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72章 余波

第272章 余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案子破了,赵杼很满意,若他这行动力能换来媳妇热情亲吻……就更满意了。

    面迎凉风,肩披星月,平王回家的步子迈的又大又快,直到经过寿安伯门前。

    寿安伯是虚爵,不入朝堂不管朝政,只领米布俸禄,大夏朝内,有这样身份的人不少。可寿安伯与旁人不同,他得了先帝青眼,爵位乃先帝亲口御赐,这偌大寿安伯府,也是先帝亲自圈了地方,让工造部精心建造。

    郭威年轻时颇会钻营,纵使受宠只是昙花一现,也足够他做很多事。

    这伯府建的并不逾矩,但大小,舒服性,实用性都很强,位置也是在上京城里寸土寸金的地方,不可谓不豪华,不可谓不安全。

    存在感这么强,正常人不可能瞎了眼看不到,那伯府这么大的地界,夜里突然受袭……普通人不知道尚可谅解,可赵杼这个平王,五城兵马司竟然也不知道!

    赵杼目光掠过寿安伯府大门,猛的停住,眼睛微微眯起,突然跃起跳上寿安伯墙头,观察内里地形。

    各院落分区规规矩矩的划出,墙头不高,墙边无树……

    夜袭不会明火执仗,可夜袭之人与主家有交手,刀光剑影便少不了。吴勇交待,夜袭之人很是厉害,双方交手时间冗长,寿安伯府墙头并不很高,也无视线遮挡,如何会没有人看到?

    五城兵马司的人都死了么!

    还是全部擅离职守偷懒耍滑了!

    不,不可能。赵杼眉头紧锁。上京城内有皇上,有朝中大臣,治安何其重要,巡夜兵士最多偷喝点小酒还不敢喝醉,伯府遇袭这样的大事岂会不报!

    不是这个,那便是有人在事发之时迅速做出应对,将巡夜兵士引走,或者使了什么手段给了什么好处……

    寿安伯郭威还没这个本事。

    赵杼冷哼一声,那就是背后果然有人了。

    太嘉帝登基七年,前四年大夏到处都在打仗,他全副精力都用在如何保护江山之上,有些方面肯定要做出权衡让步,直到第五年战事渐渐平息,他方有空关手细理朝政。太嘉帝聪慧勤勉,两年下来颇有成效,但遗留问题仍然很多,比如这朝堂百官,谁忠谁奸,谁暗里有什么想法,太嘉帝有些知道,有些不知道,有些知道也不能立即处理……

    做皇帝也不能随心所欲,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太嘉帝需要时间。朝堂政事他自有办法权衡压制,各处安全方面,他全部交给了赵杼。

    赵杼手中权力的确不小,兵权在握,威信也有,别的不说,至少他随口发个命令,北边没有人敢不听。可他正式回上京也就小半年的时间,尽管接手上京一应兵务,治下之人却非他嫡系,人人有自己心思,没犯到他手上,他就不能随便治来立威……

    当然,赵杼能治庞大军队,这点麻烦也不算什么,到如今,上京各样兵力,他收拾妥的已有八成。

    寿安伯府这事,他不知道,肯定是与剩下那两成人有关……

    他这下完全肯定,寿安伯背后一定有人。就算贪银案与这人无关,二者之间定然也有别的勾当在谋算!

    赵杼双手交错,指节捏的‘咔咔’响,锋利双眸在月光照耀下犹显嗜血,连唇角弧度都透出了诡异妖邪。

    邢左身子一抖,差点手一松从墙头掉下去。他吞了口口水,悄悄往洪右身边挨:“王爷这是……想杀人了吧……”

    洪右摸摸他的小脑袋:“知道了就躲远点。”

    “嗯嗯!”刑左眼皮颤抖着,“我要请示去保护王妃!”跟在王妃身边最安全啦!

    ……

    卢栎一直在等赵杼。之前所有计划,今日都会有结果,他希望一切顺利。

    他猜到赵杼回来不会很早,草草用完晚饭,练了会字,还让人抬沐桶进来舒服的泡了个热水澡。之后便推开窗子,拿了卷书到窗前坐着,一边看书一边晾头发,可头发都快干了,赵杼还没回来。

    胡薇薇见卢栎晚上用的少,心疼他胃口不好,问了好几次要不要来点宵夜,好像得不到肯定答案晚上就不睡了似的。卢栎看看外面天色,想着赵杼也快回来了,“让厨下准备两碗鸡丝面吧……赵杼回来时一同端上。”

    “好!”胡薇薇立刻给了笑脸,提着裙子就要往厨房跑。

    “薇薇姐——”卢栎叫住她,“你是我姐姐,我舒服不舒服,高兴不高兴,肯定会同你说实话,我现在没哪里不舒服,你别担心,好么?厨下找个人传话就是,你早些回去睡,女人睡不好皮肤就不好,当心明天成黄脸婆没人要。”

    胡薇薇听到前半句心内很是感动,听到后面直接翻白眼,“姑奶奶轮得着别人挑拣?是老娘不要别人,老娘要是看上一个,我看他往哪儿跑!”

