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72章 情爱

第172章 情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赵杼与赫连羽聊的,是有关于宝藏的事。

    于天易的事情已经解决,给太嘉帝的奏折也已写好并上报,他没有必要继续留在京兆府,接下来,该要关注宝藏地图了。

    宝藏之事起的非同寻常,太嘉帝此前也让他多加留意,若能查清更好。遂赵杼早就撒下更大的网,派无数人去全国各地探查。

    可惜回音寥寥。

    原来这件事并非很多人知道,只因他一路事涉其中,才觉得阵势大。

    不过根据种种传言,线索联合推测,这宝藏,大概真的与南诏遗公主有关。

    遗公主离开皇宫之时许真的无意中将镇国之宝带了出来,当时不查,得知时已晚。国破家亡无处可返,她又知道国师弥留之意得到的揭示,所以小心翼翼保护着手中宝贝,一刻不敢大意。就算生命将尽之时,她还是想尽办法,造了数处假墓引开视线,将真正宝藏密密藏了起来,而为免宝藏丢失,她将地图分成数份散开,并且在宝藏入口留有血脉验证之法,只有有她血脉的人,集齐地图,以血打开道路,才能取宝,否则定会陨命。

    仙莲现,盛世始。赵杼以为,真正宝藏里的大头,肯定是这仙莲。但凡掌权者,没人不想要吉兆,尤其这东西言之凿凿,查之有物。外族人会大着胆子过来插手,应该也是想要这东西。

    而赫连羽明确表示,他要的不是仙莲,两人合作才如此融洽。

    然综合所有消息,仍不知道地图有几份,都在什么地方。但最近江湖上的风头,尤其外族人积极活动的消息里,提到了一个地方——西京。

    西京最近要举办一个赏宝大会,只是举办方非官非商,而是江湖上专做销赃生意的百宝楼。

    赵杼觉得这是极好的机会,如果幸运,会得到藏宝图消息,就算得不到,他也能借此机会把那些外族人收拾了。

    自家地头上有老鼠蹦跶,怎么想都不舒服,他得让这些鼠辈知道,敢伸爪子,就要做好死的觉悟。

    遂他把这件事提出来与赫连羽商量。

    赫连羽没意见,“寻宝一事飘渺难测,定会历时良久,只要有点线索可能,就可以去碰碰。”

    只是江湖上做黑道生意的办赏宝大会,必定会出现各样危险人物,赵杼身为打了无数胜仗的平王,自然不惧,但多些打算配合也是好的,于是他便与赫连羽商量各种可行性计划。

    两边聊了一会儿,情绪不再像听供言时那么激动,天气好像也没那么热时,集合,回客栈。

    回去途中,赵杼提出离开之事。

    沈万沙有些不甘心,厨王赛明天就开始,花王赛也紧跟着来了!

    卢栎却不置可否,“要离开也不是马上,府尹大人那里还没有去……不如稍微等一等?”

    京兆离西京并不很远,赏宝大会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开始,倒不是特别急。赵杼与赫连羽对视一眼,暂时按下不提。

    毛三招了供,顺利过堂判罪,府尹大人终于腾出了时间。烫金请贴下到客栈,府尹言道在自己家里摆宴,邀请卢栎沈万沙一行,态度相当诚肯。

    卢栎几人哪会不愿意,早早备好礼物,当天仔细收拾一番,清清爽爽过去赴宴。

    京兆府尹姓池,名秀,是个年过不惑的优雅文人。身材颀长,颌下蓄须,面上常带微笑,给人如沐春风之感,相当亲切。

    他先是诚恳与卢栎沈万沙表达了谢意。说之前于府珍月之死一案,此次断头尸连环案,若无他们帮忙,恐怕不会如此顺利。之后热情的款待一行人,席间玩起小小酒令,气氛轻快不死板,不会让人感觉无聊没意思。

    直到宴毕,府里下人因事来请,池秀才拱手道恼,暂时离了席。不过离席之时,他让儿子们好生招待几位客人游玩,并且言明稍后就会回来。

    因沈万沙来自上京沈家,珍月案后身份没有刻意隐瞒,池秀对他也非常照顾,沈万沙拽着赫连羽,由府尹嫡长子亲自带着,在园子里玩的很好。

    这次宴会余智也带着王良来了,一直拽着卢栎不放,探讨仵作验尸学问。卢栎对不甚了解的古代技艺也颇感兴趣,与他交流起来自然愉悦万分。

    被暂时忘掉的赵杼只好自己找事情做。

    余智毕竟年纪大了,精力不济,热聊一番过后,觉得有很多东西需要整理思考,立刻止住话题,拉着王良去了别处,两师徒再对面研究细细讨论。

    四外无人,卢栎准备去找赵杼或者沈万沙,不想一拐两拐,遇到了事情处理完毕归来的池秀。池秀见时机正好,便拉他在一边坐下,聊起推案之事。

    验尸一事,他并不是很关注,因术业有专攻,此事是仵作之技。可推案一法,却是推官,甚至有时需要处理罪案的府尹,都需要懂的知识。

    坐到府尹这个位置的,都不是庸人,池秀饱读诗书,自认腹中有物,可对于卢栎的推案之法,他仍然感觉非常新奇,从未见过,有机会,怎能放过?

