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65章 找到

第265章 找到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自回到上京,赵杼就一直很忙。需要处理的公务多了,皇上召见的次数多了,与卢栎在一起的时间就少了……

    赵杼一度很不满意。

    可太嘉帝提醒了他一点:他的心尖尖……好像很崇拜强大的男人。

    那日宫宴毕,他想速速回去抱媳妇睡觉,太嘉帝偏拉着他下棋,堂堂大夏国君,九五之尊,竟然穿着龙袍耍赖,说久无对手实在难受,就不让他走……还当着皇后的面,也不嫌丢人!

    好在皇后早已习惯,表情神态未有任何波动,煮茶的手抖都没抖一下。

    太嘉帝对他有了心上人这件事非常好奇,下一枚棋子,至少要问三个感情问题,他嫌烦不想答时,太嘉帝便以过来人,有经验的身份给他提供建议……

    太嘉帝从小就非常聪明,别的方面不提,摸人心思玩弄权谋这一套谁也比不过。他在朝上,与大臣们一起时还能收着点,起码面上表情深沉,高高在上,让人猜不透,心生敬畏。可因年少之事,在赵杼面前,太嘉帝很少绷着,什么话题都敢聊,深的浅的该说的不该说的……偏偏他是皇上,赵杼又不能揍他。

    也还好有皇后在,随时给他递杯茶,整理整理衣角,他才能消停几分。

    ……

    太嘉帝猜卢栎喜欢强大的男人,并让赵杼回想过去,卢栎看着他眼睛发光的时候,都是哪种时机。

    怕赵杼不理解,他还和皇后演了一下。

    太嘉帝给皇后理了理耳边鬓发,深情的看着皇后:“宜言饮酒,与子偕老。琴瑟在御,莫不静好。朕这天下,只愿与你共。”

    皇后立刻红了面,睫翅微扇,目有水光,切切唤了声:“皇上……”

    太嘉帝将皇后半拥入怀,得意的看向赵杼:懂了没?

    赵杼差点起一身鸡皮疙瘩,只想说皇后你辛苦了!

    不过他回想过往,卢栎眼睛放光,神色勾人,特别让他想吞吃入腹时……除了破案时的自信耀眼,还真就是他展示强大的时候。

    比如运轻功带着卢栎飞;危机时刻抱着卢栎撒手不放;困局之时凭一己之力攻破……

    媳妇还真是喜欢强大的男人!

    赵杼得出结论,觉得不能罢工,这份王爷的工作得继续干,还得干的出色!

    所以他越来越忙……

    好不容易能偷个闲,可以与卢栎一起度过暂时美好时光,赵杼坚决不让卢栎碰案子。别说这案子有些复杂暂时破不了,需要大量调查取证工作,就算到了关键时刻,他也要抢卢栎走!

    平王爷一般情况不霸道,霸道起来非常不是人——

    卢栎被赵杼抱进房间,一下午加一晚上都没出来,连晚饭都是让人送进去的……

    第二日早上,赵杼神清气爽,龙行虎步,演武场上所有兵器都被他操练一番,非常畅快。唯一遗憾的是,今天身材仍然这么健壮,肌肉仍然这么漂亮,媳妇却没来看。

    卢栎醒来时浑身酸痛,嗓子都是哑的,还好有贴心姐姐胡薇薇准备的一应药物……

    用完早饭,卢栎想起一件事,想叫商敏敏过来问问。正好身体不舒服,觉得走走可能会好一些,他背着手,悠悠的往客房方向走。

    岂知还未靠近,就听到一阵喧哗声。

    正好胡薇薇从客院里出来,见到他就叹气,“叫你别动,好好休息……”

    “我没事,”卢栎笑笑,“坐着无聊,想起一事要问商敏敏,就过来了。”

    “到处都有下人,这商敏敏是公主还是王候啊,值得你亲自过来?”胡薇薇搀起卢栎就往回走,心道家里不就摆着个王爷呢,什么时候让主子操过心?

    卢栎无法,只得跟着胡薇薇回去。这姑娘哪哪都好,偏偏一碰上他的事,就紧张的不行。

    扶卢栎回到房间,胡薇薇在椅子上垫块软垫子,让他坐下,再转身走到门口,叫小丫头传话,让商敏敏过来。

    “这不就行了?”她拿眼白看卢栎。

    卢栎失笑,“对对,你说的都对。”

    “那就好好听话!”

    胡薇薇美眸圆睁,做出凶巴巴的样子,可惜她这样子,还不如拿出腰间鞭子吓唬人……

    等商敏敏过来之际,卢栎问胡薇薇,“方才客院好像很吵?”

