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12章 后续

第112章 后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若我不给你看呢?”卢栎挑眉。

    关山冷笑,“那我二人就不画押!”

    卢栎顿时明了,就算现在拿出来给他们看,他们也是不会画押的。

    既然如此,约定作废好了。他索性收回口供,转身缓缓回到座位坐下,一边好整以暇端起茶盏喝茶,一边指节轻敲桌面三下。

    后面屏风‘哐当’一响,沈万沙撸着袖子就蹿出来了……他早就忍不住了!

    刚刚卢栎问供,关山先是不认,后是狡辩,最后这架式竟然还想谈判?如此做恶多端心黑手狠的无耻小人,到底有什么脸!真是很想呸他一脸狗血!

    这样的渣滓是可以教训的吧完全可以教训的吧!!

    他实在忍不住,冲过去一脚踹在关山膝弯,将人踹的跪趴在地,半晌站不起来。

    “这样的混蛋难道留着过年么!”沈万沙攥着小拳头恨不得往人身上打,“不画押就上大刑!夹板,水火棍,钉板,沾了盐水的鞭子,统统来一遍,看他画不画!”

    沈万沙眼睛瞪圆,像个小狼似的杀气腾腾。

    都是这个坏蛋,设计杀了柏明涛,害他误了时间没让小栎子见到柏明涛,心中愧疚难安。这王八蛋还做下那样乱七八糟的事,害小栎子揪他出来这么累!

    元连也穿着按察使官服走了出来,用力咳嗽一声,提醒他的存在。

    沈万沙眼珠子一转,跳到元连跟前,瞪着关山,“知道这位是谁吗?圣上亲派的按察使元大人!你与人做师爷多年,该知道按察使是干什么的吧!我告诉你,你刚刚招供的话我们一字不漏全听到了,你以为卢先生只是个仵作招了没关系可以反口是吧,我同你讲你妄想!按察使可不是省油的灯!”

    有人帮忙造势,元连求之不得,他对文官那一套实在有点虚。少爷热心,很好,可是不是省油的灯是在夸人么……元连虎目微凝,内里满是思考。

    卢栎喝茶的动作顿了一下,不过见关山好像傻了似的缓不过神,并没有阻止沈万沙。

    赵杼贴心的将点心挪过来,让卢栎垫垫。

    卢栎正拈起一块清荷酥,沈万沙激动的指着卢栎冲关山吼,“卢先生你也敢惹,你也敢大小声!你知不知道他是谁!”

    卢栎这块清荷酥差点掉下去。

    本案中除了说服水龙帮二当家吴浩,他并没有扯平王大旗吓唬人,一来没有必要,二来柏家算是与他有旧,有些不好意思提这事。

    不知道是不是沈万沙反应过来了,说到一半硬生生卡住,“啊呸!你都不配知道我家小栎子是什么人!说,你招是不招!”

    关山呆愣愣看向穿着按察使官服,满面严肃一脸正气气冲山河的元连,眼神有些黯淡。

    元连保持一个文官应有的高抬下巴用鼻孔看的人姿势,把怀里的按察使令牌拿了出来。

    关山顿时身子颤抖,牙齿打颤,明白这一局,他全输了。

    “你敢不服,就走出去看看!”沈万沙还在一边撸袖子恐吓,“按察使出行身边带什么人你不知道?能调动多少兵力你又知不知道!只要你敢反抗,往外这么一走,马上就变刺猬你信不信!”

    “我画押……”

    沈万沙还在恐吓,“你说啥?”

    “我画押。”关册头深深垂了下去。

    “算你识相!”

    沈万沙跑到桌前把供状拿下来,让关山骆氏分别画押,最后把供状交给元连,碎步跑到卢栎跟前,满脸都是‘小栎子我能不能干求夸奖’的兴奋。

    卢栎拍了拍他的脑门,“少爷真厉害!”

    沈万沙立刻挺起小腰板,“那是!”得意了一下,他又抱怨,“可是你不该这么晚才让我出来,害我都没怎么帮忙……下回可不能这样了,我能做很多事的!”

    “好。”卢栎与沈万沙说了几句,走到元连身前,“这二人供状已画押,案□□实皆已明悉,可直接关押监牢。柏大人出事前中有马桑之毒,那毒是柏明海女儿柏芳下的,如今她被禁在柏府内院。任何人做下恶事都有律法惩治,大人别忘了她。”

    “稍后本官便会派人前往押解犯人。”元连真诚道,“此次破案,皆是卢先生功劳,该当重表,只是现下忙碌,本官需得先去将余事处理,旁的事容后再议。”

    “有道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我不过恰逢其会,不敢言功,”卢栎微笑道,“大人自管去忙便是。”

    沈万沙仍然愤愤,“大人一定要记得用刑啊!”