    卢栎也没藏私,认真解答池秀的疑问,并给出合理的建议,提醒。

    池秀两眼放光,甚至忘记了府尹的矜持,激动了握住卢栎的手,一番肯谈后,他觉得他找到了一位忘年交!

    有时候,人际交往就是这么不思议,明明第一次见,见面时陌生,不熟悉,聊起来后发现有很多共同话题,很快成为朋友。卢栎也觉得很奇妙,而且他不与这里的人一样,对上位者有明显的敬畏,害怕,做为平民,见到一个四品大员,他不自卑,不怯懦,落落大方,侃侃而谈。

    池秀怎么可能不欣赏!

    两个人话题迅速展开,从推案聊到更广阔的民生,人间百态。池秀看着卢栎怎么都满意,最后长叹一声,“我若是有个女儿就好了。”

    卢栎没明白过来,“嗯?”

    “有个女儿就可以嫁与你啊,”池秀非常痛心,“可惜夫人连给我生了四个儿子,一个女儿都没有!”

    “多子多福,大人后继有人,理应安慰才是,”卢栎脸微红,仍然保持镇定,“大人正值中年,龙精虎猛,稍加努力,夫人许会又有好消息也不一定。”

    池秀一口茶差点喷了,放下茶杯哈哈大笑,“你呀你,看似严肃稳重,其实也还是个好奇少年嘛!不过敢与本官开这样的玩笑——”池秀先是板了脸,后又咧开嘴大笑,“好胆气!哈哈哈哈!”

    见气氛融洽,卢栎眉梢抖了抖,突然想起一件事,可又有些犹豫。

    池秀官场沉浮多年,最擅察言观色,尽量卢栎表情变化很短,还是被他看了出来,“有事便说,你我之间,无需藏掖。”

    卢栎双手下意识握在一起,“也不是什么大事。大人知道,我是仵作,身上只带着灌县县令派发的仵作证明木牌,每逢遇到案情,我都诚恳希望能亲自验尸,帮助官府破案,可有时候,小县派发的牌子……有些人不太信任。若大人不介意,可能帮我做份证明文书?”

    他看着池秀,声音有些急,“也不用太麻烦,只要对我在珍月案及断头案的验尸表现认可即可。”

    “这事也值得你为难?”池秀笑了,“我马上给你弄一份,加盖我的私章!”说完他又叹气,“刚说你胆大,这时候又谦虚起来了。你之本领,足以站于峰顶笑看他人,自该自信张扬,何需如此小心翼翼?年轻人,不可失了锐气。”

    卢栎受教,拱手行礼。

    二人又聊了很久,直到众人寻过来。大家又热热闹闹聚了一会儿,方才各自告辞离开。

    卢栎几人离开之前,池秀让人拿来一个小盒子,交给了他。卢栎不解,“这是什么?”

    “赏银。”池秀微笑着看卢栎,越看越觉得少年生的好,人才也好,没女儿真是太可惜,“断头一案,三处府尹设了赏银,有能者得之。本案之中,你功劳最大,遂有赏银给你。”

    卢栎打开木盒,只见里面金光澄澄,一排排整齐的金子!

    这个真是……没办法拒绝!卢栎下意识眼睛发亮,伸手抚摸,“……会不会不太好?卫捕头他们……”

    “论功行赏,自是人人有份。你们几位的,全部在这里。”池秀捋须,官场混的人,要的是功,金银倒是小事,下属们对此并不介意,卫捕头甚至没有拿,全推了过来。

    卢栎这下放心了,立刻把木盒收起,笑眯眯道谢,“多谢大人。”

    沈万沙一向喜欢金子,也笑眯了眼,狂给卢栎丢眼色。卢栎面色不变的接住了,抱着盒子准备回客栈。

    赵杼很不满意,就这么点金块也值得开心,本王有很多!以后全是你的!

