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五年的时间里,本来并不是没有时间或者机会见那人一面的,毕竟他明面上的身份是皇子伴读,也就是那人儿子的同学,照理见面的机会并不小。但不知道是不是他故意,让叶无莺成了赵弘冲的伴读,赵弘冲如今已经边缘化到连今上身边的人都见不到了,更何况是他本人。于是,机缘巧合,叶无莺到京城第五年,才有幸要去见他第一面。

    “恐怕这个消息很快就要传出去。”司卿微笑起来。

    叶无莺点点头,“那又如何?”

    同昔日稚嫩时候不一样,如今他们俩都是丰姿出众的少年,往街上一站,便是大把的人朝他们行注目礼。叶无莺皱起眉来,作为伴读,本要与赵弘冲同进同出,但他从一开始就没遵守过,只是再开叶家的车来,到底有些太嚣张,他的那辆深叶已经很久都不用了。原来赵弘冲自己到国子监,也是有自己的车的,奈何他已经被宫内欺压到养护费都快出不起了。于是,便时常厚着脸皮蹭其他人的车,比如也入了学的赵弘启,叶无莺原以为赵弘启也是活不到成年的,记得上辈子他在还没入学的时候就体弱多病了,这辈子反倒还算好,难道因为王贵妃的倒台,赵弘凌的提早离世和赵弘冲的失势,反倒让一群小变态中相对正常的赵弘启能活下来了?

    如果是真的,还真是一件好事。

    见司卿要用巫殿的车送他们去,赵弘冲摆摆手,“宫里有人来传了话了,有车架来接。”

    叶无莺有些诧异,同司卿对视了一眼,都不知道这里面卖得什么药。宫里来车架,这未免太过隆重了些,而且,这样司卿必然不能跟着去了。

    但现在这不是叶无莺需要操心的问题,赵弘冲自己的车早就不用了,这会儿皇帝召见,却有宫中来的车,叶无莺心中清楚,肯定不是赵弘冲故意争取来的。他不是不想告状的,只是知道现在他自己的状况,告了状也是白告,回头只会被欺负地更惨。趁着这个机会,他若是因为自己的灵力车被宫人怠慢并不养护而耽误了时辰,那便不是他告状,而是下人失职被上头发现,自然怪罪不到他身上去。

    不管境遇怎样,赵弘冲依然是那个赵弘冲,并不会因此变成任人欺负的小可怜。

    就跟叶无莺说的那样,即便是消息传出去了,那又如何?难道他们还敢对明摆着要进宫的叶无莺动手?更别说这会儿还有宫中的车来接,显然是不敢的。现如今风头最盛的赵弘旻都没能斗得过叶无莺,其他人更是有所顾忌。

    赵弘旻这人心理扭曲归扭曲,胆儿却不够大,也不如赵弘语赵弘冲手辣,端看他上来只拿叶无莺的身边人出气,而不是直接冲着叶无莺来就知道了。这种人野心是足够了,魄力却不足,倒是很符合他那心理阴暗的人设。

    他不够狠,叶无莺却够狠,不仅对旁人狠,对自己也狠,他敢身边人一个都不带跑出来,赵弘旻却没敢趁机要了他的命去。

    只因很多人都知道了叶无莺的不同寻常,连赵弘旻也觉得在他那位父皇的眼中,大概叶无莺是不同寻常的。

    他是金雷真武体,旁人不知道,皇室中人却大多知道了。反正那位也没有真正掩饰什么,即便是由叶无莺姓“叶”而猜到他的母亲是叶家的那位巫,却也没人会真正跳出来说啥,这死无对证的事儿,巫殿都不追究呢,旁人哪有开口的余地?

