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29章 钟氏

第129章 钟氏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那钟氏可不是什么活菩萨。”胡薇薇美眸微眯,语气讥诮,然而这并不影响她的美,美人儿就是美人儿,就算翻白眼也是漂亮的。

    赵杼警惕心起,根本不关心她说了什么,只时刻观察着卢栎,有没有任何一点被诱惑的表情。

    卢栎才没赵杼想象的那么肤浅,办案的时候精神必然非常专一好吗!听到胡薇薇这句话,他立刻想到的是,为什么要用‘活菩萨’这三个字。

    一般人得做怎样的贡献,才会被冠上这样的尊敬称号,那钟氏不过是于府一个妾,还是家生子丫鬟爬上来,出身不怎样的妾。

    所以卢栎很理智的问了一句,“钟氏做了什么?”

    胡薇薇也一直观察着卢栎。

    这桩命案太重,官府都介入调查好多天了,不可能再压得下,市井多有讨论,各种传言很多。做为一个不走寻常路的彪悍妹子,胡薇薇有自己的渠道,再加上因为倒霉住在苏云隔壁被小小牵连了一下,她对这个案子很好奇,着重打听了一下,遂她比普通人知道的多一些。

    京兆府尹和推官最近都特别忙,这个案子被委托给了大理寺的老仵作余智帮忙,余智因为年纪大了身体不好,将仵作重任交给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这少年名叫卢栎,有个喳喳呼呼的富贵少爷朋友沈万沙,这个朋友与死者珍月有亲;有个冷面保镖,不爱说话,天天臭着个脸,影子一样站在卢栎身侧,只知道姓赵,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日前敲她的门问话的,就是这三人。

    本案最新的消息么,是找到了死者奸|夫,可是奸|夫畏罪自杀,案子好像可以结了似的。卢栎这样子显然没放弃,还要继续寻找真相,也不怕累。

    方才只是激动之下心绪起伏粗粗一看,现在再看,面前少年眼瞳清澈,神情专注,问的问题很在点上。他没有朋友沈万沙的家财,没有赵保镖的强大气势,可他有睿智的头脑有足以洞察人心的眼睛……他并没有被朋友们的光芒覆盖,甚至,他更耀眼!

    胡薇薇满意的笑了。

    不管是不是自己寻找多年的人,这个少年都值得她赞赏和喜欢。

    “嗯,钟氏的确做了了不得的事。”胡薇薇笑起来更加漂亮,如同夏日沉夜绽放的花株,勾魂夺魄。

    卢栎眼睛亮亮的,没有急急出声催促,也没有被她的笑容晃花了眼……胡薇薇觉得自己被尊重了。

    很少有男人盯着她看的时候,不是为美色,更少有男人会尊重她。

    胡薇薇便也不废话,直接说,“京兆府富贵,每年都会有不同地方的灾民流民涌入,官府为了保护本地人,将流民挡在效外野庙,于家钱多,几年前就开始行善,每月初一十五都会有人过去负责布施,托于家的福,能抢到粮米的流民可是过了些好日子。于家主子多,这行善积德之事……你猜是谁负责的?”

    既然前言提到钟氏,所以这个人肯定是……“钟氏。”

    “聪明。”胡薇薇抛了个飞眼过来,卢栎很无奈,这么明显的事不用动脚趾头都知道,聪明个鬼啊!

    “这钟氏能跳过那么多主子负责这件事,月月初一十五皆不停歇,数年坚持积累,有了个‘活菩萨’的美名,也不是不容易。”胡薇薇肯定了钟氏的能力,又鄙视她的行为,“可她并非只是乖乖施粮米,那野庙可是她的‘安乐窝’,鸳鸯成双,被翻红浪,钟氏玩的可爽了。”

    卢栎眼睛睁圆,“钟氏竟然有、有奸——”

    “奸|夫。”见他脸有些红,胡薇薇笑着替他说了出来。

    卢栎有些不好意思,跟个漂亮姑娘谈这种话题感觉好违和,不过问案为先,他接着问,“她的奸|夫是谁?”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胡薇薇也有些遗憾,不过她没表露出来,大剌剌甩着帕子,“我若要想干那事手边男人多的很,何必去偷窥找刺激!”

    理是这个理,可话这么说……卢栎又有点脸红,可还是不死心的问了一句,“真的没看到过么?背影,穿戴打扮,什么都行!”

    胡薇薇翻白眼,“真没有。”

    这女人这么浪,一定会带坏自己乖乖的卢栎!瞧现在就开始脸红了!

