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暴殷 > 第158章

第158章

推荐阅读: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大主宰圣墟绝世神医之逆天魔妃元尊飞剑问道雪鹰领主不朽凡人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击并没有成功,哪怕那刀光酷烈到了极点,却仍然被叶其裳那根纤细白皙的手指破了。她只是那样轻轻一点,指尖就仿佛生出一个漆黑的漩涡,直接将那柄刀绞成了碎片。

    这样强大的巫力让司卿的神色都稍稍变了一下。

    摔倒在地的是叶其允,他的脸色煞白,带着矛盾的痛苦看着叶其裳。显然他对这个妹妹感情极深,哪怕知道她出了问题,却仍然不忍就这么杀死她。

    眼前的事态发展有点诡异,谢玉冷静地看了看站在一旁的赵申屠和他身后那几个赵家高手,然后就是那位自称莺莺母亲的春山楼主和她手下那些黑衣人。黑衣人中有一位身姿窈窕,谢玉一下就认出她是王临初。

    她和阿泽站在叶无莺和司卿前面,手中拿着灵力弓,脸色戒备,他们的人数最少,气势却绝不输给另外两方。

    叶无莺的头痛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再看向那位春山楼主的时候,脸色就有些不同了。

    一个五岁幼童,本来就不该有多少记忆的,恐怕对方也是这样认为……应该说,一开始叶其裳抹去叶无莺的记忆原因很简单,她怕小孩子不知世事,暴露了她和叶家老祖宗约好瞒天过海的谎言。

    所以这会儿将记忆还给他,大概是期盼勾起他些许对母亲的感情?毕竟他本是在叶其裳身边待到五岁,才被送往叶家。

    然而叶无莺却没有如她所愿。

    小孩子四五岁的时候,依恋母亲本是寻常,那会儿叶其裳也当过几天慈母,可惜叶无莺并非一个真正的幼童,他的记忆比叶其裳想象中还要清晰。

    长长舒出一口气,叶无莺终于补全了拼图的最后一块。

    叶其裳是一名巫,且是资质极佳的巫,她与赵申屠相恋的时候,已经窥得了某些巫殿的秘密。当时叶无莺还在襁褓之中,他是胎穿,幸好婴儿时期不需要多少“演技”,每天吃吃睡睡即可,正因为太小,叶其裳很多事都没有避着他。

    “所谓批命,原来如此。”他轻轻说,然后讥讽道:“可惜一个个自以为是聪明人,却也对此深信不疑。”

    这话一出口,叶其裳的神色有一瞬的扭曲,“你在说什么?”

    “你不是将记忆还给我了吗?”叶无莺冷冷说,“可惜啊,你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生而知之,现在还装什么慈母?小时候你待我如何我记得一清二楚,你倒是对赵申屠一片深情,为了保护他才将我送走,难道不是吗?”

    赵申屠挑起眉,“保护我?”仿若不屑,他哪是需要人保护的类型。

    “是啊,哪怕你不需要,她却是在我和你之间选择了你。”叶无莺看向他,“想问为什么?因为她的体内现如今除了她还有一个人,正是那位给我批命的祖巫!”

    此言一出,厅内一片寂静,连赵申屠都满脸惊讶地看向叶其裳。

    他只以为叶其裳修练巫术出了岔子,却如何都想不到那个粗哑的声音是一位早已销声匿迹的祖巫。

    “小子,你知道得倒是很多。”难听的声音又一次响起,叶其裳的表情变得无比诡异,“生而知之?我还真不知道世上有这样的人。不过你的命格着实古怪,那批命之言虽是假的,但你的命格异于常人却是真。”

    “怎么如此……那批命、那批命竟是假的?”叶其裳神色凄楚,整个人都有些摇摇欲坠。

    一个人口中吐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话,当面看来真不是一个“诡异”可以形容的。

    叶无莺冷笑一声,“给我批命就是等着这一天我和赵申屠互相残杀是也不是?你知道赵申屠的性格,他绝不会容许有那样命格的我还活在世上。只是他素来自负,对我也有些好奇,又毕竟是他的骨肉,才容许我活到成年。”

    叶其裳对批命信以为真,一个注定不平凡的儿子,却要扼杀他的能力,冀望他平凡地长大,她甚至没有瞒下这条批命,而是转头就去告诉了赵申屠,明知道这样会让赵申屠对自己起了杀心,仍然毫无保留地告诉他,弄得宫内皇后、王贵妃、惠妃等人都知道了此事。

    “哈哈哈,是又怎样。你这位好母亲倒也不是全然选择了赵申屠,当年她为了赵申屠执掌春山楼,不曾跟你去叶家,某种程度上也是为了保护你,若你乖乖地在博望长大,赵申屠自然能够留你一条命。只是她盼着你平庸一生,如此便能避过眼前的局面,却是做梦!”

    叶无莺并不领情,“希望我平庸一生?赵申屠好好做他的皇帝,我平庸又如何,那条批命一出,我的生死便都掌握在他的手中,我能平庸吗?将生命交到别人的手中,那绝不是我叶无莺!她若不是选择了赵申屠,怎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将我送往叶家便也罢了,在我和赵申屠有矛盾的时候,她选择的都会是他不是吗?”

