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86章 机变

第86章 机变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胆!”来人更怒,也不管眼睛有没有被糊住,身体微蹲两脚扎地,左手画圆右手握拳大呵一声击出——

    掌风迅速掀翻了旁边桌子,巨大声响听的人心惊胆颤,这人好高的功夫!

    卢栎忍不住担心,赵杼可千万不要有事!

    结果赵杼不但没事,还更加云淡风轻,表情睥睨。这次他没有用手了,只抱着胳膊轻轻一跺脚,所有来自对面的掌风瞬间停住。

    卢栎愣愣地看着赵杼,看着他墨发随风扬起,下一瞬所有发丝一荡,徐徐归位……很有种帅呆了的震撼美感。

    不过这位一回头,一如既往的傲慢表情出现,满脸都是类似‘愚蠢的人类’的鄙夷,再怎么好看的脸,再怎么帅气充满男人味的感觉也消失了。

    卢栎木着脸,没说话。

    赵杼还等着他欣喜称赞呢,结果他就一副‘哦看到了’的木然表情……更加不爽了。

    “谁他娘的敢打老——”来人不忿,打不过就张口骂娘,结果话还没说完,一颗石子打到嘴上,直接把牙打崩了,鲜血直流。

    那人气的跳脚,“来人,给我把这群暴匪全部抓了!”

    外面应喝声众。

    赵杼却不怕,傲慢的斜睨一眼,“来者何人?”

    “老子是司理参军熊烈熊大人!你们聚众闹事,统统都得下狱!”

    “那就看阁下有没有本事了。”赵杼袍角一掀,摆了个非常帅的起手势。

    场面对峙十分紧张,仿佛下一刻就会火花四溅。

    一个人小跑着进来,连连给熊烈施礼赔罪,“熊大人我的熊大人!我们柏家治丧可是规规矩矩的,来往宾客都是本地有头有脸的人,绝对没人闹事,您可不能不信我啊……”

    “规规矩矩?”熊烈指着自己流血的嘴,眼神阴鸷,“能让老子受伤的,会是规规矩矩的人?”

    这人眼珠子常转,显的人很是轻浮,笑起来表情更是谄媚,“您看您说的,我弟弟死了,我这做大哥的只想把人好生葬了,不要横生枝节,可不敢闹事,您先别动气,我来问问啊,我来问问。”

    原来是柏明涛的大哥柏明海。卢栎心内暗忖,长的也太不像好人了。

    “你们是……”柏明海刚刚开口,话还没说完,柏许带着关山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了,“是我的朋友!”

    他刚带着关山走到后院,就听到门房小厮报信,这位熊大人来势汹汹,口中直言要论私下验尸之罪。这才刚刚验尸,别人就听到消息了,家中必是出了内贼。

    来不及往深里想,柏许立刻放弃叫人过来问话之事,带着关山跑回灵堂,卢栎是接他委托验尸的,如今出事,该他全权负责才是。

    他呼吸有些急促,面色却非常平静,墨眸里有种泰山压顶亦不会改变的坚定,“是我请他来——”

    卢栎却抢了他的话,“是许贤弟请我来为柏大人整理遗容的。”

    他从赵杼身后站了出来,不动声色地看了柏许一眼,拉着赵杼让开祭台露出柏明涛的尸身,“柏大人死状凄惨,其子悲痛万分,便求了会这种手艺的在下过来帮忙。”

    也就是说,他不是来验尸的。

    熊烈眯着眼睛,“是么?”

    “大人不信,可过来一观。”卢栎眉眼弯弯,笑容和缓亲切,没一丁点做过什么事的不安与忐忑。

    熊烈斜了赵杼一眼,大步走过去。卢栎将刚刚给柏明涛穿上的衣服拉开,露出腹部伤口。

    柏明涛是熊烈上司,确认死亡后熊烈过来看过一趟,的确很凄惨,尤其这道几乎贯穿腹部的伤口,皮肉处翻红黄相间的粘液流出特别难看。现在一看,这道口子被整整齐齐的缝上了,伤口周边也清理过,没有恶心的血水粘液,的确好生处理过了。

    尤其这缝合的针脚,整齐均匀细致,看着十分美观,虽说与妇人做的针线活不能比,可在一个死人身上动这样的手很厉害。熊烈做司理参军多年,从未听说过有这样的事,别说死人,在活人身上缝针的都少见。他心里便有些嘀咕,难道真的不是验尸?可送信的人的确说了验尸查死因几个字。

    柏许已经在卢栎的刻意引导下明白如何行事,理直气壮的对上熊烈,“大人建议早葬,我和管家商量过后听了,自认与大人还算和睦,大人有事可光明正大与我或管家说,如今从哪里听来风言风语,竟打上了门?大人不信我柏家,我柏家也不敢相信大人真心为柏家着想,我父亲的丧事,还是照着阴阳先生说的,十四日后再下葬罢。”

    熊烈瞪眼,“这样天气,十四日再葬,你是想等你父亲臭了吗!”

