下,又说,“其实我并不太饿,不然还是直接坐车吧。”

    阮婉愣了下后,露出无奈的表情,反问:“我的脸上写满了‘我想尽快回去’的字样么?”

    乔毅一愣,随即莞尔:她才发现么?

    阮婉亦微勾起唇角,被这么一打岔,她回家的念头反倒没有刚才那么急切了,于是她说:“怎么说你也是来拜访外婆的,我作为主人招待你是应该的,还是吃了早饭再回去吧。”她没给乔毅反对的机会,直接说,“那就这么说定了,走吧。”

    乔毅见阮婉意志坚定,提着行李就往车站旁的早点摊子上走。

    “哎,等下。”阮婉快走几步,跟上他的脚步,“你要在这吃?”

    乔毅停下脚步,询问地看着她。

    阮婉无语地说:“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么——车站附近的东西通常都是又贵又难吃。”

    “……”他当然知道,只是就近会比较方便。

    “算了。”阮婉摆了摆手,“你还是跟我来吧。”

    乔毅:“……”这种被同情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之后,阮婉带着乔毅上了公交车——夏日清晨,坐公交的人很好,所以两人很轻易地就找到了位置坐下。

    “哪一站下?”

    “柳丝巷。”阮婉回答说,“那里有一家米粉味道特别好。吃完后再坐同一班公交车,再两站就是汽车站了。”说完后,才想起来问一句,“你吃米粉吗?”

    “吃。”乔毅不挑食,不过他还是很好奇地追问了句,“我要是回答说不吃呢?”

    阮婉转头看窗外:“没事,那家还卖煎蛋和茶叶蛋,你可以吃到饱。”

    “……”

    不多时,两人就到达了柳丝巷。阮婉带着乔毅走进一条巷道,乔毅的方向感不算差,却依旧觉得这路东转西绕地厉害,也亏得她能记住。巷道狭窄,脚下是因为长期踩踏而显得陈旧的青石砖,角落处长着青苔,带给人一种难以言喻的沧桑古旧感。

    乔毅原本还担心她是不是记错了路,因为这里怎么看也不像是有店的样子,随即,扑面而来的诱|人香味让他彻底打消了这想法。

    阮婉享受性地深吸了下这香味,喃喃自语:“果然是老配方老味道啊。”脚下的步伐也不自觉地轻快了起来。

    乔毅跟在她身后,拐过一个弯,只觉得眼前豁然开朗,赫然出现了一条颇为热闹的小街。而就在不远处,一家看来颇为古老的店门口居然插着个如今一般只在小说电视剧中出现的幡子,上面写着五个大字——查记米粉店。

    “这是本地的老店铺了。”阮婉介绍说,“据说现在的老板已经是第五代了。前几代时这里还是市中心,后来城市改建,这地界就变成‘外环’了。老板不愿意舍下祖先的基业和老邻居们搬迁,就一直在这里开店。好在老顾客们都很捧场,所以生意依旧热火。”她一边说着,一边指着街上的其他店铺说道,“不仅是他家,这里还有许多家老店。当然,也有新店混在里面‘装老’,不是本地人很容易被糊弄。”

    说话间,两人走进米粉店。

    米粉店占地不大,就是个普通面店大小。才只是早上,就已经差不多坐满了人。没什么聊天声,因为每个人都在埋头苦吃。伴随着他们的动作,大阵大阵的诱|人香味不断在屋中升腾,勾|引地来回路人差点流口水,经常是走着走着……咦?我怎么就进来了!

    两人运气不错,刚好坐上了最后一个空桌。

    “你是吃干的还是汤的?”阮婉问乔毅。

    “?”

    她看着他茫然的表情,不得不解释说:“就是带汤的和不带汤的。”

    “不带汤吧。”乔毅回想了下自己吃面的习惯,比起汤汤水水的面条,他更喜欢炸酱面。

    “有忌口吗?辣椒呢?鸡蛋呢?要的话茶叶还是煎的?”

    “没有,一般就好,煎蛋。”

    阮婉点了下头,抬起头冲伙计喊道:“麻烦来一碗干粉一碗汤粉,都是一般辣,干粉要煎蛋,汤粉要茶叶蛋。”

    “好咧,稍等!”

    没一会儿,热气腾腾的米粉就被端到了两人的面前。

    乔毅注视着面前的“干粉”,它和拌面有点像,看样子就是米粉在沸水中过一次后再加佐料搅拌而成。佐料看起来有……

    “盐、酱油、胡椒粉、葱蒜之类的我就不多说了,闻到香味没?”