    至此,卢栎的破案工作告一段落,他长长呼了口气。

    “累了吧,咱们吃好吃的去!”沈万沙看向卢栎的视线充满关心。

    “还好。”卢栎捏捏眉心,“有些后续事情需要收尾,不过有按察使大人忙,咱们会轻松很多……少爷想请我吃什么好吃的?”话到后面,音调越来越轻松。

    沈万沙笑嘻嘻,“你跟着我走就行了,保准你吃的不亏!”

    卢栎答应着,拉起赵杼,三人一起去吃沈万沙推荐的豪华大餐。

    热热闹闹的吃了顿饭,回去狠狠泡了个澡,睡了一觉,卢栎觉得生活真是美好!

    元连那边接手了案情之后的事,卢栎有些关心关山的上封是谁,还有从柏夫人首饰里找到的柏明涛遗信……证物得找出来交给元连。

    怎么想这贪银案都太深,不是他这种层次可以处理的,卢栎便请赵杼帮忙,悄悄从郊外野庙里,找出柏明涛埋下的贪银案证据,交给元连。至于元连将案情审问更深后,愿意与他说他便听,不合适就算了。

    休息两天后,卢栎又去了柏府。

    因为元按察使强势出现,本案又事实明显凶手自己都招了,新来的张府尹和熊烈都不敢再闹,见到卢栎都是躲着走生怕受牵连,他现在去柏府可是方便的很,根本不会遇到任何阻拦。

    柏许看到他很激动,神情有些沉重有些复杂,“我万万没想到,竟是关山……”

    “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还小,而且关山伪装实在太深,柏大人发现他都不是很容易的事,你勿要为此事自责。”卢栎轻声劝他。

    “还有芳姐儿……父亲对她那么好,她怎么就下得去手……”

    “人心似海,有恶有善,哪能说的清?”

    ……

    卢栎与柏许在庭中站了片刻,等他调整好情绪,才到后院去见柏夫人。

    柏夫人病情已经大好。脖子里淤痕并未散尽,喉咙却是养的差不多了,说话已经不打紧。

    她见到卢栎也很激动,显然也是知道了柏明涛身死因,除了对关山柏芳极度痛恨外,她还非常感激卢栎。如果不是卢栎,别说丈夫的冤屈无处可诉,连她也会被人下黑手害死,留柏许兄弟孤单在世,身边还有几条喂不熟的白眼狼,光是想想,她的心就揪的生疼。

    “栎儿……”柏夫人抹去眼角泪水,将卢栎拉到身边坐下,怎么看都看不够。

    少年面若冠玉,唇红齿白眸子清澈,笑起来耀眼灿烂,好似春日阳光,让人能从心底暖上来。

    “你笑起来很像你娘。”

    柏夫人颇为感慨,“你父母还好么?如今在何处?若方便,一定要请他们过来做耍才是。”

    卢栎眸光微凝,“我父母……她们去世了。”

    “你说什么?”柏夫人手中茶盏摔到地上,发出清脆响声,“你说苗妹妹她……去了?”

    卢栎点点头。

    柏夫人呼吸急促,“不可能!苗妹妹那么厉害,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您……多久没见过我父母了?”等她情绪稳定一点,卢栎缓声问。

    “有……十余年了。”柏夫人目光悲凄,“当初成都府一战,你父与我夫相交莫逆,智计百出,敌八我一的兵力,愣是打的敌人闻风丧胆,进攻时小心翼翼草木皆兵,只要一点动静就迅速撤离,不甚高壮的成都府墙,我方守了月余!”

    “你母亲亦是女中豪杰,明明看起来纤细娉婷的身体,竟能爆发出那等力量……城墙上一抹红裙,一鼓破阵子,令无数男儿热血沸腾,万军之中百步穿扬夺敌将性命的箭术更是令无数人惊叹……”

    “红酥手,书生令,你父母豪情大志无人可比……那时,我夫虽不算太年轻,却也有了少年人的激情……”

    柏夫人视线迷离,似乎又想起了当年岁月。

    卢栎静静听着,并没有打断,直到柏夫人回忆结束,“我无妇二人与你父母的交集,只有那一年。”

    “只一年?”卢栎很震惊。

    “是,只有一年。你父母不喜欢官府氛围,不欲与为官之人多有来往,成都府战事后,二人便离开了,只说日后有缘再聚。”

    “我父亲和柏大人是好友吗?”

    “是,一见莫逆,称兄道弟。”

    卢栎的心一下子落了下去,这岂不是说,柏夫人也不知道多少父母之事?