    柏许声音颇冷,“大人言重了!我父擅理财,家母陪嫁铺子也是不少,冰蓄了很多,便是不够,拿银钱出来买就是,只要我父丧事能办好,其它又有什么关系!”

    “你——”熊烈差点又要上手,柏明海赶紧走过来拦,“我侄儿这是在说气话,气话……大人您看,家里没有验尸的,您别生气,我保证,我弟弟五日内会葬,不用您操心!”

    柏许瞪向柏明海,双目含忿,柏明海却没看似的,“许哥儿,你长大了,懂点事。这偌大的兴元府,每天多少事等着处理,怎能长久没有府尹?你爹去了,不赶紧安葬盖棺定论,新来的大人如何接手?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柏明海这边劝说柏许,熊烈那边鼻子冲着赵杼冷哼,“哪来的?姓甚名谁?”

    赵杼看都不看他,声音带着傲慢与矜贵,“江湖,你不必知道。”

    “你敢!”熊烈眼珠子几欲瞪出,看样子又要骂人。

    赵杼眉一挑,手抬起看着就要动手,卢栎赶紧拦了,冲熊烈一笑,“我这兄弟脾气不怎么好,熊大人既然确定灵堂无事,还想动手么?这江湖人可不比官身……”

    他虽笑着,声音神态却都表现出明显的压力和威胁,熊烈想一想便明白。江湖人不比做官,自由不拘束无牵无挂,真想打随时都能动手,可是刚刚对峙,熊烈明显打不过赵杼,他来灵堂阻止验尸有他自己的目的,只要目的达到了,有些事……可以放一放。

    熊烈强行忍下这口气,盯着赵杼,目光不善,“你小子别栽在我手里!”

    柏许已经和柏明海说完话,“熊大人既然来了,柏家必要好生招待,熊大人务必给个面子用些饭食,至于卢先生这边……关山,替我好生招待。”

    他使了个眼色给关山。

    关山道明白,引着方向,“三位请。”

    “有劳关管家。”卢栎一手拽了赵杼,一手拉了沈万沙跟着关山往外走,错身时同柏许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心里有数。

    柏许把他们交给关山,是想让关山带着他们了解柏明涛死前之事,关山是府里管家,对柏明涛身边的事最熟悉,也可以借口带他们认认内院的人,由他引领最合适。

    “关管家是哪里人?平时常跟着柏大人么?”卢栎一边走,一边与关山说话。

    关山很识趣,回答很干脆,“小人绍兴人,得大人青眼,做着府里外管事,平时的确跟在大人身边伺候。”

    “绍兴人?绍兴师爷天下闻名,我观关管家说话办事能力不俗,想必颇受柏大人重视。”

    关山很谦虚,“小人虽读了些书,却连个秀才都没考过,比不得旁人出息,不敢当先生夸奖。我家大人是好人,七年前偶遇几欲病死的小人,一点未嫌弃,还好心照顾收留,此大恩不敢相忘,这才进府做了管事。大人的确很信任小人,偶尔任上公务也会相询,从未将小人做下人看,能得这样的好主子,夫复何求!可大人那么好的官,却……”

    关山侧身拭了拭眼睛,“请先生尽心,定要找出那道德沦丧的凶手!”

    “我自会尽力,关管家请节哀。”卢栎劝了两句,又问,“柏大人出事前两日的行踪,你可知晓?”

    “大人派小人送一个人去治下小县,小人未跟随大人身侧,回府时正好听闻大人出事,”关山神色有些懊悔,“但是此前之事,小人亲自细细询问过。”

    “大人出事前两日是休沐的日子,当日大人没有外出,清晨起床与夫人说了会儿话,便去书房指点大少爷功课,午后柏明海夫妇到访,朱氏去后院找女儿,柏明海与大人在书房说话。书房外伺候的小厮说,二人曾有过争吵,仍然是为家财。”

    卢栎眉梢轻挑,“适才柏夫人房间里,朱氏那番刻薄表现,好像也是为了家财,府尹俸禄很高么?”据他所知,官员俸禄高是和一般人相比,可他们俸禄高,花销也大,若没有旁的灰色进项,想要过的富裕并不容易。

    “先生有所不知,大人官做的好,也很会做生意,夫人陪嫁铺子也不少,多年经营,积攒数额着实令人眼热。”

    卢栎看向沈万沙,眸中有询问之意。

    沈万沙刚刚也看到了柏府布置,房间内摆设,这柏家并非奢华大富如自己家那般,但这种程度有才能的人绝对可以只凭做生意做到,柏明涛还是个府尹,就算只借个名头也够了。这样的富贵他看不上眼,却足够引来普通人觊觎。

    遂他朝卢栎点了点头。

    关山继续说话,“大人出事前一日正常上衙处理公事,下午出城察看农人整田育苗,很是忙碌,晚上回来的也很晚。”说到这里时他有些犹豫,“有小厮说这日晚间大人去了青楼,但大人素来守身持重,并不贪女色,那小厮大约怕事,说看的也不准,不敢特别确定。”

    “可知是哪家青楼?”

