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97章 危机

第197章 危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暮色四合之际,暗窠门前红灯笼一盏盏亮起,北街的热闹夜生活开始了。

    几乎是一瞬间,婉转悠扬,如春情荡漾的丝竹声就飘了满街,酒铺子,赌坊,青楼,一家比一家热闹。北街,是个夜里比白天热闹很多的地方。

    怀欣喉间发出一声无意识的咕哝,眉头紧皱,意识渐渐回笼。她感觉手脚痛麻,没有力气,头疼,恶心,一时动不了。

    她微微眯着眼,看到淡淡的月光混着红灯笼的微红薄光,透着窗户映了进来。

    这光线说白不太白,说红不太红,完全没有月光的温柔,也没有红灯笼的旖旎,混在一起说不出的古怪……

    意识一点点回来,眼瞳渐渐有了焦距,怀欣看到这不怎么讨喜的光线照到了床上。

    床是单床,只有床板,没有床架,没有帐子。床上被褥极为凌乱,有黏腻液体附着,被子半掩着一具女子身体。

    女子裸着身体,皮肤微皱,发青,颈间黑痕明显,小块小块的皮肤掀开,露出底下暗红带黄的液体。

    是怀瑜,是她的姐姐怀瑜!

    怀欣瞬间想起昏过去前看到的画面,胃间翻滚,恶心的偏过头吐了起来。

    她死死盯着怀瑜的身体。怀瑜眼睛睁的大大的,空洞又迷茫。她的口,鼻,耳朵里,好像下一刻就有长长的,软软的,像蛆虫一样的东西爬出来……

    那个人说,怀瑜不能用了,下一个就是她了……

    怎么办,她不想死!

    怀欣又恶心又恐惧,奋力挣着绑住手脚的绳子,可怎么也挣不开。被布团堵住的嘴发不出任何声音,她眼泪肆流,渐渐变的绝望……

    ……

    卢栎四人早已与刘捕头会合,专注在北街上找着。

    北街是西京城最乱的一条街。这个乱,指的并不是治安。西京城虽然不算特别大,但离大夏都城上京很近,是上京下首围绕的次级城池之一,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治安上不可能太差。

    和京兆府的华津坊相似,西京的北街,最初也是外地人扎堆混住的地方,不知道怎么发展的,渐渐发展成了鱼龙混杂之地。混杂倒不是大问题,反正在城里,官府巡查力度大,监管之下,不会出现特别大的问题。给一行人造成困扰的是,这北街人口数量不少,乱搭乱建非常严重!

    这意味着北街的房屋,民舍到了恐怖的数字,再加上各酒铺子,赌坊,青楼,暗窠,拥挤的不行,仿佛迷宫一样,排查难度相当大。

    一行人聚到一起立刻开始行动,没查多大区域天就黑了。这里作息有些日夜颠倒,晚上比白天热闹,如今天色暗了,各处动静都不小,查起来就更难了。

    沈万沙满头是汗,摇着扇子怎么也不凉快,愤愤瞪了赫连羽一眼,“你不是厉害么?怎么到现在也没好消息!”

    赫连羽随手抖开自己身上带着的玉骨扇子,给沈万沙扇了起来,“这不是咱们得处处小心吗?再说……我的少爷喂,这种地方我真不熟啊。”

    他的扇子比沈万沙的足足大出一圈,骨为凉玉,面为蚕织,使巧劲一摇,凉风不知道比沈万沙自己的多多少。

    沈万沙舒服的眯起眼,“哼,少爷还不知道你!”不过看在他帮忙态度诚肯的份上,饶他一次。

    再说今天这事,的确不好办。

    赵杼看到,伸手擦了擦卢栎额角的汗,“热不热?”他有些后悔,他也该带个扇子才对!他会武功,寒暑不侵,可是媳妇不会啊!

    卢栎推开他的手,“没关系,找人要紧。”

    他蹲下|身,心疼的摸了摸大白的头,“你很累了吧……”跑的呼哧呼哧的,舌头还伸出老长。

    大白趁机舔了舔卢栎的脸,拿头拱他的腿。撒完娇,‘汪汪’冲着卢栎直叫,小模样十分精神,一点都不累的样子。

    “那就再努力一会儿,回头给你煮棒子骨啃。”卢栎搔了搔小狗的下巴。

    “嗷呜汪汪!!”大白兴奋的差点把主人再次扑倒。

    刘捕头脸色凝重,“这样下去恐怕不行。”夜渐渐暗了,北街这么长的街道,他们才查了不到五分之一,之后人越来越多,越来越不好查,稍微漏个风声,凶手就会跑。

    赵杼也有此考虑,“分开吧。”

    “分开?”沈万沙眼睛瞪的溜圆。

    “分头行事,目标小些,速度也快些,很好。”卢栎神情镇定,“不过不知凶手有没有底牌,发现时要更小心,一有所得立刻报信。”

    刘捕头点点头,迅速把捕快们分成几队,分派区域,说了要点,之后拱手辞别四个人,身影很快消失在暗暗夜色里。

    “他就不怕咱们给凶手当托?”沈万沙咋舌,这刘捕头未免也太相信他们了。

    卢栎眸光流转,粲然一笑,指了指自己,“我也是官府之人啊。”

    沈万沙怔了怔,半晌才长长‘哦’了一声,“对啊,你是仵作。”还有仵作的身份牌子呢!

