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58章 深坑

第158章 深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白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卢栎惊的心脏狂跳,大白看着再活泼健康,也才几个月大,摔出个好歹怎么办!

    他拔腿就往前跑。

    赵杼动作比他快,大手捞过他腰身,抱紧了迅速往前掠。

    他们追着大白而来,离坑的位置并不远,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卢栎看着那个直径陡然变很大的坑,声音焦急,“大白——”

    “汪汪!”坑底下传来小狗精神十足的叫声。

    卢栎拍胸口,闭上眼睛长长呼了一口气。

    “它很好,”赵杼拍拍卢栎的背,“没有受伤。”

    卢栎点点头,提醒自己冷静一点。

    心思沉下来后,他开始打量面前这个坑。坑是大白奋力挖的,它再努力,个子也很小,小短腿再能刨,也不至于弄这么个大坑出来,这坑像是顺势自己陷进去了似的。

    赵杼摸摸坑边,舔湿手指伸进坑里,又围着坑走了几圈,确定不会塌,“我们下去。”

    “下去?”卢栎还没说自己想法,坑底下又传来一阵‘汪汪’叫声,清脆又急切,像在催促他们。

    “……好吧。”反正有赵杼这样的高手跟着,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坑下很黑,看不出有多深,为安全着想,卢栎往前一步准备去抱赵杼的胳膊——会轻功真是让人羡慕嫉妒恨!

    可能刚刚心绪过于波动起伏,卢栎有些脚软,同大白无数次的动作一样,他左脚绊右脚,人直直跌向坑里……手扑腾着还没够着赵杼的衣角。

    赵杼眼疾手快伸手,还是捞了个空,心下一急,立刻跟着跳了下去。

    视野变漆黑的一瞬间,卢栎非常害怕,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叫都叫不出来。他惊恐的手脚胡乱划着,试图找一个着力点,可惜碰到的地方都特别光滑无法使力,只能任身体疾速下落。

    过于惊惧之下,他甚至忘记把自己身体蜷起来,尽量避免受更多伤害。

    像是过了很久,又像只过去一秒,手心突然一暖,胡乱在空中挣扎的手被握住。

    干燥的,比一般人略热的,有力的大手……无比熟悉。

    紧接着,整个身体顺着手上传来的力道一停,黑暗中也不知那人怎么调整,很快,一只大手搂住了他的腰,二人撞到一起,肌肤相触呼吸交缠。

    下一秒,腰上的手一个使力,两人位置调转。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剧烈的担心害怕过后,一颗心好像被柔软的羽毛包裹,尽管眼前漆黑一片,尽管身体在下坠,可卢栎一点也不害怕。

    他知道身边的人是谁。

    他知道这个人不会放开他。

    漆黑暗洞里,卢栎抱紧赵杼,唇角扬起,脸上绽出一个大大的笑。

    坑并不深,赵杼急急下来,抱住卢栎急转弯,还来不及用轻功借力,就看到卢栎脸上的笑,心神一恍,人跌到了地上。

    地上很多浮土,并不太硬,背抵上去一点也不疼,手里抱着的宝贝乖乖挨在身上,笑靥灿烂,容颜如玉。

    赵杼心尖陡然一颤,只觉得人生至此,方为圆满。

    他不由自主头微微抬起,趁着落地时的推力,轻轻亲了亲卢栎的唇角。

    微暖濡湿的触感,一触即离,卢栎感觉到了,却不知道那是什么,只以为是不经意的碰触。

    落地代表安稳,意识到这坑不深,他胆子又回来了,声音轻快的调侃,“赵大哥,你的轻功呢?”

    “你可真是……会说话。”赵杼很是无奈。

    “嗷呜汪汪——汪汪汪——”大白跑过来舔卢栎的脸。还趴在这干什么,快点起来玩呀!

    “哈哈……大白不要舔,好痒。”

    赵杼脸迅速黑了,难道案件,姓沈的,一堆乱七八糟的人跟他抢媳妇还不够,还要来一条狗!

    卢栎从赵杼身上爬了起来。他也不是真心嘲笑赵杼,坑太浅有些动作来不及,调侃一句也就够了。

    怀里一空,温香软玉不在,赵杼抚额叹息。

    那处……站起来了!