    他想起来的更多。

    直到方才,叶无莺才忽然想起上辈子的很多事,譬如他死的前一天,其实见过叶其裳,只是那时印象不深,时间又过了太久,才想不起来,直到恢复五岁前的记忆,才猛然间意识到,这辈子自己五岁时因为经历了上辈子的事,一直在刻意观察叶其裳,那时候的自己,认出了她。

    自己死之前,她来见过他,虽只是一个擦肩而过的陌生人。那双悲伤的眼睛曾让他莫名其妙,可终究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也就是说,她选择了赵申屠,舍弃了他。

    明知道他要被杀死,她才会看着那么悲伤。

    “不要怪我、不要怪我……”叶其裳哭着跪倒在地,在她显得似乎要崩溃的时候,眼角骤然出现了细细的乌黑的纹路。

    司卿心中一动,“你这是——移躯之法!”

    身为一名天巫,他有两辈子的见识,却不比很多积年的天巫差。

    “有些见识!你是巫中的佼佼者,何不来我的身边,我们巫身为天神的仆从,怎可能低贱的人类为伍——”刺耳的声音尖锐起来,却带着某种难以形容的蛊惑味道。

    司卿忽然笑起来,“对我用巫言术?”他上前一步,“移躯之法大逆不道,虽记载于古籍之中却弊端极多,若非他们自愿,本是无法成功,恐怕叶其裳从未愿意你占据她的身躯。”

    这一点明显是事实,否则也不会出现面前一人双魂的样子。

    “传闻三位祖巫不出世多年,三个老怪物悄无声息地蹲在巫殿深处,原来琢磨着这个,另外两个呢,是否用移躯之法却失败了?”司卿毫不客气地讽刺说。

    司卿的巫力之雄浑显然出乎了这位祖巫的预料,她一边趁着叶其裳意志薄弱之时试着夺取她的身躯,一边审视着司卿,“想不到,当真想不到……这样年轻,居然只有一步之遥了……不错,他们都已经失败了,若非如今天地规则早已变得薄弱,我们也不敢如此逆天行事。”她居然直言不讳,“小子,我可不是骗你,如今真正的巫法只掌握在我的手中,难道你不想知道我们的巫神到底是什么模样吗?”她大笑起来,“我只要掌握了她的身体,再修习真正的神巫术,假以时日,必可重现巫神的荣耀,若非我的原身已经腐朽,如今不受规则所限,我早已跨出了那一步!”

    叶无莺皱起眉,想起了光明神也说过类似的话。

    “所以,你就要日日折磨她让她痛苦不堪,让她眼见着父子相残,一个是她深爱之人,一个是她亲生之子,如此手段当真厉害,再没有比这更折磨人心消磨意志的了。”司卿缓缓说,“你要的是她彻底死心生不如死,放弃这具身躯好让你鸠占鹊巢。”

    叶无莺看了司卿一眼,顿时恍然,他一直觉得这事里头透着很多古怪,现在才完全明白过来。

    眼前的局面,却脱不开这个藏在叶其裳体内的老妖婆控制。

    “阿妹,你当真要如此吗?将你的身躯交给这个罪魁祸首,交给这个算计你夫离子散的老妖婆?我知道的阿妹素来坚强,却绝非这样的性子!”叶其允厉声道。

    叶其裳清丽的面容又扭曲了一瞬,那乌黑的细纹散去些许,眼神也恢复了清明,“不,我不要……”

    一旁的赵申屠却忽然嗤笑一声,“一场闹剧。”

    不等叶其允朝他怒视,赵申屠就直接略过了叶其裳,只看向叶无莺,“你唯一优点也就是生了个好儿子,夫离子散?罢了吧,我可从未将你当做我的妻子,你迷恋于我都是出于这个老妖婆蛊惑,又有什么所谓真心可言。其实我早已经察觉到不对劲,却想不到是这样无聊的□□。”

    比起赵申屠所面对的朝堂,如此手段确实登不上大雅之堂,难怪赵申屠十分看不上眼。

    “你要理解,祖巫那都是在原始时代就出生的老古董,”叶无莺一字一句说,“他们在那个野蛮时代绝对称得上是无敌智者,有这样的做法也算不上奇怪,只是不知道历史发展了那么多年,这种低劣手段在现在那些玩弄心计的人看来,真的有点太粗糙了。”

    赵申屠一笑,“倒是你还配称得上是我的对手。”

    “我该谢谢你的夸奖吗?”叶无莺也只凝视着他。

    赵申屠一摆手,那几个赵家高手已经退到一旁,看样子要对春山楼那几人下手,“不如一战?”

    事态的发展完全出乎了那位祖巫的预料,她尖叫起来,“你们!”她几乎要受不了这样的侮辱,抬手就是一片巫瘴术,然而司卿手一抬,就将巫瘴整个儿给收了起来,收成一个漆黑的小圆珠子放在手上把玩,轻蔑地说:“你的对手是我。”她没了身躯,叶其裳又和她不是一条心,即便是昔日的祖巫,现如今却根本不看在司卿眼中。

    叶无莺也吩咐谢玉和阿泽先把春山楼的那几个人干掉,叶其裳先抓起来,然后看向赵申屠——

    “那便一战!”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雪鹰领主斗罗大陆3龙王传说

暴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SISIMO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SISIMO并收藏暴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