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64章 剖析

第164章 剖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沈万沙和赫连羽做跟踪任务;卢栎与官府对接,分析查验最新送来的尸体,并积极与余智探讨仵作工作,与卫捕头沟通最新探到的消息;赵杼一边关注几个人的安全,一边耐心等着意欲对于天易灭口的人。

    而所有对案情的分析布置都在私底下进行,除了参与人员无人知晓。本案凶手辗转数地,一直在做案从未被抓获,想也有几分狡猾,如果露出风吹草动让其察觉,破案难度会更大。

    一切都紧张有序的进行着。

    可就在这节骨眼上,市井突然有了流言。

    不知道从哪里开始,仿佛一夜之间,谣言四起,几乎所有人都在谈论断头案。

    “听说了吗听说了吗?咱们地界上来了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

    “这人吃人肉喝人血,最喜欢砍人头下来煮汤!”

    “我连襟的舅舅的邻居大爷家的小儿子有个捕快朋友,听说验尸房里摆满了无头尸,夜里诈尸好几回呢!”

    “世道不平啊,管好家里人,千万不要独自外出,尤其是夜里!”

    ……

    最开始,是类似这样的传言。传言经市井,百姓嘴里流动,越来越夸张,人们开始不敢夜里外出,日间也结伴而行,颇有些风声鹤唳的意思。

    卢栎眉梢蹙起,非常担心,这样大的阵势,凶手只要还在京兆府,不可能听不到……

    赵杼指尖揉上卢栎眉头,“卫捕头不会放松,我也会帮忙看好四周。”所以,不要这么不开心。

    “若他跑了呢?”眉心痒痒的,卢栎拉下赵杼的手,稍用力握住,示意对面的人乖一点。

    明明是喜欢玩解剖刀的手,触感却柔滑轻软,仿若上等丝绸,却不似丝绸冰凉……卢栎的手,永远都是这么温暖细腻,令他舍不得放开。

    赵杼反手将柔软纤长的手包裹,眼角飞扬,“追就是了。”

    他唇角笑意明显,眸底一片漫不经心,可低沉的声音里却掺杂了丝丝缕缕的杀意,亦或是志在必得的信心。

    只要他想,他可以抓住任何人。

    卢栎心内温暖,怔了一怔,才垂眸笑了。也不知道这人从哪里来的自信,可是这种霸气宣言真的很鼓舞人心,他立刻就释怀了。

    天网恢恢,只要不放弃,顺着线索一直找,就一定会找到凶手。

    卫捕头听到流言果然怒不可遏,顺着民众线索一路往下找,还真揪出了府衙下属一个走关系塞进来的捕快。他最瞧不起这种人,捕快这一行同别的不一样,有一定危险性,走关系进来玩的,真带出去查案,没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为了工作效率,同时也保护这些人,他从不带他们办差,没想到这些人倒有意见了,竟给他使绊子!

    卫捕头投入了收拾属下的火爆运动中……

    府尹知道此事后下发指示:公差人员带头,积极主动消灭流言,引导民众思想,掐灭一切民乱的可能性。

    这波流言慢慢散去。

    卢栎松了口气,以为没事了,谁想新一波流言又开始了!

    这次流言性质与上次全然不同,若说上次民众是带着恐惧心理的示警,这次却是兴高采烈的欢迎!

    “大家都不用怕了,断头使者只杀坏人,从不杀害无辜之人!”

    “听说被砍头的一个平民没有,都是官!”

    “对,都是贪赃枉法,搜刮民脂民膏的恶官!”

    “断头使者做了大家都想,却不敢做的事,简直是大侠!”

    ……

    自古以来,见义勇为的行为都会被提倡,古代社会中‘劫富济民’的大侠常有出现,这样的口风一起来,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像真的,越传越夸张,百姓们没有人知道凶手姓甚名谁,没有人了解过凶手是什么性格,做过什么事,没有求证过一切消息是否属实,就自主宣扬开来。

    他们给凶手起了个好听的名字——断头使者,他们拥护凶手,说他是正义的化身,希望他能继续替天行道,造福人间。

    有顽劣的少年已经开始玩各种危险游戏,他们在夜里结伴出来,在各偏僻地点转悠,期待能偶遇断头使者,当面给他鼓励;有人甚至在喊出口号,愿意资助断头使者,若使者答应,可于夜间在他家墙外石上刻痕。

    ……

    “这种情况相当危险。”卢栎放下茶盏,眼角微垂,眉宇间皆是浓浓的担忧。

    对少年们来说,他们多了个好玩的游戏;对百姓们来说,他们多了个正义的守护者;可对政|府来说,大夏多了个威胁。

    的确,史上‘劫富济民’大侠屡见不鲜,可他们都在什么情况下出现?是在社会败坏,上位者无能的时候,被传扬,成为人们的信仰,救世之人。

    而各种民暴,起义,甚至改朝换代的起始,泰半由此而来。当皇权管制下的社会民众不以皇族为信仰,而是以某个横空出现‘见义勇为’者为信仰,皇权就不再稳固。

    民可载舟,亦可覆舟,民众的能量,点滴汇起,聚集,就是这么强大。

    现在的大夏朝廷败坏吗?上位者无能吗?

