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仵作攻略 > 第282章 证据

第282章 证据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人证物证都有?”卢栎眉梢微微挑起,“交给府衙了?”

    “哪啊,”沈万沙抛出一个‘你太天真’的眼神,“庞氏说害怕被侯夫人追杀,求府衙大人立时审案,大人什么时候审,她什么时候把证据拿出来。”

    居然还敢与衙门讲条件,这庞氏也是够胆肥。不过事涉先帝亲封侯爷之死,衙门也不能不当回事。卢栎想了想,问道:“府衙立案了?”

    “衙门的人都是人精,这一立案,庞氏之言是真的也就罢了;万一她胡言攀扯,侯夫人过堂,事情传的沸沸扬扬,于声名有损,张家能饶了他们?”沈万沙懒洋洋啜了口茶,“这些堂官商量后,决定暂不立案,先到侯府拜访调查,问一问这崔洛死之前之事。”

    再根据问到的内容,决定立不立|案。

    卢栎了然:“时间可定了?”

    “就在明日。”沈万沙看着卢栎,双眼放光,“你得去吧?咱们一起!”

    卢栎点点头。不管是为了案子,还是为了私交,他都得去看看。

    ……

    沉吟片刻,卢栎又想到一个问题。侯府再差,安全还是有保障的,尤其张氏寡妇身份比较敏感,对门户看的很严,庞氏是怎么跑出去的?而且她还受着伤,理应行动不便。

    他提出这个问题,沈万沙笑的更开,声音拉长别有深意:因为有人帮忙啊。

    帮忙的,还是府里身份不算太低的主子——崔洛庶长子崔杰。

    要说这武安侯崔洛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看着倒是人模狗样,挺能糊弄人,其实并不是什么谦谦公子。

    穷人乍富,就算有传承世家崔姓嫡枝的帮忙,骨子里还是有积年形成的坏毛病的,比如:好美|色。

    崔洛小时候没怎么读过书,日子混的很苦,每每做梦幻想的,无非是说书人嘴里的香|艳美事,每每与命运对|抗的发苦时,心里都在发狠:等老子有钱了,必要睡遍天下美人!

    卢栎差点喷茶,笑出声来:“你怎么知道?”

    “当然是别人传的小道消息……”沈万沙瞪了卢栎一眼,“不许打岔!”

    “好好,少爷请讲——”

    沈万沙又开始接着说。

    张三娘是上京名门,族史不如以前的五姓七望悠久,但在上京也非小户。她的人又温雅端庄,和气淑贤,追她的人能从上京大门排到真定,也不知道吃错了什么东西,张三娘竟然看上了崔洛。

    崔洛追求张三娘时,已经跟着上京崔家的夫子学了不少东西,装装样子还是够的。伙子长的不错,见到张三娘会脸红,也会适度表达心内热情,他还非常专一,喜欢张三娘就只围着她一个人转,就算有一群美人坐在身边,他看都不看一眼。

    沈万沙点评:“这是故意憋着呢!崔洛根本就不是什么柳|下|惠,他当时就是想娶一房好老婆,张氏是上京之花,名门之后,娶到她方显的他本事大么!”

    少爷情绪亢奋,甚至还甩扇子拍桌子,卢栎吸取上次教训,没有打扰。

    沈万沙表示很满意,继续往后说。

    说这崔洛演个戏也不难,有男女大防隔着,他与张氏本就没几次见面机会,于是一来二去的,这事就成了。

    张氏嫁与崔洛,崔洛得瑟了很久,与张氏也算和谐,两个人过了一阵举眉齐案,郎情妾意的好日子。新鲜劲过后,崔洛一看,侯府有了;人生大事——媳妇也解决了,还解决的非常不错;其它的事,有大才子宴安帮忙操持,他这人生简直太美妙,再没什么值得发愁的了……

    得,那就照着自己心意过呗。

    他开始睡府上的丫鬟。丫鬟睡的没滋味了,他目光调向府外,楼子里的姑娘,暗窠里的娼|人,别人的媳妇,良家的少女……但凡别人没有推拒意思,他都不挑,见谁都能睡,有那可心的,只要不是操|皮|肉生意的,他也都纳在身边。不过他也知道分三六九等,良家的少女,就纳入府里,那破过身的寡妇或者年纪大的,他就置个外宅……

    张氏肯定不高兴,但崔洛有原因啊: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你入门两年,连个蛋都没下,他不能对不起祖宗。

