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64章 认错

第64章 认错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哇哦……”沈万沙两只手捂住嘴,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声音隐秘又激动,“你真的连这个也看出来?”

    “自然,尸体会告诉我们生前经历了什么,所有一切。”

    卢栎歪着头,晃晃手中白玉杯。琥珀色酒液散发着幽香,他觉得两颊有些烫,大概喝的有点多了。因为身体原因,他很少饮酒,可人们总是对不能做的事充满了好奇,他偷偷尝过爸爸和哥哥的酒,很烈,味道并不怎么好。

    今天来倚翠楼,是为寻事实找口供,可点赶上了,这酒味道又不刺激,还有些淡淡的甜,很好喝,一时没忍住,就饮多了点,没想到后劲十足。

    卢栎将酒杯放下,手肘撑在桌子上,指尖撑着额头,决定散一散酒气再出去。

    沈万沙兴致正高昂,凑到卢栎身边,扯扯他的袖子,“快说说,你是怎么有这样的推断的?为什么凶手房事不正常?”说到这里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眉毛纠结的团在一处,“可他明明在死身上射有男|精……”

    “能泄|精并不能说明他正常,”卢栎浅浅笑着,“正常的男人大概一样,但不正常的男人各有各的不同。他可能早|泄,勃|起困难,或需要一定的刺激才能兴奋……”性无能的概念很宽广的。

    “这桩命案与众不同,凶手目标群体单一,颇有类似之处,”与现代的精神病杀人犯有些相似。卢栎回忆着以往跟哥哥一起破的案子,试着做些沈万沙能听懂的总结,“凶手可能在这些死者中看到了一个人的影子,这个人曾对他造成过不可挽回的伤害,他恨这个人,心里却有这个人,从他对死者行暴,却相珍惜死者的脸和精致妆容这一点可以看出来。”

    “那也不能说明他房事不谐啊……”

    “我并非百分百确定,证据出来前,这只是一种猜测,”不过据统计数据显示,正确率非常高。卢栎叹了口气,“凶手可能受过一个或几个女人刺激,比如被嫌弃没有男子汉气概,谩骂,甚至虐打,自信心受到打击,加之其它连续事实搅扰,凶手心理出现问题,房事开始渐渐不力,甚至不能正常勃|起。”

    “而但凡男人,都是需要发泄的,凶手内心积压越来越多越来越无法压制,如果突然出现了什么特别刺激他的事,他不能接受,‘砰——’”卢栎做了个爆炸的夸张动作,“后果就会很严重。”

    “只凭这些你就想到了这么多!”沈万沙瞪圆了眼睛看着卢栎,智多近妖啊!

    卢栎眼睛水润,透着清澈的光,“因为这个凶手实在太典型,”教科书一般的行为模式,他其实也很感慨,原来古代也是有变态杀人犯的。

    “我就问一个问题,”沈万沙伸出一根手指,“你看到哪里得到的这个结论?”

    “死者腹部连续刺入伤。”卢栎托着下巴,“通常有这样表现的,不是仇恨太大情绪过于激烈,就是性无能,凶手用这样的刺入拔出的动作带起自身的兴奋感。看到尸体身上痕迹,妆容,我便有了这个想法。”

    “不过最后是不是,还得看证据,只要我们找到这些死者的共同点,应该很快就可以把凶手揪出来。”

    沈万沙一脸崇拜地看着卢栎,忍了忍还是没忍住,一下子扑了过去,抱住卢栎蹭啊蹭,“啊啊小栎子少爷太喜欢你了!你这么聪明可怎么是好,陪少爷回家吧,少爷养你啊啊啊啊——”

    他一时激动之下手放的地方不对,卢栎被他抓的腰痒痒,立时转身压住他的腿让他不能乱动,两个人滚成一团,闹了起来。

    房梁上赵杼黑着脸,像看死人一样看着沈万沙。

    邢左小心翼翼的提醒,“柴郡主就一个儿子……”

    赵杼手指捏的啪啪响。

    邢左赶紧抱头往后退,王爷要发飚了!

    正当邢左祈祷洪右快来救场时,空气变了。

    邢左耳朵一动,烟一样迅速飘到赵杼面前,“王爷危险!”

    同一时间,无数箭矢穿过窗子,射到房间内。

    卢栎和沈万沙大剌剌滚在房间内打闹,身边也没有个遮挡,非常危险!

    赵杼大脚踹开前面的邢左,双臂打开稳稳落地,拎住沈万沙的后脖领往后一扔,搂住卢栎的腰将人抱起跃到墙边,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抱着卢栎站定时,第一批箭矢将将射到地面,里面有三枝,赫然就定在卢栎沈万沙刚刚滚过的位置。

    卢栎和沈万沙都吓傻了,呆呆地看着这些箭。

    邢左却眼神兴奋,王爷武功又进益了!刚刚太快了他都没看清!身形如电啊!

    一枝箭巧妙射开房门,“老鸨!”

    跟着一堆射了进来。

    房门大开,外面不见有人,箭却射的非常密,赵杼不得不抱着卢栎转换位置,姿势非常帅,气氛非常暧昧,很有英雄救美的架势。

    可卢栎却没感受到。他担心朋友,一个劲喊沈万沙的名字。赵杼眯眼打了个手势,将卢栎抱的更紧,脚步挪动更飘乎,让卢栎眼里只能看到他。

    一旁的沈万沙惊叫连连,非常害怕,不知道往里跑,可叫着叫着,他发现往他这个方向射来的箭最后都拐了弯……没拐弯的,也莫名其妙掉了下去。

    他瞪圆了眼睛,小脑袋一下往左一下往右找,难道是佛祖保佑?

