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103章

第103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未到天明,叶无莺就听到了动静,整个龙宫都仿佛震荡起来,那种喧哗因为隔着海水,听着有些恍惚朦胧,并不真切。

    他走出去,看到司卿神色严肃,眼瞳深深,一见到他就指了指外面,“她真的够狠。”

    连司卿都这样说,叶无莺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

    赵弘语一直很狠,叶无莺清楚她是个什么样的人。不论上辈子还是这辈子,她都对自己极其狠辣无情。赵申屠不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女儿,因为赵弘语长得虽然像皇后,性格手段却和赵申屠很有些相似之处。

    足够狠,尤其是对敌人的时候。

    而赵弘语连对自己都这样狠,确定没了希望之后,她宁愿死也不肯受辱,她有她的骄傲。到最后,仍然拿自己的死来做这样一比交易,很理智很聪明,也很无情,连自己的生命也成了利用的对象。

    叶无莺和司卿并肩走出去,谢玉他们已经在了,阿泽有些不忍,几乎不敢去看,谢玉的眼中都带着震撼。

    赵弘语果然如叶无莺猜测的那样,死得很惨烈,也很轰动。

    今天是水龙吟大典开启的日子,龙族聚集起来,前来迎接嘉宾。鲛人、妖族,最后轮到他们人族,可是,当他们走进碧龙王宫殿里为她准备的房间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赵弘语一身深红色厚重雍容的宫装已经变得破碎不堪,隐约可见她的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皮肤,血痕深可见骨,鲜血淋漓,正在海水中弥漫开来,像是开出了一朵朵艳红色的纱花。一把龙族惯用的三股叉从下往上将她的身体刺了个对穿,这也便罢了,她整个人都悬浮在海水之中,衣袂飞扬,竟是四肢尽断。

    可是这会儿,她还没有死。

    当蓝荫惨嚎一声扑倒在她脚下,哭叫着“殿下”时,赵弘语甚至露出一个扭曲的微笑,眼中现出最后一点温柔。

    再之后,她越过目瞪口呆的龙族,看到叶无莺也来了,方吐出一口血来,一字一句道:“你们这些可恨的龙族,父皇自会为我报仇!吾身为大殷皇女,宁、死、不、受、辱!”

    最后一个字也说完,她才气绝身亡。

    伤重到这种地步,若非她练的是赵家的功法,恐怕早就没命了。努力吊着最后一口气,忍受着非人的痛苦,不过就是为了这么一句话坐实龙族对她下手,她确实够狠,也够能忍。

    谢玉幽幽叹了口气,换个位置,她都未必能做到这个地步,死亡不算什么,经过这样的折磨才死亡,还是自愿如此毫不犹豫,连她也要敬她三分。

    在这里的不仅仅有龙族,还有前来观礼的妖族和鲛人一族,除了那几条鲛人没听懂赵弘语在说什么之外,众人都听清了她说的话,因此神色更加惊骇。

    几乎所有人心中都在想,这事大发了。

    赵弘语死得太惨,太突然,也太轰动,几乎没有人怀疑她的死另有蹊跷。因为他们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解释这一点,她是大殷高贵的公主,受到了这样的折磨死去,死前深恨折辱她的龙族,这计划太天衣无缝,龙族根本百口莫辩。

    就算是想说冤枉,这种情况下谁会信?

    说出来连他们自己都不信。

    “那三股叉是谁的!”终于有人站出来说话了,这位龙王瞧着相对年轻一些,气得几乎要发狂,他也认为是哪个小子胆大妄为干出了这等混账事。

    有人悄悄开口,“这不是在碧龙王的宫殿吗,有没有人看到龙餮?”说的正是那位二太子。

    没有人看到,室内干干净净,根本早不到龙餮的痕迹。

    “是不是畏罪潜逃了?”

    叶无莺抿了抿唇,掩下所有情绪,走出去站到了哭得几乎要晕过去的蓝荫身旁,眼神锋利,“我一路护送殿下来参加大典,想不到你龙族如此丧心病狂。我大殷士兵虽如今站在你龙宫之中,却绝不畏你们半分,今日若没有个说法,即便是把命留在这里,也要慰殿下的在天之灵!”