    他很失望。

    之后柏夫人细细问起卢栎父母去世详细,卢栎那时还小,有些事说不清楚,便将知道的告诉了柏夫人。

    柏夫人眸中怜爱之意更甚。

    虽然卢栎说的模糊,但她经历过颇多风雨,很容易听出话中深意,这孩子过的不好。

    可虽然有一个不怎么好的成长时期,他仍然自强自力,并且想方设法寻找父母消息,是个好孩子。

    柏夫人便也努力回想,将自己知道的事全部告知于他。

    “虽相处时间并不长,但你父母性格皆真诚爽朗,我们一见如故,聊的非常多,你娘并未提过什么姓冯的姐妹……”

    “你父亲名叫卢少轩,是个才华横溢,品味非凡,颇有上古世家遗风的君子。他并未提过出身,我总猜他是不是当年五姓七望的卢氏后人。他的口音听着像是北方人,还曾道漫天大雪赏梅最是爽快……”

    “你父母乐善好施,交友广阔,当年最为艰难的时候,你父母发出求助信号,赶来者众,其中不乏江湖人士……”

    “我非常不理解,如果你父母预知有危险,为何把你交给一个并不怎么亲密的亲戚,若按情份,他们该知交给我们都比旁人好。”

    ……

    柏夫人说了一堆,卢栎脸色渐缓,“我父母可有什么特别近的友人?”

    “你父亲那里我不知,我夫应该知道,可惜他去了。你母亲那里我倒是知道两个。苗妹妹常常提起两位闺中好友,一人姓张,名三娘,一人姓兰,名馨,是她一起长大的朋友。我恍惚听苗妹妹提起过,这两位都嫁了朝中官员,张三娘嫁到上京名门崔家,兰馨嫁给一位姓王的五品外任官员,多的我便不知了……”

    已经很好了。起码有更多更准确的线索,只要照着查下去,肯定能找出父母线索。

    卢栎很感激柏夫人。

    柏夫人眉头微皱,“你父母都是极聪明的人,没道理这样去世,我总觉得不对劲,不然我也帮你查查往日消息,看他们二们十年前都去过什么地方。”

    “这样倒是极好,只是会不会不方便?”卢栎有些担忧。

    “没什么不方便的。”柏夫人笑笑,“有些事你问起来可能不容易,别看我这样,老姐妹却是不少,联系联系走动走动,总能问出点什么。不过这事不能急,我夫刚去,还在孝期,不好登门拜访别人。”

    卢栎立刻答应,“哪能让您劳累,您保重身体为先,之后空时若想起来,帮帮我就是,想不起来也没甚紧要,我自己总也会查的。”

    “那好,若有什么进展,你也可与我说。”柏夫人叹气,“苗妹妹,玉一样的人儿,偶尔入梦都极为耀眼,我真是不敢信她去了……”

    ……

    两人聊了很久,离开前卢栎将之前柏许给他的盒子递给柏夫人,“我来时柏大人刚去,您将将从鬼门关回来,柏许托我查柏大人死因,给了我这些金银,可我此来并非为此,万万不敢收。”

    “你这孩子。”柏夫人叹了口气,“你不过来晚几日,世事巨变如沧海桑田,我与你父母为友,本就亲近,现在更是没旁的东西给你,你若不嫌弃,就收着罢。”

    她闭了闭眼睛,“我柏家现在有的,也只有这个了。”

    见她表情凄哀,卢栎不好刺激,便将小盒子重新收起,“如此,谢谢柏夫人……”

    “叫什么柏夫人,唤我一声姨母吧。”

    ……

    卢栎是一个人去柏府的,出来后心事重重。他没想到寻找父母踪迹是这么难的事,然而心中总是有一股执念,迫切的压着他,不找不行。

    他不知道是自己好奇心重,还是原身意念未消,但不管哪一个,他都愿意去做这件事。

    纵使前途艰难,他也要找出卢少轩苗红笑死亡真相,以慰死者亡魂!

    ……

    接下来的几天,元连按察使在忙着案子,赵杼因为了解整件案情始末时不时过去帮忙,卢栎难得放空不想费脑子,干脆跟着沈万沙在兴元逛,彻底放松。

    岂知人生在世烦恼多多,不是这边就是那边。这天,卢栎收到了来自灌县的信。

    其中一封是刘文丽写来骂他的。

    “刘文丽?是谁?”彼时沈万沙正坐在他身边扒早熟的甜瓜吃。

    卢栎将信甩到桌上,“冯氏的女儿,总想撺掇秦绿柔欺负我的那个。秦绿柔你记得吗?慈光寺破案时有她,她是黄县令的小姨子。”

    “你说的是那个没上嘴唇的女人?总是大呼小叫跑到你院子里找架吵的?”沈万沙把甜瓜扒好,用缠丝绕花金把手的精致小刀切好了,递到卢栎嘴边,“啊——”

    “什么叫没上嘴唇,真刻薄,人家是姑娘。”难得沈万沙不是懒在一边等,愿意做这等伺候人的事,卢栎一点也不客气的受了,就着他的手咬甜瓜吃。

    “她就是没长上嘴唇么,丑死了!”沈万沙擦擦手,将桌上的信拿起来,刚看一眼就拍桌子,“什么叫你撺掇秦绿柔收拾她,让她成了灌县小姐圈的笑柄?打不开局面被别人笑话是她自己笨啊!”