    卢栎笑眯眯看着她,“嗯嗯,更凶悍了,薇薇姐果然率真可爱!”

    胡薇薇:……

    这要不是她弟,她一准拍死他!率真可爱是用来形容她的么!怎么也得是蛇蝎美人!

    不过这话虽然违心了点,听着感觉却也不错……

    胡薇薇认真端详卢栎。弟弟长的俊,斯文有礼,现在看还很有撩妹潜力,跟了平王委实可惜,不然肯定会一堆小姑娘哭着喊着嫁给他,之后琴瑟合鸣三年抱俩子孙满堂……

    被她用‘可惜了委实太可惜’眼神怜爱关怀,卢栎头皮有些麻,“薇薇姐?”

    胡薇薇‘嗐’了一声,有些不忍心继续对着可爱弟弟,帕子遮眼,转过身匆匆走了。

    卢栎:……

    ……

    忙累一天,又挟着深夜凉气,一碗热乎乎汤面很能慰脾胃,赵杼吃完心情好多了。

    “事情不顺利?”直到这时,卢栎才略担心的发问。

    “没有,很顺利。”吃饱喝足,赵杼将卢栎抱到膝上,坐在窗前沐着月光。他先细细致致亲吻媳妇一遍,满足了,才讲述案情。

    他把吴勇关到了哪里,怎么请圣旨封寿安伯府,再拿郭威下狱,问供……

    包括回来途中经过寿安伯府时的猜测,赵杼都事无巨细告诉了卢栎,“吴勇此人愚忠蠢笨,自以为聪明,商巧巧秋儿命案悉数承认,对贪银案却只字不提,三缄其口。”

    卢栎想了想,拍拍赵杼胸口:“没关系,你不是还有后招?”

    “的确。”赵杼啃了卢栎嘴一口,笑容极为满意。

    卢栎担心事情不顺利:“寿安伯……会行动吧。”

    “傻子才不动。放心,寿安伯一点也不傻。”

    ……

    月光融融,夜色至美,两个人腻了一会儿,卢栎轻轻叹了口气。

    “想什么呢?”赵杼捏卢栎鼻子,“你男人在这,还有空想旁的?”

    卢栎只是想起了沈万沙。一直以来都是一同办案,少爷对于找凶手这件事无比执着,只是这次行动特殊,他与自己只能安坐等赵杼回信。

    眼下少爷不在,卢栎却知道,依少爷纯善禀性,听完整个案应该会感叹:“如果我们早一点平了贪银案,商巧巧与秋儿是不是就不用死?”

    “怎么会这么想?”赵杼大手捧卢栎下巴,将他的脸扳过来,迫他对着自己眼睛。

    卢栎看到赵杼凤眼微微圆眸,瞳孔内映着小小的自己。

    目平眉皱,面有疑问,似不忍,又似遗憾懊悔……

    卢栎怔住了。自己这真是……有疑问?自责?

    他晃晃头,“不对,不是这样的……”

    “哦?那你怎么想的,想来听听。”赵杼手未放开,在卢栎下巴流连。

    卢栎想了想,道:“我记得你说过,贪银案摊子铺的太大,涉事人员极多,一层套一层,处理起来很麻烦。”

    “是。”

    “你与皇上低调处理,一点点分化,也是直至最近,才将下层人员换了个差不离。”

    “对。”

    卢栎睫毛轻颤,“以贪银案看,此幕后之人本事奇高,若不能一举击灭,会给大夏带来的麻烦或许更大。你与皇上得了先机,尚需费这么多力气,小心行事低调化解,若被幕后之人知道事情败露……狗急跳墙,兔急咬人,涉案者皆是官员,随便哪个闹事,死的人怕是更多。”

    赵杼亲了亲卢栎额头,“正是如此。”

    “我们不是先知,当下应做当下该做之事,在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之前,预防可能会发生的不良后果更为重要……”卢栎声音很浅,“商巧巧秋儿之死,委实遗憾,但错不在我们。”

    “男儿行事,对得起他人,亦不负自己,即可。”赵杼紧紧握住卢栎的手,“大夏战乱数年,百姓们好不容易休养生息,上位者有责任保持此局面。贪银案固然可恨,大夏却经不起再多内耗,寿安伯之前的确不能抓。”