    尤其当赵弘毓那个傻子也是金雷真武体被发现之后,叶无莺的身份就更显得微妙起来。

    这种体质绝非烂大街的存在,明面上每一代的金雷真武体大概也就一两个,只因绝大部分在刚被发现的时候或许就被悄无声息地灭了口。叶无莺顺顺当当在祈南呆到十岁,不得不说是一招妙棋。

    上辈子有赵弘毓这个天才儿童在,叶无莺到京城的时候都被处处针对,这会儿赵弘毓成了个傻子,叶无莺的存在就更加微妙了。

    等了没多久,一辆金晃晃的让叶无莺觉得很有负担的“皇家马车”停在了跟前,这当然也是以灵石为能源的,但是仿造的是马车的模样,甚至有两匹瞧着和真马没多少区别的高大骏马在前面,不用怀疑,用的就是巫偶一般的技术,不过是只有形没有神的,只有这种特殊材料才能做得出能承受灵石能源车架速度的“马”。

    金龙为纹饰,玄布掩车架,赤石为车辕,又有美貌宫人驾车,哪怕只是一辆车,别无随侍,都是足足的皇家气派。

    叶无莺无语望天,想不到是这么隆重的车架。

    皇家要请人入宫,当然也有等级的,眼前这个……是皇子皇女规格的车架。

    虽然如此说,那些个来国子监的皇子皇女,谁都不会乘坐这样的车架来,太过隆重,唯有在每年祭祖或者出巡的时候用一下,谁会没事儿搞这么一套行头往外跑啊!

    于是,皇宫里的那位究竟想干什么?

    名义上请的是四皇子赵弘冲和他的伴读,但是,明明该是主要被邀请对象的赵弘冲脸色却十分难看,一双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来。

    以他的聪明,怎会不知道这车架是为了谁。凭他一个失了母族势力,十五岁都没能跨过五级的皇子?别说笑了!

    是以,他一边嫉妒得胃都在疼,一边还笑着同叶无莺说,“走吧,不要让父皇久等。”

    去皇宫不需要带太多人,因为确实没人敢在这一路上动手,所以,叶无莺让秋瑟那几个近两年才到他身边的同司卿一块儿回去,只带着青素上了车。赵弘冲身边也带着两个人,一个一见这车架就满脸惊喜,恨不得跪下来痛哭流涕感谢圣上还记挂着他家主子,剩下的那个脸色同赵弘冲一样难看。

    谁是聪明人简直一目了然。

    叶无莺却并没有因为这样的款待而飘飘然,反倒在心里冷笑一声。他太他妈知道座上那人到底有多阴晴不定了,根本没法揣测他的心思,有一点倒是肯定的,别指望他对任何一个儿子有什么真正当父亲的心思,上辈子优秀如赵弘毓,善良如他自己,那人都不会另眼相看半分,全然冷眼旁观一群子女斗得你死我活。

    五年来,他是第一次进入皇城,其他皇子皇女的伴读却已经出入过多次,只因他是赵弘冲的伴读,所以至今没有机会进入这座巍峨的城池。

    叶无莺现代的时候也参观过故宫,但故宫与这会儿大殷的皇宫是全然不同的两种概念。大殷的皇宫,远没有故宫那样精致讲究,它大气却粗犷,整个犹如一座巨石砌成的坚固堡垒,最难得的是,每一块巨石都仿佛浑然天成,丝毫看不出接缝的痕迹,就好比这皇宫里的每一栋,都是由一块块巨石直接雕琢而成,虽也有亭台楼阁,却无多少精巧之意,反倒一股子磅礴气息扑面而来。

    宫中不论什么瞧着都很大,这种大不仅仅表现在建筑上,宫内不见一朵花一棵草,却到处种着树,且都是数万年的古木,这些古木都不见颓败腐朽,反倒欣欣向荣,散发着古老的岁月气息,沉稳宽厚。走在宫内,都有一股特别的芳香萦绕着,久久不散。

    巨石料峭,上盖红岩,雕刻出层层叠叠犹如龙鳞的屋顶,下有玄石,黑色厚重,又以金石为门,琉璃为窗,在那磅礴大气之中,便有了富贵雍容。

    “马车”一路将他们送到大殷权力的中心,那高高的犹如坐落在云端的封天殿。

    普通皇城之中,皇帝的宫殿顶多也就是个乾清坤宁,再不然太和永和,哪像这大殷,竟然敢为一座宫殿取名作“封天”,我欲封天,好大的气魄!

