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49章 通铺

第149章 通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人穿着一身大人改小,洗的发白的衣裳,手脚踢腾声音尖利,“放开我——”

    正是之前曾有过一面之缘,沈万沙忽悠某掌柜救下的小孩子。

    沈万沙乐了,跑过去捏捏小孩的脸,“刚刚是你跟着我们?做什么,想谢我?”

    小孩被赵杼拎着后脖领,本来挣扎的很厉害,见沈万沙过来气势就弱了下去,任他捏脸也不躲,小脸微红,很有些害羞的模样。

    沈万沙更乐,掏出袖中泥金折扇‘刷’一下打开,笑的矜持又得意,“少爷可不好谢,小家伙,你来说说,想怎么谢我?”

    小孩身子一僵,头垂了下去,像是十分惭愧。

    沈万沙微怔,这是怎么说的,转变这么突然?

    卢栎叹口气,缓缓走上前,架住小孩胳膊,把人抱下来,“你别听他的,他就是嘴坏。”

    接到卢栎眼色,沈万沙立时明白说错话了,将扇子收起,冲小孩嘿嘿的笑,“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小孩更加愧疚,手捻着衣角,像是不知道怎么应对,突然转身要跑……被赵杼再一次拎住后脖领。

    他悲愤转头,恶狠狠瞪着赵杼,“放开我!”

    赵杼修长双眸眯起,周身杀气溢出。

    不听话的小崽子,竟敢使计让卢栎抱,卢栎也是他能肖想的?太欠调|教了!

    大概是慑于赵杼身上浓烈锋利的杀气,小孩身子抖了抖,不敢再动,深深咬住下唇。

    卢栎拉开沈万沙,蹲在小孩面前,拍拍赵杼让他把人放开,微笑着与小孩说话,“可是突然看到我们,心下亲切,下意识跟了一跟?”

    他眉眼弯弯,笑容明亮,声音温暖,很容易让人失去戒心,小孩那日见过他,本就喜欢,现在见他这么温柔与自己说话,眼睛一眨,黑白分明的眸子里有了水雾。

    从小到了,除了娘亲,很少有人对他这么亲切。

    小孩小心看了卢栎一眼,乖乖回话,“……是。”

    见他配合,卢栎笑容更暖,“你叫什么名字?”

    “大柱。”

    “家就住在附近么?”

    小孩指了个方向,“那边,往里走最后一间就是我家。”

    卢栎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发现是一条细窄小巷。这条巷子极其细窄,临近中午亦有阴影,阳光照不进去,对比小孩身上衣物,他能想象到小孩子家里境况。

    华津坊很大,看起来很漂亮,但漂亮地方也有阴影角落,这样小巷尽头的屋宅,估计与之前找过的苏云家宅很像。

    为免小孩尴尬,卢栎并未提出要去做客,只柔声与他说话,“那日见你护着你娘东西,你们感情定然极好,你身上的衣物是你娘做的?针脚很平整漂亮呢……”

    ……

    “我叫卢栎,他叫沈万沙,”卢栎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沈万沙,同时从怀中掏出一袋碎银子,塞到小孩手里,“这位沈少爷很有钱,平日里最喜欢四处洒钱,所以你心内感激他就可,千万别不要他的银子,否则他该生气了。”

    小孩本来真要推拒,被卢栎的话震的不敢动了。

    “我们有正事要办,时时需要警惕,方才那位大个子叔叔捉你力气大了点,但并没有恶意,不要生气好么?”

    小孩看了眼赵杼,赵杼脸色仍然不快,一点没觉得自己不对的样子……小孩赶紧回头看卢栎,轻轻点了点头。卢栎对他很好,不会骗他!

    “人心隔肚皮,做事需三思而后行,别再像上次那样鲁莽被人欺负了……要好生学习,快快长大,保护你娘亲,知道么?”卢栎叮嘱了一番,摸摸他的头,微笑道别,“我们还有事,你也早点回家吧!”

    小孩却摇摇头,拉住卢栎的手,“你刚刚说的那个司兴英……我听到过。”

    这下不光卢栎,沈万沙也非常惊讶,“你听到过?”

    两位恩人表情都太激动,小孩咽了口口水,认真想了想,笃定点头,“听到过的。”

    “可我不记得是谁……”小孩面色略赧,“天太黑,我没看到那两人的脸。”

    “两个人?”沈万沙更加惊讶,怎么会有两个人?

    卢栎认真看着小孩,“没关系,大柱,你看到过什么,听到过什么,仔细与我们讲说清楚便是。”

    小孩重重点了头,“大约是半个月前,具体哪一日不记得了,我去给娘亲拿药。药铺新来了一大批药材,掌柜说我若愿意帮忙便免我半成药钱,遂我回来的很迟,天都黑完了。”

    “我抄了近道,从那边,”他指了个方向,“醉八仙酒铺后巷绕过来。后巷少有人过,四下很安静,远远的我就听到了争吵声。是两个人,声音压的很低,说话又快又含糊,我一个字也听不明白。好像什么事情没谈拢,有个人很生气,吼出了‘司兴英’这三个字,骂对方小人。”

    “那个叫司兴英的反骂这人不识抬举,好像还打了这人一拳,警告他说‘我现在叫盛玉,若你敢把我原名透出去,小心性命’这样的话……”

    小孩不太确定当时原句是不是如此,但肯定是这个意思,“两人说不到一起,很快散开,叫司兴英的那个说,如果对方想通了,到木氏车马行寻他。”

    “木氏车马行?”