    “这又是什么,说你千里之外不忘耍心机传流言,把她对别人的春情之思说出去让她说不成亲了?哈哈哈哈太好笑了,既然敢做就认啊!露馅了还怪别人没帮她包着……你这表妹真是奇葩!”

    卢栎唇角弧度讽刺,“这还算轻的,刘文丽也就敢骂一骂,她娘专程给我写了一封信,说我必须把这些事平息,如若不然就扣住我娘的东西不给我呢。”

    “靠竟然还敢这样!”沈万沙腾的站起来,“小栎子我们回灌县,少爷帮你摁死她们!”

    “不用。”卢栎把沈万沙拽下来坐好,“也不是没有让人心情好的。小猛也来了信,说与张叔学本事学的极好,张叔发了话,如果今秋能通过他和县衙的考核,就让他加入捕快预备役,正式开始训练上工。我之前给他写过信,他非常羡慕咱们俩能四处走,说到时候能行就过来找咱们。还说咱们离开灌县这么久一定想念,买了两车东西送过来,里面有你最喜欢的腊肉熏肠,这两日就该到了……”

    “还是小猛好啊!”沈万沙眼睛发亮,“不行,少爷得准备回礼去!”

    沈万沙将甜瓜往卢栎怀里一塞,风风火火的跑了。

    卢栎失笑。

    这天晚饭时间,赵杼回来了。

    卢栎有两天没怎么见到他了,有点激动,“忙完了?”

    “嗯。”

    少年的脸红扑扑,眼睛水润明亮,看到他明显很高兴……

    不怎么美妙的心情瞬间转了过来,赵杼坐到卢栎对面,“吃饱了?”

    看了看桌面剩菜,卢栎有些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会回来……我再给你叫几个菜!”

    “不用。”赵杼干脆端过卢栎的碗,从汤碗里舀了些汤,拿起卷饼就着剩菜吃了起来。

    他吃饭的速度很快,动作却不粗鲁,配上那张英俊自带贵气的脸,相当赏心悦目。

    卢栎看着看着,觉得赵杼好像不一样了。

    哪里不一样了呢……

    他细细观察。

    他在灌县捡到赵杼时,这人身上一身玄色衣裳,他看不出料子如何,只觉得衣裳将赵杼衬的更为冷漠,气势非常吓人。

    那时他穷,连饭都要吃不起了,给赵杼准备的衣服并不好,料子不好质量也不怎么样,可赵杼身材好,一样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就是好看很多。平民衣服朴素,穿在他身上距离感少了点,人情味多了点,也是在那个时候,他知道赵杼只是脸黑,心很好,是个极好的人。

    不知什么时候起,他,或者赵杼自己,手上开始有钱,身上的衣料也一天天好起来,赵杼开始穿与第一次见面时相似的衣服。

    他仍然傲慢,霸道,偶尔杀气十足,可却不会像初见时那么锋芒毕露,随时手上都要见血似的,他身上多了一抹纵容,一抹超然。比如之前他身上散发的都是‘愚蠢的凡人离我远点不然统统杀掉’的冷硬气势,现在已经只是‘愚蠢的凡人离我远点’,他变的温和了。

    连沈万沙都敢与他开玩笑了。

    当然,有人惹到时时除外。他不高兴时,仍然像把出鞘的剑,亮锋的矛,一往无前无可阻挡。

    他长着一双极有气势的剑眉,深邃无波的双眸,鼻子很高,脸部线条很硬,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有一种别人都没有的气质,特别特别帅。

    卢栎又开始流口水,不但是身材,身手,脸也帅,他也好想要!

    赵杼看似在一边淡定用饭,目不斜视,实则早注意到卢栎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他……

    对,就是这样!用力看本王!本王如此英武,你怎能不喜欢!

    可惜吃饭时间结束,卢栎笑眯眯起身走了,“累了一天,赵大哥早点休息吧!”

    赵杼:……这就看够了吗!

    他凝眸盯着卢栎背影,觉得这样下去不行,他得想更多方法!

    可是……怎样能快速攻破一个人的心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