    当然原话可能不是说的,但意思没错,就是这么伤人。

    无子对古代女人来说,那就是无法言说的痛。虽然张氏还年轻,不一定就不能生,但她不能挡着崔洛延续骨血,全天下的男人都可以纳小,她说不出不允许的话。

    崔杰就是这么诞生了。

    崔杰生母是个通房丫鬟,身份不高,心思还重,怀|孕时藏着揶着,直到五个多月肚子藏不住才露了出来,营养就没怎么顾好,然后儿子是生出来了,她也没活了,大出|血死了。

    张氏当时心中有气,不愿意养这个庶子。再者大家大户养孩子也不是都得主母亲自来,请几个奶娘,拨几个丫鬟,恩威并施,主母再时不时问两句,只要家里规矩重,没人敢动小心思,孩子本身身体不算太差,一般都能养活。

    当时庞氏已经进府了。她心眼活,又惯会撒娇卖乖,为了勾着崔洛,她时不时去亲自照顾这个孩子,让他看到她的好……

    于是崔杰慢慢长大,虽然资质不怎么好,但对庞氏,是有几分感情的。

    庶长子身份再不好,也占着一个‘长’字,崔洛对崔杰还是比较关爱的,崔杰不差钱,早前先结了些人脉,送庞氏出府,他还真做的到。

    “侯夫人就没处置崔杰?”

    沈万沙‘啧’了一声,一脸‘小伙伴你还是不了解深宅大院’的遗憾,“有钱有人脉,做过的事可以推脱不承认嘛,就算侯夫人猜到滔妥妥就是他,帮他办事的人咬紧牙关不吐口,谁也没办法不是?这又不是什么必须得死的罪过,至多不过挨顿板子,顶了天被卖出去……只要银子给够,小意思么。”

    卢栎表示了解,有钱能使鬼推磨,世间太多事可以许以利益。崔杰不认错,张氏问不出证据,便不能明面上罚他,真想治,迂回着来吧。

    ……

    沈万沙在卢栎这里泡了一下午,直到夕阳西斜欲要落山,外面温度降下来了,才与他道别归家。走前约好了时间,明日一块到武安侯里盯着衙门的人问案。

    夜里赵杼回来,卢栎把此事与他学说了一遍,问他有没有时间,要不要一起去。

    赵杼想想第二日倒是没什么事,亲吻着卢栎额头,答应了。

    卢栎看出他情绪有些低落,推开他问怎么了。

    赵杼很有些感动,媳妇都能看出他高兴还是不高兴了?他也不瞒着,说那日在朝阳大街上偷袭卢栎与沈万沙的黑衣蒙面人,死了。

    那天那群人不少,若不是赵杼与赫连羽及时赶到,卢栎与沈万沙许要吃大亏。因要保护平民,卢栎手下没办法抓到太多黑衣人,最后只得了一个活|口。

    这个活|口还特别扛刑,到最后也只招说,他们的确是为掳卢栎而来,问他为什么,他不答,只说是上头命令,问他上头是谁,他就闭了嘴,扛刑也不说。

    今夜这个活口死了,死的非常突然,赵杼很不满意,这还什么都问出来呢!

    不过有一点,他肩上有纹身,纹身样式很特殊,赵杼在边关时看到过,是西夏人特有的……

    卢栎摸摸赵杼大头:至少咱们知道他是异族人啦,即是异族人,没准与藏宝图有关。

    赵杼被摸的很舒服,很快情绪归来,压住卢栎河蟹了一把。

    ……

    第二日,卢栎与赵杼收拾准备,还没出发往武安侯府赶呢,府衙的人就过来请了。

    卢栎看着那差吏对赵杼恭敬磕头行礼,说未立案,府衙只派了个李姓推官,因庞氏日前在侯府叫破此事时,平王正在现场,遂特别请他前去见证。

    当然,王爷贵人事忙,若没时间,下面人也不敢有二话。

    卢栎便明白了,这群人还是怕事闹大压不住,想请尊大佛过去。能请去,就万事照平王意思来,不管什么样结果,他们也不用担责任;不能请过去,好歹礼数上讲的通,平王不会记恨他们。

    其实赵杼真不是小性子,外面人都把他妖魔化了,好像一不如意,他就要发狂杀血似的。本来就商量好要去,卢栎猜赵杼就算知道下面人的小心思,也不会有什么情绪。

    果然,赵杼颌首,面色肃然,“本王稍后会到。”

    并不挑剔,也不会给人难堪。

    ……

    二人吃完早饭,换好衣服,走到武安侯府门前时,沈万沙正好到,三人便一起进去了。

    今日赫连羽连未来,大概太忙,也或许沈万沙根本没同人讲?卢栎偶尔会同情赫连羽,少爷哪哪都好,就是对情爱一事不甚上心,他看得出来,赫连羽是恨不得粘在沈万沙身上,一天十二个时辰都不带够的,可少爷会觉得烦……

    他们一到,正事立刻开始。

    侯府正厅已摆出小升堂的架式,李推官恭敬请赵杼坐在尊位,他自己坐到案后摆架式问供,张氏坐在下首,庞氏跪在厅中。一应准备好,李推官惊堂木一拍,问庞氏,“你告侯夫人张氏弑|夫,可有证据!”

