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更

    眼看着女医生忙碌成那样,杜锦年憋在喉间的那一句“并不是”没能说出口,而且……

    他低头看了眼手中的药酒,犹豫了片刻后,转身朝隔间走去。进去后,他看到她正扶着腰站在一个玻璃柜前,认真地注视着里面的药。

    “怎么了?”

    “……医生正在忙,说让我帮你揉揉。”

    “哦,也行。”阮婉点点头,走到他身边来。

    杜锦年:“……”他看着她淡定的模样,开始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大惊小怪。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他脑中突然就想起了金毛好友曾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为什么在和女孩纸相处的时候会不好意思?哥们,那是因为心存杂念。像我一样,纯洁!没错,跟我学一学就好!”,所以说……怪他想太多?

    他深吸了口气,默念了两句“心无杂念”、“心无杂念”……觉得果然淡定了不少,然后就看到她掀裙子的动作顿了顿。额,对了,她今天穿的是长裙,也就是说……

    他猛地扭过头,耳朵“唰”的一下就红了。

    心无杂念。

    心无杂念!

    然后他听到她小声说“好了”。

    “……”杜锦年觉得自己真是没法心无杂念啊!tat

    “锦年?”

    他听到她疑惑的声音,为了不被她发现自己现在的窘境,他不得不僵硬着脖子转过头去,然后看见……

    她拉开了裙腰上的拉链,轻轻地将缺口撑|开。

    他顿时松了口气,心想这拉链真是开地太对地方了!然后就看到那白嫩肌肤上完全可以用惊心动魄来形容的青紫之色。她的皮肤本就太白,故而淤痕也就格外显眼。看到它,他的那些杂念一瞬间就收束了起来,连忙将药酒倒在手心,搓热双手,低声说了句“忍着点”后,就动作熟练地揉了起来。入手的肌肤滑嫩到不可思议的地步,却居然没能引起他的半点遐思——因为他的关注力现在全在“揉啊揉,用力揉!”上面。

    如果说阮婉原本还有点小羞涩的话,辣么……在他开始动的瞬间,这种羞涩感就荡然无存了。

    很痛好么!

    超痛好么!

    “唔!”她忍耐不住地发出一声闷哼,差点没飙出眼泪。咬着牙忍了十几秒后,她终于克制不住地低喊,“疼!你轻点!”

    “再忍一下。”杜锦年聚精会神,“马上就好了。”

    “……”qaq坏蛋!不懂怜香惜玉的坏蛋!

    他没撒谎,很快,这种折磨就结束了。

    原本还心怀怨念的阮婉稍微感受了下自己的腰,别说,被按过后真的舒服了不少,尤其是现在,热*辣,真心舒爽啊!

    “擦一下。”他递给她一张纸巾,“别把衣服弄脏了。”

    阮婉接过纸巾细细地擦掉腰间沾染的药酒,好奇地问:“你手法很熟嘛,练过?”上辈子她还真没享受过这个,眼下就算是重活一次的小惊喜啦。

    “嗯。”他点了点头,“我妈妈教我的。”

    “……哦。”阮婉没有再问下去,因为她很清楚,“妈妈”这个词对他的意义很特殊。就如同她很早就没有了父亲一样,他也很早就没有了母亲。并且,他对他的母亲感情非常深刻。上辈子她没有好好关心他,对这件事知之甚少,这辈子虽说肯定不会如此,但现在……显然不是问它的最好时机,他们还不够“熟”。

    杜锦年扭好瓶盖时,阮婉也刚好擦完,开始拉上腰间的拉链。

    寂静的屋中,此时此刻,它是唯一的声响。

    刚才还镇定无比宛若辣手屠夫的杜锦年,突然就觉得局促而尴尬,这感觉来地太突然以至于他有些懵。而在这细微的声响中,他下意识就想起了刚才所见的她腰间那白|皙的肌肤以及……柔腻的手感。意识到这一点的同时,他本|能地合了合掌,它的上面似乎残留着那种感觉,难以忘记。

    他明知道这样想是不对的,却又难以抑制。

    就在不知该如何是好之时,她若有所觉抬起了头。

    两人的目光,就这样相对了。

    有的时候,男女的目光就是这样,在某一刻对上,就难以自持地胶着纠缠,再难分开。每当这种时候,时间和空间仿若都化为了虚无,如果天地间还存在什么实物,那大约就是对方了吧。

    或者用通俗一点的说法就是——他们被彼此的目光吸引了。

    他下意识地低下头,只觉得心中一片火|热,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她仰起头,粉色的唇|瓣微微抿起,有一丝不起眼的颤抖。

    接近。

    不断接近。

    然后……

    “你们好了没?”

