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 城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恰似寒光遇骄阳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约正因为祁逗比这诡异的“幸运值”,阮婉居然奇迹般地对此并不担心,或者说,对他的运气充满了“迷之信心”。

    乔毅见如此,也就没有多问,只是说有事随时说。然后,他就接到了一个来自乔心愿的电话。

    “哥,救命!!!”

    乔心愿的第一句话就是这个。

    乔毅虽然无语,却也没有太过担心,作为妹控,他又怎么会听不出自家妹妹的声音里并没有恐惧呢。他放慢车速,问,“怎么回事?”

    “姑姑喝醉了,在耍酒疯!我一个人快搞不定了!!!”

    “……”

    乔毅整个人都不好了,事到如今,他对于这个姑姑真心是越来越无奈也越来越情绪复杂。但偏偏又不能放着不管,任心愿一个人陪在她身边,他不放心。

    问清楚地址后,他侧头看向阮婉,斟酌着该怎么说——他非常清楚小姑娘和自家姑姑之间那僵硬无比的关系。

    阮婉很是直接地问:“出了什么事吗?”

    “……姑姑喝醉酒,心愿一个人应付不过来。”乔毅叹了口气。

    阮婉愣了下后,也是无语,回答说:“在公交车站附近把我放下去吧。”

    “……”

    “好了,‘不好意思’这种话也不用说了。”阮婉摆了摆手,很是直白地说,“真带我去见她,你就不怕她开启狂暴状态?”

    乔毅真心不知道该说啥好,却又不得不承认,她这个说法是相当之有道理的。姑姑这个人喝醉酒后,简直就是一个“行走的灾难”,再碰上向来吃软不吃硬的小姑娘,简直是火星撞地球的节奏。所以,她的这个提议无疑是最合理的。

    不久后。

    目送着乔毅的车离开后,阮婉缓步走到公交站台附近,运气很好地立即就等到了一辆车,并且在上车后就成功地混到了一个位置。她坐下后想了下,觉得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运气守恒定律”,简单来说就是——乔书棋倒霉了,她就走运了。咳,这么想是不是有点不太厚道?可完全停不下来啊怎么办?

    坐了几站地后,车上的人渐渐多了起来。

    阮婉注意到一位浑身是汗的大妈挤到她身旁,想着马上就要到了,索性站起身让座。

    “谢谢,谢谢!”大妈道了声谢,一屁股坐下后,掏出手帕擦了把头上的汗,突然发出了“咦”的一声,“小姑娘,是你啊?”

    “?”

    阮婉一脸迷茫地注视着眼前的大妈,实在不记得自己在哪里见过对方。

    “不记得我啦?我们之前在公交车上见过一次啊。”大妈态度十分热切地说道。

    “……嗯。”阮婉含糊应道,“人家记得你你却不记得人家”是一件相当之尴尬的事情啊。

    “你男朋友今天怎么不在?”

    大妈说着,左右看了眼。

    “他……”阮婉愣了下,心想她和锦年在一起时见过这位大妈吗?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哈!他在那里等你啊!”

    车辆不知何时停下,大妈指着站台说道。

    阮婉下意识看向站台,微微一怔,因为那里正站着一个好像已经挺久没有见过的熟悉身形——沈子煜。仔细想来,自从之前差点害得她丢了小命后,他好像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误人误己,转眼消失了个无影无踪,也不知道该说他懂得及时收手的道理呢,还是该说他做事果决,又或者说两者兼有。

    也就在此时,她终于想起自己在哪里见过这位大妈了,那还是上次她和沈子煜一起乘坐公交车的时候——这位大妈把堂堂沈二少的胳膊当吊环给使了。

    不过这位大妈显然误会了什么。

    她正想说些什么,却被坐在门边的热心肠的大妈一把给推了下车。

    “去吧,别让人小伙子久等!”

    阮婉:“……”

    车门关上。

    车辆驶走。

    留下了滚滚烟尘和一脸懵逼的阮婉,她的一句“等”憋在喉咙里,还没说出口,就再也没有说出口的机会了。

    面对这种情况,她只想说一句——

    什、么、鬼!

    呆站了片刻后,她无奈地转过身,刚好与某位许久未见的人隔着几步路面面相对。就这一点而言,她觉得那位大妈的个人属性应该是“保龄球精通”。

    沈子煜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此时的神色写做“面无表情”,读来却应该是“一脸懵逼”。他会出现在这里,真心是一个意外。他是一周前回来的,今天出门办事时车子抛锚了,打了个电话给修理厂后,他弃车离开,原本是打算招辆出租车回去的,却无意中看到了公交车站。

    鬼使神差的,他想到了之前的事——那段绝不能说是长的路途,却承载着一段宝贵的记忆。

    他只是想驻足看看而已,没想过上车,更没想过能在车上来个偶遇什么的,因为这几率实在是小到简直不能再小。结果,他却被“陨石”砸中了。

    她从天而降,就这么以奇迹般的方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以至于他一时之间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是该说“好巧”呢,还是说“好久不见”呢,还是说……

    他正暗自纠结,就见她好像没看到他一样,淡定地挪开目光转过身,迈步离开。

    “……”

    等!