    庞氏狠狠瞪了张氏一眼,跪趴在地上,“有!侯爷死前后整整一日,府中戒|严,任何人都不能动,没张氏吩咐,谁敢往外走立时杖|毙,直到上京崔家宗妇过来,与张氏关门密谈一个时辰,府里才开始挂出白幔治丧,道侯爷已死,难道不可疑么!”

    “只这一点……”崔推官面色肃冷,“可说明不了什么。”

    “当然不只这一点!”庞氏喘|息几声又道,“侯爷尸身刚下葬,张氏立刻发卖了贴身丫鬟小南,小南办事麻利,很是忠心,并没有犯什么错,为什么张氏要将她发卖?我当时也是不知,后来再见到小南,细细问起,她方才说道,侯爷死前,张氏使她买了很多砒|霜!”

    “小南说出了药铺名字,我着人去问,那药铺是百年老铺,声誉甚好,虽然过去多年,很多记录也未丢去,很是详实。我请其翻找旧年砒|霜买卖册子,说出大略时间,伙计果然找到,小南当时买了足足五钱砒|霜!”

    “五钱砒|霜啊,别说耗子,活人都够毒死一群了!砒|霜,小南,张氏,侯爷之死,单看好像没联系,但只要往细里想,谁都知道有事!”

    庞氏咬着牙,每个字都说的极大声,“我深知事关重大,一旦走露必死无疑,张氏不可能饶了我,便悄悄把小南藏了起来,大人若不信我,只管现在宣小南上前!”

    厅内瞬间十分安静。

    沈万沙咂舌,悄悄与卢栎说话:“还真有事啊……”

    卢栎看了看下首端坐的侯夫人张氏。张氏自始至终腰背笔直,眉目端肃,阳光透过窗格落在她脸上,她唇角紧抿,下巴精致,整个人坐在那里,就是一幅画。

    岁月好像对她格外怜惜,阳光下这抹身影,有少女的美好,也有少女身上没有的,经历时间沉淀的安静自若,两厢揉在一起,有种惊人的魅力。

    卢栎觉得她好像一点也不紧张,只是冷眼看着这出闹剧,淡定又超脱。

    ……

    庞氏即说有证人,当然要过堂问问。李推官一下令,马上有差吏问了庞氏地址,前去找人。

    小南来的很快。她眉眼普通,穿着一身粗布衣裳,看起来好像过的不大好,一进来就‘扑通’跪下,与李推官叩头行礼。

    李推官拍了下惊堂木,“庞氏状告侯夫人张氏弑|夫,说崔侯爷死前,你曾奉夫人令,去药铺买了五钱砒|霜,可是如此?”

    小南抖了一下,“是。”

    “侯夫人可有说这砒|霜是用来做什么的?”

    “说是药耗子……”

    “你可曾见过侯夫人用砒|霜杀|人?”

    “没……没有……”

    “即是没有,为何同庞氏说侯夫人弑夫!”

    小南头磕到地上,“奴婢没有亲眼见夫人弑夫,可这买砒|霜的时间,还有不容分说将奴婢转卖……奴婢不是傻子,便猜有问题。奴婢本不欲与旁人说的,只是年前偶遇庞姨娘,庞姨娘心好,见奴婢过的不好,便拿银子接济……庞姨娘以前最得侯爷爱重,二人之间情谊最深,奴婢便将这些话与姨娘说了……”

    李推官听完,沉吟片刻,转头问张氏,“夫人怎么说?”

    张氏看了眼小南,“这丫头当时做错了事,行为不端,我将她撵走,她对我有恨。”

    也就是说,丫鬟小南对张氏不满,戴着有色眼镜看人,故意攀污。

    庞氏指着张氏尖叫出声,“你不就是见不得庶子好!小南与杰儿相好,一个丫鬟,与了杰儿便是,你却偏偏故意拆散,将小南转卖,还怪别人对有恨,别人不应该对你有恨么!一个姑娘家,终身最重要!”

    说完感觉自己话有些偏,庞氏赶紧往回拉,“幸亏小南品性纯良,不与你一样长了副冷酷心肠,说话从来凭良心,绝不会恶意攀污!”