    他带来的所有人,不仅仅是谢玉顾轻锋和阿泽他们,连所有的士兵都整整齐齐站到了他的身后,齐齐握住腰侧武器,这些士兵个个高大健壮,又刚经历过十数日的厮杀,浑身杀气正重士气正是巅峰,一同暴喝一声,竟是让站在最前面的那些龙族忍不住往后退了两步。

    在场的龙族都感到十分头痛,他们并没有想真的与大殷交恶。恐怕这里人一死,赵家族谱上赵弘语的名字就会立刻淡去变成灰色,不过多久大殷皇室就会知道这位殿下死在了东海。

    麻烦啊麻烦,想要瞒也是瞒不住的,尤其她死得太惨,在场人又太多,不说龙族自己不是铁板一块,他们根本没法控制所有的妖族和鲛人,就算是要颠倒黑白,也很难盖得住真相。

    该死的那龙餮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尧珈站在人群中,皱着眉看向已经被包裹起来的赵弘语尸身。海水中飘来的铁锈味让他很不舒服,却也让他确定了那确实是鲜血,而且这会儿即便是站在这里,他也可以感觉到赵弘语是真的断气了。

    哪怕知道某些龙族是真的昏聩无能像是脑子被门夹了一样愚蠢而不自知,他却并不觉得有哪个会蠢到这种地步,尤其现在被怀疑的是龙餮,这位尧珈真的有些了解,这一点他没有说谎,龙餮真的是他姑姑的儿子,也是他的表兄。

    他……绝不像是会做出这种事的人。

    可是,尧珈一眼就认出了那柄三股叉确实属龙餮所有。难道有人装作是他,故意虐杀赵弘语,以便勾起龙族和人族的仇恨由此引来战争?

    但这又有什么好处呢?

    尧珈百思不得其解,只是敏感地察觉到这里头有些东西不太对劲。

    单纯的鲛人一族就只有震惊了,在了解了事情经过之后,几乎是自发性地立刻远离了那些龙族,仿佛他们下一刻就要对自己发难似的。

    “那水龙吟大典怎么办?”终于有人问出了这个关键的问题,说话的是尧珈身边一个容貌艳丽的狐妖。

    是啊,出了这种事,水龙吟大典怎么办?

    不能再等下去了,尧珈忽然越众而出,脸上带着那惯有的腼腆微笑,“叶将军确实应当悲伤,听闻叶将军也是大殷帝王之子,与这语殿下该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吧?”

    这一言犹如石破天惊,在场所有的龙族都惊讶万分,随后看向叶无莺的眼神就带着几分炙热。

    叶无莺冷笑不语,果然来了。

    在那些龙族眼中,叶无莺长得比赵弘语更加出色,资质也更优秀,他们本来就没打算放过他,现在他是大殷皇帝的儿子,无疑是件锦上添花的事。然而,看着叶无莺仇恨的面容,他们知道这件事没有这么容易了结。

    “不若将大典推迟几日,至少抓到龙餮这个混蛋才是。”一位龙王体贴地说。

    龙族人多势众,叶无莺已经达到了暂时不进入水龙吟的计划,只能先将赵弘语的尸身收殓起来再作计较。

    以龙族的行事风格和企图,恐怕肯定会给他相当程度的补偿,叶无莺想要退回陆上,却还要再花些功夫。

    他们仍然住在碧龙王的宫殿,叶无莺明显察觉到监视他们的眼线更加多了,几乎四处都是盯着他们的水族。

    “现在怎么办?”谢玉皱眉问。

    司卿冷笑一声,“现在是龙族理亏,只要抓不到龙餮,他们并不能怎么样,不过是拖下去,总能找到机会。”

    以赵弘语的心机手段,基本上他们可以确定这龙餮大抵永远不会找到的。她本就心狠手辣,更不会容许这个计划出现丝毫差错。

    这时,青素走来,轻轻说,“妖族的那位求见少爷。”她连尧珈的名字都不愿说,可见对尧珈的厌恶之情。若非他戳破叶无莺的身份,叶无莺虽受龙族看重,却也不至于到这等程度,毕竟他们对于血统之事还是有些在意的。

    “这会儿还想来和大哥说什么!”阿泽对他都充满了厌恶。

    叶无莺却眯了眯眼睛,“让他进来。”

    尧珈并没有带上那群妖族跟班,只身前来,似乎是为了表示诚意,但厅内众人都不会对他有什么好脸色。

    他幽幽叹了口气,终于没有再装出那副天真纯良的模样,那张娃娃脸上表情一片深沉,“首先,刚才的事很抱歉,但我确实不想让你们借机离开。”若是不戳破叶无莺的身份,皇女已死,还死得这么惨,身为护送她来的大殷将军,若是他执意要走,龙族还真没有那个脸去强求。

    “那你还来!”阿泽瞪他。

    尧珈瞥了阿泽一眼,竟然微微一笑,他的长相并不算出众,甚至比不上跟着他来的那些妖族,妖族大多容貌艳丽,尧珈的长相若是和人类比,或许还称得上清秀可人,但若放在妖族之中,就只能说平平无奇了,偏他这样一笑,竟是令人有些惊艳起来,“先不要生气,留下也未必不是件好事。”

    “你有方法可以避过水龙吟的危险?”司卿忽然说。

    尧珈赞赏地点点头,“不错,那龙秉恐怕在你们手里吧,关于水龙吟的事是从他那里得知的?”

