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32章 众目

第132章 众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于家宗妇,要上族谱要入祖坟,自刑致死已经很丢人了,剖尸万万不可能!”

    卢栎几人还没走到院门口,就听到房间里传出尖厉刺耳的吼声,不用细听就知道是杜氏。

    杜氏中气十足的把于家祖上夸了个遍,什么门第,风骨,气节,清名,语速之快,用词之华丽,完全可以想象到这段话曾被她说过多少次,估计早背的滚瓜烂熟了。

    夸完祖宗表现‘于’姓光荣足以众人仰视还不够,杜氏还狠狠呸了一声,骂起了卢栎,“不知道哪个犄角旮旯里蹦出来的野犊子,长着一张狐媚子脸,勾的一票人神魂颠倒,什么都听他的!剖尸?千百年来谁听说过!又是谁说剖一下就能知道死因找出凶手了,简直不知所谓!要是这样做就能揪出凶手,那还要官府做什么,推官捕快做什么,见到死人呼拉围上去剖了,人就告诉你是谁杀了他,怎么杀的!”

    杜氏尖酸刻薄说完,自觉讲个了很好笑的笑话,尖着嗓子就笑出了声。

    罗氏,钟氏在一旁恭维,“老太太说的对!若是这样,官府都可以撤了!”

    ……

    赵杼瞬间眯了眼,眉目低凝,看向卢栎的目光稍稍有些不赞同,扫向沈万沙的目光就有些锋利了。

    沈万沙无辜耸肩摆手,“是小栎子让我一早跟于家人提剖尸之事的!我知道这老虔婆有点不讲理,谁知道她嘴那么脏!”

    卢栎歪头看赵杼,笑眯眯,“缺什么找什么,无知妇人最喜炫耀,找存在感,赵大哥不要生气,一会儿她就该哭了。”

    见他一点也不生气,赵杼心气微平。想想自己身份,根本不需要与一个蠢妇计较,看不顺眼自有人会收拾,不过现在有卢栎,稍微忍一忍也没关系。

    可他锋利眼神还是狠狠的刮了沈万沙一下。

    沈万沙:……

    关我什么事!你有本事吓唬我你有本事反驳小栎子啊!

    三人走进厅堂,杜氏霍的站起来了,手指指着卢栎,面部表情狰狞,“是你说想剖尸的?”

    卢栎示意赵杼放下仵作箱子别累着,视线平静地扫过整间屋子。

    杜氏在上首,左右分别是于天易和于天华,再往下有钟氏罗氏,靠墙一溜丫鬟仆妇,因杜氏站起来了,别人也不敢坐着,像堆木头似的直挺挺戳着……来的倒是整齐。

    卢栎微笑,“正是。”

    “那就对了,”杜氏指着门口,“你给我滚!于家不欢迎你!”

    外面听着很不像话但还可以忍受,现在直面杜氏刁野,沈万沙方知受不了,指着杜氏鼻子就骂了回去,“你个老虔婆说什么!我告诉你,别看这是你于家的地方,但这事轮不到你做主!”

    杜氏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我于家的事我凭什么做不了主!”

    卢栎笑眯眯拉回沈万沙,“因为这不是你于家的事啊。”

    杜氏眼角褶子撑开,仿佛不能接受这人现在还能言笑晏晏气定神闲,“珍月是我于家的人,死后受我于氏香火,不是我说了算谁说了算!”

    “我说了算!”

    突然一道苍老不失浑厚的声音插|入,众人下意识看向门口——一位老者一位抱仵作箱子的少年,竟是余智和王良来了。

    卢栎这才想起来,昨日安排有不到位之处,竟然忘了请余老先生!不过余老先生能来……他下意识看向赵杼。

    赵杼略颌首,视线微暖,好像在说:你只管验尸破案,其它的事我都替你搞定了。

    卢栎没办法不感激,赵杼对他真是太好了!

    心内一阵后悔一阵欣慰……卢栎轻呼口气,有赵杼帮衬,他对今日之事更有信心了!

