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39章 古墓

第39章 古墓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去……哪里?”

    卢栎狐疑地看着赵杼,这人目光很郑重,神情比往日更严肃几分。

    “我想起那夜我去哪里了,”赵杼修眉上扬,锐利眸色微敛,“跟我来。”

    赵杼此行蜀中,确是为了传言中的南诏公主朵敏之墓。此传言影响渐深,太嘉帝怀疑会引来别有用心之人,正好边关无事,便指派他来看看。

    他以为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些宵小流言,不想循着皇上给的地图一路寻来,竟然真发现个古墓,古墓里境况还很凶险。当然这些凶险对他来说算不得困难,可慈光寺杀人案,尸井的出现让他不得不开始重视,这个古墓,早已引了太多人来,在皇上还不知道的时候,就已经成了诸多势力的打探目标。

    他去过古墓,古墓修建巧妙又机关重重,足以挡住大多数人,但从遇到的骸骨来看,顺利找到最后丢命的人也不少。古墓是公主墓,修建华丽,但他总觉有些违和,并产生了一些怀疑,他需要卢栎帮忙看一下主墓室里的遗骨……

    当然,他还记得‘失忆’这件事,找的借口也非常合理。

    卢栎果然没有怀疑,眼睛刷的一亮,拽住他的袖子,“可是沈万沙说过的那个南诏公主墓?”

    赵杼看着自己袖子上那只白生生的手,“或许。”

    卢栎见他皱着眉毛看袖子,往下一看知道自己失礼了,赶紧放开手,弯了眉眼冲赵杼露出一个略带歉意的笑,“那我们走吧!”

    他与门外负责看守的捕快交待几句,给沈万沙留了话,披上披风就与赵杼一前一后离开了慈光寺。

    其实沈万沙第一次提起南诏公主墓之事,卢栎是不信的。他相信荒诞离奇的故事会令人好奇,如果故事地点就在附近的话,很多人会有冒险意愿,但故事就是故事,是假的,不可能成真。

    可慈光寺案,尸山,死者大都是拥有一定武力的人,能拥有这样强悍属下,他们的主人一定不是傻子,不可能为了莫须有的事兴师动众。这些死者若不是太小看了山野小地的人,也不可能落得身死下场。

    所以这个古墓,可能真的存在。

    卢栎喜欢验尸破案,皆因其性格里有一种非常强烈的好奇心,每当有谜题出现,他都特别想揭开,这一次亦然。

    正漫无天际地想着,腰间突然一紧,紧接着头撞上一副坚硬胸膛,卢栎茫然抬头,“……做什么?”

    这样的姿势还能做什么?赵杼眯了眼,“抱你。”

    这么明显还迷糊眨眼装不明白,是想要更多吗!

    卢栎皱眉推拒,“不用,我走的动。”

    这点跟猫爪子挠似的推拒动作……明明就是想要!赵杼冷哼一声,将人抱紧,脚尖轻点跃至空中,“如你所愿。”

    卢栎:……如你如愿个p啊!怎么就如我所愿了?我哪里写着‘求抱’啊!

    心内正疯狂吐槽时,视野陡转,卢栎看清了四下环境。旷野无人,高山陡坡,一来没人看见,二来这样的路对他这没武功的人来说走着太艰难,如果赵杼抱着他飞去目的地,时间会大大缩短,效率瞬间拔高。

    所以这才是赵杼的想法……刚刚故意那么说是在逗他?

    卢栎想赵杼应该也是有幽默感的,就是幽默的点不一样。虽然脑电波经常搭不上,但这些天人家已经很用力的与他沟通……他好像应该给人点鼓励?

    卢栎想了想,小手轻轻拍了拍赵杼后肩:少年,人生是充满希望的,只要你坚持不放弃,总能跟大家打成一团的……

    赵杼感觉到怀里的人不再乱动,还讨好地轻拍他肩背,暗想果然是想让他抱的!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卢栎视野突然一片空白,呼呼强风吹的睁不开眼,头发像鞭子一样打的脸生疼,呼吸紧张,失重感觉明显。

    他勉力眯着眼睛一看,吓的三魂七魄都要飞出来了,赵杼这个混蛋,在抱着他跳崖!

