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23章 暗涌

第223章 暗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近几日温家堡里发生的事,真是一言难尽。

    温家堡换了能力卓绝的新堡主,朝气蓬勃蒸蒸日上,正是需要好兆头的时候,此次英雄大会,目的本就是华丽亮相,正式展示自身强大,任何阻碍都必须被消灭。

    西山庄子占地极大,布置的富丽堂皇,颇有巧思,提前被请来的江湖人都觉得开了眼界,直赞新堡主年轻有为。一切正朝好的方向发展,谁知突然有人落水!

    什么吉祥话都弥补不了死人的晦气……大家本以为温祁会发脾气,谁知他不声不响请来个奇人,能救死人还阳,热热闹闹一场,不但把这篇揭过去了,还因为此事太过离奇神秘,让温祁声望更甚。

    这时候波澜又起,庄子上死了个丫鬟。

    死个下人算不得什么大事,可她死的时间太巧了。庄子里接连出事,晦不晦气?而且这个人可没有还阳!

    众目睽睽之下,温让站出自首,温家堡主子隐有不和又曝了出来。

    谁家没点乱七八糟的事?不过狎玩个下人,还是家里最没出息的长辈,算得什么?温祁只要稍做舆论引导,就不会有问题。可温让实在太蠢,他那自认凶手的方法,但凡长眼睛的,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他在包庇凶手。或者,他胳膊肘往外拐,想要和外人一伙,故意搞事对付温祁。

    这就很严重了。

    谁也不能保证家里亲人全部人中龙凤,能力卓绝,出现资质平庸,没什么能力的很正常。大家一般的做法是:供你吃穿,由你任性,让你衣食无忧终老。当然这样有个前提,你不能背叛家族。哪怕纨绔,性子混,到处惹事都没关系,你不能狼子野心,与外人为伍。

    江湖人讲正义重义气,别管私底下怎么样,人前必须坦荡正气,这样情况下,温祁几乎不得不逼着查明丫鬟死因,找出凶手。

    若温让有什么苦衷,不得已包庇凶手,可以原谅;若温让只是想趁机与温祁吵架,也不是什么大事,叔侄坐下好好聊聊,解开心结便是;若温让与外人合谋,与家中做对,就得家法处置了……

    这件事处理好了,温祁不但能将自己的处事理念坦于人前,还能为死去的丫鬟,这样一个奴籍的小人物报仇……实在是光明磊落,侠之大者!

    所以,查明丫鬟之死势在必行!

    可是今夜帮温祁验尸的少年,正是那日救死人还阳的卢先生。少年好看又有气质,本事也足够强,到底还是年轻,做事不懂委婉。

    死个奴籍丫鬟,丁点大的事,一堆外人在旁边看着,温让都站出来说自己是凶手了,你就认了么!实在忍不住,等人群散了再单独与温祁说也是一样,这少年非要硬气着,揭穿温让谎言,把一切坦白在大家面前,导致局面如此难看……

    温祁一定觉得很憋屈。

    当然,他们是武者,尊敬一切有本事的人,并非瞧不上卢栎,只是觉得这个少年多磨练几年会更好。

    所以目前来说,温祁应该很犹豫,这桩人命案,接下来要怎么查?接着用卢栎?不怕他抖出更多事么?

    以上,是所有房间里脑子转的快的江湖人想法。

    ……

    卓修远就是这个时候提起白时的。

    他与温祁缓言轻谈,声音里满满都是长辈对小辈的关怀与期望。他们聊起已经去世的温家老堡主,卓修远还传授了很多治家心得,温祁直言受益匪浅。

    就在这个时候,卓修远提起了仵作之事,“贤侄是想破这个案子?”

    温祁目光幽暗,“是。”

    卓修远叹了口气,眉眼里很有些担忧,“咱们不方便与官家打交道,不能请堂官断案,可破案哪那么容易……”他指着卢栎,“这位小友确有本事,老夫并非不信任他,只是事关重大,多个人一块商量,才不会造成冤案,误了贤侄的事。”

    “卓叔说的是……”温祁眼睛眯起,似在思考,“可惜我没有认识的人。”

    “若贤侄不介意,我倒是认识个不错的……”

    “怎么会?卓叔愿意相帮,是温家堡之幸。”

    “你灵台清明,目光远大,很好。”卓修远捋着胡子,满脸安慰,“不过你放心,我既然开口,能请来的便不是泛泛之辈。”

    “他姓白,叫白时。”

    “是大理寺最厉害的仵作,余智的弟子。”

    他这话一出,有个常在上京地头混的立刻反应过来,“可是那个在官府供职,年纪最小的仵作?”