    乔毅嗅了下:“麻油?”

    “对啊,正宗小磨香油,不是市面上出售的那种。”阮婉继续数着,“除此之外还有萝卜干、雪里蕻沫、油炸花生米。当然,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

    她抬起筷子点了点自己碗里的红色物体。

    “辣椒?”

    “对啊,辣椒。”阮婉纠正,“准确来说叫剁椒。”她夹起一块碎辣椒,塞进嘴里,咀嚼间享受地眯了眯眸,才说,“各地都有做辣椒酱的习俗,但各地做出来的味道都不同。本地人比起辣椒酱,更喜欢把辣椒剁成这种小碎丁——就算这样,不同人家做出的剁椒味道也是各不相同。这家店的米粉之所以这么闻名,有三分之一功劳落在它上。”当然,外婆做的剁椒也很好吃!做的咸菜也好吃!但是,这种事她才不会告诉乔毅呢,免得他走的时候打秋风——外婆做的东西都是她的——就是这么小气!

    乔毅突然觉得,小姑娘有点做“美食节目主持人”的天分,简简单单的食物被她这么一说,瞬间就高大上了起来,兼让人食指大动。晚米做成的米粉洁白,点缀上一点深色的酱油浅色的麻油,葱末青翠,雪里蕻末绿浓,萝卜丁黄褐,炸花生米深红,看来简直像是一幅色彩斑斓的画。尤其拌米粉上盖着的那个煎蛋,白圈褐边,上面还沾染着点点油星,中间的蛋黄凝而不老,嫩而不生,看来真是诱|人极了。

    他居然有些不忍心拌它。

    不过比起这个……

    向来不挑食的乔毅看着阮婉面前的碗,好奇地问:“你这碗有什么讲头?”

    “我这碗?”阮婉先是拿汤勺喝了一口汤——和乔某人不同,她很喜欢喝汤,哪怕是清汤面也会喝上两口——回味了下后,才回答说,“汤粉的亮点当然在汤上。底料是吃谷子长大的土鸡的骨头,细细地熬上一个晚上,不断舀去油星,所以才有这么清亮。不过,”她搅拌了下红色的汤汁,说道,“之后怎么加工成红汤的,就和剁椒制法一样是老板的独家秘方了。”有些店一味追求辣,没节操地往锅里丢什么辣椒素,可食用的也就算了,还有人丢不可食用的,吃来是很爽没错,吃完就胃疼。不像这家,吃来嘴上满足,吃完胃里熨帖,绝不会出现什么吃完难受的现象。

    “除此之外,”阮婉拿起筷子扒拉着碗里的配菜,“还有牛肉、黄豆、笋子、萝卜丁、雪里蕻……这个和你那碗差不多。顺带一提,这家的牛肉也是特别好吃。”说到这里,她非常坏心眼地夹起一块切得极薄的牛肉片塞入口中,满足地咽下去后,冲乔毅眨了眨眼:“是不是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了?”汤粉才是真绝色~

    乔毅:“……”她这算是迟来的报复吗?如果是的话,还挺成功。

    他正无语,就看到小姑娘抬起手,冲伙计喊了句:“麻烦这桌加一盘牛肉,一碗配汤。”

    “好咧,汤要素的还是红的?”

    阮婉歪头看乔毅,后者毫不犹豫地转头回答说:“红的。”他顿了顿后,又补了句,“再加个茶叶蛋。”

    阮婉暗自翻白眼,心想这真是个吃货!然后当机立断地举起手喊道:“还要个煎蛋。”对面这家伙碗里的看起来好馋人呐!

    二更

    两人是挺着肚子上汽车的。

    阮婉悄悄摸着微微凸|起的小|腹,心想幸好今天穿的衣服不紧身,否则得有多难看啊。而且回去后一定会被外婆毒舌的,比如说“哟呵,几天不见你到底长了多少膘”之类的话……qaq

    越是接近泽水镇,气温就越是低。等车辆停下来阮婉下车时,只觉得一股凉风扑面而来。

    “这里还真是凉快。”

    “靠水嘛。”阮婉脚步轻快地往家所在的方向走去,随口回答说。

    只是出去不到半个月,镇上显然不会有什么明显的变化。不过对于小镇上的人来说,一个小姑娘不见了半个月,还真是个“大新闻”,更别提阮婉的老人缘还特别好,所以沿途都有人打招呼。

    “小婉回来了啊?”

