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199章 教女

第199章 教女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之前,你可是装晕?”

    卢栎这句话问出,怀欣面上戒备更浓,“你是咳咳……”她咳了两声,“怎么看出来的?”

    卢栎却不答,只垂眸道,“怀夫人很关心你。”

    言下之意,你这样,被她察觉,她会很伤心。

    怀欣用被子掩住脸,“我知道,母……夫人最聪明,我瞒不过她。可这种事……我要怎么说?”

    被子底下的人又开始颤抖,卢栎眉心微蹙。

    “你很喜欢怀夫人?”他试着转开话题,不让怀欣回忆那些她害怕的事。

    “嗯。”怀欣声音有些闷。

    卢栎声音轻缓,“听说你是庶女,怀夫人把你养在膝下,却也没有特别关心你。”

    “胡说!”怀欣有些激动,声音都紧了,“夫人待我很好!”

    此时有丫鬟听到动静,端了药进来。

    怀欣长呼口气,在丫鬟伺候下喝了药,感觉喉咙舒服很多。她清了清嗓子,挥手,“你下去吧。”

    丫鬟看看坐在床头的卢栎,站在窗边的赵杼,再看看只着中衣的怀欣,面色有些犹豫。

    怀欣瞪了她一眼,“想什么呢?这两位是我的救命恩人!”

    卢栎微笑看向丫鬟,“你放心,我们不会伤害六小姐,否则怀夫人也不会允许我们在这里。你若担心,就在门口盯着。”

    古代礼法严谨,为避人言,卢栎和赵杼呆在怀欣房里时,房门是敞开的,院子里的丫鬟只要往厅边一走,就能看到他们。此前周妈妈与一个丫鬟就在厅内守着,现在大约换班了,新过来的丫鬟不放心。

    丫鬟咬咬唇,还是下定决心说了,“可是小姐生病……吹不得风……”

    “大夏天不吹点风,是想我病更重干脆热死么!”怀欣身体好一点,嘴上不饶人的性子便又透出来了。

    卢栎乐于看到这一点,起码比颤抖着身体害怕的说出不话要强。

    “六小姐身体抱恙,好在治疗起来并不难,只是心绪郁结,需要散出来才好。大夫也曾明言,时时开门透气,开窗让六小姐赏景,有助病情恢复。”卢栎微笑看着丫鬟,“听大夫的总没错,是不是?”

    丫鬟这才松口气,朝卢栎赵杼深深一福,“奴婢越矩了,求贵人不要见怪。”

    卢栎摆摆手,表示没关系。

    “奴婢就在外面,小姐若有吩咐只管支应一声。”丫鬟这才与怀欣请辞。

    怀欣不耐烦的哼了哼。

    等丫鬟走后,怀欣才与卢栎道歉,“对不住,这些丫鬟都被我惯坏了,个个都想管着主子。”

    卢栎微怔,转而笑了,“你们主仆相和,甚好。”

    “谁与她们和了!”怀欣又侧过脸哼哼。

    丫鬟担心主子健康和名誉,主子担心丫鬟得罪他们被记恨,这不是相和是什么?

    卢栎总算有些明白了,怀欣这小丫头,心里颇有些别扭呢。

    “愿意与我聊聊怀夫人么?”他继续这个话题。

    怀欣轻轻咬唇,“为什么?”

    “因为……怀夫人对我不好呀。”卢栎笑笑,拿起三脚香几上的红泥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我娘与怀夫人曾经关系很亲密,可我上门请见,怀夫人直接给下马威,拒绝姿态明显,非常不近人情。”

    卢栎心中始终有个疑问,他觉得如果不解决这个疑问,就算怀夫人答应了与他说苗红笑之事,估计也不会说的特别深,特别交心,“……所以我不喜欢怀夫人,当然,她大概也不稀罕我喜欢。”

    但是,他最需要的,就是那些更深刻的事。

    所以了解怀夫人是件比较重要的事。他有种直觉,在怀欣这里,他能得到些什么。

    大概因为救命之恩,又或者最狼狈的一面被卢栎看到过,怀欣很信任卢栎,面对他时颇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洒脱,“夫人就是很容易让人误会,我小时候也很恨她。”

    “哦?”卢栎有些意外。

    “太小时候的事我记不得了,”怀欣抱着膝盖,头垂着,看不到表情,声音非常轻,“奶娘说,我小时候长的很像我的嫡姐。我的生母生下我后大出血,落了病根,没撑多久就去了。夫人有天看到我哭的伤心,大概忆起往事,见我可怜,就把我抱到正院……”

    可是怀夫人很少抱她,也很少看她,她是被奶娘带大的。到了三岁,天天要去给夫人请安,小小年纪,规矩做的足足,她行礼比任何一个姐妹都端正,可是怀夫人并没有给予过多赞赏。

    长大一点,姐妹们一块玩,抢花儿,争衣料子,争父亲的宠,小小的人,小小的圈子,就开始有了勾心斗角。这个说我姨娘受宠,我想要什么都能有,那个说我有哥哥,将来有倚仗,你们得与我交好。怀欣那时刚刚明白嫡庶的意思,便得意洋洋的说我是嫡母膝下养的,将来要充做嫡女,比你们都厉害。