    “嗯,”胡薇薇一边给卢栎沏茶,一边答道,“商敏敏年纪小,一个人住在咱们这里会害怕,我作主让周欣一块留下了。我还让俩小姑娘写了封信,给周欣的哥哥带过去,谁知道这哥哥还是不放心,一大早就过来了。”

    周欣哥哥名叫周虎,为人和他的名字一样,虎里虎气的。他在北街一家食肆厨下做工,学了几年手艺,再两年就能出师,许是灶上事做多了,周虎是个火爆的急性子。

    昨天食肆生意非常好,他很晚才回家,白天发生了什么一点不知道。晚上到家妹妹不在,他以为去隔壁陪商敏敏了,扒墙头一看,屋里灯黑着,他以为两个姑娘睡了,就没说话,也回去睡了。直到一早起来发现不对,再看到桌上的信,这才急了,跑到这里来。

    卢栎听完,若有所思,“周虎对这案子知道多少?”

    胡薇薇翻了个白眼,“主子别指望他了。这人就是个有一把力气的憨人,心肠还不错,做事就别想了。而且他马上要去上工,怕也没问话的时间。”

    “他很忙?”

    “嗯,”胡薇薇把沏好的茶放到卢栎身前,“周欣说他只过年休息两天,平时每天都一早起来,晚上很晚才回,这桩案子,周欣知道的都比他多。”

    卢栎呷了口茶,“……嗯。”

    ……

    商敏敏来的很快,行过礼后,不好意思的道歉,“周家大哥并不是想闹事,他只是太关心我们,请先生恕罪。”

    “嗯。”卢栎放下茶盅,看着商敏敏,“我想起之前你说过一句话,你说郭家不仅杀了你姐姐,还想杀你,对吧?”

    商敏敏杏眸微睁,眸内闪现出恨意,“是!”

    “当时什么情况,与我说说。”

    商敏敏福了一福,“就是我姐姐尸身被送回当日,我不服,想讨个公道,却连寿安伯府的门都进不去,我便去告了官。府衙仵作验尸未能找出寿安伯府杀人证据,伯府只派了个管事,这案子速速就结了。我当时气狠,在府衙门前高声喊不服,还要继续告,结果晚上守灵之时,伯府的人就来了!”

    “那时我偶然想起欣儿提过先生名姓,心情激动,便去了欣儿家,最多不过一刻钟,回来就发现有人来过,房间里被翻的到处都乱了,连棺木里姐姐尸身都被动过!”

    “所以你认为是寿安伯府的人?”卢栎双手交握,目光清亮。

    商敏敏咬牙,“不是他们又能是谁!只有杀了我姐姐的人才敢对她如此不敬,大约也是不怕了!”

    “之后呢?他们可有再来?”

    “没有,”商敏敏咬唇,“之后我到哪都让欣儿陪着,大概他们怕了。”

    怕了?

    不太像。

    卢栎眼梢微垂,眸内闪过亮光,如此现象,倒不像想杀商敏敏,而是在找什么东西……

    他问商敏敏,“你姐姐出事前,可有哪里不对?”

    “不……对?”商敏敏杏眸闪过思考,“先生可是想知道,我姐姐行为习惯是否与往日不同,是否说过什么奇怪的话……这样的事?”

    卢栎赞赏的看了商敏敏一眼,这个小姑娘很聪明,“嗯。”

    商敏敏认真想了想,“并没有……除了经常发呆。可是我姐姐想自赎出来,与周家大哥成亲,会发呆很正常吧……”

    “她一直都想自赎?”

    “嗯。”

    “这个念头最近是不是很强烈?”

    商敏敏有些为难,“姐姐……一直都想出来,这个念头两年前就很强烈了。”

    卢栎又问了两句,无奈商巧巧休沐时间极少,与商敏敏相处也少,大概相处时不想让亲人担心,商巧巧几乎未表现出任何负面情绪,商敏敏自然也看不出来。

    ……

    如此一问一答,时间慢慢过去。胡薇薇在他们说案情时,被门外小厮叫了出去,商敏敏便学着胡薇薇样子,一边回答问题,一边给卢栎添茶。

    如此,两个人就离的很近了。

    卢栎心思沉浸于案情,并未注意,问商敏敏的问题更加偏于日常,看能不能找到些蛛丝马迹。

    ……

    赵杼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卢栎在桌边坐着,商敏敏挽着袖子给他倒茶,两个人言语切切,面带微笑,尤其商敏敏看向卢栎时,秀美杏眸里盛满崇敬……

    赵杼把手里外袍往地上一甩,袍上玉饰砸到地砖,发出清脆声响。

    “回来了?”卢栎冲他招手,“过来尝尝胡薇薇找来的新茶,很是清爽可口。”

    商敏敏先是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再抬头看到赵杼光裸的上半身,小脸登时涨的通红,用力垂下去不敢看人。

    赵杼乜她一眼,安然走过去,“胡薇薇泡的?”