    有人只负责勾|引不负责灭火!

    然而他不能不别扭的站起来,因为一道声音正由远及近传来,他没有平息邪火的时间。

    “小栎子——啊啊啊——”

    沈万沙也掉了下来。

    卢栎大急,“赵杼——”

    赵杼叹口气,在人掉下来的时候,随便挥了挥手,送出力道圆柔的掌风。

    沈万沙以非常标准的姿势坐到了地上,顺手拍了拍硬硬的地面,“咦?怎么不疼?”

    对比外面炎炎烈日光线,这里暗了非常多,可一旦适应,会发现坑里并非伸手不见五指般漆黑。卢栎现在已经能看清楚,笑着把沈万沙拉起来,“你怎么也下来了?”

    沈万沙看不到卢栎,两只手胡乱的挥着,表情惊骇,“糟了小栎子我看不到!”

    “等一会儿就好。”卢栎温声安慰。

    果然等一会儿就能看到了。沈万沙拍着胸口庆幸,“小白呢?”

    “在这里呢。”卢栎拍拍手,“大白?”

    “汪汪!”

    沈万沙眼睛眯起,“你个小混蛋——”

    大白跑远点,继续‘汪汪’的叫!

    卢栎拦住愤怒的沈万沙,“怎么了?”

    “它太过分了!”沈万沙拽住卢栎胳膊,委屈的控诉,“我说准备点吃喝,一会儿再来找你们,它就是等不及,我一个不注意,它偷偷跑了!这里地宽,荒郊野外的,丢了可怎么好!要不是我赶紧出来追,听着声一路追过来,都找不到这小东西,谁想你们竟然在一块!”

    “我和赵大哥四处转,想看看有什么新线索,结果一无所获,还好大白来了,发现这么个可疑地方……大白也知道错了,下回不会再这样,”卢栎转头看向小狗,声音隐含警告,“大白,是不是?”

    “呜呜……汪汪!”又开始扮可怜了。

    沈万沙翻了个白眼,不理这小东西,眼神眨巴眨巴,看到了贴壁站着的赵杼,“你怎么……”站在那里?

    赵杼斜了他一眼,回话非常迅速,“凉快。”

    沈万沙:……好吧。

    这位还是一脸生人勿近。不过他刚刚下来时,好像听到卢栎叫了他的名字……小伙伴真是好胆量!

    情绪稳定下来,卢栎开始观察四周。

    这个坑不深,刚刚情急之下手忙脚乱,认真一看绝不超过三米,赵杼个子高,又有武功,一跳就能跳出去。坑壁土色暗沉触手光滑,干燥不潮湿,没有异味,看起来存在很久,不像新凿。

    光线照不到地方很暗,尤其背后,似有微风涌动,大白的叫声从那里传来,看来内里应该还有路。光线照进来的地方很清楚,坑直径不大,壁上有浅浅凹痕,只要不是小孩子,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踩着这些凹痕爬出去。紧挨着坑顶壁缘,有一面硬硬的,像是铁的东西。

    “赵大哥——”

    赵杼颌首,脚尖轻点跳上去,看了看,又伸手敲了敲。

    “是铁。”

    “是铁。”

    光听声音,卢栎就能判断了。

    赵杼跳下来,“铁片很厚,上有搭扣,大白应该是刚好碰到了机关。”