    “啊啊啊啊——”纵使再胆大,他现在也只能发出惊叫了。

    同时他的手紧紧掐着赵杼,恨不得撕下一块肉来,混蛋,要死自己死,要别拉着他啊!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感觉脸颊抵着的胸膛震动,赵杼这混蛋……好像在笑?

    落下的速度比风还快,时间好像一辈子那么长,卢栎在这疯狂动作里体验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恐惧,刺激,和莫名其妙的爽快!

    脚轻轻踩到地面时,卢栎还沉在那种感觉里出不来,他想,这种感觉大概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上辈子他生而有病,原因奇葩,不能做动作太大的事,所以过山车这种游戏肯定是不被允许的。他想他应该从小内心强烈渴望这些大人不允许的事情,所以下意识寻找一个临界底线,所以他偷偷去看哥哥验尸试探。

    可是没想到他真的不正常,他一点也不害怕,不管尸体多残缺场面多血腥心跳都稳稳的,相反哥哥熟练验尸,解说伤情的认真严肃让他非常崇拜,他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验尸破解谜题满足了他旺盛的好奇心,他再也不想去尝试大人永远不会允许他做的事,跟着父亲和哥哥,一点点吸收着刑侦法医知识。而医生的监测数据显示这对他的身体并没任何影响,又是他喜欢做的事,家人只好纵容了。

    现在想想,不能去尝试那些事,他真的一点遗憾也没有么?

    卢栎眼睛亮晶晶地看着赵杼,心内感激难以言表。

    不,他很遗憾!能这样玩一把刺激,真的好爽!他非常非常非常庆幸,他拥有了一具十分健康的身体,只要他想,就可以去领略一切!

    “谢谢……”他清澈双眸里似俯含了水光,波光潋滟,“谢谢你,赵杼。”

    不过就是满足一下他想被抱的欲|望……小家伙虽然有些豪放不检点,好歹足够真诚,敢于承认。

    赵杼矜持地点了点头,“走吧。”

    卢栎理了理被风吹乱的头发,跟在赵杼身后。要说穿越之后有什么不适,就是这长长的头发了……

    这里是一处非常非常深的峡谷,回想自由落体之前的最后一画面,卢栎认为这里应该是大鸦口下的深谷。此处极深,往上看不到头,石壁极光滑,非有奇特手段不能下来……所以,这就是传言里大鸦口凶险的原因?

    赵杼能带着他毫发无伤的下来,相当厉害啊……

    他跟着赵杼的脚步,发现了一些散碎的人类骨头,果然是在这里丢命的人。他越来好好奇,公主墓会在这里吗?

    左拐右拐,快绕晕时,面前豁然开朗,一处依山傍水的小小丘陵出现。

    卢栎不懂风水,可这里比别处温度略暖,草木也精神很多,还靠山环水,大概是个佳穴?

    赵杼围着小丘陵转了一圈,不知道手碰到哪里,靠山的石头僵硬打开,出现一条通道。

    卢栎眼睛睁圆了,这是机关?

    以前在电视剧里看到的东西,竟然能亲身经历了?他颇有些急切的跑过去,“这是公主墓?”

    赵杼从石门边取下一枝火把,点燃照亮,“里面很暗,跟紧我。”

    卢栎听话地拽住了赵杼袖子。

    赵杼觉得不够保险,拖过卢栎的手,十指交叉,紧紧握住。

    卢栎没反对,赵杼不介意更好,安全最重要嘛。

    两个人安静又缓慢的走完整个墓地,卢栎觉得这墓主人生前一定很富有。

    墓地很大,至少四个墓室,上上下下都雕刻着不一样的花纹,有漆金有漆银,有献祭台,有陪葬的奴仆,有置放各样陪葬物品的台面,虽然时间流逝,仍然能看出当时的豪华程度,就是……只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台面,碎了的宝器,散落的尸骸,其它宝贝在哪?