    然后,他们便下了车,一路沿着阶梯往上走去。

    阶梯很长,长到需要抬头方能看到上方的宫殿。叶无莺边走边情不自禁地想着,这大臣们上朝真是件折磨人的事儿,万一来个政务上的天纵之才,偏偏身体是个弱鸡,那岂不是连朝都上不了了?

    还真是如此,所以大殷朝的文官,都是能够轻松掳袖子打架的那种,能上得朝的,少说也得有四五级的最低线。

    所以,这长得不像话的阶梯自然不算事儿。

    叶无莺十五岁,已经是七级武者,速度远比赵弘冲要快,于是,他很耐心地压着步子,不疾不徐地跟在赵弘冲的身后。

    前方领着他们的,乃是常年在封天殿服侍的宫人,表面不如何,眼角却一直在偷偷瞧着叶无莺,一边瞧一边惊讶。

    赵弘冲很不高兴,但是这会儿根本没有他说不高兴的余地,只能憋足了劲往上爬。

    看着极高的阶梯,在他们这些武者眼中,却着实不算太困难,不过两刻钟,他们就已经站在了封天殿的门口。

    “殿下,还请随我来。”宫人恭恭敬敬地说。

    赵弘冲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几乎是抖着嘴唇说,“父皇他——”

    “陛下的意思是,请您先到偏殿中休息。”那宫人笑得很是亲切温柔,态度也很恭敬。

    赵弘冲的眼圈却已经红了,几乎要落下泪来,他央求道:“我已经、已经数年不曾见过父皇了,只求见他一面……”哪怕他知道见着人了扑上去抱着他的腿哭都没多大用处,但是见不到人,他的本事更难发挥啊!

    叶无莺只是淡淡看着,既不帮他求情,也不落井下石。

    “陛下已经下了命令,还请殿下谅解,老奴也是做不了主啊。”那宫人低下头去,叹了口气。

    赵弘冲到底只能哆嗦着,跟着宫人去了偏殿。从头到尾,他都没看叶无莺一眼,他怕这会儿只要眼神落在叶无莺的身上,就没法控制自己那满心的恨意和嫉妒。

    那两道沉重的金色大门被缓缓推开,叶无莺脚步轻快,一下子踏入了那宽敞到几乎好似一个广场的封天殿里。

    地面是黑色的星纹石,入目是十六根巨大的沉红色烧云龙柱,再之后,就是懒懒坐在那玉石宝座上的人。

    他瞧着甚至十分年轻,几乎没法想象他的长女都已经快二十岁了。那么年轻,而且英俊到不可思议。

    赵申屠。

    他叫赵申屠,然而,很多人都早已经忘了他的名字,因为这世上本也没人叫他的名字。他是申字辈,原有许多寓意美好又好听的字能够取,偏他的父亲给他取了个屠字,屠夫的屠。原是他父亲的那位宠妃在嬉笑间随口说的,因为他的母亲,便是一位屠夫之女。

    平民,只因长得美貌,又资质出众,被有心人送进皇宫,成了最低阶的嫔妃,她除了那极高的资质之外,没读过几年书,更不懂那些弯弯绕绕,她的直白简单倒也让从未见过这种女子的皇帝注意了一阵子,不过,也就仅限于此了。所以,生下赵申屠后没多久,她便毫不意外地“病”死了。

    但赵申屠这个名字,却要伴随他一生。从小他便被那些个兄弟姐妹讥笑,不管是他母亲的身份,还是他的名字。可是到最后,他们死的死流放的流放,虽还有两个活着,却胆小得犹如兔子,龟缩在家从不问事,再没有人敢叫他的名字,自然也无人取笑。

    赵申屠瞧着年轻,实则已经六十三岁,比起其他,这个年纪才是最不可思议的地方。他也是金雷真武体,可那又怎么样,这等资质不是他一个,他只有努力努力再努力,方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别说娶妻了,连女人也是没有一个的。一心向武,直到他胜利了,坐上那个位置,当时,他已经三十二岁。