    卢栎点点头,“我们往里走。”这个洞的呈现模式,好像一条密道……

    赵杼让卢栎等一等,跳出洞口,很快找来一根木棒,点燃了又跳回来,头前带路。

    沈万沙有些害怕,紧紧抱住了卢栎的胳膊,小狗在前头欢快的跳,跑一会儿再等等他们。

    往里走,洞就变的狭窄了起来,只容一个人过,像赵杼这样个子高的,还得憋屈低下头。

    空间逼仄,土腥味扑鼻,尽管有微风浮动,感觉也并不好受。在这样的环境里,五感好像特别清晰,外面传来的一点动静,都能扰乱情绪。

    沈万沙抱住卢栎胳膊的动作更紧了。

    不知道走了多久,大白突然叫了起来,声音极其兴奋。

    几人加快脚步走过去。

    是一处拐角。洞窄小,拐弯的地方会相对宽些,这样的地方,也最容易落下东西。

    卢栎定睛一看,果然。

    小白正对着地上一团东西,叫的兴奋。

    赵杼蹲下来,手上火棒下移,跳跃火焰照耀下,几人看了个清清楚楚。那是一只麻袋,宽大,脏污,皱巴巴。

    “有血的味道。”赵杼皱眉。

    卢栎蹲下|身,轻轻拉开麻袋……“还真是血。”暗色血渍几乎遍布整个麻袋,味道浓重,他很熟悉这个味道,是凝固的血。

    “为什么大白知道这里有这个?”沈万沙瞪着小狗,感觉十分神奇。

    小狗成功完成任务,现在正趴在地上休息,舌头伸出一喘一喘,好像知道沈万沙在夸它,它高高抬起下巴,露出眼白斜睨着看他,一脸骄傲。

    沈万沙:……这狗是成精了吧!

    卢栎静静看看自己手指,“大概是在跟我玩游戏……”

    再探现场,他在发现尸体的地方停留很久,甚至不只一次摸过地上的土。尸体暴露良久,血脂,尸油渗过浮土,没那么轻易散干净,他这么碰触,肯定沾染上了味道。

    大白找到地方闻了那么久,大概很奇怪为什么只有味道没有东西,遂它锲而不舍的继续寻找,终于闻到从洞里往外散逸的血味。此洞虽长,但封闭之下空气不流通,散味不易,血的味道浓重,能吸引大白过来,不是不能理解。

    荒野发现尸体,尸体不远处有密洞,洞内有大片血迹,还有可疑的染血麻袋……卢栎不得不考虑,这是不是凶手用来搬运尸体的途径和工具。

    死者系生前被斩首,这样一来,野外就不是第一现场,凶手是在别处砍下死者的头,再将死者尸体搬运过来。

    “继续四下察看。”

    卢栎睁大眼睛集中注意力,让赵杼走慢一些,甚至有需要时,往回走一走,观察的特别细致。

    赵杼非常配合,一直弯着腰也一点怨言都没有。

    沈万沙也开始情绪放松,平王在这里,这里就算是地下,也是安全的!他就不信四外没有人看着!他抱着小狗四处走,让它帮忙闻味道。

    功夫不负有心人,三人一狗共同努力下,还真找到了更多血迹。有些在壁上,呈擦拭状,有些在地上,呈滴溅状,越往远处走,血迹越多。

    也就是说,凶手搬运尸体初时,尸体一直在流血,到目的地抛尸时,血量已经几近干涸,所以他们刚落到坑里并没有看到血迹。

    整条密道,除了血迹和染血麻袋再也找不到其它。麻袋是普通廉价的麻袋,到处皆有,并没有什么特殊标志,无法确定更多信息。

    没办法,只有……“走出去看看。”

    这密道到底通向哪里,卢栎很好奇。

    几人走了很久,终于碰上另一道铁门。只是这一次,铁门的位置不在头顶,就在平地之上。

    外面好像有机关,怎么推都推不开,赵杼眯眼,使足力气,一脚踹了上去。

    与此同时,外面传来呼痛声……

    卢栎目光一闪,“有人!”

    赵杼打头,卢栎沈万沙随后,三人一同跑出来,然后与一个人大眼对小眼。

    此人身穿银白短打,头顶歪戴布帽,脖上系银巾,腰间挎酒袋,脚下粉底白靴脏的几乎看不出原来颜色……桃花眼,风流眉,脸俊唇红,相貌非常非常熟悉。

    “摘……星?”卢栎不确定的问。

    长的像,可如此朴素低调的衣服,可不像那人穿的。

    这人挥挥手,笑容尴尬,“我是京兆府第一包打听,号称江湖百晓生,摘星是谁?”

    沈万沙眼睛危险眯起,把小狗交给卢栎,撸起袖子,阴阴笑着走过去,“我来告诉你……摘星是谁!”

    下一刻,拳头准确的落到了这人脸上!

    “装!装!叫你再装!不认识摘星是不是?以为我看不出来是不是?再被你骗过去,我就不姓沈!”

    “诶诶别打脸……别打脸啊!”

    沈万沙好像没听到似的,呲着小牙,一下接一下,不是冲着眼睛,就是冲着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