    并不。太嘉帝上位以来,励精图治,抱负万千,可他却并不着急,一步一个脚印,稳稳的来。卢栎从历年书籍,邸报上完全可以看出,大夏如今正在积极发展,政治,经济,律法……都在朝好的方向转变。而军事上,有平王那只令外族闻风丧胆的鬼|畜,大夏边关不会不安。

    如此下去,只要太嘉帝不抽风,平王不造反,后继皇帝智商不掉,大夏朝必会走到前所未有的巅峰。

    可在发展前期,出现类似‘劫富济贫’的侠之大者,是很危险的。

    卢栎都懂,赵杼不可能看不出来。

    只是卢栎能看懂这些,赵杼有些意外。上位者眼光,治国之道,可不是仵作验尸绝技可比的,一个人的地位,接受的教育,决定了他站的高度,看东西的角度,以及思考的方向。

    这个小家伙,到底聪明了什么程度?

    “无碍。”赵杼却并不为此事发愁,闹的再厉害,也不过小小京兆府,别说只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凶手,就算有人特意制造话题,他也能将人找出来摁死。

    他在这里,就会让一切消失于萌芽。

    卢栎仍有些担心,“……希望官府会有好消息吧。”

    可惜卫捕头那边送来的却并不是好消息。

    好奇心旺盛的少年们并未得遇断头使者,而喊口号的这位,却在墙外石上发现了刻痕。

    浅白色,尖利,深刻的锐器刻痕。

    “断头……”火急火燎过来传话的差吏有些抖,好像非常害怕,“断头使者表态了!”断头使者只杀官差,他是公职,会不会哪天倒霉也被杀了!

    赵杼修长双眸眯起,目中杀气萦绕,他真的生气了。

    卢栎看完卫捕头写的信,目光一凛,一转,最后笑了。他笑容温暖,声音轻缓的安慰差吏,“怕什么?不过有人借机使手段罢了。在这人墙外石上划痕的很可能不是凶手,只是想混水摸鱼占便宜的旁人。你若信了这个,明天石上出现预言,说下一个要死的是谁谁,你当如何?”

    “真会这样吗?”差吏瞪圆了眼睛。

    卢栎微笑,“做为官府差吏,要帮着上官保护这一府百姓,越是混乱的当口,越是不能乱,你们若乱了,百姓们可怎么好?百姓淳朴,极易被利用,我们知道凶手是个杀人不眨眼的恶徒,百姓们却还当他是好人呢。”

    卢栎将这些提醒话语说的意味深长,声音虽缓,却足以引起差吏思考。

    凶手要做什么不一定,百姓正在做什么可是明确摆着的!京兆府里有这么个搅屎棍,不抓住明显麻烦多多,所以现在与其担心自己性命,不如马上行动!

    凶手只要逍遥在外,所有公差受到的威胁都比百姓大,可只要抓住他,一切就会迎刃而解!

    见差吏目光越来越清明,卢栎暗里松了口气,等差吏拱手告辞时,他出言提醒,“方才这些话,可转述与卫捕头。”

    “是。多谢卢先生!”

    差吏离开后,卢栎面上笑容收起,表情不似方才轻松,因为——“石上刻痕的可能是别人,也可能的确是凶手。”

    赵杼眉头紧皱,挥手示意窗台暗卫——去监视那家。

    他想着想着站了起来,准备也去外面看看,卢栎却拉住了他的手。

    “嗯?”他虽然挺喜欢和卢栎腻歪,但现在正事要紧。

    卢栎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是觉得,“你现在出去用处也不大。山雨欲来风满楼,若我们能知道风从哪吹,岂不就能推断雨下多大?”

    “你是说……”赵杼剑眉微扬,眸中闪过一道精光。

    “我说,这些流言有些不对,该是有人推动。”卢栎拉赵杼坐下来,“我们可以从行为分析目的,再由目的推断结果。”

    其实他自己也可以思考,但有人讨论,会更快得出结果。赵杼很聪明,一直以来与他也很有默契,他们一起思考,定能事半功倍。

    “知其然,知其所以然。”

    “方能一矢中的。”

    二人对视,目光流转间,是心有灵犀的愉悦,是心意相通的畅快。

    “开始吧。”

    “来!”

