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87章 手下

第87章 手下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关山毕竟是柏府大管家,陪客一时可以,久了就不行了。熊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一直不走,柏许和柏明海只好一直做陪,天色渐暮,堂下的宾客们要散,关山只得告罪,去堂前送客。

    卢栎三人又等了一会儿,关山派人过来通知,熊烈喝了酒更加不愿意走,大有今夜要住在这里的势头。他若真醉便好,他若假醉,柏家配合卢栎查案问话被他知道,怕是又要有一番纠扯。

    卢栎想了想,此案非官办,只是家人有意相托,并不急在一时……便请小厮替他分别给柏许和关山带话:他不放心想再去看一遍柏夫人,之后会直接离开,就不与二人当面告辞了,请二位自顾忙自己的事。

    小厮重复一遍要带的话,无错后离开,卢栎转去后院看柏夫人。

    柏夫人正在昏睡,灌了药后病情渐稳,除了喉咙伤太重之外没什么大碍,已无生命危险,只需好生将养即可。唯有一点,她现在仍然不能说话。

    程妈妈将柏夫人病情告知,抹着眼泪差点又给卢栎跪下,“若不是先生妙手,夫人哪得重活这一回,可恨老奴之前还百般阻拦,真真是羞愧……”

    卢栎将人拦了,“事情已过,妈妈不必自责,好生看护夫人才是。”

    程妈妈想起柏夫人为何遭受此难,目光立时变的坚定,“老奴一定好生看护好夫人!”

    卢栎与程妈妈又聊了一会儿,离开前问了句,“听说柏大人出事前一日,曾去过群芳阁,妈妈可知晓?”

    反应过来群芳阁是什么地方后,程妈妈几乎尖叫出声,“不可能!”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她看了眼内室,用力压下心底惊讶,“老爷不好女色,而且也只对家里的人心软,几年前有人找了个极有脑子懂眼色的杨州瘦马做仙人跳,老爷都没起半点心思,反倒将人下了大狱……”

    程妈妈越说越坚定,“老爷最心疼夫人,夫人比老爷大两岁,年华已逝颜色全无,老爷对夫人却从未变过,今年初还亲自画了花样给夫人打了整套首饰……柏家上下,只有夫人才能得到老爷如此重视,那方氏给老爷生了三个子女,也未得到过老爷亲手送的东西!”

    卢栎静静听完,“我也只是听到风言风语才有此一问,妈妈不必在意,时间不早,我过些时候再来看夫人。”

    “……是。”程妈妈福身送卢栎离开。

    离开柏家后,沈万沙终于憋不住,“柏大人到底去没去过青楼?空穴不来风么,可关山和程妈妈都觉得不可能……小栎子,你说这世间真的有不好色的男人?”

    空穴不来风,既然有这种说法,定是有原因的,只是这原因为何,还需要查,至于好色么——

    卢栎笑眯眯勾住沈万沙的脖子,“少爷好不好色?”

    沈万沙偏头颇有内涵的挤眉弄眼,“少爷好不好色,得看人姿色怎么样,少爷要求高着呢……”

    “那是——”

    “那是你蠢,看不透红粉骷髅,”卢栎还没说完,就被赵杼抢话,还被拎着后脖领拽开教训,“拉拉扯扯像什么话!”

    卢栎被赵杼粗鲁霸道的动作激怒,狠狠拍他的手,“放开!”

    赵杼皱眉看他,卢栎呲出小牙,二人辣辣对视,都没觉得自己错。

    沈万沙没注意他们,还沉浸在案情中,“兄长夫妇要谋家财,小妾要争宠,柏大人出事前与所有人都有过交集,看着谁都有动机,谁都有嫌疑啊……”

    “柏夫人受难是不是受了牵连,谁要对她下手呢?还有这青楼,青楼女子最是精乖,柏大人是一方府尹,手中权利不小,肯定会有各样人想谋福利,谋不到会不会起歪心思也不一定……小栎子,你猜凶手是谁……小栎子?”