    好不容易解除懵逼状态的沈子煜再次懵逼了,随即,他悲催地发现自己被嫌弃了。至于理由……他一点也不糊涂,他很清楚。任谁遇到一个差点把自己害死的家伙,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的吧?

    他低头苦笑了下。

    这明明是最好的结果,却依旧让人……难以释怀。

    事实和他想的其实也差不多。

    阮婉虽不至于对沈子煜怀有什么极端仇视的心理,但在她心中,他也差不多和“行走的麻烦”画上了等号。再加上之前发生的那件事,她觉得他们之间也实在没有什么好说的。既然双方都觉得尴尬,所以干脆还是装作没见过会比较好。她心想沈子煜站在那里应该是等车,所以她干脆别坐车好了,反正也就两站路,走走也就十来分钟的事情。

    如此想着的她沿着路边缓步前行,走着走着却又停住了。

    前方不远处,一个小男孩正坐在地上哭喊“我不跟你走!我不跟你走!”,一个中年女子拉扯着他,像是要将他从地上拖起来带走。她一边拖还一边说“小祖宗,咱们先回家,妈再给你买雪糕好不好?”,满脸的无奈。

    这一幕怎么看都像是普通的母子相处,所以路过的人顶多侧头看上一眼,谁都不会做什么类似于“询问”的事。毕竟嘛,这都是人家的家务事,插手什么啊!

    可阮婉却留意上了。

    一来,她曾经差点被人贩子给拐走,所以对于这种事从来都格外敏|感;

    二来,这小男孩她认识。

    说来也巧,他正是祁宣参加海选时,给他加油助威的那个小男孩。她记得很清楚,当时这孩子是由他妈妈带着的,她妈妈虽说也同样人到中年,却绝对不是眼前这位。

    阮婉仔细观察了片刻,到底还是走了上去,蹲在小男孩面前,低声说:“小小轩,还记得我吗?”

    她记得这孩子名叫“文轩”,因为名字的读音也是“xuan”,所以祁宣当时开玩笑地说“我是小宣,你是小小轩”,这孩子听了居然很高兴。

    正在哭泣中的小男孩吸了吸鼻子,抬起头看着阮婉,愣了片刻后:“你……是大明星哥哥的朋友?”

    阮婉汗了把,心想“大明星哥哥”是什么鬼,不过好像这么喊也没什么问题?不管怎样,这孩子总算还记得她。于是她点了点头,又问:“你怎么在这里,你妈妈呢?”

    “我妈妈她……”

    小男孩一句话还没说完,那中年女子就喊道:“你谁啊?”她一脸警惕地看着阮婉说,低头对小男孩说道,“小轩,不是告诉过你吗?不要随便和陌生人说话。走,跟我回家!”

    文轩别过头,不搭理她。

    中年女子想要去拉扯他,阮婉却站起身不动声色地拦在了两人中间,她低头柔声对文轩说:“小小轩,你记得你妈妈的电话吗?”

    “嗯,我记得。”文轩用力地点了点头。

    阮婉笑着拿出手机,循循善诱:“方便告诉姐姐吗?我有些事想和你妈妈说。”

    “好。”

    阮婉笑了笑,正想按下电话,身旁的中年女子却撕扯向她:“你谁啊?不要乱和我们家孩子说话!”

    阮婉一个侧身,躲过了对方伸手拉扯的动作。后者的战斗力却一点不弱,居然能中途“变招”,一巴掌拍向了阮婉的手背,硬是把她手中的手机拍了出去。

    一切都发生在转瞬之间。

    阮婉尚来不及反应,只见自己的手机被一只手给接住了……住了……了……

    “……”他怎么……

    沈子煜抿了抿唇,将手机递到阮婉手中,说:“你打电话。”说话间,他径直越过阮婉,往她和那中年女子中间那么一站。

    阮婉眨了下眼,虽说对这家伙的好感度是负数,却也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气场的确是很足。他才只是这么一站,那女子居然就真的不敢胡乱冲上来了,就像是一只张牙舞爪的豺狼遇到了真正的狮虎,连嚷都是低声嚷嚷,毫无威慑力,透着一股子虚弱劲儿。