    “嗯,回来了!”微笑。

    “好像瘦了点。”

    “有吗?”开森!

    “你外婆前几天还说你在外面玩疯了不肯回来呢。”

    “……”外婆大人,小的并没有!

    ……

    就这样,阮婉一路和镇上居民打着招呼,一边心情愉快地往家走。相较于她,乔毅就要难受得多了。嗯,因为他正被无数双八卦的眼睛盯着呢。

    镇上人体贴阮婉,虽然好奇她为什么“带一个大男人回家”,却也没有当面问,就怕让小姑娘害羞。他们心中盘算着之后直接问苏婆婆,眼睛却是一刻不停地打量着乔毅,后者如果看过相亲节目,就会清楚地知道自己正在被“打分”,而且已经有挺多人灭灯了——勾搭小姑娘,不要脸!

    嗯,乔毅如果知道这些人的想法,肯定会默默吐血:你们真的想太多了!

    可惜他不知道,所以也只能默默地忍受了。

    快走到门口时,阮婉的心中是一阵激动,心想知道自己今天回来的外婆会怎么迎接自己呢?会不会就在院子里?会不会已经做好了早饭?会不会还特地切好了水果?早知道她就不吃这么饱了!然而现实却是……

    “哗啦啦啦……”

    “北风!”

    “二万!”

    “三条!”

    ……

    阮婉手中的包“啪”的一声掉在地上,整个人都石化了,玻璃心更是碎了一地。

    ……原来她真的想太多了。qaq

    这种比失恋还痛苦的感觉是怎么回事!tat

    而且大早上就开始打麻将也太堕|落了吧!!!

    阮婉正泪流满面满心沧桑,没良心的外婆大人总算是抬起头,注意到了站在门口的她,开口说道:“你回来了?怎么傻站在门口啊?”

    “……”

    阮婉心想:我倒是不想傻站,谁让您给我放了个大石化术啊!

    “呀,小婉回来了啊。”

    “刚才还说到你呢。”

    “一段时间不见,你怎么变瘦了。”

    外婆的三个牌友接连和阮婉说起了话,后者连忙喊人:“祁奶奶,马奶奶,刁奶奶。”

    祁奶奶不用说了,祁逗比的奶奶。

    马奶奶是马婶的妈妈,马婶是谁?嗯,就是从前跳舞时给她戴大红花化大浓妆的那位阿姨。

    至于刁奶奶……她是包括外婆在内的几位老人中年纪最大的一位,脑子已经有些糊涂,做事也颠三倒四的,不过性格倒是很可爱。

    眼看着阮婉打完招呼,乔毅也走上前,态度恭敬地喊道:“苏奶奶。”

    “你是……”外婆微眯起眸,不知想起了什么。

    被这位老人审视着的乔毅突然就想起了自家爷爷,顿时更加端正态度。却又有些走神的想,不愧是亲外婆和亲外孙女,眯眼时的神态真是格外相像。

    院中蓦地沉寂下来。

    就在此时,刁奶奶开口了,她认真地打量了下乔毅,而后感慨着说:“一眨眼,小婉居然二十多岁了,我还以为她才十五六岁呢。”

    其余人:“……”

    马奶奶没忍住提醒说:“她就是十五六岁。”

    “怎么可能!”刁奶奶反驳说,“我脑子不好,你别骗我!国家法律规定,女孩子满了二十岁才能结婚,她都带男人回来过年了,怎么可能才十五六岁!瞧瞧这小伙子,长得多俊呐,还拎着这么多东西,真孝顺!”

    阮婉:“……”

    乔毅:“……”

    马奶奶扶额,心想你既然知道自己脑子不好使就别乱说话了。

    结婚什么鬼!

    男人什么鬼!

    而且现在是夏天,您老还穿着夏衣呐!

    马奶奶如果知道一个若干年后流行起来的新词——“吐槽”的话,必然能找到共鸣。因为她现在正在内心深处疯狂吐槽。

    “唉,今年冬天可真暖和呐!”刁奶奶感慨地说,“都有点热了。”

    其他人:“……”

    暗下决心要拯救气氛的祁奶奶丢出一张牌:“四筒!”而后对刁奶奶说,“该你了。”

    “哦,对!”刁奶奶反应过来,然后丢出一张牌,“二条!”