    卓修远一脸惊讶,“这位兄台也认识白时?”

    “见过,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不过这白时名声很强啊!”

    温祁似是有些好奇,“卓叔,这白时……有什么厉害之处?”

    “厉害之处不少,”卓修远笑了,“年轻人,谦虚好学,人品不错,也有冲劲,技术也很好。眼下这个案子,对他来说应该不是问题。”

    “肯定不是问题么!”那个知道白时名头的人又喊,“他可是破过一桩连死二十余人的连环命案呢!大理寺少卿立时引为知己,对其赞不绝口!”

    这人好像知道很多,很有诉说欲|望。他将白时相貌细细描述了一番,大眼睛,小嘴,五官精致,长的非常漂亮,称得上是有匪君子,温润如玉……

    这白时不但长的好,还非常体贴他人,喜欢助人为乐,尊老又爱幼。如此上佳德行,偏偏又十分低调,不喜欢听人夸奖吹捧。他还是个极好的倾听者,只要与他聊过天,就会迷上那种感觉,任何时候,他都能让人感觉如沐春风……

    白时技术非常好,是余智门下第一人,小小年纪就被官府破格录用,在任期间帮助官府破案无数,甚至得到皇帝嘉奖……

    他还有勇气有担当,敢不畏世人冷眼蔑视,坦承自己喜欢平王!

    男人之间的爱恋是禁忌的,世间不容的,可他敢站出来,说自己喜欢男人,并对对意中人表白,小小年纪,竟是个热血汉子!

    ……

    这样一个仵作,长的好,会来事,有实力,有骨气,还痴情!怎么会不被人欣赏!

    说话的人口沫横飞,像打了鸡血似的异常亢奋,好像温祁若不答应这人来,就是有眼无珠!

    卓修远站在一旁,捋着胡须,淡笑不语,听完这人讲述,不由抚掌感叹,“我都不知道这么多,看来还是小看了我那位小友啊……”

    卢栎在听到卓修远提起白时名字时,就觉得有些耳熟,但想不起是谁。直到这个江湖人激动的说这人喜欢平王,他才有印象。

    升龙会时,他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那个丢给他丐帮牌子的顾老头说白时是个很厉害的仵作;后来遇到余智,他的徒弟一直把白哥哥挂在嘴边,崇拜又佩服……

    卢栎以前对这个名字的印象,只是同行,还是个技术不错的同行,若有机会,或可探讨一番。

    没想到,白时喜欢平王,而平王……是赵杼。

    眼睛莫名一酸,双手意识握拳,指甲深深嵌到掌心。

    他冲动之下放弃的,正是别人付出努力想得到的……别人长的好,技术好,勇敢又亲切,这样的人,谁不喜欢?

    赵杼……也会喜欢的吧。

    ……

    胡薇薇在听那个不知道从哪蹦出来,一脸猥琐相的江湖人说白时时,就想跳出去揍人了。说白时长的好,温柔善良又勇敢,你丫是看上人家了吧!酸人家喜欢平王不喜欢你吧!

    可你喜欢就喜欢,谁也管不首,可你不能捧他踩别人啊!

    卢栎不好看?技术不好?性格不好?

    刚刚卢栎走过来时,是谁看的眼珠子都要掉下来了?

    那个什么白时,不过破了个死二十多人的连环案,可知道她家主子最擅长就是破连环案!自己没见识别瞎说!那个什么白时那么厉害,会救死么?会让死人还阳么?

    还低调,名声吹的这么大,低调个屁啊!

    还勇敢热血,敢于表白,啊呸!别人喜欢你,你勇敢表白是佳话,别人不喜欢你,你打着别人名头搞桃色事件叫性|骚扰!

    赵杼那流氓喜欢她家主子好吧!!

    别乱说话啊啊啊啊啊!!

    胡薇薇快疯了,憋的脸色通红,偏偏不能打抱不平,因为她现在扮演是柔软贴心的小丫鬟!

    而且……卢栎状态好像不对。

    她不能跟着别人的陷阱刺激他,得换个方式。

    胡薇薇给卢栎披上大氅,“主子,咱们回吧?”