    卢栎将头靠在赵杼肩上,看着窗外星月,长长叹息,“可我们也不能凉薄的说两个姑娘活该……她们的家人,我们能帮就帮帮吧。”

    “嗯。”赵杼拥住卢栎,轻轻拍抚他后背,心说媳妇还是太善良了,别哪天被人哄骗欺负,以后还是得紧紧看好了才是。

    ……

    府牢里,郭威终于行动了。

    他准备就近用自己最为得手的人——吴勇。

    吴勇是个忠仆,非常非常忠,他认为他最受郭威信任,便是在‘那一位’面前,地位也与旁人不同,所以收到寿安伯指令,立刻想办法往外跑。

    他还用尽所有方法,发誓一定要成功!

    因为他的不懈努力,也因为赵杼吩咐放的那个不起眼的巧妙口子,终于在两天后的子时三刻,吴勇跑出了大牢。

    临走前,他曾想放郭威出来,被郭威拒绝了。郭威道自己不会武功,如今最重要的是传信,吴勇能跑,平王也会追,时间很关键。他还切切叮嘱吴勇注意安全,一定要把信带过去。

    吴勇非常感动,给郭威狠狠磕了几个头,才转身离开。

    他一跑,赵杼的人就坠上去了,同时立刻给园子里送信。

    ……

    卢栎这些日子与赵杼睡一个房间,别的时候也就罢了,因为此案未完,他心中记挂,觉不似以往深,赵杼一起来,他就醒了,“可是有信了?”

    赵杼一边穿衣服,一边轻声哄他,“不是大事,我过去看看,你接着睡。”

    “我也要去!”卢栎听着话头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抬手拿衣服穿,一边穿一边说话,“我不会武功,不会影响你吧?”

    这个问题触及个人能力,赵杼立刻道:“当然不会有影响!别说一个你,就是十个你,本王还能带不了?”

    卢栎眉眼弯弯,笑容灿烂的看了赵杼一眼,“那就好。”

    他说话时衣服还没穿上,细白肩头露在外面,乌黑柔滑发丝轻掩,衬上唇红齿白笑颜,那叫一个勾人。

    赵杼被这美景晃花了眼,一时没想清楚现在面对的是激将法还是美人计,下意识就朝媳妇扑了上去……

    可惜只亲一下,就被卢栎拍开了:“外头有正事呢!”他眉目严肃隐有厉色,面上初醒酡红却未散……更招人了!

    赵杼狠狠吞了口口水,心说回来再狠狠办事!

    ……

    二人穿戴好,赵杼抱起卢栎,脚下运起轻功,很快循着属下记号追上了吴勇。

    吴勇武功不错,跑的非常快。可平王的班底都是花大力气调|教出来的,任他怎么小心再小心,退两步进三步,左三绕右两绕,还是逃不开追踪。

    他本人还不知道!

    卢栎看他一路绕圈,眉心皱的紧紧,“他这是想干什么?”

    “看看身后有没有人追踪,若有,便甩开。”赵杼冷嗤一声,神色很是鄙夷,这手段也太粗糙了。

    “可这样不是很浪费时间?”

    “他更怕要找的那个人暴露。”两厢对比,宁愿浪费点时间。

    卢栎沉吟,“他倒是忠心。”

    “他也是这么以为。”

    ……

    二人说话间,吴勇突然不绕圈了,他直直朝西跑了过去!

    卢栎很惊讶,“这是试探完结,觉得安全了?”

    赵杼修长双眸眯起,稳了稳卢栎腰身,“抱紧了,我要跟上去了!”

    卢栎下意识紧紧抱住赵杼脖子。

    身边景致快速后退,卢栎视野晃的有些模糊,但他还是隐隐觉得不对,这条路……“好像是去往肃王府!”

    赵杼自然也看出来了,声音无比森寒,“是呢……”

    路退的飞快,卢栎却时间过的很慢,一颗心跳的怦怦直响……他非常迫切的想知道,肃王到底跟贪银案有没有关系!

    律法上写的再好,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事实上操作起来很难。尤其皇家宗室,你不敬他都是可斩杀的大罪,没有铁证怀疑人家,就更别想善终……

    所以这件事很难。

    确定了可能会伤心难过,确定不了更会悬着一颗心,相处起来很难舒服。

    卢栎紧紧拽着赵杼衣襟,感觉赵杼放在自己腰间的手越来越紧,他知道,赵杼也在紧张。

    他刚要拍拍赵杼肩膀,却觉腰间一疼,差点被赵杼勒断!

    定睛一看,原来已经到了肃王门前!