    赵杼非常不满意,眼神如飞刀,“你可以走了。”他开始赶人。

    胡薇薇哪能不明白?她是一个很有计划的人,今日有了意外收获已经很好,其它的事……须得等她打听清楚了,再说。

    她不着痕迹地深深看了卢栎一眼,又斜斜瞪了瞪赵杼,才傲娇的甩头,“当老娘愿意陪你们玩呢,银子都不给!”说完扭哒着那水蛇腰就走了。

    卢栎更不好意思了。他扯扯赵杼的袖子,“咱们是不是应该给她些钱才对……”

    赵杼非常冷硬的评价了胡薇薇两个字,“轻佻!”又严肃地叮嘱卢栎,“以后见到这样的女人必须立刻跑开,不然会被腐蚀的!”

    卢栎:……

    立刻跑开是什么意思……被腐蚀又是什么鬼!他问的是该不该给些钱!这姑娘一出现就‘卖身葬父’,还住在那样的暗巷,肯定很缺钱……

    不过这消息正经不错!胡薇薇走后,卢栎反应比赵杼还快,拉住他的手就急匆匆往回跑,“我们得把这个消息告诉卫捕头和沈万沙!还得查查这钟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女人心海底针,这钟氏会不会本案隐藏*oss!

    两边听到消息后都行动了起来,卢栎与赵杼也更加频繁来往于沈万沙的小院子和客栈之间。

    捕头多年经验丰富的卫捕头还是没干过乞丐们。卢栎只等了不到两天,乞丐们就把查到的消息送了过来,此时卫捕头那边解决重重难关才查到一点端倪。

    乞丐们送来的信上说,这苏云的确有家小,有个老娘,还有老婆儿子。苏云是个戏子,却也不是生下来就是戏子,他老家在京兆府往东三百里外的磨盘庄,八岁时被人贩子拐了,因长的精灵可爱,又乖巧懂眼色,人牙子起了侧隐之心,没把他送进小倌馆,而是退居其次,送到了戏班子。

    苏云在唱戏这件事上很有些天赋,学了几年就开始慢慢往上爬,直到如今的红牌地位。他被拐时已经八岁,虽然长大后记忆模糊,还是有些残存印象的,有了些钱后,他开始寻找家人。当然这件事是背着人做的,大概因为当时他地位不算太稳,若被班头知道他有这样心思,一定会认为是不稳定因素继而残忍掐断,戏班子下九流,能站住脚的背后都有关系,他抵抗不了。

    如此坚持很久,他终于找到了地方,并借一次演出机会,回家认了亲。那时他已被班头做为重点培养对象,看的很紧,他更加不敢生事,只好继续瞒下去,瞒着瞒着成了习惯,就算与一直照顾他娘的姑娘悄悄成了亲,也没让别人知道。

    理所当然的,他这些年挣的钱,也全都给了家人。一个红牌却没钱,苏云也觉得占不住理,于是对外表现出超级吝啬鬼铁公鸡的形象,才没被人怀疑。好在穷过的人好些都这样,有了钱就藏起来,苛待家人苛待自己,班头表示理解,并觉得这样也很好,好拿捏,给钱就行么。

    因为再红,也只是个戏子,苏云的一毛不拔死扣形象只在他们圈子里小范围被调侃,卫捕头这样身份的人查事情时,没有人会说,遂卫捕头不知道。

    也还好他不知道,不然这个疑点被合理遮盖,他们怕是想不到家人这个方向。

    卢栎一边看信,一边拍着胸口庆幸。

    信上还说,去年底苏云突然变的很奇怪,有些像初到戏班子那些日子,大惊小怪战战兢兢,颇有些草木皆兵的意思。然后他去看家人的次数少了,再然后,他整个人变的有些阴沉,爱发脾气,爱与人吵架,然后……就到了现在,于府命案,他被指为奸|夫,畏罪自杀。

    丐帮的人听卢栎的吩咐去查清楚了,苏云的家人已经消失,看迹象是被别人控制了起来。可这事的幕后主人很神秘,穷整个京兆府乞丐们的力量,也没查出是谁,只查到控制苏云家人的是做这种生意的黑道,顺着出钱金主,他们最终找到一家林记粮铺,再找,就没了下文。

    本地丐帮负责人在信的最后请罪,请卢栎千万别计较这个模糊结果,他们会继续查找,一定帮卢栎查出来。

    卢栎却回了封信说不用,以后的事他会自己做,随信还附上了一打厚厚的银票。

    有些事江湖人做方便,有些事其他人做来更顺手。查苏云消息,丐帮能量大,可最后查到商行,他们就不行了,他们没人经商,信息查探总结很需要时间,有这一手资源的就好解决多了。

    卢栎与赵杼对视,笑了,“走,我们去找沈万沙。”

    沈万沙看完信根本不用卢栎提要求,直接撸袖子,双眼放光,“你们都不要动,放着我来!”商行啊,不管做什么生意,他都有门路查!他家可是是什么生意都做,几乎能掌握大夏经济命脉的沈家!他沈万沙,可是现任家主的儿子,将来的家主呢!这点事小意思!