    余智如往常一样穿着一套灰色衣袍,步态沉稳双目如烁,“这是一起极为恶劣严重的杀人案,官府已立案,委托于我兼管,该如何行事,自当我说了算。”

    余智地位不俗,但照目前掌握的线索来看,于家仍然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遂杜氏并不怕余智,虽然神情缓和些,不再那么咄咄逼人,但话说出来还是很不客气的,“余老先生在上京大理寺任职,手段自能令人信服,只是剖尸一事,只怕老先生也未见过。人死为大,入土为安,岂能任由他人胡乱下刀?珍月生前已是辛苦,死后……无论如何我于家也该保其荣光,让其好生下葬!做为珍月婆母,我就是不准,莫非余老先生派兵用强不成?”

    “你——”余智走南闯北多年,何曾被一个妇人指着骂,立刻跳脚就要骂回去,却被卢栎阻了。

    卢栎其实也有点愣,余老先生是个很稳重,技术很好心态也很正的和气老头,卢栎从没看到过他生气,今日竟因杜氏反对剖尸气的要跳起来了……虽然有些老顽童的可爱,可年纪不小了身体需要注意啊!

    “余老不必生气,”卢栎微笑着对他说,“今日这尸,我定是要剖的。”

    杜氏接着尖叫,“你凭什么?我就不让你剖!”

    卢栎像看小丑一样无奈的看着杜氏,“我请沈少爷先与你们说一声,是通知,不是请示,今日你同意我要剖,你不同意我也要剖。”

    话音虽不重,内容却是吓人。

    杜氏忍不住哈哈大笑,“你小子你凭什么!我今儿个告诉你,这尸体万万不能——”

    “必须剖。”

    又是一道声音传来。

    大家转头看,门口又出现一个人,五大三粗,虎背熊腰,浓眉大眼,穿着按察使的官服,大踏步尽量走出一身正气,实际还是有点微妙的不和谐感觉……

    是元连,按察使!

    卢栎眼睛睁圆,莫非又是赵杼安排的?他看向赵杼。

    这次赵杼还没给他答案,房门外又是一阵衣料摩擦声响。很快,一个长身玉立美髯微飘的中年美大叔,扶着一位云鬓珠翠华服美饰的妇人走了进来。大叔双眉微皱,明显心情不好,对手边妇人却是极体贴,提醒她抬脚看门槛。妇人相貌柔美温婉,一双眼睛微微红肿,显是哭过。

    沈万沙喊了出来,“端惠郡主?刘叔叔?”

    “小沙……”端惠郡主没忍住,又哭了起来。

    刘良玉小声劝着,“事已致此,你要节哀,别让小辈心内愧疚……”

    沈万沙凑过去也跟着安慰,“是啊郡主,珍月姐姐孝顺,定然不希望你为她伤身……”

    儿女早逝,让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是为不孝,父母可责骂,若父母哀伤太过甚至伤身,死者会魂魄不宁……端惠止了泪,由刘良玉扶往上座,“我同意剖尸检验。”

    因她身份是在场中只最高贵的,没有人敢不让位,就算杜氏被沈万沙挤的趔趄了一下,也不敢有二话。她本来想与端惠说几句话亲近亲近,毕竟是亲家,谁知道端惠一来什么都不表示,直接说同意剖尸,杜氏脸色黑了起来。

    端惠根本没看他,只朝着赵杼,卢栎,余智点了点头,“此行恰好遇到代天子巡狩四方的按察使元连元大人,元大人对吾女珍月命案尽已知悉,吾与夫详听经过,商议过后决定,同意剖尸。”

    杜氏瞬间哑了。

    大理寺仵作说可以剖,按察使说可以剖,珍月母亲,有皇家血脉的端惠郡主也说可以剖……

    似乎到了现在,于家的确没有不答应的理由了。

    端惠郡主的目光最后定在卢栎身上,“这位可是卢栎卢先生?”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卢栎感觉端惠郡主看他的目光有些奇怪,带着一些试探,品评……可她的目光很温柔,并不让人觉得被冒犯,不舒服。

    她们之前好像……并没有见过?