    可吴勇那厮并没有停下,还在往前跑!

    而且一会儿换个方向,又在玩之前那一套了!

    ……

    所以这事……与肃王无关?

    赵杼说郭威身后必有人支撑,那么就算不是肃王,也会是个份量很重的人!卢栎拍拍赵杼肩膀,让他放松——前方还有路,别乱了心神。

    赵杼低头亲了亲卢栎额角,调整呼吸,很快平静下来。

    以为这次不会再出错,谁知吴勇在经过一间赌坊门前时,内里突然射出一枝暗箭,正中吴勇左胸!

    箭射的极正,直中要害,吴勇难以置信的瞪着眼睛,捂着胸口跌倒。

    赵杼赶紧命令暗卫们包围赌坊,落地后放下卢栎,直直走到吴勇身边,抓着他的领子,“是谁!郭威上封是谁!”

    吴勇喉咙嗬嗬直响,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

    “不说?”赵杼阴阴一笑,一脚踩在他伤口上,疼的他惨叫出声,“你伤中要害,救是救不活了,可本王能让你死的更难受!”

    吴勇终于受不了,吐出两个字,“赤……蛇。”

    赵杼瞳眸猛然一缩,“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越是夜深,赌坊生意越好,此刻正是最热闹的时候,里面的人好像不知道射死人了,哄笑声音极大,说什么的都有。赵杼以为自己听错了,责令吴勇再说一遍。

    吴勇将赤蛇二字重复一遍,再也忍不住赵杼力气,身体抽搐两下,死了。

    他死时眼睛没闭上,死死瞪向赌坊门里,好像一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是这个下场。明明都看到人了,明明可以……

    赵杼一脸震惊时,卢栎也好像听到了熟悉声音,猛然推开赌坊大门,往里面跑去——

    “卢栎——”赵杼不知道卢栎要做什么,只得速速跟上。

    卢栎神色颇有些紧张焦急,在人群里找了几个来回,怎么也没有找到那个声音。

    赵杼紧紧拥住他的腰,“怎么了?”

    “我……”卢栎额上都是汗,目光紧张的不行,“我听到那个人的声音了!那个掳走我,给我喂药套话戴扳指的男人!”

    赵杼目光倏的锋利起来,“异族死者案时的密道?”

    卢栎点点头,环视现场一周,微微咬唇,“可是他在这里,我却找不出来……”

    “不要怕,”赵杼摸摸他的头,“我在。”

    方才赵杼就让暗卫们围了赌坊,赌坊里的人一个也没能跑,现下他命人将赌徒们分开,一一查问。头一件事,谁射死了吴勇;第二件,站到卢栎面前说一句话。

    ……

    赌坊向来花样多,并非只有骰子牌九,今日,赌坊里玩的是升级版投壶。

    一般投壶,是手拿箭矢,往不远处的小口大肚子花瓶里扔,赌坊里的投壶,则是直接挽弓,朝玉环上射。今日赌坊玩这个主题,所以几乎所有人都在射箭。那么是谁的箭飞了出去,让倒霉的吴勇中箭身亡……便说不清了。

    别说赌徒们,连坊里掌事小二都说没看清楚。

    所有人用的都是坊里准备的弓箭,一模一样,那么多人一起射,谁知道谁的箭飞出去了!

    如此杀害吴勇的凶手难寻。

    而卢栎这边,打着精神听到天亮,所有人在他面前说完话,还是没找出那个人!

    卢栎观察力极强,逆境时尤其用心,赵杼一点也不怀疑他能力,他没听出来,定然是那人不在这里!

    叫来洪右,洪右回话:箭射出前谁都没有注意,但箭射中吴勇,他们立刻就动了,保证自那时开始,赌坊里没有一个人离开。可若是对方对自己武力非常自信,箭脱弦就退的话……确有可能成功离开可能。

    至于卢栎会听到那个人声音,不是错觉,就是对方故意,跑到附近说了句话?抑或是对方退开路线正好经过卢栎附近,说话被卢栎听到了?

    卢栎手心微汗,那个扳指男关注藏宝图……

    吴勇中箭太过巧合,可能是别人布下局要灭口,可赵杼样样安排的很好,哪里会出漏子,怎么会被对方知道?

    扳指男出现是不是也并非巧合,是故意的?

    他若是过来杀吴勇的,那么贪银案背后,是否与藏宝图有关?

    ……

    卢栎心乱如麻,赵杼也眯着眼睛,冷笑连连。

    赤蛇……别人不熟悉,他却是正好知道,赤炎堂里,有个小头目代号就是赤蛇。

    赤炎堂……异族人……又是与藏宝图有关?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