    她顾不上想那么多,也不顾上说点别的,连忙拨通了文轩妈妈的电话。

    最终得到的结果却是出人意料。

    原来这中年女子并不是什么拐子……

    当然,她也不怀什么好意。

    这女子是文轩父亲哥哥的妻子,也就是俗称的“大伯母”,按照文轩父亲家乡的方言,她也可以自称为“大妈”。她刚才对文轩说的其实是“小祖宗,咱们先回家,大妈再给你买雪糕好不好?”,结果她“大”的音发的较轻,刚才距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阮婉自然就听成了“妈”,这才狐疑地上来“多管了闲事”。

    不过也多亏如此。

    文轩爸妈最近协议离婚,正在争夺文轩的抚养权。目前的形势是文轩妈占优势,结果他大伯母脑子一热决定出个昏招——把孩子拐走带回老家藏起来。反正他们当地一个村里人都关系好,“一家有难八方支援”,她还真不信警察在一群人的包围中冲进去把孩子带走。结果还没实施成功呢,就被阮婉给碰上了,也真是太巧。

    阮婉不知道文轩爸妈离婚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不过看文轩只亲近他妈妈却躲避他爸爸的态度,也大致能猜到一些。更别提,这位口口声声嚷嚷道“怎么?我是他大伯母,疼他带他玩玩也不行?”的大伯母不仅当街拉扯文轩,还直接把这孩子的手臂都弄出了瘀伤。

    最终,文轩爸爸和他的哥哥嫂嫂在吵吵了一番后,灰溜溜地走了。文轩妈抱着小文轩,如同抱着失而复得的珍宝般,对着阮婉和沈子煜几乎可以说是感激无比,说什么也要好好感谢他们。

    阮婉自然是不肯答应的,原本也只是举手之劳。

    两人正推拒呢,文轩妈却接到了一个电话,她看样子原本是想挂断的,结果却在看到来电号码的瞬间迟疑了,似乎是个很重要的电话。

    “不好意思。”

    “没事,你接。”

    文轩妈歉意地笑了下,走开几步接起了电话。

    阮婉低头看向小文轩,却发现这倒霉孩子居然压根不看她这个救命恩人,反倒正两手抓着沈子煜的衣摆,星星眼地看着他,口口声声地喊:“很厉害的哥哥!我能问你件事吗?”

    阮婉真心是一脸血——叛徒!

    “什么?”沈子煜低头问。

    “我怎样才可以变得和你一样厉害?”文轩仰头问道,“就是一站在那里,那些人就都不敢说话也不敢动了。我要是学会了,他们就再也不敢欺负妈妈了,妈妈也不会总偷偷哭了。”

    “……”

    阮婉微微一怔,下意识看向沈子煜。而后,她只看到他蹲下|身,表情认真地回答说:“多吃饭,多锻炼身体。还有就是,要有变强的决心。”

    “我有啊!”

    “那你打我一下试试。”沈子煜站起身,后退了一步,朝文轩勾了勾手指头。

    文轩愣住。

    “怎么,不敢?”

    “谁说我不敢的!”文轩抬起手就给了沈子煜一下,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跳起来打到膝盖”吧。

    沈子煜轻轻松松地接住他的小拳头,随手那么一抖,可怜的小文轩接连后退几步,一屁股就摔在了地上,看他龇牙咧嘴的样子就知道一定很疼。

    “这就是你的决心?”沈子煜歪着头,朝坐在地上的小男孩露出了一个嘲讽意味十足的笑容,“那你还是做一辈子软蛋,看着你妈妈被人欺负吧。”

    阮婉整个人都无语了,心想沈二这家伙是怎么回事,连这么小的孩子都欺负,也太二了!

    她正准备上前去将小小轩就扶起来,却见后者突然如同“窜天猴”般“噌——”的一下跳起来,“嗷”的一声就朝沈子煜冲去,好像一枚小炮弹。

    他这一下,结结实实地撞在了沈子煜的腿上,紧接着就是好一阵小拳头小腿攻击。

    好一会,文轩才气喘吁吁地停下来,抬起头“恶狠狠”地瞪着沈子煜,好想再说“怎么样?!”。

    沈子煜低头注视着眼前的小豆丁,片刻后,他的嘴角勾起一点浅浅的弧度:“决心不错。”

    文轩瞪大双眸,随即,他只看到眼前那身影似乎格外高大的“很厉害的哥哥”朝自己弯下|身。下一秒,一只温暖的手落到了他的头顶,摩挲了两下。

    “就是技巧太差,还要多努力。”

    “……嗯!”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极品妖孽归来我是都市医剑仙寻人专家医门宗师我真不是学神特种兵王在山村妖孽动物园俗人的奋斗最强狂兵神兵奶爸

重生之我要逆袭!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三千琉璃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三千琉璃并收藏重生之我要逆袭!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