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13章 机会

第213章 机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卢栎手捧茶盏,氤氲水气在眉目间萦绕,“不错。”

    胡薇薇的确与他说起过百宝楼困境,但更多的却是父母昔年旧事,他对百宝楼知道的并不多,“说是有人恶意欺负百宝楼。”

    “的确,”钱坤深深吐了口气,目中锐光微涨,“主子不在,宗主令消失,百宝楼虽能守成,到底没了护佑,再低调,也是块无主肥肉,有人眼馋并不意外。”

    卢栎轻轻颌首,“嗯。”

    他从怀夫人讲述里知道,父母死讯在某个时间点突然爆出来,立刻传的沸沸扬扬,知道他们死了人的不少。胡薇薇说宗主令很神秘,无大事不常用,以前便罢,战乱年代里,苗红笑屡屡用它来召集江湖人……那么她再低调,知道她有宗主令,掌管百宝楼的应该不少。

    而且这个不少,是在江湖,并非官场。

    那么父母的死……是否与江湖事件有关?宗主令这么厉害,会不会有人想抢过来,取而代之?

    这可是一股很大的势力。对于江湖人来说,势力代表实力,代表财富。

    卢栎眉眼微垂,若有所思。

    等他神色转回,钱坤才又神色恭敬的继续,“我与各处掌事商量行计,十年来压下去不少,近来这一波,下手猛准狠,非常出乎意料。像是多股小势力集结起来,背后有个出谋划策的人一样。”

    “可每一个举动过后,间隔的时间很长。比如西京的百宝大会,他们放出风声唆使异族人来闹,机缘巧合下官府把人收拾了,他们便不再闹,直接撤了,只在百宝大会后盗了批宝贝。消停近三个月,最近才又出招,好像故意给我们休养生息的时间一样……”

    他对这一点非常不理解。西京的事是百宝楼沾了官府的光,并不难查,这些人不可能不知道,却没有继续下重手。他们针对百宝楼的动作次次皆如此,是想做什么?与百宝楼玩游戏么?

    卢栎指尖滑过茶盅,氤氲水汽拂过黑色眼眸,闪着睿智微光,“他们在等你主动屈服。”

    话音落时,他手中茶盅盖盖回茶盅之上,发出‘啪’一声脆响。

    胡薇薇美眸一转,明白了!

    下一瞬,她鞭子敲在桌边,红唇微扬,语音嘲讽,“钱串子你个傻帽!他们在玩猫玩耗子,看你能蹦跶几下,等着你们受不了直接送上门呢!直接踩死固然不错,可若百宝楼能主动归降,在没什么损失时送到他们手里瓜分更好嘛!”

    钱坤眼眸一厉。

    细想以前过往,好像真的是这样!怪只怪经历多了,他把事情想的太复杂,没往这一点上去想!

    “要让我们知道谁是幕后之后……”钱坤拳头捏的咔咔响,咬牙切齿,“老子活撕了他们!”

    卢栎放下茶盅,拂了拂袖子上的褶皱,“此事即起,你们不可能没有有想过对策。怎么样,都想了什么办法?”

    见面时间不长,说的话也不多,卢栎已经表现出了他的亲切,冷静,聪慧。若说之前钱坤是因为宗主令对他尊敬,现在却是发自内心了,说话也更直接,没提防的意思了。

    “这些势力里,有些小的我们知道。但贸然针对他们,定会遭来暗地里的人更大攻击,遂我的意思是,百宝楼需找厉害联盟,先把局势稳住。”

    钱坤把自己意思说明白,“不管怎么说,百宝楼是自身实力不如以往才受到别人攻击,若有厉害联盟,站稳了脚跟,别人也就只有看着眼馋的份了。”到时候,他就能空出手,把敢肖想百宝楼的耗子一个个揪出来弄死!

    这个思路不错,值得一试。卢栎初来乍到,对江湖,百宝楼知之甚少,没信心直接插手,百宝楼危机又迫在眉睫,他觉得此法可行,便问,“你看好的是谁?”