    一句话引来众姐妹群起攻之,怀欣被狠狠欺负了一顿,哭着跑去找怀夫人,怀夫人还是没有理。

    怀夫人说别人欺负你,你不能欺负回去?哦,还骂你了,那你不会还嘴?打不过别人,就矮下身不要招惹别人,骂不过就好生听,好生看,好生琢磨。

    别人骂你,你便找到别人最痛处,狠狠踩回去。别人打你,你要不就忍气吞声,要不就想办法,把人打的再不敢惹你。

    不过是姐妹们争吵,你就哭哭啼啼找我做主,将来你若嫁了人,夫家的妈妈,丫鬟拿捏你,妯娌挤兑你,你也来找我哭?

    ……

    最初都是这样的小事,怀夫人都不怎么管,只是以不怎么亲切的态度,告诉她她需要往哪个方向努力。随着她渐渐长大,再遇到困难,怀夫人连方向都不指了,让她自己想,再问,怀夫人只会板起脸问,你就这点本事?

    那失望的神情灼的怀欣眼睛生疼,她下定决心更努力,变的更强,终有一天,要让怀夫人刮目相看!

    “小时候与姐妹吵闹动手,别人的娘嘘寒问暖,心肝儿肉的哄,夫人……只会训我我哪里做的不对,不好,下次应该怎么样。那时候,我是恨她的。我总想,既然不喜欢我,看到我就只想教训,那当初为什么要把我抱过来养?”

    怀欣声音有些哽咽,半晌,抹了抹眼睛接着说,“可当我慢慢长大,把房里的事样样理好,手段连最刁的下人都怕;夫人随意丢给我几个铺子,我能让它们一年赢利翻两倍;纵使……纵使遇到今日之事,我虽然害怕,却从没想过要寻死,这一切,都是夫人教导。”

    “她教会我看事长远,不要总想着面前蝇头小利。她教会我人生总有得失,要了解自己,做出最正确的取舍。她教会我世事艰难,女人尤其不易,靠山山倒靠水水流,一切都要靠自己。她教会我,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好好对待自己,成为最美好的自己,自会吸引来最好的人……我不该为庶女身份困扰,不该为小小内宅争斗苦闷,那样很蠢。我只要坚强勇敢的长大,自会有芳华绽放,可以笑对人世间所有风雨,可以引来最优秀的人最朋友,家人。”

    “娘亲……从没说过任何煽情的,亲切的话,但她教给我的太多。”怀欣吸吸鼻子,“我今年十三岁,可有时与十七八岁的名门嫡女也聊不来,觉得她们很幼稚。与怀瑜胡闹,我有时是故意的,我就是想让夫人多看看我,哪怕是骂我呢……”

    卢栎听懂了,怀欣没说一句怀夫人是好人,可是字字都在证明她是好人。

    “我之前装晕……是因为不知道怎么面对她。”怀欣转过脸,黑亮的瞳仁像被洗过一样,干净清澈,“施逸他……很恶心,当着我的面,强|暴尸体……别的姑娘遇到这种事,大概会吓的想死,我当时也很害怕,可是现在只有恶心,我不想死。我不知道夫人想看到我什么样的表情,不知道我会不会让她失望,我不想再看到她失望的脸……”

    卢栎笑了,“你仍然觉得,怀夫人不喜欢你?”

    “她抱养我,只是因为我与已故的嫡姐长的很像,把我养大,是不能放开已经揽到手里的责任……”怀欣有些疑惑,“难道不是么?”

    “当然不是。”卢栎眨眨眼,眸里波光浮动,光华流转,“她听到你失踪,立刻晕了过去,看到我们有线索,强撑着病体,骗过你大哥,小心跟着我们,一定要亲眼看到你,方才放心。就算看到了你,举止亦多有失态,你还觉得,她不关心你?”

    怀欣眼神有些迷茫。

    卢栎又道,“你可曾见过她对旁的人如此?当然,你的嫡兄弟除外。”

    怀欣想了半晌,眼睛一点一点变亮。

    “所以,只要你健康,安好,旁的事对她不重要。你任何反应都没关系,她关心的是你这个人,你怎样,她都不会失望。”卢栎指尖敲击桌面,檀木小几发出清脆声响,清脆动听。

    怀欣脸一点点红了起来,“娘她喜欢我!”

    “嗯。”

    “我要去看她!”怀欣说着就要下床。

    卢栎把她按住了,“怀夫人在休息,你也病了,需要将养。来日方长,有些话以后有的是机会说,你现在带着病去看怀夫人,她才会生气。”

    怀欣抿抿嘴,坐了回去,像是认同卢栎的话。之后她咬咬唇,睫毛忽闪,看样子还是心存忐忑,“母亲……真的关心我?”