    于是接下来的日子,沈万沙忙成了陀螺,不但要与刘管家一起盯着于府,尤其那个可疑妈妈和她背后的新主子;得利用各种渠道手道查控制苏云家人的人;还得盯着于天易的小妾钟氏!

    听完卢栎消息时,他差点蹦起来,这个钟氏竟然藏的那么深,他一点也没怀疑过!

    ……

    沈万沙忙成狗的同时,卢栎拉着赵杼在京兆府到处逛,听听流言,好奇好奇流民,尝尝美食,日子过的很欢乐!

    每次玩一天特别累时,卢栎会睡的特别沉,于是赵杼就又有机会偷偷溜到卢栎床上,抱着睡。只不过卢栎很残忍,因为抱着太热,总会下意识把赵杼踹下床……

    赵杼总算体会到了军汉嘴里的‘甜蜜负担’,虽然惊醒,发现自己睡在冰冷的地上,可看到‘媳妇’纯真可爱的睡颜,仍然觉得心里好暖……

    还有,赵杼非常不光明正大的偷吻了卢栎,认为滋味不错,并且非常期待以后卢栎亲口说喜欢他,并一点也不害臊*辣吻过来的情形。

    ……

    这天早上,沈万沙派小厮过来客栈,急吼吼的喊卢栎二人去于府,他查到了了不得的消息!

    案情发展到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候,卢栎一听心急的不行,都不顾对着赵杼赤|裸流汗的上身流口水了,将帕子甩过去,“赵大哥赶紧擦擦,我们马上过去于府!”

    例行秀肌肉勾|引卢栎的时间被打断,赵杼深深皱眉,非常不满。可看卢栎着急的样子,他要不配合,估计这人一个人就能走……没办法,赵杼只好迅速擦身,换衣服。只是时间太短,沾的水太少,擦的一点都不爽……

    连早饭都没顾上吃,卢栎整理好就拽着赵杼跑了。

    沈万沙的新消息果然很给力:珍月身边那个跟了近二十年的妈妈背了主,新主子就是钟氏!

    “我亲眼看到的!那妈妈悄悄与钟氏见面,会面前一副惶惶不可终日的模样,会面后就信心满满什么都不怕了,定是钟氏应了她什么!”

    沈万沙鼓着小脸,神情非常激动,“这所有的事,幕后主人一定是钟氏!她就是个心怀叵测的毒妇!自己偷人却要污蔑别人,还害了珍月!太可恶太讨厌了!小栎子,我们一定要把钟氏奸|夫找出来!”最后他还忍不住的拍了桌子,显是特别生气。

    “奸|夫是一定要找出来的,马上就是十五,我们只消悄悄去野庙等着,就能知道了。”卢栎对背主妈妈的情况并不特别意外,但是钟氏害珍月为了什么?是想做正室么?凭身份也不可能,就算有什么‘活菩萨’的名声加持,杜氏肯定也不会同意……

    不,也不一定。钟氏有手段策反珍月最信任的妈妈,那亲于府下人,疏远自己陪房的事……在妈妈特意引导洗脑的情况下,珍月还真有可能干的出来。钟氏能有这手腕控制珍月的院子,让自己人渗入,她就有可能渗入整个于府,杜氏那边会不会也早被布了局?比如这初一十五出府之事,她是怎么让杜氏答应的?

    可钟氏有了奸|夫,还与于家人死磕什么,脱身出去与别人双宿双飞不是更好?

    卢栎想不明白,但这钟氏,心机必定很深。

    “得继续查一查这钟氏。”他指尖轻点桌面。

    “这还用你说?”沈万沙得意的晃脑袋,“我早让人盯着了,不管有什么动静,全部都报上来!”

    “也报我一份。”

    “必须的!”沈万沙顽皮眨眼。

    卢栎想了想还是有些不放心,悄悄拽了拽赵杼袖子,小声说,“赵大哥也帮帮忙?”