    钱坤面目肃然,“温家堡。”

    “这个我知道!”胡薇薇过来给卢栎续了杯茶,同他细说温家堡之事。

    这温家堡,数年前曾是主令下盟友,后来恩情两清,上代开始不再听从宗主令,老堡主意外去世后,嫡子庶子干儿子手下争地盘,乱了好一阵,最后离开大家视线多年的嫡幼子突然出现,凭着过硬本事,拿下堡主位置。

    这位新上位的堡主才二十多岁,能力却非常出众,眼光犀利行事老辣,短短几年,整合家族资源,大胆发展,让温家堡实力更上一层……

    胡薇薇话音滔滔,总结各个方面,认为温家堡争取过来的确能给百宝楼带来巨大好处,可争取此人,并不件容易的事。越是能力出众,眼光老辣的人,让他动心的条件越少。

    卢栎捧起茶盅,浅青釉色衬的修长指尖更加白皙,“可有机会。是不是?”

    钱坤挠挠头,“新堡主最近广下请贴,邀请众多武林中人于西山召开大会,增进友谊,并为其妹举办比武招亲。离的近,又能见到人,所以我才……”

    卢栎点点头,懂了,“他有什么爱好?”

    说起这个钱坤眼睛就放光,“他喜欢古董!我最近正好找到一前朝青花,正准备行动!”

    “如此甚好。”卢栎唇角勾出笑意,“你可去试。”

    “嘿嘿……”钱坤说完,心里一块大石头算是放下了,“以前我顾虑多多,生怕失败,现在主子来了,还带着宗主令,失败都没关系了,我败了,还有主子呢!”

    胡薇薇不喜欢钱胖子巴结卢栎的方法,宗主当然谁都想巴结,可你得注意距离!这满脸油光的胖子再往前一步,就能碰到清新水嫩的宗主了!

    遂她鞭子一甩,高高扬起头,“还有老娘呢!”

    钱坤转过身,压低的眉毛突然高高挑起,上上下下打量胡薇薇,尤其她□□的美好身材,最后别有深意的说,“是啊,我不行,你可以来美人计!”

    “那是!”胡薇薇瞬间傲娇,“老娘的美天下无敌!”

    卢栎:……

    之后,三人又就着此事仔细商量了半晌,尤其卢栎的宗主身份,很有些难办。

    宗主回归,对于百宝楼,甚至整个江湖来说都是件好事,钱坤和胡薇薇恨不得把卢栎捧出去秀一秀炫一炫,让那堆各有心思的人看看,都给老娘|老子马不停蹄的过来参拜!

    可是不行。

    其一,宗主令再现,是整个江湖的大事,格调必须高高高!时间,地点,时机,样样都要把握好,争取制造最大最强效果,最好直接把所有人镇住,草率出场不仅对不起自己,也对不起别人的期待值!

    其二,历代宗主令之所以能发挥作用,令牌本身的意义是一方面,执有者武功高强也很重要。这么多关系要维系,还要发展新的,没武功怎么行?不说别的,劝个架都难,江湖人吵架可不是只用嘴的。

    卢栎没武功,别说管别人,还没接近没准就被掌风带倒,受伤事小,丢命事大。

    柔弱如他,怎么与野蛮江湖人人施恩,交往,又怎么面对冲上前的人,都需要制定个合适的办法。

    其三,平王现在在外面四处散发卢栎画像,要抓他啊!他没有武功,被抓走还说毛线啊,什么计划都没用了!

    ……

    讨论过程中,卢栎头越来越低。

    不会武功……他万万没想到,有天他会栽在这个点上!