    “群芳阁。”

    卢栎想了想,没追问此事,“之后呢?”

    “之后就是出事这天了,”关山垂着眼回忆,“辰时二刻,不知道怎么的,大人突然回家,到后院芳小姐的房间,将芳小姐训了一顿。伺候的人说大人声音很生气,可把下人赶的远远的,没有人听到是什么原因。过了一个时辰,芳小姐亲自去厨下做了羹汤,让下人端给大人,表示认错。”

    “之后就是未时,大人出府,方姨娘准备了马车,大人申时末出了事……”关山表情有些低落,“事后小人曾仔细查过马匹和车辆,并没有任何异状,无人知道马为何突然受惊。”

    几人一边走一边说话,此时已经走到了内院灵堂,关山远远指着一个杏眼桃腮似花信年华的女子,“那位就是方姨娘。”

    卢栎认真看过去。方姨娘长的颇引人怜惜,一眼看上去很年轻,完全不像生过孩子的妇人,细看之下这人眼角已有些许纹路,帕子掩颊眼睛哭的红肿,姿态表情似有刚强之意,该是有三十岁了。

    她身边依着一大一小两个姑娘,大的梳着姑娘头,身姿有着少女独有的窈窕青涩,小的还是幼童,梳着丫髻,二人都戴着重孝,“那两位是她的女儿?”

    “是,大的名朵,小的名果。”

    离两位姑娘不远,有一个与许朵年纪差不多的姑娘正在铜盆烧纸。这个姑娘相貌与许朵有相似之处,只是许朵的烟眉凤瞳长在她脸上媚了几分,眉梢带尖,眼尾带翘,长的很出挑,却不似一般少女纯真,多了几分刁钻之气。

    “她是谁?”

    “是柏明海的女儿,柏芳。”

    柏芳也是哭的眼睛红肿,可他烧纸的动作特别虔诚,嘴里还念念有声,说是悲痛,实则好像夹杂了些……害怕?

    卢栎不确定自己有没有看错,便拉了拉赵杼的袖子。

    赵杼耳朵动了动,之后凑到卢栎耳边,低声说,“她在害怕。”

    卢栎大力推开赵杼,揉着发痒的耳朵,腹诽这人离的太近,转身问关山,“我能去问话吗?”

    关山看了看左右,“那位熊大人未走,最好不要。先生有什么想知道的,可告知于小人,小人必会帮先生办妥。如若先生不急,也可稍等些时间,熊大人走了,小人可将人叫出避着外人问话。”

    卢栎点头,准备等一等,关山便安排了一间小厅,让下人奉上茶点,亲自相陪。

    二人相对无言,话题自然又回到了案情上,似闲聊一般,卢栎一边啜着茶,一边随意问,“大人公务上最近可有麻烦?”

    关山便笑,“先生是怀疑公事上有异?这个小人几乎可以确定,大人极擅处理公事,周旋上下关系,手上从未出过纰漏,便是有什么小麻烦,也很快能解决。”

    “嗯……柏大人大才。”

    “大人的确才高。”

    卢栎拎着茶“你有才能,又被柏大人重视,怎么还做迎送接人的小事?”

    “先生不知,那人并非普通人。”关山叹了口气,“那人是一桩帐银案的苦主,不良于行,大人怜其苦难,又见府里无事,便派了小人去送。”

    “关管家这么忙,柏大人该不会不给你休沐吧。”

    “大人宽厚,小人每月都有两日休沐。”

    “关管家休沐时喜欢做些什么?”卢栎微笑,开着玩笑,“像我,就喜欢四处看尸体。”

    “先生有神鬼之才,岂是小人这等下人能比,”关山也面带微笑,“小人家乡不在这里,休沐只有勉怀一二。家乡多水,休沐时小人便喜欢往江畔垂钓,享受这风清水润。”

    “关管家好情趣。”卢栎夸了夸关山品味,话题又往另一个方向走,“新府尹可定了?朝廷可有发来文书?”

    “定了,听说好像是一位姓张的大人,文书却未见到,大概还在那位大人手里,到任时才能看到了。”

    “这位新来的府尹大人,和刚刚那位熊参军可认识?”

    “先生这问……小人只是柏府管家,这官场上的事所知实在有限,两位大人是否认识,小人并不知道。”

    如此闲聊好一会儿,卢栎突然问,“关管家跟随柏大人良久,可听柏大人提起过一位卢姓友人?”

    关山眸内闪着困惑,好像不明白卢栎为何有此问,不过他还是细细想了想,“从未听说过。”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