    单凭这一句话,就可以知道尧珈着实算得上聪明。当时他被龙秉掳走,却并未看到叶无莺和司卿,回头将这件事圆过去,再来调查,自然可以得知当夜叶无莺和司卿出过门,可他自己已经将事情圆过去了,再没法再去追究叶无莺他们的责任。

    叶无莺并没有承认,“说重点。”

    “你们也知道,水龙吟对于我们外族来说是十分危险的,唯有龙族进入,才能得到绝大的好处。龙族十分小气,每一次开启进入的龙族都只有很少的数目,我们外族被放进去,也能得到那些好处,却会被那龙神之息龙化,从此成为半龙族,正因为这个,他们即便和外族结合,生下来的孩子只会是纯粹的龙族,并不会有其他种族的模样。”尧珈随手布了个灵阵,以防龙族偷听,“我之前并没有说谎,我的姑姑确实曾嫁给碧龙王,但是你看,现在碧龙王即便是瞧见我或者知道我的身份,却丝毫不介意,也根本认不出来,只因我姑姑有一门特殊的妖术,能够混淆人的记忆,他的记忆中我姑姑一生和他过得十分快乐,并不幸死在东海,事实上她早已逃离回到了北原。”

    “你的消息就从她那里得来?”叶无莺问。

    尧珈点点头,“我不得我母亲看重,她是我母亲的亲妹,却只能整天居于寒山深处的一汪寒潭,从不离开,不是她不想离开,而是半龙化的她根本离不开水。我自小在她身边长大,她给我讲过很多这里的事。”

    “你这次来东海恐怕是你自己策划的吧。”叶无莺用的是肯定的口吻。

    尧珈没有否认,“本来百年一次的龙族大典又来邀请妖族,我的那些兄弟姐妹肯定不愿意来。我姑姑虽然变得比以前更加强大,但是半龙化之后,等若被困在那小小的寒潭之中,更要受剜心刺骨之苦——龙族是不会远离族群的,他们的根在东海,在龙神殿,姑姑受龙族规则的限制,以及龙族族群的召唤,每每反抗都极其痛苦。他们自然一个都不肯来的,我的母亲不喜欢我,于是我得到这个机会十分顺理成章。”

    “直说吧,如何才能避过水龙吟的危险。”司卿懒得听他长篇大论。

    尧珈取出一个白玉盒,“姑姑深恨龙族,更恨将她半龙化的水龙吟。昔日她本是聪明绝顶之人,若非被我母亲诓骗,根本不可能来东海,她想借我之力,破了那水龙吟的根基,便呕心沥血,耗费数百年之功,得了这十七枚丹丸,我加上我带来之人,共有九人,所以,你若愿意,可以用一个承诺来换取我手上的八枚,与我一同进入水龙吟来获取绝大的好处。”

    叶无莺看着他,“什么承诺?”

    “不出三年,妖族必然大乱,”他脸色肃然,“只要你答应到时帮我平定妖族,我便将这八枚丹丸送给你。”

    ……

    叶无莺实在不敢相信尧珈,只因这个承诺太过匪夷所思。

    “我知道你不信我,我倒是很信任你呢,”尧珈笑起来,“不要管我为何这样信任你,总之你若答应,这盒子里的东西就是你的。”

    司卿忽然问,“这丹丸到底有什么效果。”

    “很简单,提前将自己半龙化,这样进入水龙吟,龙神之息会认为你也是龙族,便能让我们享受和龙族一样的待遇。”尧珈解释说,“但要注意,这丹丸是有时间限制的,顶多一个月丹丸就会失效,要赶紧离开那个地方。”

    “我们怎会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谢玉还有些怀疑。

    尧珈洒然一笑,“要想获得什么,当然要冒一些风险的。”

    “半龙化之后有什么特殊变化吗?”叶无莺忽然问。

    尧珈想了想,“没有什么格外不同的变化,只是半龙化之后,不需要避水珠也能在水中呼吸。”

    “这交易如此偏向我们,你到底还有什么要求?”