    寻了半天无果后,他摸着下巴想,本少爷的魅力就是这么大!小栎子智多近妖,他就土豪闪光,冥冥中有人护佑!

    当然,他也就随便想想,其实心内还是怀疑娘亲的暗卫追过来保护他的。

    不过既然娘亲没押他回去,就是默许他的逍遥日子可以继续,沈万沙心情大好,也不躲了,最后甚至主动站了出来,射我呀射我呀,射不着哈哈哈哈!

    房梁上手忙脚乱辛苦工作的邢左:……

    “老鸨——”男人的声音非常不善。

    老鸨终于出现,叉着腰走到楼梯口,“你个杀千刀的小子,就你知道护着姑娘们,我这当娘的难道不心疼?可人死了,什么都没了,你到我楼里骚扰算什么本事,有本事你找凶手去啊!”

    一枝箭擦过老鸨发髻,射入她身后的窗格,箭羽微颤,气势汹汹。

    老鸨眼睛瞪圆,“醉红楼头牌死了几个你不去,我这不过死个新出头的你就不依不饶,是打量我没法治你么!我还告诉你,这次也就罢了,下次你再敢来,我必要让你在这成都府无处落脚!”

    男人的声音有些远,很年轻,却带着说不出的苍凉,“如你不能护好楼里姑娘,这楼子开着也什么用。”

    他话音一落,箭矢就停止了,半晌不见动静,像是人走了。

    老鸨松了口气,回身到卢栎房间赔罪,“真是不好意思,今儿这顿我请了,算是给几位压惊。”

    她见沈万沙站在中间,赵杼紧紧抱着卢栎靠在墙侧,姿势暧昧气氛古怪,像是了然什么似的眨了眨眼,掩唇轻笑,又装做没看到一样上前两步,开口道,“几位是来查案的,我也盼着早点抓到凶手,让姑娘们有安生日子过,你们不知道,看着娇花一样的人儿这就么去,我这心哪……”

    她拿起帕子印眼角,也不知道是真哭还是假哭。

    沈万沙好奇刚刚那个人,“那人是谁,怎么对着我们杀起来了?他射你那一箭入木三分箭术应当很好,为什么对着房间却是一通乱射呢?”好像又不想杀人似的。

    老鸨叹了口气,“唉,那人是个天煞孤星,不知道从哪习得一身本事,谁也惹不了。两三年前来到成都府,说是要寻找从小失踪的姐姐,线索查到成都府醉红楼的玉柔,可就在他找到醉红楼的那晚,玉柔死了,他找姐姐的线索就就断了。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明明平时也不见他对哪个姑娘青眼有加,可哪个楼里有姑娘受委屈,他一定帮忙,更别说姑娘死了的,他一定会上门闹上一闹,责老鸨不力,没保护好姑娘们。”

    “你们今天遭此横祸,也是我的错,这个包厢视野最好,往日我都留着晚上招待贵客,今日尚早,我没料到会有此一番……”

    “看来他并不想杀人。”沈万沙很肯定,在这个最清静的时间来,箭也一通乱射。

    “杀人可是犯法的,他功夫虽高,也是一届穷人,进了牢里如何能赎身出来?”老鸨像听了什么笑话似鄙夷看了看窗外,之后看着一身金光闪闪的沈万沙,眨了眨眼,仪态柔美的福了福,“今日招待不周,我再命人备一桌酒菜,几位一定给我个面子,在这里留上一留,查案这种事可急不得,一些未尽之事总不能一时半刻说清楚……”

    不管神情还是话音,都相当有深意。

    沈万沙摸着下巴,看了看卢栎赵杼,见这两个人正粘在一起你看我我看你,完全没有想走的意思,便冲老鸨点了头,让她下去准备。

    看来经历这一番,这老鸨有些话要说。沈万沙心安理得的坐到一边,托着下巴看着墙角二人,心说这俩不干正事的人一会儿必得好生谢他一番!

    危机一过,赵杼就松开了卢栎,但他没有走太远,身体还是和卢栎依在一处,修长眼眸微眯,一脸冷漠。

    卢栎又被他护了一次,心内很是感动。赵杼是个讲义气的好朋友,虽然之前有争执,生了气,但还是悄悄跟着,见他有危险第一时间来救,可见心胸宽广,他再端着就太小家子气了。

    其实他也有不对,不管事情谁对谁错,解决方法都不应该用吵的,他当时应该好好将赵杼拉到一边解释,而不是当着景星居高临下一般压迫赵杼。

    救命之恩什么的也就是说说,赵杼的伤不重,不管遇到了谁都没问题,就算自始至终一个人,也能过的很好。他身份不低,心性颇高,定然非常不喜欢被威胁。

    可自己还是做了……

    卢栎心内叹了口气。

    他知道赵杼脾性,那般傲气,就算真做错了事,估计也是不会认错的,只有自己来了。这人还是头顺毛驴,得用哄的。

    卢栎拉住赵杼袖子,微微低了头,“对不起。”

    他声音很轻,“我不该和你那么说话。”

    赵杼手心像被小猫挠过一样,痒痒的。其实在外面兜一圈想清楚后他已经不生气了,还确定了非常准确的战略方针,可见到少年道歉还是满意的。

    但他仍然不为所动,非常冷漠的将袖子扯了回来。

    房梁上的邢左咬着拳头:王妃辣么可爱辣么乖,王爷你好狠心!

    “我知道你为我好,我虽有自己的坚持,但话可以好好说的……”卢栎却并未退缩,小步转到他面前,拉住他的手轻轻晃了晃,抬着眼睛小心看他,“我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少年眼睛清澈纯净,就像春日湖水,软软的,柔柔的,仿佛能涤荡灵魂。

    赵杼修长眼眸微垂,又撒娇!拉本王的手本王就原谅你了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