    卢栎颌首,微笑着看她。

    怀欣又笑了起来,大眼睛水亮,小脸红扑扑,看起来完全是个健康活泼的孩子。

    卢栎暗自点头,又放了心。

    “怀夫人这样待你,你不会好奇么?”静了一会儿,卢栎出言试探。

    “好奇的,”怀欣杏眼微弯,“所以我经常偷听她和周妈妈说话。”

    “周妈妈是母亲的陪嫁丫鬟,很忠心,母亲偶尔会和她说些贴心话。”怀欣想起往事,神色又迷茫起来,“母亲常与周妈妈聊起一位闺中密友,她好像很喜欢那个人,敬佩她,思念她,可那个人好像死了。我有时候会想,母亲好像是希望我成为她那样的人,有一双慧目,有聪明的头脑,坚强,独立,永远不哭,用笑容对待一切……”

    “母亲好像每年都花大把银子,探听这个人的下落,可许年多过去,总也得不到好消息。有次母亲病了很久,静卧养病,不让任何人打扰,连父亲过去都要通报,我很担心,悄悄跑过去,想偷偷看母亲一眼,正好碰到周妈妈在劝母亲。周妈妈说这么多年找不到线索,如今又被人威胁,再继续下去恐会有了不得的后果,劝母亲放弃。母亲却说,就是因为如此,才更要找,因为阿笑遇到的危险肯定更大……对了,母亲那个朋友名字里有笑,母亲唤她阿笑呢!”

    卢栎面色不变,心中却波澜丛生,阿笑……是他的母亲苗红笑么!

    “怀夫人说……要继续找……那个人?”

    怀欣点点头,眉头蹙着,“母亲还说,知道阿笑有个儿子,却不知道那个孩子在哪里。她知道以阿笑的聪明,遇到应对不了的危险肯定会好好把孩子藏起来,如果这样,阿笑就很可能死了。可她不甘心,没看到阿笑尸体,她不相信人死了,就算死了,她也要帮她报仇,于是一直在线索。”

    “母亲之前没有找到那个孩子,后来被不明底细的人威胁,担心自己被盯上,反倒不敢找了。她说,她相信阿笑多过自己,孩子只要被她牵连,一定是安全的。”

    “一个月前吧大概,母亲在街上偶然遇到一位从兴元来的柏夫人,两个人似是旧识,聊了很久。当时我陪着姐妹们在旁边铺子里选胭脂,还去请了安,母亲那时很高兴,归家时脸色却很沉。我又不小心偷听到母亲与周妈妈说话,母亲很不高兴,说什么‘这事太危险,和该大人担着,小孩子怎么可以掺和,出了事怎么办’,她好像在责怪怀夫人,说若换了她,必要好生保护孩子……”

    怀欣回想完前事,长长叹口气,看向卢栎,“你看,母亲就是这么别扭,还很固执。可她是好人,你别讨厌她,好不好?”

    卢栎眼睛有些热,他好像有些明白,怀夫人是怎样的人了……

    他阖起双眸,长长呼气,把心内思绪全部压下去,才睁开眼睛看怀欣,“今天看到那样的事,害不害怕?”

    怀欣点点头,又摇摇头,“那时害怕,撑过来了,也就不害怕了。”

    “你知道那是什么事么?”

    怀欣脸色一白,咬着唇别开头。

    卢栎心内叹气,他就知道,心理这一关总是不好过的,若不好生调整,许会误了一生。所以尽管这个话题有些沉重,并非他们两个未婚男女可以放开讨论的,他还是忍不住开口,“怀欣,你总会嫁人的。”

    怀欣把脸闷在被子里,声音有些瓮,“我要当姑子,不嫁人了!那太恶心了!”

    “你把遇到的事,心里的想法,告诉怀夫人,与她撒娇,让她关心你,好不好?”卢栎浅浅勾着角度,引导怀欣。

    “不要!”

    怀欣声音清脆又急切,就算看不到她的脸色,卢栎也知道她在害羞。他轻笑一声,继续引导,“你不是说,不知道怎样面对怀夫人?你把见到的事,心里的想法说与她听,示弱,撒娇,就是一种方式。”

    怀欣这下明白了,被子一掀,希冀的大眼睛看着卢栎,“母亲会疼我,是不是?”

    卢栎一脸正色,“当然。做母亲的最受不了孩子撒娇了。”

    怀欣眼睛登时亮了,立刻思考这样做的可行性。

    卢栎见她上钩,便释然了。怀欣年纪还小,对性很懵懂,又遇到施逸这样的变态,观念会受到冲击。也好在她还小,可以引导。把心里的话说与亲近的人听,在亲人那里得到慰藉,关怀,久而久之,会冲淡这种感受。怀欣很坚强,几年过去,她会变好的。

    所以现在根本不需要严肃提及嫁人之事,他会与怀夫人沟通,告诉她需要注意的地方……

    可再坚强,也是将将受过打击的少女,拖着病体,精神这么一会儿已经超强了,怀欣很快累的躺下去,又睡着了。

    卢栎给她掖好被角,看了看窗外怀夫人院子的方向。

    他手握成拳,告诉自己不急,不要着急……现在,该是审一审施逸的时候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