    卢栎拍拍大白的头,“走吧。”

    如此,又走了约两刻钟,大白突然变的很兴奋,冲着一家暗窠叫了起来。

    动静这么大,暗窠的娘子不可能听不到,岂知刚打开门,就被一只白团子给扑倒了。娘子气急,细看之下竟然是一只狗,还那么小,还能把她扑倒!

    “哪来的野狗,竟敢占老娘便——”眼神一溜,看到端立门口的四个年轻男人,有强壮健硕,有风流倜傥,有俊秀斯文,个个气质不俗,人中龙凤……是到暗窠玩的?

    娘子立刻变了脸色,扶了扶发髻,以弱柳拂风的姿态站了起来。她摆出个极显身材的妖娆姿势,笑容妩媚,水眸含波,柔柔切切的问,“几位……想找个什么样姑娘玩?”

    这娘子变脸速度快到难以想象,卢栎到古代这么久,好像还没见过这么大胆,又直白的姑娘,一时怔住了。

    赵杼见卢栎盯着女人雪白的颈子看,心中十分不悦,过来拉住大白,挡在卢栎面前,墨黑瞳眸内闪过一道锐光,“滚!”

    这声音非常沉,非常有气势,娘子吓的身子抖了一下,抖完看看赵杼,再看看卢栎,眉尖微微挑起。偏过头看看沈万沙,再看看正给沈万沙耐心扇扇子,风流桃花眼里满是柔情的赫连羽……顿时明白了什么。

    这几个人,是两对!

    娘子立刻明白这几位不可能进来玩,不可能在这花银子,气的‘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这不是相公馆!”

    沈万沙挠挠头,这好像是他第一次被姑娘拒绝?而且……“我们没又找相公馆!简直莫名奇妙!”

    卢栎反应了反应,才明白过来相公馆是什么,脸有些红。

    不过大白蹲到这户门前,肯定不是偶然……

    他上前敲门,“请姑娘行个方便,我们想进去看看——”

    “都说了不是相公馆!给老娘滚!”娘子立刻又撒泼,“再耍流氓老娘就告官了!北街也是衙门管着的!”

    卢栎:……

    沈万沙更是直接跳脚,“谁耍流氓了!明明是你勾搭我们不成恼羞成怒!”

    赫连羽无奈的抱住沈万沙,凑到他耳边低语,“不过是个妓|女,跟她计较什么?”

    赵杼也拉住卢栎,指了指四周,“若真想看,有别的路走。”

    卢栎点了点头,叫大白起来,“咱们先围着这个宅子转一圈。”

    这个暗窠出奇的大,也不只一个门。绕一大圈,走到后墙,发现里面动静很小,卢栎让赵杼趁人不注意,抱他跳过墙看看,才发现这一片不是暗窠,好像是给别人住的地方。

    四人围着转了一圈,明白了。

    这暗窠与青楼做生意的方法不同,是一家一家自己搞的。为了方便组织,娘子们干脆搬到一块,大围墙内分出一个一个小院子,接了客就往自己家拉。

    这后头住着的,大概是娘子们的家人,或者是因为地方太大用不到,把院子便宜租下的租客。

    每个院子都是独门独户,做这种生意的,安静不到哪去,但大家自家管自家的事,倒是便宜。

    大白突然迅速跑了起来,跑一段闻一闻,跑一段闻一闻,最后停在一户门前,‘呜呜’的小声叫唤。

    卢栎知道,这是大白找到地方了。可它跳来跳去,动作很兴奋,声音却很小……说明凶手一定在里面!

    “赵杼……”卢栎紧紧握住了赵杼的手。

    “我明白。”赵杼揉了揉他的头,给赫连羽打了个手势。

    赫连羽叮嘱沈万沙不要说话,抱着他跳了上墙头,猫下身子往院内仔细察看,很快,探出身子冲赵杼点头。

    赵杼从袖里摸出匕首,小心的插|入门缝挑着门闩。

    与此时时,院内房间里,一只大手正紧紧扼着怀欣脖子,怀欣两眼翻白,眼看着就不行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