    她委屈的看了四下一眼,再次泫然欲泣,“反正这里也没人信主子……让死人还阳都算不上本事,勇敢追男人才算……”很有些怨忿。可她长的漂亮,眉眼灵秀,声音娇软,这样小家子气似的回应手法一点也不让人讨厌。

    那个打鸡血的汉子僵了下,挠着头,“我没说不信卢先生……”

    “是老夫的错,老夫的错,”卓修远拱手朝卢栎微微行了个礼,“是老夫仗着辈份多嘴,小先生可千万别有芥蒂。”

    胡薇薇目光微闪,贝齿咬唇,“您都知道自己有辈份,还当着这么多人给我家主子行礼,是想说我家主子不知礼数么……”

    卓修远面有赧色,略有些尴尬的放下手,“这……老夫并没这个意思……唉,让小先生难为,是老夫失误,稍后会备薄礼一份登门致歉,小先生可千万别有心结啊。”

    卢栎刚想说话,被胡薇薇悄悄扯了扯袖子。

    他顿了顿,突然明白了,捧着手炉,安静端立。

    很快,四下就有人小声言语。

    “小姑娘心思有点多了啊……”

    “不过也没关系,到底年纪还小,女人只要美就行了,不需要懂事。倒是这位小先生,有点……呵呵。”

    “卓庄主果然慈善,肯如此矮下身给人做面子……”

    “那个谁有点不识趣了啊……”

    温祁清咳两声,房间里声音才消失了。

    “嘤嘤嘤……”胡薇薇帕子抹眼哭的可怜,“是婢子的错……若不是婢子乱说话,主子也不会让人这么……这么讨厌……”

    说着,她朝卓修远跪了下去,“卓老,您老心慈,婢子求求您,别送礼来好么?您就说了两句话,我家主子就被骂,以前功劳也不算事了,您再这样……婢子……婢子不活了!”

    她说着又要冲卢栎磕头,“主子一心精研技艺,十数年不问外务,才习得鬼神之术;在外行走之时就算拼着身体不行,也要救人;被一时不理解的家属责问动手也初衷不改,可是今天……嘤嘤嘤……婢子给您招黑了!婢子不能再伺候您了……可是下辈子,下下辈子婢子还要做您的下人!”

    之后她绝然一笑,冲向了柱子!

    竟是要撞柱而亡!

    当然,被一票江湖人拦下来了。

    虎背熊腰的汉子心疼地看着胡薇薇,冲着卓修远叹气,“卓庄主就别为难人了,把一个小姑娘逼的撞柱有意思么?”

    卓修远眼睛睁大,“老夫万万没这个意思!”

    可在胡薇薇悲泣声中,没人替他说话了。

    ……

    “你不杀伯仁,伯仁却因你而死,到底不是什么好事。”温祁看着卓修远,“卢先生是我请来的客人,为解此误会,卓叔现在还是退避些好。”

    卓修远叹了口气,退开了,不过退开之前,还是朝胡薇薇说了句,“老夫真没这个意思……”

    “嘤嘤嘤主子保重,婢子下辈子再来伺候您!”胡薇薇做势又要撞柱。

    卓修远终于不敢说话了。

    温祁让人把胡薇薇扶起来,看着卢栎,“请白时的事,你怎么看?”

    卢栎表情淡然,眸色无波,“这里是温家堡,自然由堡主做主。”

    温祁定定看了他一会儿,才道,“那我便要请白时了。”

    “堡主请便。”卢栎抬脚,肃然离开。

    胡薇薇挣开众人,哭喊着,“主子等等婢子……”

    ……

    一走到没人的地方,胡薇薇立刻炸了,“卓修远那老匹夫不安好心!他是故意的!故意打压主子,好给他叫来的白时铺路!”辈份名声都差着,要不是她卖力演出,卢栎今天一定吃亏!

    卢栎微微颌首,“……嗯。”

    就嗯一声就算了?胡薇薇十分不甘心,目光闪烁,“要不我换夜行衣,把这老匹夫杀了?”

    “不可。”卢栎认真看着胡薇薇,“江湖势力手段诸多,不可妄为!”而且人家只是言语刺激,并没有做出真正伤害他们的事,怎么能滥杀?

    胡薇薇见卢栎目光里有着责备,心知说错话了。自己这个主子很是正派,有些事不能与他说……她乖乖认错,“人家知道了么……”

    “但这个卓修远如此表现……”胡薇薇用力思考,“定是猜到了温祁心思,想打压别人,独占鳌头,以此讨好温祁……想结盟的态度明显。可他在温祁面前能摆长者架子,温祁也极给面子,双方感情看起来很好,值得这样?”

    “或许就是……没那么好啊。”卢栎深深叹气。

    原来古代江湖,也是极考验演技的。

    “那那个叫白时来了,咱们怎么办?”