    卢栎不明白,却还是认真回答了,“回郡主,在下的确姓卢名栎。”

    “你……请尽力,”端惠说着声音又有些哽咽,“为吾女珍月伸冤。”

    卢栎深深弯腰行礼,“是,在下一定尽力。”

    “那就……就……”珍月声音艰涩,刘良玉叹息一声,替她开口,“开始验尸吧。”

    端惠郡主一出现,于家人都低垂了头,默默无声,包括于天易。或许是强权压制,或许于家觉得再怎么样也折腾不出花来,没有一点反对意思。

    卢栎哑然,和着根本不用他费心思,这事就解决了?不过样这样也好……

    现场谁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正好厅堂够大,足够这么多人一起见证,余智干脆让于家下人把珍月尸身抬过来。

    珍月尸身被放在木板之上抬过来时,珍月忍不住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刘良玉将其拉住,轻轻环在怀里安抚低语,“不要伤心……还有我呢……我们好生看着,这于家人到底如何待月儿……你若不坚强起来,谁能为月儿撑腰呢?”

    “是……是!若我能早一点……月儿就不会……”

    “是我的错,不怪你。”刘良玉拍着端惠郡主好一会儿,才把人安抚下来。

    此刻,卢栎已经开始准备解剖了。不过他还是有空给了赵杼一个眼神:不是说郡主中午才会到?

    亲人看到解剖场面会很伤心,好多都受不了的!

    赵杼很淡定:家人心情急迫,可以理解。

    卢栎心内叹气。

    他打开仵作箱子,余智那边已民经让王良取出苍术皂角点燃了,“卢栎,你就做剖尸准备就好,其它你不用管。”

    余老先生愿意帮忙自然很好,卢栎认真谢过,开始净手,沾些酒液蹭到鼻底,戴手套,口罩,穿罩衣。

    罩衣穿好后,赵杼很自然地走到他背后,替他系好带子。

    之后,另一口箱子打开,里面全是锋利的,奇形怪状的刀具。

    卢栎一个一个看过去,挑了顺手的解剖刀,走到尸体面前。

    “我要开始了。”他提醒各位。

    女眷们不太敢上前,看到卢栎拿起刀子还吓的往后躲。男人们也不太敢靠太近,因为房间里好几个地位高的人,人家没发话,擅做主张不合适。

    遂今天的解剖气氛很诡异。

    卢栎清楚今天的解剖流程和目的,理论上来说,珍月整个身体都应该坦露才对。可上面坐着端惠郡主和她的夫君,二人表现不同,但神情同样悲痛,解剖一事让古人接受已经非常不容易,如果可能,卢栎愿意稍稍退后一步,让死者家属心安。

    他剪开了覆尸布。

    之后把两片布一上一下挪动了些许。上面部分从死者胸|部往上遮盖所有身体,下面部分从私|处往下亦全部遮盖,死者身体只有整个腹部裸|露。

    当然,卢栎亲自掀开面部确认过,尸体是珍月无疑。

    他做完这些,端惠郡主已经受不了扭头又哭了,根本不忍心看,想来如果珍月整个身体裸|露,她没准会想要中止也不一定。

    解剖开始。

    目标腹腔。

    卢栎顺着死者本身在脐与剑突附近的伤口轻轻一划,用镊子提起之间腹膜,左手食指,中指插|入小口,向上提起剪开更多腹膜,沿肋缘切断肌肉层,使腹腔充分暴露。

    死者偏瘦,脂肪层不厚,尸体保存尚完整,腹内积液量正常。因死者用匕首自刑多次,腹腔内部分脏器有损伤,小肠粘连,但子|宫部分……完好。

    卢栎看到死者子|宫一愣。漂亮的倒梨形,前扁平,后稍突出,壁宽腔小,是个很健康的子|宫。卢栎惊讶的是,这颗子|宫看起来有些小,不像最近育孕过孩子。

    他眉头微皱,想起另一样可能性,解剖刀往下,想要找另一个证据。

    妇人分|娩,耻骨支结合部背面,近耻骨联合缘处,会有不规则粗糙骨面,或黄豆大小的骨持凹陷坑,这是附近韧带被拉伤或嵌入骨面造成,若有分|娩行为,则必有此特征。

    可是珍月她……没有!

    卢栎眼睛一眯,珍月从来没生过孩子!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