    包括阮婉在内的所有人定睛那么一看,嗯,是张南风。

    所有人正无语呢,外婆表情淡定地一推牌:“胡了!”说完,她拿起这张南风,往一条和三条中间一方,顺理成章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

    阮婉清楚地看到,祁奶奶和马奶奶的头上都爆出了青筋,然而竟然无言以对呢!

    刁奶奶一边扒拉着放在手边、代替砝码的扑克牌,一边嘀咕:“怎么总是你胡牌。”扒拉了几张扑克牌后,她突然反应过来,“不对!我这张不是二条,是南风啊!”说完,她义正言辞地指着外婆说,“你诈胡!”

    外婆呵呵一笑,拿起这张南风,放到牌堆中的另一个南风旁边。顺带将原本放在后者旁边的七万放到了一三条中间,淡定地说:“还是胡。”

    乔毅:“?”不是本地人的他看不懂。

    阮婉低声解释说:“我们这里的麻将有‘宝’,就是有一张牌可以代替任何一张牌。这一句,七万就是宝。”开始外婆拿它代替南风,现在则拿来代替二条,所以怎样都是胡。

    刁奶奶:“……你可真行。”

    祁奶奶和马奶奶纷纷向外婆竖起拇指:“还是你牛。”

    外婆微微一笑,朝刁奶奶伸出手,慢悠悠地搓了两下,示意她赶紧掏牌别含糊。

    刁奶奶苦了苦脸,拿了几张扑克牌放到外婆的手中。后者摇了摇头,指着面前的花牌说:“不够。”说话间,她一把将刁奶奶手中的牌全部拿到自己手里,数了数,“嗯,还欠几个,你看怎么办?”

    刁奶奶呆呆地看着空空如也的手,沉默片刻后,她泪奔了。

    祁奶奶马奶奶喷笑出声“都一大把年纪了,还耍赖逃跑”,说完,她们随口和外婆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一方面是照应刁奶奶回家,另一方面也是不再打扰明显家里有事的外婆。

    外婆站起身,摇头对阮婉说:“你刁奶奶大清早就跑来缠着我说要打麻将,不跟她玩她就坐在地上哭,我就只好陪着她玩了一会。”

    这语气听起来很无奈。

    阮婉却觉得外婆很无耻,哼,明明欺负人欺负地很开心来着,真是恶趣味!咳,她绝对不承认自己也遗传到了这一点!

    满心“愤怒”的她撇撇嘴,不说话。

    外婆斜睨了她一眼,呵呵笑道:“说起来,我家大小姐总算舍得回来了啊?我还以为你在外面乐不思蜀了呢。”

    阮婉:“……”神马叫倒打一耙,这就叫啊!

    “唉,”外婆长叹了口气,“孩子大了就不好管了,翅膀硬了就想往外飞了,可怜我老人家孤零零一个人被留在家里,真是……”

    “外婆你够了!”阮婉满头黑线,丢掉手中的东西扑上去一把抱住外婆手臂,“赌气”地说,“那我不上学了天天在家陪你好不好呀?”

    “然后让我养你?想得美!”外婆一指头戳在阮婉脑袋上。

    阮婉鼓鼓脸:“我吃得又不多!”

    “那也不成。”外婆轻哼了声,“到时候我就买两只羊回来,你天天给我去放羊,晚上也给我住羊圈里。”

    阮婉:“……”这还是她亲外婆么!……不,能说出这种话的,绝对是亲的啊。qaq

    她正悲桑,外婆却好像上瘾了,接着说道:“这羊啊,若是瘦了一两,我就饿你一餐。”

    阮婉吐血:“外婆……你真不愧是地主家庭出身的……”家学渊源啊!

    就这样,自以为已经升级的阮·boss·婉的嚣张气焰,再次被外·终极boss·婆给一巴掌拍消了,也是悲催!

    乔·路人·毅一不小心就被忽视了,不过他倒是觉得围观这一幕实在是相当有趣,尤其是看到阮婉吃瘪的时候,他的心中浮起了这样一句话——小姑娘你也有这一天啊!

    然后,他就被【划掉】狼【/划掉】外婆给盯上了。

    乔毅:“……”无意识端正态度挺直身体。

    “小婉,去给客人倒点水。”外婆将蹭在身边的外孙女推开。

    阮婉愣了下,随即乖巧地点头:“哦。”外婆好像有什么话要对大乔说的样子,真的好好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