    赵杼亲自执壶倒了茶,卢栎却嫌榻上方桌碍事,将其推开,与赵杼盘膝对坐,目光闪动,“短短数日,流言出现,消沉,又换个方式再起,将整个京兆府搅动的人心起伏,气氛紧张,我以为这一定是有人刻意为之,你觉得呢?”

    赵杼颌首同意,但他不同意之前卢栎怀疑的‘思想控制民暴起义’猜想,“格局太小,祸国不可能,若有人想谋朝篡位,不会如此设计。”成功率太低。

    “那么便是只冲着本案凶手来了。”

    赵杼点头。

    卢栎又道,“凶案历时良久,消息泄露也属正常,可谁会故意推动这样的流言,有什么意思?能得到什么样的好处?”

    赵杼沉吟,“想借势?想要别人死?想栽赃?”

    如同方才之事,聪明的人若起了心思,把势造起来,喊口号招凶手出来,凶手若能出现,二人谈交易,凶手或可替此人杀人;或无人应答,喊口号之人可自行设计,比如写个名字,说下一个死的是他,那么哪天这人死了,大家也会觉得是凶手所为,不会怀疑到聪明人身上。

    “的确,本案凶手罪大恶极,残忍暴虐,极会杀人,召唤这样的恶徒,很大可能是要谋他人性命……”卢栎手指轻捻衣襟,清澈双眸内思绪浮沉,“所以,幕后之人想杀谁?”

    “先将凶手在京兆府的消息露出,让百姓惊惧,让凶手担忧……”

    “再扭转其形象,让百姓关心,甚至维护于他……”

    “这是鼓励!”卢栎手指猛然收紧,“幕后之人在鼓励凶手!他希望凶手胆子再大一点!”

    赵杼也同意这一点。他看着卢栎纤长手指在膝上缠绕,目光有些幽深,却也不忘继续话题,“凶手在京兆府……都有谁知晓?”

    “各处官府,公职人员,以及你我等意外撞上来的人。此案残暴,官府为打草惊蛇多隐而不发,意外见到的人因心内惊惧也不敢妄言……”卢栎目光放空,想着可能知道,关心案情的人,思绪一转,又想到一处,“本案凶手选择目标特殊,幕后之人如何确定凶手一定会帮他杀人?”

    二人突然同时目光一紧,想到一个可能,“贪银案!”

    凶手杀的全是官,而且都与贪银案有关,历时近两年,杀死的人不计其数,他们能知道,贪银案后站着的人必然更清楚!而且凶手极擅躲藏,他们因命案暴露,闹大才得知,做为利益相关者,贪银案的人知道的没准比他们还早!

    这些人只要知道手下谁死了,就会知道凶手在哪里!

    “可他们难道不应该比我们更想抓到凶手么?”卢栎身份微微前倾,离赵杼更近,眼眸内光华流转,“他们该帮我们隐瞒线索,暗地送消息过来,让我们将其抓获才对。不帮我们抓人,反倒鼓励凶手,他们想害谁……”

    赵杼目光锋利,嘴里说出一个名字,“于天易。”

    卢栎登时反应过来,失口喊道,“他们想杀于天易!”

    可于天易不是做为珍月案主犯,送到上京……看着赵杼表情,卢栎抚额,“好吧,于天易还在京兆府。”

    赵杼摸上卢栎额头,将他的手拉下来,“贪银案事关重大,官府不可能一无所知,会把于天易扣在这里,大约也是为引人入瓮。”

    卢栎明白了。按察使身负皇命,深明正义,怎么可能不做事?此前他与赵杼将贪银案证据全部交了上去,按察使没行动才叫奇怪,只是……赵杼是怎么知道的?

    赵杼似乎很难开口,“我在江湖上有些朋友……”好像这些人身份不便透露。

    “你不用说了,”卢栎很有眼色的伸手阻止,“我知道结果就好。所以这些人是想引凶手去杀于天易,反正于天易也不无辜。”

    “恐怕还想一石二鸟,”赵杼语含冰霜,“不但解决于天易,趁机也将这个针对他们的凶手灭杀。”

    卢栎倒吸一口凉气,“真是打的好算盘!”

    其实关押于天易的牢房并未在府狱之内,赵杼另找了合适地点布局,外松内紧的看守,正等着人来。闻得此言,赵杼拍了拍卢栎的背,“他们不会得逞。”

    这话话音不重,戾气却十足,就像一个矜贵傲慢的贵族,突然变成嗜血狂暴的杀神,说话间就能决定旁人生死。

    正值傍晚,夜色吞没了最后一丝夕阳光芒,四下归于一片黑暗。

    六月盛夏,卢栎竟生生感觉到一丝寒意,忍不住打了个颤。

    赵杼以为他害怕,索性大手一捞,将人拥入怀里,轻轻亲吻他的额头,“不要怕。”

    “我……没有。”卢栎不想说被赵杼鲜少出现的暴戾表情吓到,闭着眼睛自己调整情绪。

    难得见怀中人脆弱模样,赵杼忍不住把卢栎抱的更紧,这种被依靠,被需要的感觉有些陌生,滋味却无比的好……

    正想得寸进尺再进一步,门外突然有人蹬蹬蹬跑来,卢栎猛的起身,把赵杼推开了。

    赵杼:……

    来人也是卫捕头派来送信的差吏,说市井又有新流言了:害死郡主之女,令整个京兆府民蒙羞的于天易,竟然还在京兆府中!