    “嗯,就在那边。”小孩又指了个方向,“很近的。”

    卢栎摸了摸小孩的头,又认真问了些细节,明白小孩不知道更多,才微笑道谢,“谢谢你帮忙。”

    小孩脸微红,“没……什么的,”他很快挥挥手转身离开,“你们忙正事,我不打扰了,我娘也该叫我吃饭啦!”

    “这小孩真懂事。”看着小孩背影,沈万沙非常感慨。想想自己那个年纪,总能引的爹娘轮番胖揍……

    卢栎却没时间想这些,“我们去木氏车马行。”

    ……

    木氏车马行紧挨繁华巷道,地处狭长,后门窄小,出来就是各样铺子,酒铺子饭铺子胭脂铺子,方才小孩说的醉八仙酒铺离此就不远。其正门朝着坊外民街,街道宽阔人影稀疏,相比很有些冷清。

    此处虽方便,但鱼龙混杂,于官身之人来说还是复杂了一些,司兴英怎么会愿意住在种地方?

    带着疑问,卢栎提起袍角,带头往车马行里走。

    车马行做的多是运输业务,虽也有住宿,但那只是为行脚的方便,档次一定不高。一路往里走,几人不只一次看到马车来去,装卸,喂料,忙的热火朝天。

    沈万沙两次避过清扫马粪的小厮,皱着眉嘀咕,“司兴英怎么不住客栈,这样的地方住着多糟心。”

    尚未进门,就有小二来迎,卢栎非常客气的道明来由:想寻一个叫司兴英的。

    小二一脸茫然,末了直摇头,连声说没听过这个名字。

    卢栎又言,“我这朋友性子怪,有时出来不用本名,常用‘盛玉’这个名字……小二哥可曾听过?”

    “我道是谁,原来是盛玉啊!”小二立刻有印象了,“知道知道,在我们这住了十来天呢!”

    “我这朋友与家里闹别扭,出来多日未有音信,我心下着急找过来,有些事想问问,还请小二哥行个方便。”身边有没官差,查案需低调,卢栎笑吟吟请托。

    小二在店里迎客,最是机灵,见几人穿戴不俗,不敢怠慢。纵然不是店里客人,好歹别给店里带来麻烦,他非常热情的引几人进去,还上了凉茶,“店内东西粗陋,贵人别嫌弃。”

    “哪里,”凉茶微苦,入口回甘,大热天饮一碗很舒服,卢栎笑容更盛,“暑天凉茶,实是贴心,贵店生意兴隆,可是托了小二哥的福啊。”

    “这个……贵人过奖了。”小二挠着后脑勺,笑的见牙不见眼。

    客套过后,开说正题,卢栎先问最关心的一点,“我这友人与家人赌气,数日未归,行踪不明,敢问小二哥,他何时住店,何时离店,可有东西留下?”

    这个小二记不太清,拿来店里记录册子翻看,“六月初八入住,何时离店……未有记录。”他歪头想着,“我有近十日没见过他,大约是十多天前离店的吧。”

    “至于东西,除几件衣物外,再没其它。”

    卢栎眉头紧皱。

    沈万沙一脸不可思议,“未有退房离店记录,还有东西遗留,证明人根本没走的意思,无故失踪,为何不报官!”

    这话充满谴责意味,小二回过味,立刻喊冤,“这位少爷可是误会我们了!”他解释道,“一般情况下,出现这种事定是要报官的,可这位客人不一样。”

    “他住进来时就没有包袱行李,衣服是后来穿脏了现买的,房钱也是提前预付,言明自己有事,办完可能当下就会离开,没时间回来退房,反正他没行李,不过两件衣服,到时帮他扔了便是。”

    小二连珠带炮的说完,急出一身汗,“因客人事先说明,我们才没觉得客人出事,只认为他办完事提前离开了啊!”说着他还翻了翻帐银记录,“这位客人预付的房钱还余两百文,你们即是他朋友,这钱就请你们帮忙领走,送还给他吧!”

    “小二哥莫急,我还有话要问。”卢栎眉梢微敛,目光沉静,整个人似乎有种令人安静的气质。小二深呼口气,似想到了某种可能,肃然看着卢栎,“您请问。”

    “客人上门,都是你接待?”

    “车马行日夜皆有忙碌,小的与人换班轮值。”

    “盛玉之事,你可了解?”

    “他住的时间不短,行里兄弟们都不陌生。”

    “你可记得他长什么样子?”

    “记得的,窄脸,细长眼,面白无须。”

    卢栎顿了顿,提醒自己稍后要请画师画像,让小二帮忙认。

    “他住哪间房,可能领我们去看看?”

    “可以,他住通铺。”

    卢栎陡然双目微敛,“住通铺?”

    小二点头,“嗯,的确住通铺。”

    沈万沙也觉得有些奇怪,但他没明白卢栎为何惊讶,大眼睛忽闪着,看看卢栎,又看看小二。

    赵杼冷哼一声,为了显示他与媳妇心有灵犀,不爱说话此时也插了一句,“他可常给你们打赏?”

    小二闻言立刻点头,“赏的,赏银还很大方。如果夜里起夜时谁愿意陪他,他还给银锭子呢!”

    沈万沙后知后觉点头,“哦……那也不是没钱啊。”不差钱为什么要住通铺?莫非……“你们这里没有上房?”

    “有的,”小二表情略骄傲,“咱们木氏车马行遍布大夏各州县,东家生意做的大,怎么会没上房?”

    那司兴英怎么不住?沈万沙皱着小眉毛,没有问出来,因为就算问了,小二也不一定知道……他又不是司兴英。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