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7章 他杀

第7章 他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死者是他杀,而且凶手一定不是那少年。”

    听得此结论,张勇蓦的眼睛发亮,“如何得知?”

    “方才张叔与我说起死者与少年发生争执之事,”卢栎头微偏,烛光映照下侧脸柔和温雅,目光睿智,“您说少年体瘦弱,动手之后未讨到便宜,并且从未曾绕到死者背后,可是如此?”

    张勇细细回想。因是命案,所有细节都要查探清楚,尤其打架动手更为重要,他亲自问的口供,少年的确未曾绕到死者背后过,“确是如此。”

    “张叔请看。”卢栎引张勇上前两步,指着死者身上淤青,“死者身上击打伤痕皆在手臂肩膀,状圆,依描述,这些应该是与少年争执时造成的拳击伤,少年力有不逮,攻击性差,并未有攻击到死者要害。”

    张勇点头,“依围观证人口供,壮汉只是挡了几下少年拳头,反倒少年身上伤更重些。”

    “这些伤痕较浅,显是气力不足,并不能致命,伤处未有关键穴窍,死者亦不可能因为此,失了力气。很明显,少年制造出的这些伤,对于死者并未有什么影响,没听说过打几下胳膊就能将人打死的。”

    这点张勇也同意。且据他多年经验,也能看出死者溺水而亡,卢栎的查验结果确定了这一点,但是——“为何是他杀?”死者身上酒气那么重,为何不是失足落水溺死?

    “张叔请看这里。”卢栎将死者头部微微右侧,拿来烛盏靠近,“这才是死者溺死的主因。”

    张勇靠前一看,倒吸一口凉气。

    死者脖颈左侧有手指粗的一道青黑,从锁骨往后蔓延。

    卢栎再把死者头部往左边偏,“再看这里。”

    右侧也有!

    卢栎将尸体抬起使其侧卧,将烛盏下移,张勇凑过去看,死者颈上两道青黑淤痕,相交于后颈!

    “这是手掐的?”张勇神情肃然。

    卢栎摇了摇头,“死者溺死于水,后颈有此伤痕,我猜是有人按住他后颈,使其不能浮出水面,遂留下此痕迹。最初我也猜是手,可人的手没有这么长,拇指食指长度不可能一样,也不能上下一般粗细……作案工具形状特殊,有些像“丫”字形,可能是一段硬度合适形状适宜的树枝。”

    张勇眉心微皱,眼底满是思索,像在想什么。

    卢栎总结道,“死者一足鞋失,发散,只有在水中的挣扎状态,并无与人激烈撕扯的痕迹,他可能是自己不慎落水,或者不经意间被人猛的推入水中,但不管他醉态如何,能否自己游水,他会死,一定是因为外力压迫。至于他指间布条,很可能是离凶手最近时,手无意识挥舞不经意扯下。可凶手离他有些远,他未能与凶手接触更多,比如抓挠凶手指甲里留下肉屑痕迹等。”

    张勇细细听着,“所以这是一起临时起意杀人,并非筹谋计划很久的。”

    “正是。”卢栎将尸体放平,搭上白布,“临时起意者,破绽多多,多为心中嫉妒怨恨压抑良久,见四下无人时机正好起了歹心。凶手大多是熟人,或者利益相关者。”

    做完一切,他微笑看张勇,“您之前说那少年是外来人,现下条条证据都不指向他,他是凶手的可能性很低,他紧张慌乱,大约只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害怕。张叔应该多查查本地人,尤其死者街坊四邻,看看有无财产,私情,世仇等恩怨。”

    张勇点着头,非常认同卢栎的观点。平民百姓,会有死案,大都因财产,私情,旧怨。本案死者家属激动,偏偏邻县仵作不在,愁的他头疼,可经卢梭这么一验一分析,案情便十分明了,还出现了证据……

    他脑中想了想如何破案,回过神来就见卢栎已经重新将死者盖好,并将瓷瓶里用剩的醋浇在燃烧的苍术皂角上。燃的正旺的火遇醋即熄,冒出一团白烟。

    卢栎从火盆上跨了过去,烟染衣衫。

    “张叔?”卢栎微笑看他,“尸体虽新死,但尸气仍有,为防万一,您也跨过来吧。”