    卢栎完全没有听出赵杼话外音,亲自把茶盅塞到他手里,“嗯,快尝尝,真的不错。”他喝第一口时,就想让赵杼一块尝尝了。

    赵杼却没喝茶,抬抬下巴指了指商敏敏,“她——”

    卢栎这才注意到商敏敏头深深垂在胸前,羞的不行的样子。

    再看看赵杼光|裸的上半身……卢栎清咳两声,“敏敏,我的问题已经问完,你先回去,有什么事都可以找胡姐姐,之后若有需要,我会再找你。”

    “是。”商敏敏保持头深垂的动作,胡乱的福了福身,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卢栎抚额叹气,“看到这里有姑娘家,也不知道注意。”

    赵杼欺过去,“你叫她敏敏?”

    “她的名字就叫——”卢栎突然福灵心至,猛的抬头看向赵杼眼睛,唇角高高扬起,“你吃醋了。”

    “对,我吃醋了。”赵杼非常干脆的承认,同时狠狠抱住卢栎,来了今天第一个火辣热吻。

    “汗……你身上有汗,都蹭到我衣服上了!”

    可惜不管卢栎怎么推拒,赵杼都没放开他,两人在四月清晨,灿烂的阳光下,和暖的微风里,接了个长长的吻。

    ……

    之后,当然是清洗换衣服。

    赵杼特别不要脸,一身臭汗不仅蹭湿了卢栎衣裳,还蹭了他满脸,加一脖子。

    房间里也没架屏风,卢栎脱掉外裳,洗脸洗脖子,赵杼干脆把衣服脱光,全身擦洗。他倒是随时都注意姿势,务必让媳妇看到的都是美好肌肉线条,谁知卢栎根本不看他。

    昨天折腾的早够了好吗!

    赵杼这厮就是个登鼻子上脸的流氓,他才不会给任何机会!

    但是喜欢的人裸|身,不想看是不可能的。卢栎为了抑制本能,展开严肃的案情话题,“这个案子寿安伯府滴水不露,看似合理,其实最不合理,商巧巧凶多吉少。但现下状况,什么都没有,反倒不好查。”

    “寿安伯府有隐藏力量。”赵杼想到这个就不爽,“我一早给皇上上了道密折……现在大约也到时候了。”

    卢栎眼睛一亮,“贪银案么?”

    “嗯。”

    卢栎有些激动,快走到赵杼身边,“这么大的案子,一定会三堂会审吧!”

    “嗯。”赵杼很开心媳妇投怀送抱,搂住卢栎腰身又来了一记深吻。

    卢栎:……

    能不能不要随时随地发|情!能不能!

    ……

    二人是被赫连羽叫出来的。

    他们折腾一番,换好衣服出来,卢栎不停瞪向赵杼,赵杼头发还有些湿,看着卢栎舔唇,暗示意味明显。

    赫连羽见状,桃花眼眨了眨,“抱歉,我并没有太重要的事,可以稍后再来,你们继续。”

    继续个屁!“我们没做什么。”卢栎冷着脸道。

    “是么?”赫连羽似笑非笑的看着卢栎的唇。

    卢栎默默偏头,“是!”

    赵杼声音微扬,“你背后是……沈万沙?”

    “啊?”卢栎看过去,这才发现,赫连羽背后有个人。

    赫连羽刚好站在阴影里,站姿比较直,只有一只手背在背后。他身材颀长,属于略瘦的那种,但相比之下沈万沙更加‘娇小’,整个人被他挡完了,卢栎才没看出来。

    “累了一夜,刚睡着,说梦话都在找小栎子,我只好带他过来。”赫连羽偏头看了看背后,声音里透着怜爱。

    卢栎就误会了,“累了……一夜?”

    赫连羽脸色暗了一层,“少爷拽着我陪他找尸体!”

    “黑胖子你……你别得瑟!看少爷……收拾……收拾不死你!”几人说着话,沈万沙就咕哝出声,“小栎子……找尸体……少爷一定……给你找到尸体……”