    杜妈妈最看不惯庞氏得瑟,见李推官没说话,平王一行人也没有插话意思,站出来道:“姨娘总算说对了一句,说话要凭良心!”

    她直直盯着小南,“你喜欢大少爷,可知大少爷看不看得上|你?你是长的美还是哪里特殊?你好好用自己脑袋想清楚,是因为你是夫人贴身丫鬟,与人家有用,人家才看上你了!你要背主,咱们能治,可夫人心善,不想一个大好年华的姑娘这么陷进去,你虽不美,可手脚麻利也有上进心,去了别人府里当丫鬟,像以前一样做事,总有欣赏你的人,再不济,嫁与平头百姓也能得个好日子,夫人这般苦心,你不感恩便罢,却来倒打一耙,真是好丫头!”

    “杜妈妈真是好一张利口,说的跟真的似——”

    “好了!”他推官一拍惊堂木,问张氏,“可以叫崔杰过来问话么?”

    张氏颌首,“可。”

    于是崔杰就过来了。崔杰相貌还不错,只是一双眼睛长的太过灵活,给人印象有些不好。

    李推官指了指小南,问崔杰认不认识,崔杰答:“认识。”

    再问是否与丫鬟相好,是否见到张氏下毒弑夫,他目光游移片刻,“我不觉得小南是品性不端之人,当年之事也是我冒失了,真喜欢,可直接与母亲讲,自己凑上前却是不对……夫人有没有弑,弑夫……我没看到,不敢随意回答。”

    他话音一落,庞氏直接骂出声,“你这个绵软不争气的,等着让夫人欺负到死吧!”

    ……

    沈万沙看着看着,眉毛皱的死紧,凑过来压低声音,“这证据……好像也不太硬?而且她们是不是有点跑方向?”

    卢栎点点头,看着张氏身影,微微叹气,“是,但庞氏这么闹,于夫人很不利。”

    证据不算多,但气氛已经炒上来了,现在是没问出什么铁证,但小南能被庞氏说动,崔杰看似不偏不倚不敢随意说话,实则倒向庞氏这一边……庞氏能得到他们两个助力,可能也会有其它助力。

    今日这番场景,庞氏明显筹谋已久,准备不会少,只要一个接一个问下去,没准就会出现有人‘亲眼看到侯夫人下毒了’,只是当时害怕,不敢说……

    卢栎有点着急,考虑是不是要站出来说点什么,被赵杼按住了手。

    “嗯?”他转头看向赵杼。

    赵杼冲他摇摇头,“且先看着。”

    卢栎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张氏,见张氏还是一如既往,淡定安然,一点也不紧张不担心。她不可能看不透庞氏动作,可她还是如此……

    是不是有准备?

    卢栎认真回想,张氏是个聪明人,聪明又有主见,只是示于人前的形象总是温婉端庄,对有些事又极不在意,所以让他有她被欺负了的错觉。

    古代,一个寡妇,能独自支撑偌大侯府,能为儿子谋算好前程,能让整上京城的人不小看,不欺负……是很厉害的。

    卢栎明白了赵杼隐意,缓缓呼出口气,安静下来。

    ……

    因官府未立案,李推官此来并非正式过堂,所以正厅不是禁地,任何人来不得。下人不敢擅闯,主子们却是敢来的。

    卢栎看到崔治过来了。

    他脚步非常急切,还拉着夫子宴安,二人走到东侧窗格前就停了下来,没有露头。大概这样还是看不到里面,崔治顿了顿,又拉着宴安匆匆改变方位,顺着后门走到正厅后侧小格间。

    位置非常凑巧,卢栎将两人看的很清楚。

    沈万沙扯扯卢栎袖子,笑眯眯冲他眨眼:“他们看不到咱们,咱们看的清他们呢!”

    崔治很着急,“怎么办?我娘她……”

    宴安顺着窗格看过来,正好看到张氏端坐侧影,目光一顿。

    半晌,他才轻轻与崔治说:“君子慎独,你小心说话。”

    崔治长长吐了口气,“夫子说的是,我着急了。”

    宴安透过浅浅窗纱看着正厅里的人,“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世间之事,只要做过,必有痕迹。没有完美无缺的谎言,夫人没做过的事,任外人如何诬陷,也会有漏洞……她们欺负不了夫人。”

    “这宴夫子倒对夫人有信心……”沈万沙正喃喃感叹,眼角瞥到一抹身影,“小栎子你看,那边也来了个丫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仵作攻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凤九幽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凤九幽并收藏仵作攻略最新章节