    张勇答应一声,掀起袍角,从火盆上跨过。

    看着卢栎方才验尸,一切行动不徐不急,稳稳展开,好似回到了幼时,偷偷跟着祖父去验尸的时候。祖父也是这般,举止从容,认真仔细,一项项验过去,找出死因,寻出证据,帮助破案。

    不一样的是,卢栎还只是个少年,身形纤瘦青涩,祖父却是蓄了一把子山羊胡的老者。

    仵作验尸,不仅对上官重要,对捕头重要,对死者更重要。

    冤死之人能得昭雪,是对他们以及家人最好的慰藉。

    张勇看着前方浅笑谦雅的少年,突然觉得,他或者能比祖父走的更远。

    “走,我们回家。”他憨笑着拍了拍卢栎的背。

    ……

    因为卢栎帮了这么大一个忙,张勇心疼他在刘家过的不好,想着马上进入腊月,离年不远了,特别吩咐让张猛带着他好好在外面玩一天,还大方给了很多零花钱。

    张猛自是百般愿意,根本不顾卢栎的推脱眼神,迭声答应了,第二日一早,就把卢栎从被窝中拉了起来。

    卢栎垂死挣扎,“外面好冷……”

    “我娘说给你拿炭过来,叫你非不要!”张猛瞪他,“一会儿回来我就拿炭过来,你再敢说不要,我就同你翻脸!”

    张猛话说的虽厉,给卢栎拿衣服的动作却一点不慢,“冬日屋中无炭,比外面还冷。好在我们蜀中气候算是温暖,比北方强多了,听说北方外面能冻死人呢!你多穿点,外面走一走活动活动,就能暖和了……”

    他唠唠叨叨操心的不行,卢栎却不过,只得起来穿衣洗漱,随他出门。

    这两天他想多看些书,多了解些世情,可外出逛逛也不错,昨天逛一逛,他就懂得如何学古人说话了,今日再逛逛,没准能学到的东西更多……

    张猛在家听了曹氏的吩咐,拉着卢栎给他买东西,笔墨纸砚,零嘴糕点,喜欢的小玩意儿,忙的不得了。

    卢栎正在一个摊子前盯着一个憨态可掬的泥娃娃瞧,突然胳膊被人拽住,“卢栎!你是不是卢栎!”

    卢栎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是昨天早晨见过的华服少年。

    因这个少年当时举止有异,他告诉了张勇,张勇跟踪,查到了少年与溺死者曾有过争吵,死者家人跟着找过去,少年大概很有些麻烦。

    少年窄脸细眉,相貌周正,身穿珍珠蓝羽缎的圆领长袍,银鼠皮滚边,头戴玉冠,腰悬金玉,仍然气派华贵,但神情举止有些焦躁,看卢栎的眼神更是急切,像是抓到了什么救命稻草一样……

    “我是,不知道你——”卢栎还不知道这人名字。

    “是就行了!”少年一把拉住卢栎袖子,声音连珠带炮似的飞快,“听说是你验的尸,确定我不是凶手?”

    卢栎要当仵作这事没必要瞒人,昨夜张勇问时他答应了,可以传开,好方便张勇日后帮他操作,可他没想到事情传开这么快。

    “各样证据显示你是凶手的可能性很低,但……”

    少年根本没听但字后面的话,直接咧嘴笑了,松开他的胳膊,豪气的挥手,“这摊子上你看上了什么?我全包了!”

    卢栎:……

    这人是不是……有点二?这是什么脑回路!

    昨天上午他看到这人表现有异,因是死亡现场,任何可疑之处都不能忽略,他便将这人指给张勇,张勇果然查到了他与死者曾有过接触,而且也给他带来一定的麻烦,最终他不是凶手,卢栎算是冤枉了他,可卢栎对自己所作所为一点愧疚也无,查案么,都是如此。

    可这人扑上来,还带着一股亲近巴结的劲……卢栎倒有点不知所措了,这人想干什么!