    真是说什么来什么!

    卢栎目光闪烁,这些人玩的也太高兴了。

    赵杼猛然起身,看着卢栎,“我要出去一趟。”

    卢栎明白,赵杼这是想出一把力,帮忙看守于天易。虽然一直以来,赵杼都表现的很强势,还有些霸道不容人,可三观正直,为人热血,他很欣赏。

    遂他果断点头,“赵大哥且去,只是需得注意自己安全。”

    赵杼揉了揉他的发,深呼一口气,转身就走,没有回头。

    差吏看着这一幕有点不懂,这两位感情……真好。

    卢栎站到窗前,直到赵杼背影消失,才缓声与差吏说:“告诉卫捕头,一切无碍,请他多派几组捕快巡街,注意不要有百姓太激动导致受伤即可。”

    差吏点头,将话重复一遍,问清楚卢栎没有其它言语之后,也离开了。

    夜黑如幕,群星璀璨,弯月如钩。

    微风渐起,空气中带来一丝潮气,暗沉乌云渐渐遮住月色。

    又要下雨了。

    卢栎摸摸胳膊,关上了窗子。

    ……

    赵杼肩披月辉星芒,带着暗卫一路疾驰,朝关押于天易的地牢跃去。

    在选择地址时,赵杼想到了一切可能性,所有部署环环相扣,保证人能进来,却别想再出去。他对这自己亲手做的布置很有自信,可今夜不知怎么的,他心情有些浮躁,必须过来亲眼看一看才放心。

    这是一处民宅,平顶,瓦墙,看起来很普通,内里却别有洞天。为了贪银案幕后之人能顺利找来,赵杼特意把这个地方在府衙备案,外面放了几个京兆府差吏装样子迷惑。

    这几人不认识赵杼,可见到赵杼手上令牌,立刻放了行。进到门里,是赵杼自己的暗卫,今日元连当值,他带着暗卫们过来行礼。

    赵杼摆手让暗卫让开道路,一路往深里走,走过四道门,直至关押于天易的最后一道门。

    “王爷?”见赵杼停下,元连有些不解。

    “于天易……”

    “就在里面。”元连立刻懂赵杼想看犯人,伸手将门推开。

    长九尺深九尺的密闭房间,一人背对牢门坐在地上,头发蓬乱,衣衫脏污,自脖子到手到腿全由粗重锁链套住,五条锁链延长,分别高高系于屋顶四角,墙壁。

    这人听到门响,缓缓扭过头来。他颜面脏污,须发蓬乱,眼瞎了一只,手上捧了片薄薄肉片。

    赵杼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于天易没错。

    凶手在外头搅风搅雨,卢栎担心的身子都颤抖了,这货竟还有肉吃?

    赵杼一怒,大手一甩——

    于天易被剧烈掌风甩到墙上,重重铁链随惯性跟着砸在他胸口,他吐了口血,从墙壁上缓缓滑下来,直接软成一滩。

    “谁给他吃肉了!”赵杼很愤怒。

    元连有些呆,不是王爷你说他现在不能死,让好吃好喝的……

    “有口气就行了,别太惯着!”

    元连看了眼已经昏过去,不知道多久才能爬起来的于天易,摇了摇头。因之前问供,他们给于天易用了很多刑,别看他还能坐着,大腿往下已经全要不得了,身上更是没一块好肉,要不是用了好药好食,这人恐怕早死了。

    这还叫惯着……王爷一准在迁怒,求王妃解救啊!

    赵杼将所有地方检查一遍,确认不会有问题后,又将元连叫过来好生叮嘱。

    左等右等不见人来,他思绪开始发散。

    贪银案幕后之人必然知道了于天易所在,也确定凶手仍在京兆府,才会如此行事。饵下的这么重,换他是凶手,他也早来了,为何这么久都没动静?

    莫非……此举动另有它意?

    要将自己引开么?引开做什么?

    ……卢栎!

    脑海中出现这个名字,赵杼猛的跃起,话都没吩咐一句,直接运轻功往客栈的方向飞!

    如果卢栎出了事……

    他不想有这个如果!

    心惊胆战一路狂奔回来,赵杼立刻推开卢栎房门。

    卢栎不在!

    连留在卢栎身边的暗卫也不在!

    赵杼的心立刻凉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