    ……

    厨王赛开赛五天,花王赛开赛两天,沈万沙拽着卢栎玩的乐不思蜀时,卢栎收到了两份来信。一份来自成都府,除了友人们的问候,还有他想要的路引。

    另一份来自上京,柏夫人已经带着家人在上京好生安顿了下来,邀他有时间一定过去玩。随信还写了些她打听昔日好友,他娘亲苗红笑得到的反馈消息。其中最重要的一条,柏夫人说在去上京途中偶遇苗红笑闺中好友,兰馨。她与兰馨提到过卢栎,问方不方便上门拜访,兰馨说可以。

    柏夫人信中说道,兰馨此人脾气有些怪,她不好过多试探,只能帮卢栎讨一个见面机会。兰馨与苗红笑是闺中密友,两人常一起玩耍,不管对苗红笑的去世有没有线索帮助,对于对母亲之事知道甚少的卢栎来说,见一面不会没用。

    信上附了兰馨地址,以及现在家庭概况。因是赶路之时偶遇,时间太紧,柏夫人能打听到的消息有限,让卢栎到了地方自己再仔细查实一番。

    卢栎见到这封信激动的立刻站了起来,眼神闪烁片刻,脚步挪动跑了出去,找到坐在桌边等吃饭的赵杼沈万沙赫连羽,目光闪闪,“我想去西京!”

    赫连羽立刻看向赵杼。当时赵杼提出离开之事,好像并没有说要去西京,莫非他私下里又与卢栎说了?

    赵杼却摇头,当时觉得时间并不急,他并没说……所以这是怎么回事?

    沈万沙更懵,“……不是说好明天一起去花市买昙花么?”

    卢栎太激动,一时说不出话,便把信交给沈万沙看。

    沈万沙看后拍桌,“西京的确要去啊!”虽然玩乐很重要,但小伙伴找娘更重要!小栎子五六岁就没了娘,连尸骨都找不到,一心一意寻找相关线索,如今有消息,必须要配合,不但要配合,还要帮忙啊!

    卢栎拉着沈万沙的手,神情有些愧疚,“可是你想在这里看花……”他有些纠结。

    “那个没事,少爷有钱,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看花不是事,跟你一起开花才是事,明白么?”沈万沙得意拍拍胸口。

    卢栎仍然觉得很抱歉。

    赵杼凉凉插话,“西京最近要开赏宝大会。”他想引的沈万沙更有兴趣,让卢栎没那么抱歉。

    赫连羽也疼沈万沙,便细细讲述这赏宝大会,声音抑扬顿挫,用词也不见多华丽,却描绘出一副极为美好的画面。

    涉黑,很神秘,很刺激,且一般人进不去。即是赏宝,每件宝贝当然价值连城,品种不一。可能会极奢之物,可能有奇花异草,更可能有许多见都没见过的好东西……没准有很多金灿灿哟!

    沈万沙眼睛立时像装进了金元宝,双手捧脸,颊边泛红,表情极为梦幻。他爱花钱,爱赚钱,爱享受,眼界不是一般的高,当然喜欢宝贝!更别说还可能有他没见识过的金灿灿!

    沈万沙少爷当即豪气拍桌,“即然开赏宝大会,就是想卖,到时有了金色宝贝,谁都不能与少爷抢!”

    卢栎哭笑不得,少爷竟然最在意这个……

    赵杼翻了个白眼。

    赫连羽满口答应,“嗯,我们都不喜欢金色。”

    “知道,你喜欢银色嘛。”沈万沙鄙夷地看着他,怪不得摘星这么贱,金贵银贱么!

    赫连羽仿佛解读出了沈万沙眸中深意,脸色略黑。

    沈万沙又笑话他,“你是小偷,肯定更喜欢赏宝大会吧?可惜啊,到时百宝楼必小心看护,高手云集,你神马都偷不到!”

    赫连羽脸色更黑。

    赵杼噗一声,不厚道的喷了茶……

    于是行程就这么定了。

    几个人都是很有行动力的人,既然行程定了,就没必要留恋,迅速收拾行李,在一个天气微阴,并不怎么热的清晨,出发了。

    只是夏日行路还是很辛苦,几人并不赶时间,为免暑气伤身,他们都趁着早晨和午后不热的时候上路,正中午的时候就找地方休息。

    行路是有些无聊的,四个人凑在一起还能抹把牌找个乐子,一个人时脑子里就会思绪纷杂,平日里放在一边的,不想想的,总会跳出来。

    比如……对赵杼的心思。

    卢栎有时会偷偷看赵杼,越看越觉得合心,觉得赵杼长的样样合他意,眉毛眼睛鼻子嘴巴,没有一处不喜欢。细想当初,山上偶遇,他一点戒心没有的救赵杼回家,是不是就因为这人长的太对眼?

    可明明相处之后,见识到赵杼的脾气,他讨厌了啊……

    现在这样是为什么?