    “你喜欢这傻胖傻胖的娃娃?”少年带着一脸‘乡野粗物一点也不精致有什么好看的’的嫌弃,从怀里掏碎银子丢给摊主,“把这些蠢娃娃都给我包起来!”

    “慢着——”卢栎阻止了他的动作,眉梢微敛,“你这是要……”

    “你不是喜欢吗?”

    “你要买给我?”卢栎指着自己。

    “当然啊!”少年一脸‘不买给你买给谁这东西好蠢我一点也不喜欢’的样子。

    卢栎叹气,“我不要。”

    “不要啊……太好了!”少年再次捞住卢栎的胳膊,兴奋地指着街角铺子,“正好这里的东西我瞧着也不怎么好,咱们去那间铺子,你喜欢什么我都给你买!”

    卢栎抽出胳膊,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少年被他看的眼神有些虚,半晌挺了挺胸,“小爷有钱!”

    卢栎心想这人大约不会正常说话了,板正了神色,认真道,“你有钱很好,但你的钱是你的钱,你我素不相识,非亲非故,我如何能要你的东西。”

    “对啊!我们还不认识!”少年拳砸掌心,咧开嘴笑呵呵的自我介绍,“我叫沈万沙!”

    重点不是不认识,是买东西……

    卢栎有些头疼,再看站在身后的张猛,小孩也惊奇地看着沈万沙,一脸这是‘哪儿跑来的奇特生物’的好奇。

    沈万沙还特别自来熟,“你住哪儿啊?我要搬去与你一同住!”

    卢栎眉梢跳了跳,“这个……恐怕不太方便。”

    “不方便啊……没关系,”少年还摆摆手一派大度,“家里附近有客栈也行!”

    “抱歉,容我冒昧问一句,你为何要如此……如此……”贴上来。卢栎想着怎么用这里的话隐晦表达这个意思,沈万沙却一拍大腿,“还不是那烦人的王家!”

    “死了人与我有什么关系,就算那人生前与我发生过争吵,可我又没杀人!哪怕讹点钱呢,少爷我也能大方给了,她们偏偏拽住我不放,非得说我是凶手,说活人性命哪里是区区银钱能衡量的,缠的我睡睡不好吃吃不香!还好你厉害,验出凶手不是我,我这几天就跟着你,她们再来缠,你就解释给她们听,我不是凶手!”

    说到这里沈万沙搓着手,笑容有些谄媚,“当然给你带来麻烦,我也过意不去,我这人也没旁的好处,就一条,够有钱!你想要什么,不管多少银子,但凡说出来,我全给你买,就当谢礼了!”

    这是遇到土豪了……

    卢栎觉得很新奇,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财外露,表示非常愿意洒钱的土豪。顿时眼睛里闪过兴味,摸着下巴看沈万沙。

    沈万沙被他看的浑身毛毛的,又不敢走,拱手哀哀的求,“我是真没办法了,兄弟帮帮忙啊……帮帮忙……”

    卢栎前生父亲是警察,母亲是老师,哥哥是法医,三观还是很正的。不是他该拥有的东西,他不会拿。虽然很羡慕沈万沙有钱,但不管人家有多少,也不是该是他的。

    欣赏够了土豪,他笑眯眯吐出两个字,“不行。”

    沈万沙直接僵住。他看卢栎是个少年,相貌精致,面色和善,以为定是个面嫩的,不想拒绝起来这么狠……

    卢栎倒不是不想帮忙,只是他住在刘家,条件什么的,根本没有,那片是民居,也没有什么客栈,再说帮忙并不需要住在一起,沈万沙有麻烦时他来做个证倒是可以。

    至于为何拒绝的那么干脆,没办法,看到土豪就忍不住想欺负啊……

    张猛睁大眼睛瞧瞧自己栎哥,再看看一身华贵的沈万沙,笑眯眯的把东西提在自己手里,并不插话,他觉得栎哥哥好帅!

    正当几人默默对视时,旁边传来一声嗤笑,“买不起就别挡道好吗,穷鬼。”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