    女医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

    “……”

    “……”

    有什么事被打断的结果,就是难以言喻的尴尬。

    女医生撩开帘子走进来时,就见到男的正低着头拿着药酒,女的正低头整理裙摆——嗯,就没有一个抬起头的。她一过来人,注视着两人明显都红了的耳朵,哪里还不明白刚才这里发生了什么事,心中又好笑又无奈,现在的年轻人还真是在哪里都能谈恋爱,不挑地方啊!

    不过,就算她不想棒打鸳鸯,也不能真就把地方让给他们啊,于是……拜拜了你们呐!

    于是乎,她很快就把阮婉和杜锦年给打发走了。

    阮婉与手持着药酒的杜锦年站在诊所门口大眼瞪小眼,看着看着,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刚才的那点小尴尬也就烟消云散了。

    ……才怪!

    阮婉眯了眯眸,心里想“小哥哥你既然差点亲了我,从此以后就是我的人啦——虽然你本来就是我的人!”。

    杜锦年则暗自心想,自己的追求大计也许该加快进度?……嗯,回去后问问金毛吧,他虽然做事不靠普,但在恋爱方面还是相当有经验的。

    不多时,杜锦年就将阮婉送到了寝室楼下,他将手中的袋子递给她,嘱咐说:“记得让你的室友帮你揉。”

    “哦。”阮婉点头,接过袋子。

    “不能因为怕疼就偷懒。”

    “哦。”

    “一定要揉。”

    “……我知道啦。”阮婉嗔怪地看着他,她在他心里到底是有多不靠谱啊?不过,看来他关心她的份上,原谅他啦!但是……她眨了眨眼,促狭地问,“不过,你又怎知道我揉没揉呢?”

    杜锦年:“……”这是个好问题,他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呢。

    然后,他就看到她露出了个小狐狸般的笑容,踮起脚凑过来低声说“难道你还要亲自检查不成?”,他只觉得如同雷劈,整个人都不好了。

    再然后,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嘻嘻笑着退开,却……无可奈何。

    阮婉双手背在身后,后退了几步后,坏笑着说:“我上去啦,你也早点回去早点休息,晚安。”

    “……晚安。”除了这个,他还能说什么?

    眼看着她的背影消失在楼道上,杜锦年才收回目光,转而抬起头,注视着二楼的那个窗口,等待着她的身影在那里出现。在那之后,他才能放心离开。

    与此同时,杜锦年抬起手捂住胸口,他发现了一件不容忽视的事——比起文静的她、温柔的她、乖巧的她、可爱的她……刚才那种时候使坏的她,更让他心跳不已。

    短短两层楼的工夫,阮婉自然不会发生什么意外。

    挥别某人后,她心满意足地拉上窗帘,眉眼带笑地走回位置上,自然又遭受到了一阵来自同寝室友的“鄙视”。一阵笑闹后,钱钱好奇地问:“说起来,他是不是不知道陈丘纠缠你的事?”

    虽然已经顺利地ko了陈丘,但这个名字依旧让阮婉恶心了一把。

    她点头:“嗯。”

    “你为什么不告诉你家杜锦年?”莫北奇怪地问,“有他在的话,陈丘也更容易放弃吧?”

    “我不想让他为我担心。”阮婉弯了弯嘴角,如此回答说,“而且这种事,我自己就能解决,实在用不着给他添麻烦啦。”

    “……”

    一片沉寂后,莫北感慨着说:“你对他也是真爱啊。”

    “那当然!”阮婉毫不羞涩地回答说。

    钱钱看着阮婉幸福到几乎能冒出光芒的脸孔,默默地咽下了刚才想说的话,转而说道:“他就那么好吗?”

    “为什么这么问?”

    钱钱摊手:“你一遇到他,就跟吃了*药似的,整个人都傻了。”她补充说,“我一看到你这样,是又想恋爱,又害怕恋爱——一想到未来某一天有这样一个人会然给我神魂颠倒失去理智,总觉得有点可怕哎。”

    对于这个问题,阮婉的回答从来都只有一个——

    “他是最好的。”也许在其他人看来不是这样,但在她看来,他就是最好最好的。

    至于神魂颠倒……

    “不是他让我神魂颠倒。”阮婉认真地说,“是我自己愿意为了他神魂颠倒。”

    这是,她上辈子亏欠他,这辈子应该给予他的。

    二更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次日,昨天晚上的那桩囧事算是传遍了校园的各个角落。好在第二天是周六,阮婉并不需要上课,否则还不知道要被多少人指指点点。

    清晨。

    阮婉正卷着被子在床上酣睡,事实证明——养成早起的好习惯可能需要很久,但养成睡懒觉的习惯真的只需要……几个一样喜欢睡懒觉的室友!