    之后,次年他有了第一个女儿,再之后,他有了一堆儿女。

    可是他就好似永远留在了那个时间里,轩眉俊目,高鼻薄唇,一双眼睛仿佛蕴着星光,嘴角的笑容足以溺毙少女。可惜这一切,都敌不过那寡情薄恩,喜怒无常的个性。

    长得再好看,也只可远观,不论什么人若是与他一起生活,那绝对是一种灾难。

    “坐。”他简简单单地抛出一个字来,便立刻有宫人一路小跑,给叶无莺送了椅子来。

    赵申屠从来不是那种不怒自威的类型,他带着点儿笑的时候甚至显得有些懒洋洋的,坐在那御座上也不是好好坐着,非但不严肃,还显得随意地过了分,比如这会儿打量叶无莺的眼神,便充满了一种兴味和好奇。

    叶无莺并没有行礼,反倒直直地与他对视,不害怕,不愤怒,不温情,不谄媚,只是那样平平淡淡地回视。

    “我一直在想你什么时候会见我。”他说。

    赵申屠竟然笑了起来,还笑得很开心,“我听过你的名声,暴莺,啧啧,莺歌燕语的莺?这名字取得不好,太娘气!不过也好,你这暴脾气可是随了我,名字差一点也没什么。”

    叶无莺知道,赵申屠从来不是那种平白讲究规矩的人,他自己就不是个规矩人,否则也不会光明正大地踩着兄弟的尸骨上位,当年他地位未稳,也有人敢当朝顶他,既然敢在朝堂上公然与他作对,那他也就敢公然杀人,让其血溅当场。

    赵申屠自己不大讲规矩,对旁人的规矩方面也还算宽容,这或许是他为数不多的优点之一。

    然而,他居然挑剔叶无莺的名字。

    叶无莺简直要忍不住笑起来了,喂,你先看看你的名字好吗?吐槽别人之前,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本吐槽。

    整个大殿空荡荡的,那些个宫人仿佛修炼了隐身术一样,需要他们的时候就会出现,不需要的时候彻底躲在阴影里找不到半点儿痕迹。赵申屠坐在高高的御座上,叶无莺坐在空旷的大殿中央,两人互相看着,心情却都觉得有那么点儿古怪了。

    因为他们长得像,真的很像。

    若说叶无若有五六分像叶无莺,不过是外甥似舅,叶无莺有几分像舅舅叶其允便是,但事实上,他更像的是赵申屠。

    这血缘真是个奇妙的东西,若将叶无若与赵申屠放在一块儿,那绝对没有半点儿相似,偏叶无若与叶无莺有几分像,叶无莺与赵申屠足有七八分相似!

    那些个皇子皇女之中,长得最像他的,竟然是这个他在外的儿子叶无莺。

    而即便是已经见过赵申屠多次的叶无莺,再看到这个人,心中也不乏某种说不清楚的情绪。容貌真的是不能说谎的,他这具身体里流着的血,与那个家伙果然是同源呢。

    “喂,既然你是这性子,给我去西四营吧!”

    叶无莺的脸色一下子冷了下来,“你在开玩笑?”

    “你看我像开玩笑吗?”赵申屠终于收起了那漫不经心的微笑,展露出属于帝王的威严,“你回去就可以收拾行李了,明天就给我准备去西四营报道。”

    这他妈开什么玩笑!他好不容易在京城经营五年有些气候了,这是要赶他去边境?!

    谈凯江就是西四营出身,曾在那里与蛮族作战长达十数年,那是整个大殷最辛苦贫瘠的军营没有之一,因此能西四营出来的,都是最硬气坚强的汉子,经过那西荒的沙石磨砺,再不锋利也难。

    却忽然叶无莺的心中一动,立刻爽快地回答:“好!我去。”

    有时候,要抓住的就是那一闪而逝的机会,幸好司卿的记载极其详细。

    “但是我有条件!”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