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92章 推案

第192章 推案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适龄青春少女会愿意什么样的人接近……

    若是突然间遇到这样问题,可能会没头绪,可这桩案子线索明显,这么多失踪少女,失踪前都表现出遇到一个不错的男人,那答案肯定是男人么!

    沈万沙率先举手,“男人,英俊的男人!”

    “人少,则慕父母;知好色,则慕少艾。”卢栎微笑看着沈万沙,“少爷说的有道理,在这一点上,男女大概没太大区别。”

    “情窦初开的小姑娘,最易被蛊惑。”赫连羽手托腮,桃花眼斜挑,好像很是惋惜。

    沈万沙看不惯,竖着小眉毛瞪他,“还不是你们这种人到处招撩春心招桃花!”

    赵杼冲卢栎眨眨眼,桌子底下悄悄捏他的手,好像在说:我最老实,从来不乱招桃花!

    卢栎狠狠掐了他一下,心说就这你样总是一副‘愚蠢的凡人’的高傲霸道脸,有桃花也被吓跑了好吗!

    他半握拳抵在唇边轻咳两声,示意几个同伴注意场合,现在是严肃讨论案情的时候,别胡乱开玩笑!

    沈万沙马上不瞪赫连羽了,乖乖坐好。

    赵杼捏舒服了,也松开了作乱的手。

    崔推官沉吟片刻,想起一事,眉头微皱,“如此说来,凶手会不会是刘捕头顺着宝石戒指线索,在百宝楼里锁定的几位公子哥之一?”

    那些公子哥,身份地位皆是不俗,衣着配饰品味也不会太差,又是正年轻的年纪,拎出来没有特别丑的。

    “可是公子哥有钱有权,要什么没有,为什么费事去掳姑娘玩?”沈万沙觉得很不思议,简直浪费时间嘛!

    “而且,”赫连羽指节微敲桌面,桃花眼微眯,“怀瑜可是不一般小门小户养出来的姑娘,怀德水官位并不低。”

    “如此就说不通了……”崔推官眼眸微垂,“怀瑜失踪,与其它少女失踪表现不尽相同,真是同一凶手做案?会不会意外撞上了?”

    沈万沙睁大眼睛,“可是怀瑜失踪前,也表现出寻婿的样子了啊……”

    赫连羽话音冷静,“能吸引小家小户姑娘的女子,不可能吸引怀瑜,大家层次不同,眼光不同。”

    沈万沙有些哑口无言,看向卢栎,“小栎子……”

    “之前少女都是失踪,到白塔寺,出现第一具尸体,紧接着怀瑜失踪,有尸体假冒营造其死讯……”卢栎眸内思绪深浮,“前面几个案件几乎可以确定是同一人所为,后面这两起,若不是偶然性意外,那么会不会是凶手犯了错?”

    “犯错?”沈万沙惊讶。

    “凶手也是人,作案计划制的再好,也不可能十成十成功,也会有错漏。”卢栎双手合十,抵着下巴,“会不会有这种可能……白塔寺女尸与凶手之前计划目标相同,凶手作案过程中出了意外,姑娘身死,他没时间处理尸体,或者认为不处理也不会有问题,所以没有行动;怀瑜的父亲是提举常平使,官权很大,凶手不敢大意,不小心弄死了怀瑜,怕被发现,于是找来假尸,扮成怀瑜。”

    “因为若怀瑜真是自己失足落水,别人看到只要跑开就行了,此举没必要;若是一般人第一次作案害人,到哪里找合适的尸体,即要像怀瑜,又得骗得过众人?”

    “而且冒充怀瑜的尸体经过防腐处理,如果不是早早准备好,等着怀瑜死,就是凶手手里有多具尸体,可供挑选……”

    卢栎轻轻说着,不管哪一种,都很可怕。

    房间内陡然安静。

    良久,沈万沙小声插话,“怀瑜的事如果不是连环失踪案,是另外的人做案,那么这人一定观察怀瑜很久,早早杀了别人,就等着弄死怀瑜冒充……可这样目的何在?直接杀人跑了不就是?这么多天过去,也没有特别的事发生,凶手没有表现出一点动机,不正常啊……”

    “若是连环失踪案,凶手错手杀了怀瑜,故意找尸体冒充,让怀家人以为怀瑜意外跌入河里淹死,接受事实速速葬了,倒是合乎情理。”赫连羽冷笑一声,“可这样的话,凶手能那么快找到尸体,手边一定有资源。”