    “看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再说。”卢栎现在对传言不太信任。

    传言里平王赵杼是那个样子,他认识的是另一个样子,传言里卓修远善名远扬,是个极好的人,他见识到的又是另外一种。

    这白时……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倒有些期待。

    回到房间,胡薇薇打来热水,想让卢栎洗漱休息,卢栎却阻止了,“等一等,或许有人要来。”

    “谁?谁要来?”

    “也说不准,且等等罢。”卢栎脱了大氅,找了卷书,坐在桌边看。

    胡薇薇在房间里多加了个炭盆,随后找出以前绣了半截的帕子接着绣。

    外面雪已经停了,房间里很安静,烛火轻摇,窗上映着两个人的影子,倒也自在安然。

    ……

    卢栎猜的果然不错,两刻钟后,温祁来了。

    他也不废话,直接问卢栎,“关于那丫鬟之死,你还有事没有说。”

    “堡主慧眼。”卢栎放下书卷,微笑着指旁边椅子,“坐。”

    温祁坐下,卢栎亲自给他倒茶,“发现新线索时房间气氛有些不对,我便没说,猜堡主必要过来。”

    温祁哼了一声。

    “死者鞋头珍珠之上,缠着一丝黛青布缕,颜色极为特殊……”即是温祁的家,温祁要查案,卢栎认为,这些线索不应该瞒着他。

    温祁瞳眸一缩,像是想到了什么。

    “我记得阮英落水那日,身上穿的就是这种颜色的中衣。”卢栎眸色郑重,“敢问堡主,这西山庄子里,穿这种布料的人多么?”

    温祁拳头紧握,“这布料是我偶然得来,仅一匹,全给阮英做了衣裳。”

    卢栎伸开手掌,放在炭盆边烤火,声音浅淡,“如此,堡主心内当有些猜想了。”

    静了好一会儿,温祁才道,“这个案子,有劳先生了。”

    “哦?”卢栎微笑道,“白时不是要来?”

    “只一个好名声,我不敢信。”温祁深深看着卢栎,“至少先生救死,我是亲眼所见。”

    “谢……”

    “你先别谢我,我这个人最不讲情面,若那白时技术更好更会破案的话……”

    卢栎偏头看他,“若真如此,我亦心服。”

    “很好……”

    卢栎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把阮英可能装失忆的事说出来。因为阮英刚经历过生死,情绪波动很大,身体也受了损,若逼迫于他,很可能会造成难以挽回的后果……不若再等几天,等阮英每日能清醒的时间长一些,他去跟他谈一谈再说……

    但是有件事卢栎必须提醒温祁,“虽然还不能确定阮英落水和丫鬟春|杏之死有没有关系,又是为什么,但事情到现在,倒是查老堡主死亡的时机了。”

    温祁父亲去世多年,想要重新查,总得有个理由。而且要查真相,须得验尸验骨,没哪个做儿子的,随便就想把老爹坟头扒了开棺看骨头的。

    这次的事,如果与当年的事有关,便是理由。如果没有,也是个似有似无的疑点,温祁只要坚持,就能达到目的。

    钱坤之前说过,现在在这个西山庄子里的江湖人,挺多温祁父亲死时也在,卢栎认为,也是时候好好观察这些人了……

    温祁显然也明白,一直低着头垂着眼,掩住剧烈起伏的情绪,没有说话。

    良久之后,卢栎又问了许多关于温让的事。温祁一一解答,不知道的,便说了个名字,让卢栎天亮后见这个人,关于温让的事,这个人都知道。

    温祁离开前,卢栎又提醒他,“既然你请了白时过来验尸破案,丫鬟春|杏的死亡现场,需得完整保护。”

    “我知。”温祁看着卢栎置于炭盆前的手,纤长细腻;再看卢栎面容,清俊出尘……他舌尖舔过嘴唇,哑声道,“你很好。”

    卢栎意识到温祁神色间的暧昧,却一点也不怕,“所以?”

    “所以继续下去。”温祁起身离开。

    卢栎目光微转,似是想起了什么,笑着摇了摇头。

    他掀开袖子,看了看袖袋里的解剖刀,笑容更大。

    ……

    白时来的很快。第二日午时未过,温九闲就使人来请卢栎,说白时的马车已经到了庄子外,堡主与卓修远去了丫鬟春|杏的房间,请他也过去。

    胡薇薇迅速伺候卢栎穿衣,两个人很快到了现场。

    一柱香后,白时到了。

    他穿着一身浅青衣袍,提着仵作箱子,步履匆匆,卷着寒气就进了房间。

    卓修远面带微笑,指着温祁,“我来介绍下,这位是——”

    白时神色诚恳,“尸体放一刻,就有一刻的变化,正事紧要,可否容我先行验尸?”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