    “很简单,要坏了水龙吟的根基,只凭借自己的力量有些薄弱,我需要有恨龙族的人一起进去,只要毁了那里,龙族顶多再苟延残喘个数百年,便要彻底灭绝。”尧珈冷笑着,脸上现出一股子狠厉,“这样也可彻底解了你们的东海之危。”

    无法半龙化之后,龙族即便和外族结合,生下来的孩子也不能再称之为完全的龙族,这样下去,龙族的血脉只会越来越稀薄,因为龙族之间结合无法产下子嗣,几代下来,恐怕龙族就真的要湮灭在历史中了。

    这真是能让一族断绝的狠辣手段,着实让人不寒而栗。

    所以,尧珈将这丹丸半卖半送,是为了让这一次的行动更加有保证。

    等到尧珈离开之后,叶无莺打开盒子,看着盒子里八枚雪白莹润的丹丸,“你们怎么想?”

    “自然要去。”顾轻锋肃然说,“这些龙族太可恨了,也不知多少我们大殷的皇族葬身于此。”

    百年过去,赵明钦的兄长恐怕早就已经埋尸于此,本来人族的寿命就短,半龙化并不能让他们享受龙族那悠长的生命,再强大又能如何,数十年如一日困在龙宫之中不见天日,这种痛苦不言而喻。

    哪怕就是为了毁掉那个水龙吟,顾轻锋也想要走这一趟。

    司卿捏起一丸,轻笑一声,“不如先找个人来试药。”

    其实丹丸只有八枚,十分珍贵,但若不先试一下,他们实在不敢直接服用。

    但是找谁试药?

    这时候,一脸憔悴的蓝荫刚好走出来,她轻轻说,“我来吧。”

    青素有些担忧地看着她,“蓝荫你——”

    “二姐,只要是为了对付龙族,让我去死我也愿意。”蓝荫的眼睛里就像是烧着两团火,“不过是试药而已,算不得什么。”她对赵弘语是有真感情的,赵弘语死得这么惨,叶无莺表面显得再如何愤怒,事实上却也只有些同情,着实对赵弘语心软不起来,毕竟两人立场是敌非友。蓝荫不同,她的愤怒悲伤几乎要摧毁她的理智。

    她直接接过丹丸,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我只是殿下的婢女,他们不会在意我,我等会儿会找龙族侍卫,只说我想去海面看一看,他们会带我去的。”唯有离开海底,才能取出避水珠,看这丹丸是否生效。

    蓝荫确实是很适合的试药人选,她满脸悲伤地去找侍卫,只说想到海面看一眼天空,这海底和龙宫都让她感到窒息,果然收获了不少同情。本来她只是个婢女,并没有让龙族太看重,却仍然派人重重将她围住,送她去了海面。

    跟在赵弘语身边这么久,蓝荫自然不乏手段,她找准机会悄悄取出了口中的避水珠,再回到海中之时,果然已经能够自由呼吸,并没有丝毫闭塞之处。

    试验了丹丸有效,叶无莺等人放下心来,只是丹丸能够持续多久仍然不得而知,只希望能再拖延一段时日。

    可是,龙族已经快失去耐心了,哪怕龙餮还未找到,水龙吟也必须要开启了。

    “不如再给他一些补偿。”

    “一位皇后生的皇女,这要给多少补偿才够?”

    “龙餮这个混蛋也不知道逃到哪里去了。”

    “若不是他的龙息尚存,我还以为他已经被杀人灭口了呢。”

    “但他明明没死,到底去哪儿了?”

    “……”

    这是龙族的疑惑,叶无莺也不知道龙餮到底到哪里去了,直到半月之后,龙族终于得知龙餮已经断气。才舔着脸来找叶无莺,说首恶已经诛首,又送给叶无莺大批的奇珍异宝,只说次日就要开启水龙吟。

    叶无莺冷笑一声,收下礼物,对龙族仍然显得不理不睬。他言明只愿意七个人进入,龙族出于理亏的心理只得答应了。

    龙族见事已办妥,兴高采烈地开始准备起来。

    第二天一早,龙族的数十辆车被巨大的海兽拉着,朝着龙神殿而去。

    巍峨的龙神殿终于映入眼帘,众人初次见到那处场所,一时间无比震撼。

    那些龙王的龙宫已经十分壮观,可是与这龙神殿相比,就是核桃与西瓜的对比,大小相差太大,其美丽恢宏之处足以动人心魄。

    “终于到了。”

    站在叶无莺附近的尧珈眼神带着些许疯狂,表情却偏偏纯真腼腆,带着十分可爱的笑意。

    终于到了,此处就是龙神殿,深邃幽远、壮丽雄浑,让人望之生畏。

    对于叶无莺来说,水龙吟就像是一个副本,现在要在他面前开启。

    刷副本是为了什么?当然是为了爆装备啊!现在他想要刷爆这个副本,希望掉落能够合他的心意。

    “开始了。”叶无莺饶有兴趣地说,心情竟然很不错。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