    沈万沙背着手点评半天,才偏头看到瞪的像斗鸡眼的两个人。

    真是……就不懂看时机背景么!现在是斗嘴干架的时候么!枉他劳心劳力呕心沥血想了这么多,这两人竟全然没听见!

    沈万沙顿觉心累。

    想到这二人也是长久不见,的确有些离情要诉,“好,你们就先说说悄悄话好了……那个赵大哥,小栎子这些日子想你想的都快得相思病了,我都不敢提你名字,你这回回来,可得好生赔个不是,怎么说不辞而别都是不对的……”见没有人关心自己,沈万沙撇撇嘴,叹着气挥挥手走了。

    淡淡月光洒下,卢栎披上一层朦胧银辉,瞧不真切神情,可脸上微微泛起的红却是显而易见。

    赵杼忍不住挑眉,语意中带着调侃,“相思病?想我?”

    想念是肯定的,一只宠物相陪那么久突然丢失也会想念,何况一个活生生的人?卢栎并不反对这点,可被人说破,还当着这个被他想念的人,也会恼,“谁想你了!”

    相思病就更算了,不过是沈万沙故意夸张开玩笑。

    他恼羞成怒,赵杼更愉悦,大手忍不住放到卢栎发顶轻揉,声音似春风低吟,“你想我。”

    卢栎避开大手,一双眼睛定定看着赵杼,目光灼灼,“你又为什么回来?是不是想我了!”才不想占下风!

    赵杼大手微顿。

    若是之前,他承认也没什么,可少年曾那么下他的面子……他收回手沉下脸,语意随意,“我并非为你而来。”他猜下一刻少年定然脸色煞白。

    可预期中的难堪羞愤表情并没有出现,少年一脸好奇的问,“你来兴元有事?是什么事?”竟一也不介意。

    赵杼这下真的不高兴了,“不关你的事。”

    冷硬的态度语气画出一道长长的鸿沟,月下两个人的影子离的更远了。

    卢栎有些尴尬,实在想不起惹他生气缘由,只好找着方向打边鼓,“你……可是恢复记忆了?”

    少年头微垂,指尖下意识轻捻,显得小心翼翼特别害怕他生气似的。

    赵杼讶然。他不是说过自己是谁?怎么这人的样子好像一点不知道?难道……

    他没有正面回答,反而颇有深意的问了一句,“你不知道我是谁?”

    卢栎想起酒醉那夜,赵杼好像的确曾说过我是谁谁这样的话,可他真是一点也不记得。于是更加羞愧,“那夜……我好像喝醉了,记忆混沌模糊,不记得我们都说过什么……不过你那么生气,还不辞而别,定是我说了什么过分的话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得罪了你,偏我想不起来——”

    卢栎突然认真朝赵杼鞠躬,“我郑重向你道歉,请你原谅我!你一定要相信,不管我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是醉后忘形皆不是出自本意,我无心气你的!”

    安静片刻,赵杼唇角微微勾起,“不……记得了?”

    卢栎有些羞赧,“不记得了。”

    那夜是赵杼人生中的最失败的一天,最耻辱的一次,是他最想抹杀的一瞬间,如今没有人知道,当事人也不记得……岂不正好!

    亏他还思考怎样时机出现最好,怎样应对才能压住卢栎让他不狂妄,这人竟将可以拿捏自己的把柄忘记了。

    可这并不代表自己也可以忘。那些耻辱,仍然要洗清!

    赵杼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只觉绷了很久的心一下子轻松起来,前路好像更亮了。

    这样的话,一定能让卢栎喜欢上自己!

    赵杼声音有些暗哑,“我的记忆……恢复了一些。”

    卢栎很是惊喜,“真的?”