    他一边说,头还用力在赫连羽背上蹭,赫连羽背就那么大,盛不下他,他头蹭出去歪了歪也没醒,显是累的狠了。

    卢栎赶紧把床收拾出来,让赫连羽把沈万沙放上去。

    沈万沙咂咂嘴,小脸睡的嫣红,特别可爱,赫连羽给他盖上被子,亲了亲他额头,走到外间,与卢栎赵杼说话。

    卢栎问他,什么时候与沈万沙坦诚身份,这样下去好像不太好。

    赫连羽答马上。异族使团将要离开大夏,除非特殊原因不能留下,他打算恢复身份,一边光明正大的与他们来往,一边暗地里勾搭异族藏宝组织联盟。

    这样的话,告诉沈万沙他之身份,已是迫在眉睫。

    其实身份真没什么不能说的,只是初见时机不对,后来慢慢发展,就成了这样子……赫连羽与赵杼对视一眼,心内颇有些戚戚。

    卢栎听明白了,有种身份叫‘双面间谍’,很符合赫连羽现下想做的事。

    坦诚身份的事卢栎一点也不担心,他关心的是沈万沙状态。小伙伴对这件事似乎特别执着,别把自己折腾病了……遂他问赵杼,可不可以帮个忙,在上京城里撒网寻找商巧巧。

    任何事都不会天衣无缝,寿安伯府能做计划,能收买很多人,却不能抹去事实。总有线索在小小角落,等他们发掘,只要他们肯静下心,仔细寻找。

    赵杼应了。本来这事卢栎不提,他也会做。若不出意外,皇上批的折子稍后就会到,借用这个案子,试探寿安伯府关系网,尤其贪银案背后有没有人,最合适不过。

    ……

    接下来各自忙碌,卢栎么……被赵杼勒令休息。

    一来现阶段调查搜索是大头,尚不需要他这个仵作亲自上阵;二来他的身体,需要休息。

    卢栎有些不满,尤其第二条是什么鬼!他身体需要休息是为什么,赵杼这厮敢不敢不要让他那么累!

    不过卢栎是坐得住的性子,也听劝,干脆关了门,窝在书房练字看书。

    在此期间,卢栎姨母冯氏,终于抵达上京城。

    刘家下人先一步到城内打点,冯氏过来之后也有住的地方,但不知道有意还是无心,冯氏的贴身妈妈在卢栎园子前路过好几回,次次都走的特别慢。

    胡薇薇对这家人没什么好感,得知之后也没告诉卢栎,直接与赵杼说了。

    于是冯氏贴身妈妈再一次经过时,突然摔倒,腿折了。之后只要与冯氏有关的人经过,都会莫名受伤……便没有一个人敢再来。

    胡薇薇非常满意,心道平王心可以嘛。正好她也快忍不下去了,这群人再把这里当菜园子随便逛,随便欺负她家主子,别怪她不客气!

    ……

    沈万沙继续寻找尸体之旅,尤其商家附近,寿安伯府附近,所有街道都被他找过不只一遍,总是没有结果,可他并没有放弃。

    四日后,他在北街遇到了郭阳。

    郭阳抚着肚子上的肥肉,皮笑肉不笑的与沈万沙打招呼,“哟,沈少爷还找着呐?都说了,那商巧巧做了亏心事,不定跑哪藏着去了,能被你找着?商敏敏是在撒谎,想讹我寿安伯府,刁民之言,你竟也信!”

    沈万沙冷哼一声,“真相是不会被掩盖的!你杀了人,偷了尸体,别以为就结束了,一切总会大白天下的!”

    “呸!一个刁民,长的不怎么样,没身份没地位,我杀她做什么!这样的女人我想要多少有多少!”郭阳竖了眉,“还偷尸体,我偷尸体干什么,有什么用,摆着好玩么!”

    “你害怕小栎子验尸,找出你是凶手的证据!”

    “我没杀人!我也不怕卢栎!”

    “那你偷尸体为什么?”

    “我没偷!”

    “那你杀人了!”

    “没有!”

    “那你偷尸体为什么!”

    “因为我想……”

    “哈哈哈你偷了!”沈万沙指着郭阳哈哈大笑。

    郭阳脸上皮肉扭曲,“你绕我!”

    “管我说什么,反正你承认了!”沈万沙上前就要揪郭阳衣襟,“走,同我去官府!”

    郭阳不肯,调头就跑,“你是绕我的,不算!”

    沈万沙就嘿嘿笑着追他,“反正你承认了,就算!”一连几天没进展,心情都憋坏了,现在戏耍戏耍郭阳,也算出口气。

    郭阳本来没想跑,刚刚那话是沈万沙绕出来的,不算口供,可他心虚,下意识就跑了,这第一步跑开,沈万沙又在后头追上,他下意识就继续了。

    他身体胖,跑两步就气喘吁吁,慌不择路,不知怎的,最后跑进一条小巷。

    巷子很窄,他这样的身体,两肩几乎都碰着墙壁。

    沈万沙在后头大喊‘追上了追上了’,他却两脚发沉,越来越迈不开脚,终于,脚下打跌,被绊倒了。

    沈万沙追过拐角,先闻到一股恶臭,忍不住捂了鼻子,再定睛一看,地上一具好像人形的东西……

    “尸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