    赫连羽这话话尾部分重音非常重,暗意非常明显,如果照此推论,那些失踪的少女,只怕都遇到了意外。

    “可为什么一定要换尸体呢……”沈万沙有些迷茫,不能理解。

    卢栎眉头微锁,“可能凶手在怀瑜身上制造的他杀痕迹太明显,或者凶手对怀瑜有其它想法,没有杀她,只是掳了她走,她目前还活着。”

    “怀瑜之失踪有些矛盾。”赵杼剑眉微挑,狭长眼眸眯起,内里墨光流转,“若是凶手早早准备好一切,紧盯着怀瑜准备下手,为什么不挑一个更好的时机,偏偏选她参加小宴,最不容易下手的时候?若是意外,凶手将怀瑜引到了何处,如何制服掳走,那么大一个园子,处处都有人,为何没有一个人发觉?”

    他认为,“这个凶手不是特别聪明,擅于捕捉猎物,就是有一个不错的消息网,可以掌握,并控制一些消息。”

    赵杼这个推想,引的房间众人心内发凉,若真如此,这个凶手相当不好对付!

    “此人在西京作案多起,颇为狡猾,若不是出了人命,大概还浮不到台面上来,此次若非四位,只怕我们还被蒙在鼓里!”崔推官几欲站起,表情激动,看向卢栎的眼神尤其期待,“先生的推案本领一定不只如此,可不要藏私啊。”

    “大人言重,”卢栎微微笑道,“我等必竭尽所能。”

    “那便继续吧。”崔推官目光炯炯有神,等着卢栎开口。

    赵杼目光有些不悦,暗里捏了捏卢栎的手。

    卢栎微微怔了一下,明白了。崔推官从刚开始话就不多,他知道,这位推官因京兆府尹池大人的信件,对他推理之事颇感兴趣,抱着学习的态度,所以才少说多听。

    赵杼大概觉得这是他的本事,不想被人觊觎,可卢栎其实一点也不介意,在他意识里,知识是用来传播的,越多人能掌握,就会有更多的人受惠。

    遂他挠了挠赵杼手心,还冲他笑了笑,表示没关系。

    赵杼手心一痒,转而看到卢栎灿烂笑脸,狭长双眸内墨色更深。

    卢栎继续之前话题,“我总觉得,混混狗子的证言,可能也有问题。”

    “他竟然敢说谎么!”沈万沙非常意外,在他看来,那天混混被不明就里暴打一顿,吓的脸都青了,应该不会说谎。

    “我不是说他在说谎,”卢栎解释道,“而是他喝的太醉,可能看晃了眼。他说有男人掳走了姑娘,可人来人往的大街,姑娘不是小孩子,被强硬掳走,难道不会呼咕求救么?会不会是当时男人并不是在掳姑娘走,而是动作比较亲密,离的比较近,他醉眼之下,以为男人掳姑娘了?我总觉得男人能轻易把姑娘从闹市中带走,他与姑娘关系一定比我们想象的深。”

    赫连羽唇角噙着冷笑,“还是那句话,情窦初开的少女,最易被蛊惑,姑娘们一定是被那个男骗了。”

    “可能凶手很有手段,哄的姑娘对他非常信任,她们心底知道这是不对的,所以不敢在外表现太多,比如不敢与家人说,不敢与朋友过多提起。”

    卢栎神色平静,继续说,“凶手可能很享受这个乐趣,作案多起后信心倍增,挑战更高难度。比如刘翠儿可能是他的第一个失误,姑娘从他手里跑了,会给他带来特别大的麻烦,可他没管,为什么?”

    沈万沙大眼睛忽闪,若有所思,“因为刘翠儿没有说出他的恶行,官府没办法找到他,继而逮捕?”

    “对,因为刘翠儿被吓病了,什么都说不出来。”卢栎眸色微冷,“这让凶手觉得,他是安全的。而且当今社会现状,普遍认为姑娘遇到这种事该藏起来,或者忘掉,不然名节有损,太丢人,凶手便觉得,他有更大的空间,可以做的更刺激一点。”

    简而言之,就是……

    “他胆子变大了!”沈万沙突然拍桌子,神色激动,“以前他作案,都是在热闹的地方,找到姑娘哄姑娘跟他走。到了白塔寺,变成夜里幽会了!”