    赵杼握住他袖子底下的手,微微颌首,“嗯。”

    ……

    反馈很快回来,钟氏果然有眼线,这些眼线哪个于家主子身边都有,还大多都是很受信任的人,就是数量不算太多……

    沈万沙查到之后气的嗷嗷叫,拍桌子拍的手心都红了,“这个毒妇!”

    赵杼那边也找出了一件陈年往事,钟氏生下死胎的日子,与珍月生下瓜哥儿是同一天。

    沈万沙有点怔,没明白这有什么疑点。

    卢栎却睫毛微垂,眸内闪过一道亮光。

    见沈万沙没回过劲,便与他解释,“这钟氏至今有过几次孩子,你可还记得?”

    “两个?”沈万沙皱着眉毛回忆着。

    卢栎却摇摇头,伸出三根手指头,“三次。”

    “这第一次时,她还是个丫鬟。下人们的口供是:钟氏是于天易屋里的大丫鬟,所有事都由她做主,不知道什么时候,她爬了于天易的床,还有了身孕。于天易舍不得孩子,便与钟氏一起跪求杜氏,给孩子,也给孩子母亲一个名份。杜氏不答应,还一边开导于天易,一边让人给钟氏灌了落胎药,将孩子打了下来。”

    随着卢栎讲述,沈万沙想起来了,“是有这个!”钟氏还因此被赶去庄子了,若不是珍月嫁过来太得于天易宠爱,杜氏没法治,还不会接她回来。

    “这第二次时,她已经是于天易妾氏。珍月进门有喜,一来身子不能适人,二来杜氏压着,钟氏成了于天易的妾,二人好歹有些旧情,没有旧情也有亏欠,于天易便给了她一个孩子,只是这孩子生下来是个死胎。”

    “这第三次,便是两次亏欠后,于天易又给她的孩子,是个女孩,现在才三岁。”

    卢栎声音缓慢,眉眼沉肃。这些话说给沈万沙听的同时,也说给他自己听。将口供线索串连深想,口述出来,会刺激他的思绪。

    “能与珍月同一天生产的孩子,必是第二次这个了……”

    珍月进门有喜,能诊出来怎么也得有两个月,就算钟氏马上开了脸做妾,当晚就怀了孩子,怎么会与珍月同一天生产?这好像不足月?

    “与珍月同一天生孩子,还生了个死胎……”这次,不用别人提点,沈万沙眼珠子一转,自己就想了关键之处,立刻站了起来,小脸严肃着,“我去找接生的稳婆问话!”连卢栎的回话都没听,沈万沙蹬蹬蹬的跑了出去,时间就是金钱,必须得快些!

    卢栎却没有动。

    他双手交叉成塔形,指尖抵着下巴,清澈双眸定定看着桌面,眉梢微凝,睫毛在眸底落下一圈阴影,非常安静。

    他在思考。

    很认真,也很动人。

    赵杼唇角微勾,目不转睛的注视着乖巧可爱,聪明劲几乎能泛出来的少年。

    卢栎五官精致,唇红齿白,肤色白皙,脸上线条界于少年和青年之间,有种极纯真的美好。他很聪明,聪明的人往往气质不错,他还很专注,认真的男人都丑不到哪去,何况还长着这样一张脸。

    就只是这么看着,赵杼就看的浑身燥热,特别怀念少年夜里会露出一截的小腰。他只偷亲了媳妇的脸,嗯,还有嘴,为什么不去亲一亲那截白嫩嫩的小腰!现在想起来心痒痒几乎止不住,特别想做一些残忍的,过分的事!

    良久,卢栎终于动了。

    他脸稍稍侧了些,唇角弯起露出习惯性笑容。

    这笑容与往日一样,又不一样。他半张脸浸在日光里,白的透明,几乎在闪闪发光,另半张脸隐在阴影里,像无月时丝绸一样的墨蓝夜空,往日灿烂的笑容挂在这样的脸上,意外的不那么温暖,阳光,反倒有些神秘,有些狡黠,特别蛊惑人心,很让人有种探究的*。

    “赵大哥,”他漫不经心的点了点桌面,“你想到什么了么?”

    赵杼虽然看卢栎看的流口水,但他毕竟是经历颇多,有着鬼才之称的平王,跟着线索转一转,也很快有了结论。不过他却没说,只挑起一边眉毛,声音暗哑的反问,“你觉得呢?”

    赵杼笑的见牙不见眼,“你那么聪明,一定猜到了!”

    赵杼颌首,不语。

    “我们走吧。”卢栎率先站起来,“去找一个人。”

    “谁?”赵杼起身跟上。

    卢栎冲他眨眨眼,脸上还留着刚刚的狡黠笑容,“赵大哥不是知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