    可钱坤和胡薇薇说的很有道理,他不得不听……

    当然,他对于这宗主之位,也没太多的归属感就是了。别说江湖人了,他骨子里都不是古人,一点也不想面对这些……别人渴望得到的,正是他想推却的……

    可面对两双期待的眼睛,那些残忍的话……他说不出口。

    “总之,先这样吧。”卢栎把茶盅放到桌上,神色平静,“钱坤先去试着找找温家新堡主,其它的事先放放,反正一时半刻也商量不出结果,需得慢慢考虑思量。而且——”

    他嘴角泛起无奈苦笑,“平王还在外面大肆寻我,短时间内,我怕也不能高调出现。”

    两个人对视一眼,齐齐叹气,只有先这样了。

    钱坤起身行礼,“主子稍安勿躁,请先保重身体,总会有办法的。”

    胡薇薇这时感觉与他一致,“是啊,你别急,会有办法的。”

    “你去吧。”卢栎冲钱坤挥挥手,又叫胡薇薇,“去送送钱护法。”

    胡薇薇皱了皱鼻尖,让开路,鞭子一甩,“请吧——”

    钱坤看着胡薇薇,露牙一笑,色气满满,气的胡薇薇又甩鞭子。

    钱坤身子动都不动,大手迅速抬起,直接攥住了胡薇薇的鞭子尖,“主子的事,细细说与我听。我总觉得,主子受了很多苦。”

    “那是……”胡薇薇见他问这个,也不计较他的无礼,“还算你有良心。”

    她拽着钱坤快走几步,到一处空旷的六角飞亭,细细讲述与卢栎遇到的点点滴滴。

    她跟了卢栎很久,消息渠道也比较靠谱,连卢栎小时候的事都问出个七七八八,钱坤问她算是问对了。

    半个时辰过去,钱坤看了看卢栎房间的位置,深深叹气,“主子受苦了……”

    “是啊,”胡薇薇眼角有些红,“若不是我恰巧遇到,又恰巧看到他颈间宗主令,恐怕他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身份呢。干爹干娘去的太早了……”

    钱坤拳头背在身后,嘴唇深抿,目有厉色,“咱们的宗主,可不是任人欺负的……”

    “自然!”胡薇薇鞭子一甩,霸气十足,“老娘要把欺负过主子的,一个个剥皮去骨喂狗!”

    “死的太容易才没意思……”钱坤豹眼内黑色翻滚,半晌,才道,“我先走了,你在主子身边,好生保护。”

    “用得着你说!”

    ……

    接下来的日子,卢栎一直安静住在宅子里,不是看书,就是与大白玩。

    八日后,钱坤神色颓丧的过来,表示他的青花瓶计划失败了。

    卢栎温声安慰他,胡薇薇却叉着腰嘲笑他,“还以为你这死胖子多厉害呢,看老娘的!”

    她准备用美人计。

    她用美人计的方法便是——卖身葬父。

    她钦点钱坤扮演死去的父亲,钱坤表示自己在京城人头太熟,有被认出的风险,不行。但他对此法非常感兴趣,觉得可行,就是难度有点大。卖身葬父的姑娘一般都一身白衣,楚楚可怜,胡薇薇太漂亮太火辣,大概不能行。

    卢栎嘴角直抽:你太天真了,骚年。这位可是卖身葬父专业户!

    胡薇薇也是顺口一提,并不是非得要钱坤扮死爹,甩几个钱请个乞丐又方便又好,一点不是问题,重要的是这位温堡主的行踪,喜欢的口味。

    总得找着他经过的路线,还得投其所好!

    钱坤觉得这个太简单,包在他身上,两日内就能打听清楚!

    二人热烈的讨论计划细节,卢栎在一旁瞠目结舌。

    可惜胡薇薇也没能放过他,非要他扮演强扮民女的恶霸,纨绔,技术要点:要凶残,非常凶残,特别凶残!

    卢栎:……

    还是钱坤替他解了围,立刻严辞拒绝,道平王满大街在抓他,还让他扮恶霸,是生怕别人找不到自己送上门么!