    不大的寝室中,均匀的呼吸声此起彼伏地响起,让人听着真是更加睡意深沉了!

    此时已经是早上九点半,四人房,三人在睡觉。

    只有莫北依旧早起去晨练,对此,钱钱的评价是——“一个女人居然能对自己辣么狠,还有什么事做不到?同志们,千万不要得罪小北啊!从这件事上就可以看出,把她逼急了她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然后,她就差点被莫北揪起来丢尽外面走廊上的垃圾桶中。

    不过,莫北身为“2212的勤奋之星”这件事,那必须是毋庸置疑的。

    好在她虽然看似大大咧咧,心思却也有着细腻的一面,出去回来时从来都是蹑手蹑脚,并且总不会忘记给她们带早饭。然而今天……

    “大消息!”

    莫北推开寝室门,就如此大声喊道。

    “都起来听我说!”

    “婉婉,蒹葭,二钱!”

    阮婉最先醒来,她打了个哈欠,微微坐起身,就看到与自己头对头睡着的蒹葭妹纸正在睡眼惺忪地揉眼睛。侧对面的二钱懒洋洋地嘟囔“别叫我二钱!”,然后翻了个身,低头注视着下面那站在寝室中央的莫北。

    三人都没生气,正是因为莫北平时都那么体贴,所以她们知道,她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眼看着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莫北非常开森地说:“陈丘被打了!”说完这句,她补充说,“是在昨晚被婉婉打后,又被人堵着打了一顿!现在跟个猪头似的!”

    “啥?”钱姑娘第一个反应过来,“噌——”的一声坐了起来,“真的?谁干的?真是干得漂亮啊!”

    阮婉和夏蒹葭也先后坐起身来,背对背靠在一起,两张脸上都满是惊讶之色。后者是纯粹的惊讶,而前者则是在怀疑……嗯,她没有梦游症吧?……等等,就算梦游了她也没能力把陈丘给揍成猪头。

    “不知道啊。”莫北摇头,“据说他昨晚回去时整个寝室都惊了,不过也奇怪,谁都能看出他是被揍了,他却硬说自己是摔的。”她好笑又疑惑地说,“明明被揍,却说什么都不肯承认自己被揍,这是什么毛病啊。”

    夏蒹葭歪头。

    钱钱嗤笑了声:“八成是被揍后又被威胁了呗,弱鸡似的,还怂,真够丢人现眼的。”

    阮婉却是微微蹙眉,总觉得这个作风有点熟悉,错觉么?

    “对了,我刚才遇到他的时候还拍了照!”莫北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么?”

    “看看看!!!”x3

    一屋子都沸腾了。

    最终还是阮婉夺得头魁——嗯,她直接爬下扶梯抢手机了。

    看过之后的评价是……嗯,莫北的那个“猪头”的评价,真的是一点不夸张。从陈丘还可以自由行动就可以看出,他身上的伤不算太重,起码不至于到住院的地步,但是,打他的人也真是讨厌他到了极点,对他的脸没少下手,于是乎……点蜡!

    即使厌恶陈丘如阮婉,都油然而生了辣么一点点同情,嗯,大概有百分之一手指甲辣么大。

    “为了庆祝,我们出去吃顿好的吧!”钱姑娘提议。

    “抱歉,我今天有事。”莫北非常遗憾地说,“绘画社今天有活动,我待会就要去参加了。”

    “我也是……”夏蒹葭弱弱地说,“我答应了爸妈要回家。”

    钱姑娘叹了口气,遗憾地看向阮婉:“看来只有我们俩相依为命了。”说到这里,她脸色一变,“你……不会重色轻友吧?”

    阮婉微微一笑,肯定地说:“当然不会。”待钱姑娘露出松了口气的表情,她才接着说道,“不过,我和另一个朋友约好了要见面,所以也不能陪你啦。”

    钱钱:“……”

    最终,她毫不客气地给了阮婉一个中指,以此表示对她的强烈鄙视。

    “你们这群家伙!”被独自丢下的钱姑娘表示很愤怒,“等着!等我翻过年找了男盆友,一定天天秀恩爱给你们看!”

    莫北笑着说:“就找那个打人的神秘男怎么样?”她不认为把陈丘揍了的会是女的,除了她还有谁能这么英勇!

    “……为什么?”

    “你刚才不是很欣赏他么?”

    “那是一码事。”钱姑娘摆了摆手,“恋爱就是另外一码事,打人这么凶残的家伙,八成会家暴,还是果断算了吧。”

    “……倒也是。”

    之后,四人又针对这件事讨论了一阵,不过线索太小,她们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英雄好汉做了这种好人好事,更不知道这人到底为什么要打陈丘。

    而此时,快成为“校园舆论风暴”的核心的陈丘同学,正在同寝室友的帮助下……敷药。正如之前那几位学长以及阮婉所察觉到的那样,陈丘这人真的是那种不能深|入相处的类型。室友们最初还觉得这人挺够意思,时间长了,就觉得他这人呐,就一张嘴!