    “我名赵杼,曾在军中任职,现混迹于江湖,有几个兄弟找过来了。”既然做了决定,总有一天要对卢栎坦诚身份,装失忆这个头开的不太好,不过现在开始补救也不晚,赵杼打了个响指,示意暗卫现身,“我手下的兄弟。”

    元连过来时将赵杼的暗卫队伍带了大半过来,现在分编成三支由他和邢左洪右分别带领,轮班换值,当然没事时离赵杼最近的还是他们三个,今天事情热闹,所以三个人都在。

    赵杼这一招手,邢左立刻往墙下跳,他想抱王妃大腿很久了!

    洪右赶紧拽住他胳膊,附过去耳语,“你忘了你被逮到几回了?”

    邢左垂头,咬着拳头默默哭泣,阿左一定是全天下最可怜的人!

    元连也非常积极,摩拳擦掌就往墙下跳,结果不小心被自己刚刚丢的烤串签子扎了脚,左脚绊右脚,眼看就要往下跌。

    洪右抚额。

    一个两个都不让人省心。王爷第一次在王妃面前显摆,怎么能这样丢人现眼!

    他拽住元连腰带往后一扯——力气大了点,元连没跌下这边墙,摔到了墙那边。

    卢栎听到一声闷响,忍不住好奇,“赵大哥可听到什么声音了?”

    “没、有。”赵杼拳头捏的咔吧咔吧响,这群蠢货是欠收拾了吧!

    好在没太久,洪右身形突然神出鬼没的飘到二人面前,单膝跪地,口称主子,武功特别高强,身影特别飘乎,声音特别忠直,一看就是特别有逼格的人!

    虽然出场稍稍晚了那么一点,但对卢栎这个不懂武的人来说还好,而且这架式太帅了!

    卢栎看的眼睛都不眨一下。

    赵杼先是觉得差强人意,后来又不高兴了,一个暗卫也值得这么盯着看!再看洪右,这小子没有蒙面,脸虽然有点宽,但浓眉大眼眼神很正,散发着一种悍勇又不失机警的正直气度,也是很顺眼的……

    赵杼脸更黑了。

    洪右满背都是汗,觉得气氛很诡异,他这样……是对还是不对?

    结果他还没继续表现呢,赵杼就挥挥手让他下去,洪右这个出场,只有几个呼吸的时间。

    卢栎目送洪右离开,满眼兴奋,“他是你的小弟么?好忠诚的感觉!”

    赵杼没否认,“以后有什么事时,可以吩咐他。”

    他不欲多说,卢栎以为涉及到什么秘密,也没多问,笑眯眯拉了拉赵杼袖子,“赵大哥不生我气了吧!”

    赵杼冷哼一声,却没把袖子收回去。

    卢栎开心了,“那赵大哥这次为何来兴元?”

    赵杼沉吟片刻,想着用什么借口好。

    不等他回答,卢栎又追着说,“不管赵大哥为什么而来,相聚就是缘份,不如同我们一起住吧!”

    这点赵杼却没反对,傲慢地点了下头,“带路。”

    卢栎非常高兴,不管怎么说,能把赵大哥哄回来就好!

    为了表示诚意,给赵杼安排房间,铺床打水,他全部亲自做了,末了还请赵杼先脱衣上床,他才拿着油灯关门离开,“赵大哥做个好梦!”

    赵杼哭笑不得,真是孩子心性。

    这夜大家都睡的很好,第二天卢栎与沈万沙说了赵杼已经原谅他,并且暂时会和他们住在一起的事。沈万沙没刨根问底,反正只要事情顺利就好,他关心的是柏明涛的案子,“我刚刚请人去柏府打听过了,那熊烈昨晚果然喝醉了歇在了柏家,现在还没起来呢!”

    “那就晚点再说。”卢栎想熊烈窝到下午怎么也该走了,没想到到了下午,柏许派人来报信,那熊烈虽然走了,却留了不少手下,说是要帮忙办丧,柏大人下葬之后才会收回。

    沈万沙很是着急,“怎么办啊小栎子!”

    “不急,”卢栎眯眼。以为这样就能阻止他办案了么?

    他招手让赵杼沈万沙靠过来,低声道,“我们今晚夜探柏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