    白天,热闹街道,光天化日众目睽睽,心仪的男子来邀,姑娘多半戒心大减,认为不会有事,答应的可能性很大。可是夤夜更深,寺里幽会,若想让姑娘答应,不但哄骗时需得更用心,也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可是他计划出了错漏。姑娘同意与他约会,也可能反悔。”卢栎目光灼灼,“两人因为什么起了争执,甚至动了手。厮扯很久,凶手并没有制服她,姑娘一来因为这个胆子大了起来,觉得自己可以度过危机,二来夤夜私会不是什么好事,她便没喊人……”

    “可她最终还是没有战胜凶手,不小心跌出了围栏……”沈万沙眼神愤愤,“明明抓住了围栏,还是被凶手残忍的踩疼手,坠了下去!”

    赵杼眸光闪烁,“这件事情过后,他一定很生气。所以怀瑜之死,并非就在计划中,可能是他控制不住脾气,方才发生……”

    几人一言一语,竟把罪案推断到此地步,崔推官眼睛睁圆,好像打开了新世界大门一样,整个人直接怔住了!

    卢栎长长呼了口气,笑了,“不过这些只是猜测,而且还都是没有线索证明的猜测,只是一个破案辅助方向:凶手可能会这么做。”

    崔推官呼吸急促,“只是……猜测?”明明是综合线索,严谨推演出来的!

    “是。”卢栎看着他,眼神清澈明净,仿佛秋日高远天空,明亮又纯粹,“现在,该说些不是猜测的东西了。”

    “还……还有?”崔推官脸色微红,觉得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了!他自小读书认真,性子沉稳,已经很多很多年没有这么失态了,这卢栎,果真像池大人信中所言一样,处处都给人惊喜!

    他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先生……请讲。”

    “不提那些猜测,只看案情表现。”卢栎双手交握,置于腹前,“白塔寺出事姑娘比一般女子略高,可身材微瘦,力气肯定也不太大,她与凶手厮打一段时间,才坠出塔外,可见凶手也不是个力气很大的人。”

    “今日我们一行去刘翠儿家,刘翠儿看到沈少爷尖叫出声,颤抖害怕,综合此两点考虑,凶手一定与沈少爷身量相仿。”

    他们一到府衙,刘捕头就向崔推官说了一行人到刘家的所有细节,崔推官知道刘翠儿所有表现,包括看到赵杼不害怕偏偏看到沈万沙害怕这一点,崔推官对此没一点异议。

    “沈少爷未满十七岁,身材修长,相貌亮眼,气质温和活泼,关于凶手特点,我们可以参考一二。”卢栎微笑道,“只是女子与男人择偶重点不同,相貌好是加分项,相貌一般,只要条件合适,有些方面突出也可以。”

    崔推官点头,“确是如此。”

    “凶手哄骗女子,掳走女子的行动可以在白天,也可以在夜间,说明他闲暇时间很多,时间可以自己控制。”

    “凶手能被小富之家的姑娘看上,说明他穿戴,气质不俗,看上去家世不一般。”

    卢栎连说两点,做出小结,“有足够的,可以控制的闲暇时间,穿戴不俗,做的肯定不是规律性工作,绝对不是名门望族的管家,商铺掌柜等这样的人。不是惯做这样买卖的骗子,就是真正有一定身份的人,骗子骗人大半为谋财,不会害命,所以——公子哥,这个方向还真的挺对。”

    “那便是百宝楼里那十位公子之一了。”崔推官皱眉。

    “也不一定。”赫连羽插话,“宝石戒指在他们之间借来借去,他们各自的手下,朋友,也有拿到的机会,不一定就是十个人之一。”

    “卢栎已经排除了下人,”赵杼看着崔推官,“加大探察圈子,注意这十个人的亲朋。”

    崔推官立刻应声,“是!”

    看大家一脸积极,恨不得争分夺秒行动,卢栎无奈笑道,“几位且慢,我还没说完呢。”

    赵杼垂眼喝茶,赫连羽给沈万沙擦擦好像有茶渍的嘴角,房间一时无比安静。

    崔推官面色微赧,讪讪伸手,“先生……请继续。”

    卢栎端起茶盏润了润嗓子,继续说,“凶手掳走姑娘,不管最后这些姑娘命运如何,他肯定把人关起来一段时间。不然刘翠儿一个柔弱姑娘,怎么能在五天后的凌晨,独身一人跑回家?”