    可不管怎么样,纠结这些天够了,既然明白了,决定了,男子汉大丈夫,自当勇往直前!

    卢栎决定,他要表白!

    但这种事……他从来没做过,实在有些虚。赵杼虽然表明性向喜欢男人,可不一定喜欢他,因为他曾经试探,赵杼明确说过:不喜欢。

    承认自己弯了,勇于面对自己内心这件事,很帅。可表白不成功,人家让他滚……就太伤心了。

    卢栎想了两天,决定朝小伙伴取取经,虽然小伙伴也一派天真,不像有经验的,不一定会有完美建议,可给予一些勇气,支持,完全是可以的!

    他知道赵杼武功很高,特意选了赵杼有事外出,不在的机会,找沈万沙说这件事——因为万一被当事人听到,非常尴尬啊!

    卢栎话题开始的非常直白,他坐到沈万沙面前,直接说,“我喜欢上了赵杼,想对他表白,你怎么看?”

    沈万沙爪子一抖,端着的茶盅直直掉下去,倒扣在大白头上,小狗淋了一脸水,特别惨。

    大白很愤怒,非常不能原谅蠢少爷的行为,爪子扒拉着沈万沙的衣服,汪汪直叫。

    彼时有风吹来,窗外树叶沙沙作响,好似春日小雨连绵的声音,很是动听。

    沈万沙睁圆了眼睛,在大白汪汪连叫的背景声中,神情非常复杂的看着小伙伴,“你……再说一遍?”满脸的难以置信。

    卢栎微微笑着,非常坦然的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上了赵杼,想对他表白,你怎么看。”

    沈万沙彻底懵了。

    小伙伴怎么会有这样凶残的想法!

    他其实早想过会有这么一天。平王不是省油的灯,有权有势,还有令人发指的残酷实力,基本上想做什么不可能不成功。而且两人还有婚约。而且卢栎对平王也不像没感觉。

    可在他设想中,应该是平王百般纠缠,想方设法计小伙伴欢心,小伙伴各种高贵冷艳不理不睬,任他上刀山下火海表演依然冷眼旁观,直到平王吃尽苦头,受尽折磨,满身创伤,才勉为其难答应……

    这样才是正确方式啊!这样才正常啊!为什么小伙伴要站出来表白!这样岂不是让平王占了大便宜,而且他还没好戏看!

    他好想看那个讨厌王爷被虐,相信全上京,不,全大夏的人都想看!为什么不给机会!

    沈万沙惊的眼睛都不会眨了,声音艰涩,“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卢栎顿了顿,果断摇头,“我已然确定心意,喜欢就该表白。”

    不,你一定要再想想!沈万沙脑子迅速转动,试图想办法说服卢栎,“你看,这情爱一事吧……呃……那个……谁先爱上先吃亏!对,我在话本里看到过,谁先爱上谁吃亏的!”

    卢栎不同意,“可我先喜欢上他,这是事实,没什么可吃亏的。”

    “唉呀不是说这个事实,是说——”

    “汪汪!”大白还在一个劲扒拉沈万沙。沈万沙心急,索性把大白抱上来,摸摸它的头,示意它安静,之后继续劝说小伙伴,“是说这人啊,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珍惜。比如我拿银子买的衣服,再好看,再合心,我穿上两天就腻了,丢了也不心疼。可要是我自己起了主意,亲自想样式,选布料,花色,绣纹,肯定不会两天就丢,怎么也得穿过一季,甚至留在箱子里想起来又穿。更别说我娘亲手给我做的,就算不是金色的,我也不会不穿,不会丢。”

    卢栎噗的笑出声,“原来少爷还自己设计做衣服啊……”

    “唉呀这不是重点!”沈万沙急的拍桌子,苦口婆心劝说,“重点是情爱一事那么美好,那么重要,绝对不能草率!你要给予它最好的尊重,也要让对方感受到它的重量和温度!”

    爱情的确是世间最美好的东西,值得慎重对待。卢栎摸着下巴,“这话有道理。”

    沈万沙心里给自己比了个胜利手势,继续游说,“所以你不能草率表白!”

    “也是……”卢栎有些苦恼,“可怎样表白不草率呢?”烛光晚餐?戒指?不,那是求婚了。那么就——“花前月下,良辰美景时表白?”

    “不,这事,你得听我的。”沈万沙眼神闪烁,誓要改变小伙伴观念,声音轻下来,循循诱导,“我家除了钱多,就是话本多,我娘最爱看才子佳人的情爱故事,耳濡目染的,少爷也知道不少。虽然不能称为个中高手,好歹比你厉害。”

    他傲娇的扬扬下巴,一脸‘你好生学着点’的张扬自信!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