    “被人盗光了。”

    卢栎瞪大眼睛看着赵杼,“所以你带我来看的,就是东西被盗光了的公主墓?”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啊……

    赵杼再一次摆出经典脸:修眉微挑,眸带鄙夷,连嘴角扬起的弧度仿佛都带了嘲讽。

    卢栎便明白了,“得,我又错了是吧。”

    “有自知之明便好。”赵杼说完继续带着他在墓室里转圈。

    转到第三圈,卢栎略有些烦了,来到这里就为了转圈吗!

    第三圈终,赵杼大手拍到墓室墙壁左侧一处,又一道石门打开了……

    卢栎:……“为什么不早开?”

    “早开你就死了。”赵杼踢了踢门后骸骨,“就像他们一样。”

    卢栎低下头,满眼白骨森森,脚下甚至还踩着几块骨头,立刻明白过来,“机关。”机关设置必须转三圈。

    赵杼给了他丢了一个‘算你有眼力’的白眼,举着火把的手缓缓抬起,往墙边一靠——

    一条银白火线瞬间燃起,迅速沿着串连线条,点燃了高高挂在墙壁上的灯,灿烂炫目,宛如烟火!

    卢栎看的嘴半张,古代技艺如此神乎其神!

    交织的灯火把墓室照的像白天一样,卢栎往前几步,面前场景让他睁圆了眼睛。

    这是一处非常非常大的大厅,比篮球场还大,它还很高,几乎快三丈,地上铺的好像是白玉砖,洁白无暇温润有光,四周墙壁……满满都是壁画!

    壁画笔触柔和,用色明丽,更有银漆金粉装饰,华丽的不行!

    刚刚那个看起来很有格调很华贵的墓,跟这个比起来就是个渣!

    他这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模样难得赵杼没有嘲笑,还开口解释,“这是个墓中墓。”

    “看出来了……”卢栎走到壁画面前认真欣赏,“外面那个是幌子。”

    壁画画的很华丽,仿佛一个个小故事,还配了文字。

    有沙场争战,战马奔腾士气高昂,国君赐宴,华服高冠志得意满,侧书:駉駉牡马,在垧之野。薄言駉者:有驈有皇,有骊有黄,以车彭彭。思无疆,思马斯臧。

    有山高水远,美人撑舟,随江远走,侧书:泛彼柏舟,在彼中河。髧彼两髦,实维我仪,之死矢靡它。母也天只!不谅人只!

    有漫漫稻田,繁荣喜悦,断墙残垣,悲凉凄凄,侧书:彼黍离离,彼稷之苗。行迈靡靡,中心摇摇。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有美人华服,圆月下独舞,面有轻愁,泪盈于睫,侧书: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远兄弟父母……

    每一幅画都极传神,卢栎光是看着,眼前就有画面奔来。

    一个强大国家崛起,家富兵强,雄心万丈。

    天子不能接受女儿下嫁身份低微之人,公主意志坚定,心念决然,便是父母阻止,也要追求爱情,果断与情郎私奔。

    很快国家灭亡,公主心伤,看着别的国家繁荣成长,自己的国家已是残垣断壁,娥眉微蹙,内心戚戚。她其实没有一刻不想念父母兄弟,怎奈当时情爱家人不能两得,如今天人两隔,遗憾已永远不能弥补……

    卢栎几乎立时肯定,这是朵敏公主之墓,壁画每个细节都阐明了这点。

    画中女子身材窈窕,眉带英气,美目含波,是个极有气质极漂亮的女子,卢栎不由自主抚着壁画,“她可真漂亮……”

    明明她的父皇爹那么丑。

    说到美丑,卢栎退后两步,从壁画里找出一个人。

    一个穿浅青长袍的青年。

    这个青年只出现在第一幅征战和中间南诏国灭的时候,他身材修长,手执玉盒,长发披散,面覆纱巾,目光悲悯,根据各处提示,这应该是那个神秘国师了。

    凭着那双极有灵气的眼睛,天生高贵的气质,他应该相貌不差,可他为什么要蒙着面巾?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