    “所以凶手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独立空间,可能是个宅子,可能是小小房间,但它一定足够隐蔽,少有人知。凶手会在一定时间内,去这个地方,或是施虐于姑娘,或是享受作案成果。这个时间段,可能有一定的规律,崔推官让下属巡查时,可注意=这一点。”

    崔推官点点头,表示明白。

    “再有,凶手有一定的身份,一定的经济基础,那么身边不可能没有下人,他做的事情,不可能没有人察觉。人多嘴杂,他怎么防止流言传出?他一定有相当硬的手腕,控制下人能力非常强。若他有家人,那么他在家人那里应该也有足够的话语权自主权,让家人不敢管他的事。”

    “还有,”卢栎指尖轻抚着茶杯沿,目光微闪,“凶手哄骗姑娘本事了得,肯定不是木讷,不爱说话,不爱表现的人,他为人一定会有些圆滑。”

    “另外,我之前翻过西京舆图,几桩失踪案,相互距离不远,作案地点这么近,凶手的住处恐怕也不会远,大人在舆图上画个圈,把案地点连起来,稍稍扩大一圈,凶手住所,必在此之内。”

    卢栎修眉微扬,墨眸生辉,言语间全是自信,好似天边皎月,灼人双目。

    ……

    待他条理分明说完,崔推官神色十分复杂。

    这个人莫强大如厮!

    莫说前面有理有据,好似亲眼看到的案情推演,就说后面几点基于事实的总结,便是他这种断案无数的推官,都没有想的这么全面过!

    沈万沙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卢栎,心中激动难以言表。这就是他的朋友,厉害耀眼的卢栎!

    他忍不住坐过去,抱住了卢栎胳膊。

    卢栎摸摸他的头发,“怎么了?”

    沈万沙笑眯眯,不提内心激动,只说,“那崔推官画出范围,让刘捕头带人布网跟查那十位公子哥,找出这个范围内的所有交际亲朋,看谁符合以上种种条件,然后跟踪,找出凶手的独立宅子,就能破案了?”

    卢栎微笑颌首,“如果顺利的话。”

    “小栎子好棒!”沈万沙忍不住欢呼。

    “少爷也很棒,”卢栎捏捏沈万沙的脸,“这次也很努力的帮忙了。”

    沈万沙很得意,“那是!”虽然在刘家与刘姑娘彼此吓了一跳,但好歹帮忙确定凶手身形了!

    赫连羽故意笑眯眯过来招他,“那如果这么努力,都找不出凶手怎么办啊?”

    沈万沙立刻鼓起小脸,“不可能!”线索给的这么细了,网布的这么大,怎么可能还找不出凶手!

    “万一万一,万事都有可能有意外啊。”赫连羽老神在在。

    沈万沙皱了眉。

    卢栎悄悄在沈万沙手心写字。

    “那就上大招!”沈万沙眼睛一亮,“要是还找不出来,我们就放大白出来扑人!大白鼻子那么厉害,一定能找出凶手!哈哈哈——”

    说到后面沈万沙叉腰长笑,觉得这桩案子肯定万无一失!

    赵杼觉得这姓沈的真傻,怎么就看不出来赫连羽在逗他呢?他实在看不下去,拽住卢栎的手就往外走,“之后的事,麻烦崔大人了。”

    崔推官立即站好肃身行礼,“是!”

    卢栎四人离开府衙,崔推官立刻叫刘捕头过来,布置任务,官府大网,立刻张开。

    此刻大家脸上表情不同,但心情出奇相似,对破案充满了期待!

    连沈万沙都没心情出去玩了,回到园子里除了吃喝睡,就是在厅里转来转去,等着捕快们带来好消息。

    卢栎看起来在好整以暇的看书,实际上手中书卷半天没翻一页,对案情很是记挂。

    赵杼和赫连羽时不时不在,不知道暗地里在做什么,很忙碌的样子。

    ……

    古代各种技术不如现代发达,就算有了细节方向,破案可能也不会太快,卢栎心中早有准备。

    可两天过去,他等不了了。

    因为怀府怀夫人贴身下人周妈妈亲自找到园子求见,说怀欣突然失踪了!

    周妈妈说话时汗透衣衫,满面焦急,形容很有些不雅,一点也不像当初在怀府看到的稳重妈妈。

    卢栎非常惊讶,“怀欣?”那个十三岁少女,养在兰馨膝下的庶女?

    “是……”

    “怎么失踪的?怀家现在如何了?”

    “夫人……夫人昏过去了,”周妈妈咬咬牙,突然跪下来求卢栎,“先前夫人待您诸多无礼,可夫人有自己苦衷,您宽宏大量胸有丘壑,请暂时忘掉那些不睦,帮忙过府看看吧!”

    因兰馨从一开始就表现的很不礼貌,卢栎对这对主仆感觉并不太好,但周妈妈言行有奇怪之处,而且一把年纪冲他下跪苦求……他于心不忍,赶紧把人扶起来,干脆答应,“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