    胡薇薇摸摸鼻子,表示一时激动给忘了……

    总之,卖身葬父的计划就这么定好了。卢栎不用扮尸体,也不用扮恶霸,但因为他的机智头脑,和少主身份,必须亲自盯着这个计划实施,若有意外,也能及时补救。

    因为卢栎正在被平王围捕,这么出去也不行,须得乔装打扮……

    于是两日后,卢栎穿了一身珍珠蓝羽缎制成,宽宽大大又长及脚面,袍子不像袍子,裙子不像裙子的衣服,配以同色同料,能从头罩到脚的幂篱……

    又让他男扮女装!

    起初卢栎是不同意的,但胡薇薇坚持,说这料子男女皆穿,尤其富贵人家的公子,穿的特别多,一点也不像女人!

    钱坤也说这料子极配卢栎,一点也不女气……

    卢栎无奈,只好拿了本书,提前到达指定位置——苏记点心铺。

    这点心铺与西京崔娘子的点心铺做生意的方法相似,专门布置了二楼临街雅间,供小姐们休息享受。

    这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时间也尚早,铺子里没有女客,整个雅间,只有卢栎一人。他便坐到临窗位置,打开窗子,取出书卷,静静翻看。

    因为约定时间还早,他放心任自己沉浸书中……

    赵杼听到下面传来与卢栎有关的消息,亲自骑马出京,一夜未睡,却发现是假的!欣喜变成狂怒,他差点直接掏锏杀人,若不是暗卫们把惹祸那人远远带走,他还真滥杀无辜了。

    他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他越来越压不住自己的脾气,自打卢栎离开,他心内狂躁难平,随时都有毁灭世界的冲动,觉得自己快疯了。

    他也不敢睡觉,睡着后总会梦到卢栎生气的脸,痛苦绝望的问他,为什么要骗他!

    可他宁愿卢栎生气,也不愿意卢栎莫名失踪,一去不回!只要他能回来,只要他能回来……

    赵杼紧紧握拳。

    他自认了解卢栎,可卢栎此去,愣是没留下任何线索,这不正常,必是有人在帮他!赵杼有自信,不管那个人是谁,他一定能把人找出来,只要有足够的时间……

    拉着马缰的手沁出血,赵杼唇角斜斜勾起一个危险的笑,眸底血丝密集恐怖。

    等抓到卢栎,他一定要先把他按在腿上,狠狠打一顿屁股,让他知道离家出走是不对的,任何时候都不要再想!

    ……

    还未入冬,冷风已经刮的脸面发紧,赵杼仰头望天,长呼一口浊气。

    卢栎,你跑不出本王手心!

    视线下移时,他看到临街二楼窗子开着,一片珍珠蓝羽缎衣角露出。灰色的布幌子,暗沉沉的窗格,冬日萧瑟里,猛然跳出这一抹亮色,倒是鲜活的很。

    不过这么冷的天气,穿这样不保暖的料子,还开着窗户吹冷风……谁家小姐这么矫情!

    女人,果然都是不用脑子的,跟他的卢栎没法比。

    卢栎……

    邢左见王爷的眼睛盯着苏记点心铺看,眼珠子转了转,自告奋勇举手,“属下去买水晶枣米糕!这家的水晶枣米糕最好吃了,卢先……王妃很喜欢这道点心的!”

    他提到水晶枣米糕,又提起卢栎,暗卫们心下齐齐一紧。

    王爷正在生气,你还提这个……

    赵杼修长眼睛眯起,后又渐渐松缓,“去买。”

    暗卫们齐齐看着邢左:不愧是小队的头儿,果然会猜王爷的心思!

    只有洪右捏了捏邢左的手,知道他是蒙对的。

    不过王爷这些天不肯好好吃饭,能用些点心也是好的……

    王妃啊……你到底在哪儿呢?

    他视线掠过点心铺二楼窗前那抹亮蓝,苦笑着看向远方。

    邢左迅速买了点心回来,交给赵杼。赵杼点点头,拿在手里顿了一顿,缰绳猛的一挥,催马前行,“回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