    所以昨天晚上那阵势,他们是都没参与,那几个帮忙起哄的,是陈丘靠三寸不烂之舌请到的同班同学。

    他们原本还暗地里有些同情阮婉一夜过后就“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没成想居然得知了陈丘被她揍了一顿的消息。当时他们几乎以为听错了,反应过来之后才深觉小看了女人啊!事实证明,哪怕是表面上看来最无害的那种,一旦飙起来那也必须是可怕的!也正因此,昨夜陈丘没回来他们也没放在心上——肯定找了个地方喝闷酒去了呗!

    也能理解,当众丢那么大人,是个都人会郁闷。

    更别提陈丘还是那么爱面子的类型。

    他们今早看陈丘一瘸一拐地走进寝室时,全都惊了!

    他们原本以为陈丘是喝多了酒在外面和人打了一架……好吧,是被人打了一顿,却没成想,他居然死活不承认这种事,表示自己“说了是撞的就是撞的”。而后,室友之中的一个细心人发现陈丘的背上有学校内部的“观景山”上的泥土,也就是说,他在学校里“滚”过。

    在学校里被揍的?

    那么就是学校内部的人咯?

    还死活不承认……

    几人都是一阵鄙视,心想他这模样能瞒得过谁。不过话虽如此,到底是一个寝室的人,互相也没闹翻,眼下陈丘倒了霉,他们总不好冷眼旁观。所以也只能帮敷药的敷药,帮倒水的倒水。

    可怜的陈丘,一边往身上贴着“狗皮膏药”,一边痛得直打哆嗦!

    而每一次哆嗦,他都会想起昨夜那个恶魔一样的家伙——那个人踩着他的胸口,俯视着他,好像在看着一只不起眼的蝼蚁——事实也的确如此,在打听后,他深知这人的确有碾压他的本钱,所以,他不能反抗,也不敢反抗,只能咬着牙认了。当然,这不代表他不怨恨,只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他以后……|

    就在陈丘咬着牙yy的时候……

    夏家。

    “现在的年轻人都在搞什么鬼!”夏妈怒道。

    毫无疑问,她对于有关女儿夏蒹葭的一切,那必须是了如指掌。在得知她的同寝室友昨晚陷入麻烦中后,她整个人都爆了。

    夏爸安慰她:“时代不同了,现在的年轻人更个性化一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什么叫做很正常的事情?”夏妈这个人脾气一旦发作起来,那必须是六亲不认,“你给我解释清楚!”

    夏爸:“……”得,他还是闭嘴吧!

    夏宁远看着自家老爸吃瘪的模样,才低头偷笑了一笑,就被夏妈给逮住了——

    “宁远我跟你说,你我警告你,别人我管不了,但是你要是敢有什么花花肠子,小心我……我打不死你!”

    夏宁远:“……”

    就在此时,开门声响了起来。

    几人同时回头,就见夏蒹葭那瘦小的身形出现在了门口。

    几乎是立刻,屋中的三人脸上同时露出了笑容。

    “宝宝,你回来了啊。”

    “妈妈早上特地去买了你喜欢吃的菜,饿了没?我现在去做啊。”

    夏爸夏妈配合地那叫一个默契,完全忘记了刚才还“闹矛盾”的事实,一个笑得比一个和蔼。

    即使已经无数次地见证过这一幕,夏宁远依旧出了一头冷汗。

    “爸,妈。”夏蒹葭喊了几声后,目光落在坐在沙发上的青年身上,双眸顿时一亮,“哥!”说话间,她一路小跑进了屋。

    夏宁远站起身,展开双手接住“撞过来”的妹妹,把她抱起来掂了掂:“不错,总算是长了一点肉,继续努力。”

    “嗯!”

    他们兄妹俩相差十岁,夏蒹葭小的时候正是夏爸夏妈最忙的时候,所以她可以说是夏宁远一手带大的,兄妹俩感情好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夏爸夏妈看着这一幕都有些眼热,不过家庭和睦自然是好事,所以心中更多的是舒心。

    夏宁远放下自家妹妹后,开口问道:“蒹葭,听说昨晚你那里出了一场大热闹?”

    这话一出,夏爸夏妈夏哥三人都有些紧张地注视着自己的女儿,生怕她露出害怕的表情。结果让他们傻眼的是,向来跟软兔子似的夏妹纸不仅没害怕,还露出了十分兴奋的表情,紧握着双拳非常开森地对自家哥哥说:“哥!你当色|狼好不好?!”

    “……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